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孔城

  方运不解奴奴为什么这么做,把手摊开递到奴奴的面前,奴奴把那束毛放到方运的手心,然后用小嘴拱、用爪子推,让方运握紧。

  方运不由得想起当日写《石中箭》时候奴奴的那口血,握住这束狐毛。

  奴奴愉快地笑起来,仰着头,嘤嘤地叫着,好像在叮嘱方运:要拿好喔!

  “我会收好的。”方运说完,低头吹了吹奴奴咬掉毛的地方,又轻轻揉了揉。

  奴奴咧着粉红的小嘴笑起来,一副幸福的小模样,好像被方运这么一吹一揉就不疼了。

  辞别家人,方运上了马车,前往李文鹰在玉海城的府邸。

  一路上,方运把奴奴的毛系好,放入含湖贝中。他把能带的东西都放入含湖贝里,甚至还带了一些行军用的干粮和腌肉,放一个月也不会坏,只是味道不怎么样。

  把含湖贝放好,方运拿出那块血滴兽皮,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放不到含湖贝里。

  “李繁铭说这三滴血很可能是圣血,那就不奇怪了。含湖贝还容纳不了这些东西,起码要饮江贝才行,或者有能掩盖圣血力量的容器。”

  方运把血滴兽皮放到衣服内侧的口袋,然后从含湖贝里拿出一本《荀子》,慢慢地轻声朗读。

  儒家一位圣人和六亚圣的经典蕴含至理,甚至可以说指明了封圣的道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方运一直坚持有时间就读。

  此刻方运的秀才才气已经达到十寸高,不经圣庙突破,靠自己的力量成为圣前举人千难万难,孔子圣陨后再也没人能做到。所以方运也不急,每天除了练琴、作画、学兵法和作经义策论,反反复复读七位圣人的著作,让才气、文宫和文胆更加凝练,避免根基不牢。

  到了李文鹰的府邸。方运还没等下车,就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和书香墨香有些相似,但更加雅致。

  走下车。方运看到李府的门开着,李文鹰一身青衫站在院中,口中正低声背诵《论语》。每说出一个字,那字音就化为异香向四面八方散开。

  “诵读经典,满口生香。恭喜李大人即将迈进大儒之列。”方运边走边笑着祝贺。

  李文鹰转过身,两道剑眉格外醒目,一股宝剑在鞘引而不发的气势跃然眼前,连天地都暗了三分。

  他淡然一笑,道:“这还要归功你的《陋室铭》,都准备妥当了?”

  “是。”方运道。

  “与我共乘青云。前去孔城。”

  李文鹰脚下浮现一片白云,方运走过去,小心翼翼踩上去,上面软绵绵的像棉花,踩实了以后如踩在地面一样。没有什么不适。

  方运站在李文鹰身侧,落后半个身位。

  白云缓缓升起,方运立刻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墙壁护住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

  方运抬头向下看,就见附近的许多人抬头望过来,尤其是那些小孩子,兴奋地拍手叫着。

  白云直上青天。向圣院的方向飞去。

  方运看着前方万里晴空,远处无尽碧海,还有下面的树林田野,心中舒畅。

  李文鹰道:“想必你已看完我的圣墟游记,可有什么感想?”

  “大人果决勇武,只是有些人可惜了。”方运道。

  “那就是圣墟。是人族和妖族的另一个战场,也是每一个人的战场。”李文鹰道。

  方运感到李文鹰这话里有话,但单从这句话猜不出什么来。

  之后李文鹰没有再说话,方运可以感到他周身才气涌动,似乎在消耗才气做什么事。

  方运知道李文鹰话不多。也就没有开口问别的,从含湖贝中拿出李繁铭的那本书,上面记录了纪圣世家所知道的所有圣墟的事情。方运再次阅读加深记忆,连那些一笔带过的细节都认真记住,避免因为不起眼的细节出大问题。

  圣元大陆比华夏古国的大得多,山川河流等地位置也有所差别。

  一路上风平浪静,两个小时后,方运看到一片群山,飞过群山,是一片平原。

  秋高气爽,辽阔的平原被秋风染黄,蓝天碧海黄土地是天地间最美丽的风景,但方运的目光却被大地上一座突兀孤山吸引。

  那座山是倒立着,山脚细而山顶粗,不过山顶被连绵的白云笼罩,看不透上面是什么。

  山顶之下清晰可见,一条盘山路盘旋而上,隐约可见几人正在向上攀登。

  在倒峰山下,有一座孔子根据《易经》亲自督造的巨大城市,从高空远远看去,那城市完全就是一幅超级巨大的文王八卦图。

  方运感受到一股无形但浩瀚的气息扑面而来,其中仿佛蕴含人族最伟大的力量,让人叹为观止。

  这里就是孔城,也叫圣城,是曲阜的一部分,而整个曲阜府除了倒峰山,都属于孔子世家。

  孔城是整座圣元大陆最繁华的城市,凡是圣元大陆各地有的,孔城一定有,各地没有的,孔城也有。

  这座城市之大,远超方运所知的任何城市。

  许久之后,方运赞叹道:“真是好气魄。”

