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十刑

  宗甘洺心中焦急,虽然自己刚进入血芒古地,但早就从封乘那里得到所有大学士的信息,知道云照尘此人比较宽厚,哪怕对敌人也会宽容。

  可是方运不同,宗甘洺在心中细数方运的事迹,对敌人从来不曾留情,连堂堂蒙家家主妄图求情都置之不理。

  宗甘洺急切地说道:“方虚圣,只要回到圣元大陆,我……”

  说到一半,宗甘洺突然停下了,因为他想说,回到圣元大陆后让宗家与柳山收手,不再针对方运的人,可方运既然未死,活着回到圣元大陆,根本不需要宗家开口,方运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解决。

  “你什么?”方运冷漠地从高空看着宗甘洺。

  宗甘洺无奈道:“看在我是宗圣嫡系子孙的面子上,请饶在下一命。只要回到圣元大陆,在下绝不会再与方虚圣为敌。若有差遣,只要对宗家无害,在下必当鼎力相助。”

  “我不看什么面子,我只看你做了什么!你偷入血芒古地,夺我血芒神物,杀我方运友人,当受天刑至死!”方运说完,伸手一指,就见天空突然降下一根巨大的铜柱,铜柱上飞出大量的锁链,把宗甘洺牢牢捆住。

  几个血芒大学士看着铜柱和锁链都无比熟悉,因为和罪厅中的一模一样,意识到方运是借血芒古地的力量,效仿罪厅的刑罚。

  随后,就见锁链之上燃烧起火焰,开始灼烧宗甘洺的身体。

  这种用来惩罚古妖和龙族的刑罚本来就极为可怖,现在蕴含血芒意志的力量,更胜十倍,火焰直入文宫,灼烧神念,宗甘洺立刻发出惊天的惨叫。

  所有大学士看着那被火焰融化的伤口,那被烤焦的血迹,还有别样的烤肉焦糊气味。不寒而栗。

  方运转头看向雷潭。

  “至于雷潭大学士,刺杀虚圣,当受十刑!”方运说着,徐徐点向雷潭。

  一把青铜大锯出现在雷潭的上空。大锯充满了龙族风格,华美古朴,又蕴含着狂暴的力量。

  “我……”

  不等雷潭分辨,那青铜大锯落在他的头上,被无形的手拉扯。前后徐徐移动,交错的锯齿开始缓缓切割雷潭的头颅。

  这种刑具不仅伤害**,更作用于文宫和魂魄,就听雷潭发出凄厉的惨叫,待锯到嘴部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发音,但大锯还是来回锯着他的身体,直到把他的身体锯为两段。

  从头到尾,雷潭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颤抖,一旁的大学士只是看看就觉得身体疼痛。

  怪异的是。雷潭的身体被一分为二后,竟然被无形的力量缝合,活了过来。只不过,雷潭的目光有些涣散,神态极为怪异,全身轻轻颤抖,不断冒着虚汗。

  他至今无法从方才地狱般的疼痛中脱离出来。

  随后,他低头看着身体,脸上浮现惊喜之色。

  “我……没死?”

  雷潭的话音刚落,十把雪亮的短刀浮现在他身体周围。每一把刀刃都很钝,并不锋利,甚至还有缺口。

  十把刀落在雷潭的身上,开始钝刀子割肉。如同凌迟一样,一片一片地切着。

  “啊……”雷潭脸上的喜色瞬间转化为惊恐,突然意识到,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陷入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中。

  “这是第二刑?”云照尘喃喃自语,说出自己的猜测。

  当雷潭被钝刀子把所有肉切掉后。刀子消散,雷潭血肉重生。

  雷潭身体颤抖着,望着方运低声哀求:“给我一个痛快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方运道:“我这人一向与人为善,现在我未死,你们雷家还会用什么手段害我,只要你如实招来,我可以免去后面的八刑,说吧。”

  “我……”雷潭犹豫起来,那毕竟是雷家的秘密。

  数以十万计的牛毛细针浮现在雷潭的周围,把他全面包围起来。

  雷潭急忙喊道:“我说!但我知道的并不多!”

  “说吧,至少说出一个。”方运道。

  “只要您成大儒,有可能封圣,我雷家就会动用雷祖至宝,与西海龙宫联手杀你!”雷潭道。

  “哦?你们雷家不怕被定为逆种?”

  雷潭道:“西海龙圣有办法不让圣院知晓事情经过,而且,杀你之人会进入西海龙宫,圣院绝对找不到丝毫的证据。”

  “雷祖至宝到底是何物?”方运问。

  雷潭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本来就是神物,后来不断被龙族力量加持,神威滔天,哪怕是四海龙圣见到都会心生膜拜之心。”

  “雷家好大的胆子!”方运的声音在天空炸响,震得在场的大学士头晕脑胀。

  雷潭继续道:“我听说几位大儒一直在谋划什么,但为了防止走漏消息,一直不肯泄露。”

  “很好,那你死吧。”

  方运说着,一挥手,雷潭的身体炸开,化为血雨落到下方的水中,只留头颅。

  血芒古地已经不再下雨,而且面积在不断扩大,水面在不断降低,现在水面只到小腿,用不了几日,水便会退去。

  方运把雷潭的头颅收入饮江贝中。

  “至于诸位……”

  在宗甘洺的惨叫声中,方运看向其余二十二位大学士。

  那二十二人紧张地看着方运。

  “意图颠覆血芒古地,依血芒意志,当会降下天雷神罚,将你们化为飞灰。不过……我方运有好生之德,你们一身本事,死了未免太可惜,就留在血芒界,听候‘血芒殿’的差遣,列为罪民,永世不得离开!”

  “谢方虚圣开恩!”许多大学士急忙弯腰致谢,屈服虚圣不丢脸,屈服血芒之主更不丢脸。

  不过,所有大学士听出一些眉目,原来方运虽然是血芒之主,但真正控制血芒界运转的还是血芒意志,血芒意志类似于圣院和众圣,而方运类似于十国的国君。

  有些大学士原本觉得方运对宗甘洺与雷潭的惩罚过于残忍,现在才明白,若是血芒意志动手,怕是会更加凶残。

  一些大学士暗暗松了口气,这说明方运还是那个方运,没有被强大的力量改变,也没有迷失本心。

  但是,几个是圣元大陆的大学士却满心失望,与其看到方运成为血芒之主依旧有自制力、依旧懂做事的分寸,还不如看到他无所节制把所有人都杀光,哪怕自己死,也要拖方运下水。

  “只不过……我不能留心怀叵测之辈!”

  方运目光扫过几个大学士。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