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邪魔

  方运目光扫过门外的那些人,很快发现许多是在孔城见过的蒙家人。不过,这些人的目光有些奇怪,没有太多的愤恨,但充满了防备。

  最后,方运看着青衣大学士,心中回忆蒙家里的重要人物。

  在凶君崛起前,蒙家衰落不堪,连大儒都没有,可谓是极为凄惨的世家。

  蒙家有四个大学士,其中三人是年过七十的老者,唯有蒙桐是年过五十的年轻大学士,刚晋升不足五年,与眼前之人年龄相仿。

  蒙桐眉毛浓厚,相貌方正,双目看似平静,但却如人观海,不知海下藏龙。

  方运不亢不卑拱手道:“可是蒙桐蒙大学士?”

  “正是,你就是方运方镇国?”蒙桐看都不看方大牛,直视方运。

  方运与蒙桐目光对视,就见蒙桐目光微动,如海中巨龙苏醒,海浪轻抚,蕴含巨大的危机,随时可能出海巡天。

  一股大学士独有的气息向四面八方散发,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粘稠的胶水中,思维缓慢,头脑迟钝。

  “学生正是。”方运的语气出现轻微的波动,目光暗了半分,但又缓缓恢复明亮,最终亮度保持在原来的九成五,而其余人的目光都暗了三分。

  连敖煌体表真龙鳞片的光芒都少了一丝。

  敖煌转了转眼珠,轻哼一声,却也不敢冒犯大学士。

  “你为蒙家除掉邪魔,让霖堂昭雪,我代蒙家上下致谢!”蒙桐说着弯腰作揖九十度,腰身与地面平行,蒙家其余人也随之作揖。

  方运暗道不好,但快走几步。冲上前托起蒙桐,道:“使不得,使不得……”

  可是蒙桐乃是大学士。方运托之不动,只能生生受了这些人一拜。

  蒙桐直立身体。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方镇国大恩大德,蒙家无以为报,特带来蒙祖曾用过的大儒文宝‘裂日笔’,赠与蒙家恩人!”

  蒙桐说着,从含湖贝中取出一个笔盒,然后让笔盒冲着方运打开。

  “呼……”

  一股淡红色的浩然正气自笔盒中冲出,裂空惊云,发出连绵不断的破空声。直上千丈,方圆数里之人可以清晰看到。

  方运定睛一看,笔盒中卧着一支中楷宣笔,笔杆有少许磨损,笔毫也不够整齐,但整支比被淡红色的浩然正气所笼罩,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势,如笔中王侯。

  在这支笔的笔杆上,有两个黑色小篆文字。

  裂日。

  这支笔非常之有名。

  蒙圣成大儒时,武国皇室将此笔赐予蒙圣。当时还不叫裂日,而后一日,蒙圣率军与蛮族交战之时。被大蛮王遮天蔽日的妖术包围,天空唯有昏暗淡白的太阳。

  危难之际,蒙圣妙手偶得一首大儒战诗,诗成直入三境唤圣,撕裂昏暗妖术,击伤大蛮王,如同裂开大日,所以最后诗名为《裂日》。

  蒙圣凭借《裂日》无往不利,屡战屡胜。后来有一日,因为那支文宝笔书写的《裂日》过多。原本封入的战诗竟然被《烈日》替换,最后此笔改名为裂日笔。

  浩然正气原本是白色的。但因为蒙圣用此笔杀戮过重,染上蛮族气血之力,若用此笔写战诗词,威力对蛮族额外增强两成。

  可以说,裂日笔还是蒙圣的象征,更是蒙家的象征。

  没有裂日笔的蒙家,不是完整的蒙家。

  但蒙家偏偏把裂日笔相赠。

  在看到裂日笔的一瞬间,方运就明白了。

  裂日笔再强,也是一件普通的大儒文宝,哪怕意义再大,等多年之后也会腐坏。

  但是,龙参不同!

  普通成熟的龙参都能让人延寿八十年以上,若是那支登龙台的龙参,极可能让人延寿百年以上!

  蒙家只要能培养出一位大儒,哪怕达不到顶尖大儒的层次,仅仅是一流的大儒,只要多活一百年,也有额外三成的机会封圣!

  三成的封圣机会,足以让众圣世家为之疯狂!

  所以凶君舍得用蒙家的象征裂日笔交换,这代表蒙家愿意放下过去的一切与方运和解,只求一支龙参!

  方运突然记起传书中曾原和孔德天等人那些模棱两可的话,那些话所指可能很多,但龙参必然是其中之一!

  众圣世家之所以不抢先动手,是因为那原本是蒙家之物,而且龙族也在虎视眈眈,一旦龙族和蒙家无法争夺,其余世家必然会伸手!

  百年的寿命对一流大儒来说,增加三成封圣的机会,但对顶尖大儒来说,封圣的机会至少能增加四成!

