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雪停

  热门推荐:

  “荒唐!”柳山沉声道。W

  一股奇异的力量自他口中发出,仿佛有提神之效,计知白立刻清醒。

  计知白低头认错道:“恩师教训的是。只是方运身为内阁行走,攻击当朝左相,怎能轻饶!”

  左相看了计知白一眼,没有开口。

  在景国,方运的实权或许还不如六部尚书,但无论是民心还是国运,都已经是陈圣之下第一人。

  “那日文相把诗祖仪式拖延到黑夜,让十国民众亲见三宝验证,方运在景国便已经无人可制。不过,文相率人阻拦刑殿特使,纵然有千般借口,此事也不会如此了结!”

  计知白道:“对,刑殿最重法,文相此举已然违背圣院之法!文相简直愚蠢至极,不仅没能让方运成虚圣,一旦方运死于月树神罚,他就是您下一个手下败将!”

  左相点点头,脸上的情绪缓和许多。

  计知白突然弯腰作揖,道:“学生一直心存疑问,今日恰逢胜利前夕,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说说看。”左相扭头看向计知白,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清澈,犹如夜里明月,洞中火烛,明察秋毫。

  计知白感受到恩师那若隐若现的大学士力量,更加恭敬,道:“学生愚鲁,一直对连蛮之策心有疑问,此事之难,丝毫不下于获封亚圣。”

  左相淡然一笑,道:“你对妖界所知不多。自古以来,妖为尊,蛮次之。尤其是近数百年来,蛮族越发知晓学习咱们人族的方方面面,工农牧兵等等都是他们学习的目标。兵蛮圣死于妖祖门庭之事你可知道?”

  “此事已经传开,说是我人族众圣算计成功。”

  “但在蛮族看来,却是妖族见死不救,是妖族打压蛮族,毕竟当时狮族大圣有机会出手相救。兵蛮圣陨落之后,他麾下的部落遭到妖族仇敌攻击,激怒其余蛮族,妖蛮两族死伤达六十万之众,以至于众圣不得不联手弹压。”

  “学生知道,妖界的内斗之烈,远胜人族,否则的话,我人族已经无力防守两界山。”

  “此次妖蛮两族内乱本来不至于如此大,但我杂家纵横家与兵家配合北圣联手施为,不动一兵一卒便有如此成效。”

  “原来如此。”

  “自古以来,各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妖蛮之祸,拉拢蛮族是众圣都认可之法,只是在如何拉拢方面却产生分歧。”

  “恩师说的是。儒家依旧以‘有教无类’之法妄图教化妖蛮,但收效甚微。兵家则以武力降服妖蛮,之后利用儒家教化之道驯服,那奴直部落就是兵家与儒家联手的结果。只是,人人都知,这个过程太缓慢。”

  “我杂家的圣道是‘兼儒墨,合名法,于百家之道无不贯通’,在宗圣的努力下,与纵横家联手,配合兵家,在妖界多有建树,让妖蛮两族的矛盾日渐加深。有些事,还不便对你说,只能说,若没有外力阻挠,不出三年,我杂家就会凭借宗圣多年的努力立下亘古未有的伟业,比之文王孔圣或有不如,但其功却堪比亚圣!”

  “这……”计知白骇然,没想到宗圣竟然一直在暗中做事。

  柳山淡然一笑,道:“宗圣在为人族而殚精竭虑,即将有了成果,而方运却处处阻挠,所以我不喜方运,并非是因为私人恩怨或不能容人。不过,方运自己寻死,引发月树神罚,也怪不得我等置他于死地!”

  “学生见识浅薄,望恩师责罚!”

  柳山望着窗外,露出怀念之色。

  “责罚就免了,你们不曾见过恩师宗圣,自然不知他。我至今都记得那一日,当我从一个乞丐手里抢走半块馒头用染血的尖石吓退其余乞丐后,在雨中细细咀嚼馒头之时,那突然出现的雨伞以及比泰山更伟岸的身影。”

  柳山静静地望着窗外。

  “恩师,宗圣那日说了什么才让您如此死心塌地?”

  柳山突然失笑,笑吟吟道:“他摸了摸我的头,说:‘小家伙,跟我追寻圣道吧,有更多的馒头吃。’然后我就一直跟着他,跟着。现在想想,普天之下,在大儒时期就开始布局圣道放眼三族之人,也只有他老人家了。”

  不等计知白感叹,柳山突然收敛笑容,神色坚定。

  “方运一个生而知之的天才,怎知我们走到今日,付出了何等心血!恩师的一根发一滴汗,都不容阻挠,更不容否定!我当为恩师之剑,斩尽万敌!”

  柳山的声音有玉石之清脆,又有钟鼓之厚重,方圆百丈内所有的声音都被压下。

  左相府外的花女张口结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计知白低着头。

  许久之后,柳山缓缓道:“方运将死,下一个便是姜河川!”

  计知白身体一颤,下一个是文相姜河川,那下下一个不言自明。

  “若……方运不死呢?”计知白忍不住问。

  柳山一愣,书房陷入沉默。

  不多时,门外突然传来左相府下人的喊声:“原大人,原大人您……”

  哐当一声,刑部左侍郎原肃推门而入,大声道:“左相大人,方运三篇镇国,若再不阻止,明日必然参与进士试,咱们一切的算计都付之东流了!”

  “这就是你承诺的绝不会让方运走出虎囚狱?”柳山的声音阴森可怖。

  “柳公,此事与我何干啊?我一不能指使刑殿,二不能参与圣议,已经尽力了!您不知道我府里都成了什么样,简直就是全京城最污秽的地方!您不能让我当替罪羊!我还有望成大学士,若被监察院定罪甚至有刑殿严查,文位将止步于翰林,再无寸进!”

  “待月树神罚之后,再议方运之事!”

  京城外玉山,雷家别院。

  大儒雷廷榆与宗文雄面前的茶水竟开始结冰,漫天的大雪也已经停止。

  两人面无表情望着京城的方向,许久不语。

  “这景国京城的雪,名不副实,不看也罢!”宗文雄起身,脚下浮现平步青云。

  雷廷榆冷哼一声,道:“景国的雪当真污人眼!这方运也算幸运,将死于月树神罚,若是成大儒还与我雷家做对,少不得以我雷祖遗物毁他圣道,让天下人知道与我雷家做对的下场!走,过几日静等方运死讯!”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