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93章 家人相见

第1293章 家人相见

  一行人出了若卢狱的大门,一些读书人心生感慨,还有一些人甚至东张西望。

  “未见柳山,甚为可惜。”周君虎的语气颇为怪异。

  田松石知道周君虎没事也要挑事的性子,笑道:“不见他倒是好事。若是见了他,那才坏事。”

  “他因方虚圣故去才敢抓人,现在方虚圣回返,他绝不会蠢到正面硬来,除非等他成大儒!不过……宗雷两家会发扬一贯的优秀传统,必然会借口方虚圣私下放人而为难。”孟静业道。

  周君虎道:“何惧之有?东圣阁也不能捉拿虚圣,宗圣再如何,也不至于为此等小事签发东圣文书。柳山应该庆幸剑眉公在荒城古地修习,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何事,否则的话……嘿嘿……”

  田松石不去管周君虎,看向方运,道:“虽然我等不清楚在静业离开后血芒古地发生了何事,但无论如何,你活了过来,就是滔天大事。这些天,你最好韬光养晦,不要参与任何事务,哪怕过几日的圣院众议,你也要不要频繁出面,毕竟众圣已经做出决断。”

  陈靖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方运,轻咳一声,道:“松石先生,我们刚从宁安城回来。”

  笨大儒田松石的眉毛轻轻一抖,其余读书人眼中也浮现好奇之色,现在这种情况,方运既然去了宁安城又安然回来,绝不会只是去观光游览。

  “你……做了何事?”田松石谨慎地问道。

  方运微笑道:“就做了两件事,先杀计知白,后让血芒界与圣元大陆连通。”

  方运的语气轻描淡写,但刚从若卢狱出来的所有读书人都呆住,任何一件都是捅破天的大事!

  计知白终究是一国的状元,而且算得上是宗圣的再传弟子。怎能说杀就杀。

  至于两界连通,大半的人都不相信,因为连半圣都做不到。只有经过一界意志的首肯才能完成,当年孔子都没能让圣元大陆与孔圣古地完全连通。他只能用自己的文界作为通道。

  陈靖看着众人的表情,无奈道:“方虚圣所言句句属实。现在你们的文宫封镇被揭开,可以用官印看论榜,那里已经彻底沸腾,两界连通之事的重要性,丝毫不下于那日的惊圣,对圣元大陆来说,意义仅次于两界山之战的惨胜。”

  众多读书人半信半疑地手握官印。进入论榜。

  “方虚圣诛杀计知白,小翰林自建两界山!”

  “狼戮出手,铩羽而归!”

  “数十年后,宁安商会怕是能跟三大商会平起平坐。”

  “计知白终于死了,说明景国有救;等杀了柳山,说明圣元大陆有救;等……”有人点进去一看,发现内容已经被删除,本来未必猜到那人想要说什么,现在反而知道那人的意图。

  等众人看完论榜,一抬头。发现方运已经离开。

  陈家大门口,家主陈鼎铭笑眯眯地看着门口的小狐狸走来走去。

  现在的奴奴如同小猫一样迈着优雅的步子,蓬松的大尾巴轻轻扫着。显得异常高兴。

  杨玉环等人站在门口,卫皇安也十分好奇,不明白陈铭鼎为何叫他出来,也不说迎接谁。

  方大牛陪笑道:“陈家主,我们家奴奴只是条狐狸,若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您一定要多担待。”

  已经缩小到一丈长的敖煌白了方大牛一眼,道:“奴奴好好的,没做什么坏事。用不着担待!陈老头,本龙没说错吧?”

  “煌亲王说的是。小狐狸喜欢走就走,喜欢跑就跑。不碍事。”陈铭鼎笑眯眯地看着敖煌。

  敖煌对方大牛说:“方运在的时候,咱们要谦虚,现在他驾崩了,咱们要硬气点!要不是玉环阻挠,我早就杀光泉园所有的方家人,然后去济县跟方家人理论,谁反对就杀谁,多简单的事!”

  奴奴转过身,白了敖煌一眼。

  敖煌不高兴了,道:“哎我说奴奴,你什么意思?本龙说的不对吗?你可以瞧不起本龙,但你要给出瞧不起的理由!来,咱俩好好聊聊。”敖煌说着飞过去要跟奴奴聊天。

  但是,奴奴突然发出极为喜悦的叫声,化为一道白影,窜向前方,冲进为首的一辆车厢内。

  敖煌呆呆地看着马车,喃喃自语:“完了,奴奴变心了,方运刚死,它就有别人。这只狐狸不能要了,毕竟太傻。”

  “敖煌,你说谁傻?”

  一位身穿白色翰林服的年轻人走下马车,面带微笑,一手抱着狐狸,风度翩翩,好像整座京城的光芒都聚在他一个人身上。

  敖煌张大龙嘴,难以置信看着方运。

  杨玉环惊叫一声,然后捂着嘴,泪水如汛期的江水一样滚滚涌出。

  方大牛和一众方家人全部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卫皇安眼睛瞪得大大的,几乎能装下一个鸭蛋,眼神里写满惊讶。

  “你还活着?”

  大多数陈家人也一样惊讶,而陈铭鼎等少数陈家人面带微笑。

  “谁说我死了?”

  方运笑着迈步向前,奴奴正在他怀里,拼命地撒娇磨蹭,恨不得钻进方运的衣服里。

  小流星飞过去,飞快地绕着方运旋转,星光四散,不一会儿似乎把自己绕晕了,在天空歪歪扭扭飞着。

  “小运,真的是你?”杨玉环流着泪问。

  “当然是我。”方运微笑道。

  敖煌泪如泉涌,呜呜哭着冲过去:“你没死,太好了……”说着学奴奴的样子往方运怀里扑。

  敖煌是龙王!方运只是身体强壮的人。

  就听砰地一声,敖煌的头狠狠撞在方运身上,方运被撞得倒飞出去,眼看就要撞上马车,周身光华一闪,形成球形光罩,那光芒亮的时候明媚如阳光,隐去的时候又清静如月华,充满异样的纯净,仿佛是天底下最纯粹的事物。

  那光芒来的快消失得更快,除了文位到进士的读书人,都没有发觉,他们只是感觉眼前有什么一闪,方运就停在半空,脚下也没有平步青云,非常神异。

  陈铭鼎暗中手握官印,随后把其中的信息传递给圣庙,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

  三缄其口。

  非读书人完全忘记方才发生的事情,而读书人立刻意识到这是半圣禁令,不得说出。

  方运缓缓落下,看着敖煌笑骂道:“你这家伙,都成龙王了,还是这般冒失。”

  “没撞坏吧?”敖煌的四只小龙爪不断张开合拢,不好意思地看着方运。

  “当然伤不了我。”方运说着,走过去拍拍敖煌的龙角,快步走向杨玉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