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98章 万人相送

第598章 万人相送

  方运看了看关闭的大门,进入书房,等待开饭。W①①①①,≦.↙.

  书房中的书桌上放着一个书箱,书箱里就是方运科举考试所用之物。

  和之前的考试不同,参与进士试的举人们则可在会试中享受还算可口的饭菜,不用自带食物。

  进士试分两场,第一场是会试,第二场是殿试。

  会试就在景国学宫内举行,而上舍就在学宫之内。

  方运先把传世藏锋诗《宝剑吟》写完,避免断了传承。

  之后,方运以“内阁行走”之身份书写一份建言书,到时候让方大牛投往刑部,建言书的内容涉及虎囚狱中的三个囚犯,其中三人经历了法家经典的考验,明显是真的冤枉,希望刑部彻查此事。

  最后,方运看了看桌子上用圣页写成的《帝君典》封面,轻声一叹,那日自己刚写完封面,还不等开始写正文,就被抓到虎囚狱,看来是天不让自己写成《帝君典》。

  马上就要考试,方运不可能现在写《帝君典》,只好把此纸夹到书中。

  方运环视书房,长长一叹,上眼睛,神入奇书天地,把众圣经典以极快的速度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景国,左相柳山府邸。

  今日是十二月初一,是《圣道》月刊和《文报》旬刊刊发的日子。

  为柳家买报刊的家丁从侧门快步冲进柳家,把《圣道》与《文报》交给柳管家。

  柳管家稳步向里走,按照柳府的规矩,任何人不得打扰柳家人吃饭,但每月初一《圣道》刊发的时候例外,因为《圣道》记载人族之道,敬《圣道》乃大礼,家庭饮食之礼乃是礼。

  柳管家拿着《圣道》与《文报》,快步进入屋里。望着饭桌主座上的左相柳山,露出谦恭的微笑。

  柳山正在缓缓咀嚼饭菜,看了一眼柳管家,突然加快速度一口咽下,在柳管家把《圣道》与《文报》递过来之前,张口道:“送到书房吧。”

  柳山完,不再看管家,继续吃饭,咀嚼也恢复了平常的速度。

  但是,柳家的每个人都感到全身发冷。身体僵硬,多人吃饭的速度减慢,生怕一不心做了什么错事。

  柳管家愣了一下,低声道:“是,老爷。”完低头匆匆走出屋子,疑惑不解地向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柳管家把《圣道》与《文报》放到桌子上,正要转身,突然直勾勾盯着文报的封面发愣。然后急忙翻了翻,又看了看《圣道》目录。

  柳管家面露震惊之色,最后低声骂道:“《圣道》与《文报》明明在三天前定稿,方运昨日的诗词却出现在上面。竟然临时改换,百年难得一见!废物!没个眉眼高低的东西,既然明知本月《圣道》乃方运之《圣道》《文报》乃方运之《文报》,还要我把东西送到相爷面前。难道我挖了你家祖坟?来人,把苟家那个畜生乱棒打出相府!”

  柳管家完把《圣道》与《文报》扔在桌子上,《文报》敞开着。露出里面的内容。

  “京城花女齐聚左相府外,柳家焦头烂额。柳山乃是十国第一位被花女堵在家里的大学士……”

  “方运新镇国诗《竹石》疑似针对柳山,逼得柳山闭门不敢出……”

  京城雷家购置的大宅。

  正堂中,一位三十岁许的翰林赫然端坐在其上,而进士雷远庭坐在下首。

  那身穿白衣墨梅服的翰林正在翻看《圣道》。

  这翰林长得格外俏俊,一双鼻子很坚挺,嘴唇很薄,薄的让人想起女人的樱唇,但他却有一个很厚重的名字。

  雷远鼎。

  雷家在京城的原负责人雷远庭手里握着《文报》,微笑道:“堂兄,您不远万里前来景国,不如休息几日,何必为了一个将死之人劳碌。”

  雷远鼎轻哼一声,道:“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那些老家伙觉得雷家与东海龙宫闹的太僵,把我踢到这个地方来弥补与东海龙宫的关系。好了,《圣道》我看完了,把《文报》给我。不得不,方运果真厉害,幸好他快死了。要是他能活到翰林,世人还有谁知我雷远鼎!除了在斗唇枪舌剑的时候输给无臂翰林,我何曾输给谁?”