  “孔城之上只有众圣才能飞行,我在城门落下。”李文鹰说着,白云缓缓下降。

  孔城越来越近,而方运这才发觉孔城远比他想象中更大,那城墙足足有十五丈高,相当于十五层楼,而城墙宽也超过五丈,除了众圣亲自出手,人力绝对没办法建造这么夸张的城市。

  城市中车水马龙,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人流如织,在高空看去,那些人小的如同蚂蚁一样,把整座孔城塞得满满的。

  两人在城门前落下,许多人正进进出出。

  周围大多数人都尊敬地望着身穿青衣绣云服的李文鹰,少数人停下脚步侧让,请李文鹰和方运先走,另外一部分人见怪不怪,看了李文鹰一眼后继续进出。

  还有一些读书人根据李文鹰奇特的眉毛认出他,主动拱手致意。

  李文鹰向点点头表示还礼。然后带着方运向里走。

  “孔城分内城和外城,其中内城最安全,各国的所有世家豪门在内城都有产业。我有一友人在内乾城置办了一处两进的院子,平日只有两个人打扫。以后你就住在那里。”

  “好。”方运答应道,心想文王八卦中乾为天,内乾城必然是孔城地位最高的人居住的地方,而孔城中心则是孔府学宫,地位仅次于圣院。

  李文鹰道:“我许久没来圣院,正好趁此机会入圣地磨砺。八月十五那天,我会下山和你一同去孔府学宫,带你参与此次的圣墟中秋文会,争那前百之位。你初来乍到,这些日子不要闷在家里苦读。在内城四处走走,散散心,无需担心安全问题。你在玉海城憋太久了,再憋下去,我怕你会发疯。”李文鹰最后的语气非常轻松。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是我辈读书人应该做到的。”方运道。

  “这个说法妙,那我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坐车去那处院子。”李文鹰招手唤来一辆甲牛车,同车夫说了地址,两人上车。

  孔城太大了,哪怕李文鹰选了乾位的城门落下。离内乾城很近,也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天宝三街。

  一路行来,方运不时向外看,孔城的各方面非常规范,每家每户都有门牌,内乾城的街道名字都以天字开头。从一街到九街不等,街道非常之多。

  这里的风情也非常特别,十国不同的建筑、不同的方言、不同的服饰等等交汇在一座城市,让方运大开眼界。

  方运发现这里和玉海城最大的不同就是妖蛮极多,而且这里的人都不怕妖蛮。所有的妖蛮都非常温顺,应该是被驯化了数代的妖蛮。

  这座城市仿佛有安定人心的力量,自从进了孔城,方运心中平静了许多,蒙家的算计、左相的威胁、圣道之争等等各种压力都暂时隐没。

  不多时,甲牛车停下,方运和李文鹰下车。

  大门开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仆人认识李文鹰,急忙迎出来嘘寒问暖,李文鹰和方运一起进去,介绍双方,又在这里坐了一阵,然后起身离开,前去倒峰山顶的圣院。

  方运很想去圣院看看,不过他只是秀才,除非找东圣阁的人,否则连李文鹰都没有资格带他进圣院。

  送走李文鹰,方运在周宅安顿下来,两个仆人都是景国人,知道方运大名,对方运极为热络,并说晚上一定要带方运去看孔城的夜景,是别处不能比的,还说现在已近中秋,天天有人在大运河边放灯,让方运也去沾沾喜气。

  方运欣然同意,圣道经典是书,市井百态也是书。

  吃过饭,三人离家向外走去,走了几条街,方运就看到怪异的一幕。

  就见一头看体形应该是妖将的狼妖叼着一只菜篮子悠闲地走在路上,一不小心,菜篮里的卷心菜滚了出去,它马上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把菜叼回篮子里,然后继续叼着篮子走。

  方运发现周围的人都不以为奇。

  路过集市,方运看到一头牛蛮将用流利的人族语在跟人族小贩讨价还价,还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孔城人,别欺负他不识数,说着一笔一笔算账,比小贩的算盘都准。

  在集市街角处,一头青鱼妖一边给一条草鱼刮鳞一边抱怨道:“你们这些人真难伺候!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被卖给一个早死的进士,结果进士家道中落,我不得不外出做工赚钱,赚的一半要归主家,你们说我容易吗?整天抓鱼卖鱼,什么时候才能赚够钱娶个大户人家的鱼妖当媳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