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12章 不言大儒

第1312章 不言大儒

  众人默然,把大儒骂得跟孙子似的,这种情况可不常见。

  半圣不至于开口骂,同为大儒也不好骂,唯独方运这个身份骂起来毫无问题。

  偏偏方运骂的理由没错,翁实只能受着。

  “众议殿中注意措辞。众议继续。”颜宁山道。

  接下来,有关血芒界的议案一项一项出现,重要的会引发讨论甚至争论,不重要的即刻表决,或通过,或被否决。

  因为众圣两次否决,许多人有些心不在焉,对于一些可通过可不通过的议案,都会通过。

  不知不觉,许多有益于血芒人的议案被通过。

  午休之后,众人回到众议殿继续。

  临近傍晚,一场表决之后,翁实得到颜宁山的同意后,开始发言。

  “方虚圣,老朽有一事不明,听说您所成立的‘宁安商会’将把持两界的一切交易?”

  方运道:“此乃谣传。圣院与血芒界的交易,由圣院与血芒殿协商,宁安商会不会插手分毫。有些非常贵重的神物关系人族安定与否,理当全部交给圣院,并由圣院分配,宁安商会岂能插手?”

  “如此说来,圣院之外两界的所有交易,都由宁安商会决定?”翁实道。

  方运微笑道:“也不能这么说,两界交易,能者居之。我宁安商会可以涉足两界交易,其他人也可以涉足,至于能不能成功,于我宁安商会无关。更何况,宁安商会不是我一人之商会,甚至不是宁安城一地之商会,只要有足够的资格,各世家、各国甚至对两界有功之人,都可加入。”

  “哦,需要何等资格?”翁实道。

  卫皇安暗中给方运使眼色,翁实明显是在套话。然后想方设法攻击。

  方运却满不在乎,微笑道:“首要条件就是,得血芒意志认同。至于别的,以后会有细则,但都会严格遵守圣院律法,绝不会恶意竞争。”

  卫皇安本来害怕方运中圈套,可听到这里放心了。

  “方虚圣。既然您在众议殿说出,以后可不要反悔!”翁实道。

  “绝不反悔!”方运语气无比诚恳。

  翁实一拱手。道:“老夫本来想提出议案限制宁安商会,毕竟此商会专司两界交易,既然宁安商会不会阻挠其他商会进入血芒界,又允许他人加入,老夫便放弃提案。”

  “继续下一项议案!”颜宁山道。

  月落日升,一天慢慢过去。

  众议第三日。

  方运一大早进了众议殿,发现众议殿的气氛明显不对,一些家主、国君与大儒都面色沉静,至于旁听的大学士大都面有忧色。

  方运目光掠过所有大儒。

  人族第一大儒衣知世在圣塔闭关修习。没有参与众议。

  李文鹰在荒城古地历练,也没有参与。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大儒也不在场。不过,方运发现今天多了一位大儒。

  不言大儒孔祥熙。

  这位孔家大儒背景神秘,只知道是孔家人,常年坐镇孔圣古地,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方运在景国大儒档案中见过此人,而且景国竟然没有他在翰林之后的画像。

  这位大儒虽然很少现世,但名气却一点不小,因为他修炼的是“不言剑”,自成进士之后,一句话也没说过。唇枪舌剑也从来没用过,甚至连开锋诗都没有写过。

  据说在他唇枪舌剑练成的时候,孔家大儒亲自为他施加一首藏锋诗。

  从那开始,他的唇枪舌剑一直在积蓄力量,力量在不断增加,若时间无限,那他必能孕育出斩灭诸天万圣一击!

  孔祥熙年近百岁。成进士八十年,一旦用出唇枪舌剑,必然石破天惊。

  甚至有人猜测,孔祥熙其实是孔家培养的秘密精锐之一。

  在孔家,有一些专门修炼不言剑的读书人,一生也不说话,一旦外放唇枪舌剑,便是一生最辉煌的刹那。

  当年两界山大战,人族一时不慎,众圣被阻,十头大妖王率领近百妖王偷袭得手,眼看就要攻上城墙大开杀戒,二十位苍老的翰林突然出现,各自书写开锋诗。

  开锋诗成,舌剑纵横,浩荡如江河。

  二十翰林剑,光耀三千里,斩尽百妖王。

  在无数人族与妖蛮的注视下,二十位翰林面带微笑,身体化为剑光,徐徐消散。

  孔祥熙觉察到方运的目光,轻轻点头,方运立刻微笑点头回礼。

  不多时,众人到齐。

  颜宁山的气色也与平时不一样,面色明显比前两日更沉重。

  “今日三议,诸事大抵确定,只余一些繁琐议案和……阁老入选条件。此乃人族历史上前所未有,人族有三议之议案,却无被众圣两次否决之议案。这第三议,关系重大,望诸位慎之又慎!”

  在昨夜,方运就收到消息,杂家等一些人在全力运作,推动众人支持这条议案通过。

  “话不多说,请表决!”

  颜宁山话音刚落,青色竹牌落在众人面前。

  这一次,只有不到半数之人立即下笔,更多人手持毛笔,犹豫不决。

  旁听的大学士们唉声叹气,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也会犹豫不决。

  为了众圣,为了避免三次众圣否决,该不该违背自己内心?

  自己能否相信方运所说一切?

  该如何选择?

  许多人的余光发现,一位大儒突然闭上眼,随手把竹牌向上一抛。

  哐当一声,竹牌落在桌面上,那大儒睁眼一看,自言自语:“正面,那就写上‘可’,天命注定,非我之过,。”

  许多人哭笑不得,能把大儒逼成这样,实在太不容易了。

  不过,许多大儒受到启发,竟然利用各种手段决定,不多时,所有竹牌飞到高台之上,整齐排列。

  众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这次三议可比前两次重要百倍,一旦众圣再否决,必生祸端。

  一息、两息……

  众人本来准备等个三四十息,可所有竹牌突然发光。

  白光,五成三。

  红光,二成五。

  绿光,二成二。

  弃权者达到恐怖的百分之二十二。

  颜宁山好像怕这个结果再被众圣否定似的,快速道:“议案竹牌不足七成赞同,此议案不通过!根据之前约定,血芒古地大学士可担任血芒殿阁老!此议案终结,除非圣裁,否则永不重议!”

  许多人松了口气,哪怕一些人明显不喜欢这个结果,可还是如释重负的样子。

  方运展开手中的扇子,面带微笑,轻轻扇动。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