  哪怕对于孔圣世家来说,四成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方运原本就知道龙参宝贵,但见到蒙桐的态度,才有更准确的认识。

  凶君既然死了,别说蒙家,哪怕半圣都无力回天,在这种时候,蒙家干脆将计就计,把蒙霖堂这些年种种恶行都推给镇狱邪龙。只要换得蒙霖堂的饮江贝以及里面的龙参,蒙家就有崛起的机会。

  方运并没有想到蒙家竟然如此狡猾,一开始先威逼,后来发现方运根本不答复,堂堂半圣世家派遣地位最高的大学士来请罪,这是给足了面子,更是把方运逼到墙角。

  蒙家如此对待,方运若是还不交出龙参,那蒙家便可毫无顾忌把方运列入世家之敌,然后光明正大联合其他进士文战方运,直至击败方运甚至毁坏方运的文胆或文宫。

  只不过,现在方运面临月树神罚,一旦方运死亡,遗物的处理就会出现问题,到了那个时候,龙参很可能成为众圣世家的必争之物,对蒙家极为不利。

  方运道:“蒙大学士客气了。此乃蒙圣之物,乃是蒙家的重要传承之物,我怎能据为己有?请收回,在下万万不会接下。”

  蒙桐合上笔盒,浩然正气消散。

  “方进士,你这是何意?”蒙桐缓缓道,目光竟然如实质的波浪一样,形成了强大的威压。

  敖煌突然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道:“说话就说话,要打就开打,少在那里凭借文位压我们,人类!”

  蒙桐目光一动,缓缓收敛自身的气息。

  方运道:“我也不知诸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在下愚钝,可否提醒一二?”

  “装模作样!”蒙桐身后的一人低声道。

  蒙桐道:“我蒙家愿意用‘裂日笔’换取被邪魔夺取的蒙家之物。”

  方运心中冷笑,蒙家真是够阴险的,只要咬定镇狱邪龙在搞鬼,一切责任都不用承担,一切好处都成了蒙家。

  “我想问问,邪魔何时开始控制凶君的?”方运问。

  蒙桐道:“据我们猜测,霖堂一直与邪魔抗争,有时候清醒,有时候完全被邪魔控制,从而做出种种恶事。在前几日,我们蒙家已经向各家认罪,把邪魔所夺之物如数奉还给那些受害家族。”

  “好借口。那你们如何确定登龙台里的人是凶君,而不是邪魔?”方运问。

  “司马合与宗集认为当时抢龙参的人正是霖堂,而非邪魔。”蒙桐道。

  方运还真不能找司马合与宗集,且不说两人都是自己的仇敌,主要是那时候的凶君的确没有被镇狱邪龙完全控制。

  方运立刻道:“凶君与妖蛮交易,勾结人族大敌,已近逆种,他后与妖蛮联手杀我,不仅没有被邪魔操控,还操控邪魔杀我,此事该当如何?”

  蒙桐道:“你误会了,杀你的时候,是邪魔在控制霖堂。”

  “你有何证据?”方运道。

  “因为他若不被邪魔控制而做出种种恶行,早就已经逆种,他可曾逆种?”蒙桐道。

  方运盯着蒙桐的双眼,缓缓道:“凶君之所以败与我手,正因逆种,文胆破碎,文宫崩溃!”

  “你胡说!”几个年轻的蒙家人齐声大喊。

  “你们不信,可带我去圣院,在商鞅商圣的立木法典前立誓辨真伪,以我之能,无法欺骗堂堂半圣的圣道文宝。”

  蒙桐沉默了。

  方运家门前寂静无声,只有冬日的微风掠过。

  在圣庙的力量之下,已近寒冬腊月的京城城内并不寒冷。

  不远处站着许多圣院的进士,几位上舍进士也在其中,方运好友乔居泽静静地看着。

  片刻之后,蒙桐道:“他在死前逆种,但他在逆种之前所得,皆属于我蒙家。”

  方运突然轻声一笑,没有说话。

  一号上舍门前再度陷入寂静。

  方运缓缓抬高头,直视蒙桐的双目,口中突然发出洪亮如钟鼓犀利如刀剑的声音。

  “我方运杀逆种所得,便是我方运的!莫说你们蒙家,就算众圣在此,也依旧是我的!”

  蒙桐散发的力量如同春雪融化,被方运的声音彻底击溃。

  “据理力争!”乔居泽道。

  众多进士纷纷点头微笑,反观蒙家众人面色不好看,那大学士蒙桐更是像被噎着似的,但迅速恢复正常。

  敖煌笑嘻嘻道:“霸气!这才是方镇国!他得到的东西就是他的,管它是凶君还是邪龙的,现在都姓方!方运,你看我帮你说话,能不能把祖龙真血给我们东海龙宫?”

  敖煌一提祖龙真血,周围所有人齐齐色变,对任何一族来说,祖龙真血都比龙参更加重要,那可是祖龙之物,但凡研究出点什么秘密,对一族的作用都远远大于一人增加百年寿命。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