  雷远庭按住桌子上的《文报》,笑嘻嘻道:“走吧,先吃完,吃完饭再看《文报》。”

  “哦?”雷远鼎放下《圣道》,看着堂弟。

  “文报没什么东西,饭后看也不迟。”雷远庭道。

  雷远鼎二话不,直起身从雷远庭抢过《文报》。

  “评雷九之死:他该死,评论完毕。”

  “……若我人族世家人人都像雷家一般恬不知耻,何日才能抗击妖蛮成功?此事看似危及方运一人,实则危及全人族……”

  雷远鼎认认真真看完,轻轻把《文报》放在桌子上,道:“纸张要轻拿轻放,毕竟它们承载着比泰山都沉重的文字与道理,它太累了,我们应该善待纸张。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您是有仇必报的君子。”雷远庭忙道,雷家几乎没有人不怕这个雷远鼎,他天才也就罢了,更是睚眦必报,凡是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一个翰林因为他的嘴像女人,就被他逼得文战,导致文宫破碎,被气得活活自杀。

  “少拍我马屁,我只是喜欢听败犬哀嚎。走,与我去景国学宫,我要在圣庙前看看他,顺便愉快地为他送行。”

  “这……那里大都是景国人,听剑眉公也去了,您不怕?”

  “他不敢杀我,也杀不了我!”雷远鼎的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学宫上舍,方家。

  书房的门轻轻敲响,方大牛的声音传进来。

  “老爷,饭菜好了,早上的《圣道》和《文报》也已经送来了。”

  方大牛的声音有些激动。

  方运起身出门,发现杨玉环还没起来,想起昨夜的旖旎。微微一笑。

  到了饭桌,方运没有先吃饭,而是先翻开《圣道》的目录。

  头版经常留出空白,但之前方运凭借《三字经》上过头版,连传天下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都没能上头版。

  头版看重的不是艺术价值,而是实用价值。

  今日的《圣道》头版没有空出,正是人族第一首唤剑诗《龙剑诗》,二版才是《江城子狱梦》《白马豪侠篇》《石灰吟》《竹石》等诗文。

  看完《圣道》目录,方运打开《文报》,看着头版哑然失笑。上面竟然有一行幽默标题。

  “本旬《文报》绝非方运专刊,看到最后你们便知。”

  方运快速浏览,《文报》从头版开始,一直到一半,几乎全都是与他有关系的新闻。从方运出了登龙台之后遇到的所有事,包括被雷家宗家联名控告被蒙家列为世家之敌与敖煌交好成为诗祖虚圣仪式被延后等等事件。

  等报道完方运之事,才报道其他事情。或许因为事发突然,连“祖神圣谕”等事也只占了很的篇幅。

  大圣之上就是祖神,祖神相当于人族的圣人。其神谕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文报》没有大书特书,方运知道是不想引发过度恐慌。

  方运一边看着《圣道》与《文报》,一边吃饭。饭后继续回书房。

  到了辰时二刻即军中时间早七半,方运才背着书箱,离开书房。

  杨玉环还在熟睡,方家所有下人列在门前。大门虚掩着,门房与方大牛神色有些许一样。

  方运身穿黑色的举人服,背着书箱。笔直向大门走去。

  “嘤嘤……”

  方运循声望去,就见狐狸按着砚龟,坐在方运卧室的门口的阶梯上,望着方运,眼中满是留恋,眼眶竟然有些许湿润。

  方运微微一笑,道:“等会试完,我带你去京城吃街吃好吃的。”完转身。

  奴奴低下头,张开嘴用力咬身上的狐毛,无论都咬不掉哪怕一根,毛皮相连的地方甚至已经渗出血,可它仍然用力撕咬。

  敖煌跟在方运后面,低声唠叨:“你放心,家里交给本龙了,当你儿子或女儿生了,认本龙当干爹。谁敢害你孩子,本龙弄死他!还有……”

  方运听着敖煌的唠叨,走到门口,方大牛与门房一起拉开大门,方运迈步向前,停在门口。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还有数以万计的读书人。

  方运愣了一下,不明白门前为什么聚集了这么多人。

  有文相姜河川陈铭鼎张户等多位紫袍大儒,有数十青衣大学士,有数以百计的白衣翰林和上千进士,至于举人秀才和童生则数不胜数。

  朝廷里的官员大都到场,其中包括许多康王或左相一系的大臣。

  赵红妆也在,身边站着一位身穿黑衣头戴蒙面纱巾的妇人。

  在所有的紫袍大儒中,方运看到一个老熟人。

  李文鹰。

  李文鹰面带微笑,分外和蔼,但眼睛深处的杀意滔天,仿佛要屠尽亿万生灵,不知恨谁入骨。

  方运猜测月树神罚的事恐怕已经传播出去,否则这些人不可能突然不声不响聚集在这里,更何况到了今日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

  方运鼻子有些发酸。

  姜河川身穿紫袍大儒服,须发皆白,白发依旧散披在身后,他微微一笑,缓缓道:“我们送你一程吧。”

  许多人突然莫名红了眼眶。

  方运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最终只是拱手道:“冬安。”

  “冬安!”

  “冬安……”

  数万人急忙拱手还礼,震耳欲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