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01章 神罚之矛

第601章 神罚之矛

  妖界共有四棵月树,每棵月树之上高悬一颗血色妖月。√√√√,▼.¤.

  东月树为尊,因而被称为众圣树。

  东月树高三万里,直径三百里,雄伟如岳,树身笔直,通体灰色,只是现在树皮外多了一条条黑中透着血丝的血管,里面的液体正在由下而上涌动。

  树干没有任何旁枝杂蔓,直到树冠之上才分出密密麻麻的树枝和树叶。

  树冠宛如一片树枝之山树叶之海,虽然远远比不上独成一界的天树,但也异常庞大,上面有许许多多的建筑,足以容纳亿万居民。

  东月树分三层。

  下层乃是各族驻地和一部分圣族后裔。

  中层乃是为众圣服务的妖蛮,是妖界的枢纽,最为关键,一旦中层月树出事,则妖蛮必然会大乱。

  月树的最上层血色妖月之下,有一处由妖树树枝搭建成的露天大殿,这里就是妖界的众圣殿。

  此时的众圣殿空空如也,因为此刻众圣四分。

  众圣树外,许多妖蛮望着天空那巨大的血色妖月,妖月周围遍布血色雷霆,轰鸣不止,声势浩大。

  而在东妖月四周,则围绕着数十半圣,这些妖圣蛮圣面朝妖月,神色严肃。

  突然,妖界四颗妖月各发出一声爆鸣,强大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除却半圣,凡是位于高空千里之上的生灵全部化为灰烬。

  随后,四道颗妖月上的血色雷霆斜斜飞出,这雷霆如滚滚洪流,接天连地,威严无俦,凡是圣位之下的妖蛮看后全身松软,心中恐慌。

  四道浩瀚雷霆直飞妖界的中心万亡山的上空,最后如四条雷霆之河交汇。发出滔天巨响,天地共振,仿佛破碎虚空。

  鬼哭神嚎,天昏地暗,风雨齐出,霜雪漫天,整个妖界忽明忽暗,状如鬼域。

  四颗妖月源源不断向妖界中心注入血色雷霆,在四道雷霆洪流的中心,出现一支蓝白色的雷霆长矛。

  矛指天穹。君临万界,仿若天上地下唯一真圣。

  除却圣位,妖界亿万生灵跪伏在地,朝拜此物。

  神罚之矛!

  不过,月树神罚只能调动神罚之矛的虚影,只有妖界最高层次的万圣神罚,才能调动神罚之矛本体展开攻击。

  东月树上,虎神族大族长从天地贝中捧出一个木罐,低声祈祷。

  随后。一血光自木罐中飞出,无声无息划破虚空,出现在神罚之矛虚影身侧,然后钻入矛尖之中。

  妖皇城。

  皇宫之中。一位大蛮王坐在大殿的皇座之上,他全身披挂金光灿灿的甲胄,挡住身体大部分地方,只露出一双与人类相似的眼睛。

  他的双眼之中各有一条七彩斑斓的河流流淌。忽隐忽现,格外神异。

  突然,一股莫名的神威仿佛自虚空深处万界源头传来。那神威明明散发晴空与春风的气息,有让人宁心静神之能,可之后却隐藏着灭世之意。

  妖皇双目中七彩斑斓的河流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天空崩碎日月坠落的末日之景。

  一道无形的力量降临,方圆十里的皇宫无声无息化为粉尘。

  妖皇周身突然多出一层透明的外壳,犹如鸣蝉脱壳。

  那层透明的外壳化为粉尘,无形的神威也随之消散。

  古蝉族最强天赋,金蝉脱壳,给予妖皇额外一条生命。

  妖皇的眼角中流淌出两缕鲜血。

  当日方运与妖皇和妖界众圣对赌,发下两界大誓,而妖界众圣撕破对赌协议,对方运展开月树神罚,于是妖皇最先遭到两界大誓反噬,失去一命。

  “窃本皇星之王位也罢,以两界大誓毁本皇一命也罢,不足挂齿。竟然以人界神威断本皇追寻太古星河之路,罪不可恕,其心当诛!本皇就送你一程!”

  妖皇着,一伸手,从含湖贝中翻出一个木罐,抛向神罚之矛虚影所在的方向。

  妖界中心,神罚之矛的下面,突然出现一道虚空裂缝,随后一尊身高四十丈体长达百丈的巨型黄金狮子迈步而出,脚踏虚空,缓缓前行,如山岳一般雄壮。

  这黄金狮子周身散发的光芒比太阳更耀眼,周身的气息比星空更神秘,若是降临在妖蛮之中,必然引发万妖膜拜。

  在这黄金雄狮的双眼中,不时有包裹着血色的金光闪过。

  黄金雄狮先是望向亿万里之外妖皇城的方向,然后抬头看了看神罚之矛的矛尖,就见离矛尖一寸高的地方,出现一虚空裂痕,裂痕之中有亿万流光闪烁,蕴含万界无尽奥秘,正以极慢的速度扩大。

  黄金雄狮盯着虚空裂痕看了片刻,似乎有少许疲惫,闭上眼,匍匐在半空,陷入沉睡。

  悦国,刘徽世家。

  刘徽乃是数百年前的“术数”大家,凭借诠释明《九章算术》而编写的《九章算术注》入圣道,并且撰写《海岛算经》封圣,乃是与祖冲之和郦道元等人齐名的人族半圣。

  半圣刘徽虽然陨落,但刘徽世家光辉不减,乃是人族最重要的世家之一。

  此时,一本古旧的书籍漂浮在刘徽世家的上空,书上写着“海岛算经”四字。

  半圣文宝《海岛算经》散发着淡淡的清光,笼罩刘徽世家大宅。

  刘徽世家的其他子弟已经全部离开,唯有大学士与大儒还聚在一起,每人身前浮现一本古书。

  “此番测望,不能有失!”

  “失方运一人,必将以百万妖蛮殉葬!”

  “请《海岛算经》连通浑天仪!”

  就见圣书《海岛算经》突然生出一条淡白色的锁链,隐入虚空。

  不过眨眼间,那白色锁链来到景国张衡世家上空,就见张衡世家上空悬浮着一尊硕大的浑天仪,那白色锁链直入浑天仪中。

  “以刘徽世家之算术,足以测算完全,在我人族智慧面前,哪怕是月树神罚也无法发挥全力!”

  “只可惜了方运。”

  “神罚之矛显现,连通……惊龙笔吧。”

  众人突然齐齐哀叹。

  浑天仪突然外放出一道只有张衡世家之人才能看到的星路,飞出景国京城,飞向圣院方向。

  宁安县。

  景国重镇,北边四军中,左军与前军皆以宁安县为转运枢纽,所有的粮草器械都要经过宁安县。

  宁安县三里外,四位老者正在缓步向北方蛮族所在的方向前行。

  这四人异常神异,一步一里,周围无论是人兽虫鸟,好似全都看不到四位老者。

  “观海兄,你在家里休养就是,何必置身于险地。”

  “连莫居你都前来,超乎预想,我当尽地主之谊。”

  “偶尔敲打一番蛮族,亦是我之所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