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虚圣园

  敖煌看着方运手中的饮江贝,无比眼馋,他早就知道凶君抢了一株龙参。【】

  龙参不是一般的神物,乃是吸收龙血长成,龙宫有个龙参苑,龙族会陆续放血灌溉,因为龙参对龙族也是大补之物。

  东海龙宫只有千年龙参,可登龙台里祭坛崩塌后飞出的龙参足足有万年的火候,哪怕对龙圣都有巨大的作用。

  砚龟本来在乱爬,但在方运打开饮江贝的时候猛地抬头,飞快向方运爬行。

  但是,砚龟忘记一件事,桌子高,而且有边际。

  “啪……”

  方运循声低头望去,就见砚龟摔了一个狗啃屎,四爪朝上,茫然地看着仰头看着上空。

  砚龟露出羞恼之色,用头一顶地面,轻松翻身,然后愤怒地瞪着方运。

  “自己蠢,管我什么事?”方运拎着砚龟放到桌子上,继续查看饮江贝。

  方运本以为凶君的饮江贝里会有很多好东西,但却发现所有的文宝都染上黑色的斑点,明显是被镇狱邪龙的力量侵蚀,除了凶君别人根本无法使用。

  不过,那些非文宝等物大都完好无损。

  整整二十张圣页整齐排列。

  方运得到的圣页虽然已经近百张,可这二十页对他来说仍然不是个小数目,几乎相当于六七首普通镇国诗刊发在《圣道》上所得,只有半圣世家才拿得出。

  随后,方运落在那棵龙形人参上。

  龙参通体淡金色,外形像是一头腾空飞行的龙族,头部有角,表面有细微的鳞状痕迹,根须粗壮。散发着浓浓的香气。

  方运露出淡淡的微笑,延寿果对龙族和一些种族用处不大,但龙参不同。虽然比月莲那种最顶级的神物有一定差距,但足可以算是第二等的神物。

  尤其是可以延寿的神物。价值难以衡量,完全可以说是硬通货,能换绝大多数神物。

  这龙参价值太高,方运不准备给别人,除非可以交换更有价值的神物。

  方运继续搜查,面色突然微微一变,里面不仅有凶君之物,还有刻有曾家标记的文宝和一些物件。

  “怪不得曾子世家的曾霆没有从登龙台出来。原来被凶君杀死。”

  方运又看了看蒙家主的传书,脸上浮现嘲弄之色。

  凶君的饮江贝里还有两颗生身果、一颗妖侯龙珠、一截妖王龙角、一段大妖王龙骨等等价值不菲的神物,可见凶君在登龙台里获利颇丰。

  方运收起饮江贝,继续看后面的书信。

  很快看到雷家一位长老的传书。

  “你在登龙台中,先是夺我孙儿龙气,又对我孙儿见死不救,我以雷九祖父、雷家长老之身份命令你,限你在十日之内来雷家负荆请罪,并在雷九墓前磕九个响头,否则。不要怪我雷家以大欺小!”

  方运看后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没有花时间思考,立刻看下一封传书。

  雷家虽然跟龙族关系密切。但那只是软实力,除非雷家动用传说中的雷祖遗宝,否则根本奈何不了他。

  方运是按照时间正序阅读传书,在读到前日的传书后,发现几十封内容几乎雷同的传书。

  “圣院风头不对,你要小心。”这是曾原的传书。

  “最近圣院暗流涌动,切记,不可鲁莽行事。”这是孔德天的传书。

  “你最近不要出门,安心读书备考。”这是孔德论的传书。

  方运眉头紧锁。这可不是好兆头,那些人恐怕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只是凭借强大的世家关系网觉察了什么。

  “还有一个可能,是半圣干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说出实情!”

  方运想了许久,外面传来杨玉环喊吃饭的声音,敖煌第一个窜出去,根本不管方运。

  方运却突然一笑,圣院风头再不对,雷家蒙家再如何,跟月树神罚的威胁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方运,饭菜好了!”杨玉环再次招呼。

  “好,我马上过去。”方运右手握着官印,离开书房,一边吃饭一边看那些传书。

  很快看到昨日发来的传书。

  昨日第一封传书是曾原发来的。

  “方运,你……已经超过孔家之龙,你在妖族猎杀榜上的排名,已经超越所有大学士,进入大儒最后一名!”

  方运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夹菜,慢慢咀嚼。

  再次看了一遍传书,方运摇头轻笑,已经无所谓了,哪怕是成为大儒第一甚至进入圣位猎杀榜,也没有任何意义,反正过几日就会降临月树神罚。

  后面的传书几乎都是讨论此次猎杀榜的,有人说圣院的一些进士很不服气。

  最后,方运开始翻看今天早上收到的传书。

  第一封是颜域空发来的。

  “你为何不答复我们?莫非出了什么事?我刚接到消息,你在登龙台里创出前所未有的唤剑诗?已经成为人族新的诗祖?不过圣院至今没有宣布详情,到底是一首什么样的战诗?”

  “现在都在传你已经成为诗祖,真的假的?快点告诉我啊,这几天你怎么一直不理我们?嫌弃我们这些举人了?”

  “方运,求内幕!”

  很快,方运看到后面出现一封有圣院标识的官方传书,东圣阁今日将派人来访,验证诗祖之事。一旦验证通过,则会举办盛大的活动,同时为方运量身定做雕像,置放于虚圣园。

  诗祖地位等同虚圣。

  方运立刻传书答复,说自己在家恭候。

  答复完,方运嘴角浮现一丝的苦笑,诗祖雕像入虚圣园,应该是临死前最后的光芒了。

  “砰砰砰……”

  拍门声骤然响起,力道之大远超常人。

  “有杀气!带我一个!”敖煌立刻兴奋起来,饭也不吃了,浮在半空,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龙嘴上到处是饭粒,他伸舌一舔,马上一干二净。

  方大牛急忙跑去开门,方运则起身,迈着沉稳的步子向前大门走去。

  “敲什么敲,赶死啊!马上来!”方大牛知道来者不善,应该是找方运麻烦,所以故意不耐烦地喊道,一边喊一边往下咽嘴里的饭菜。

  大门打开,十余人站在门外。

  为首一人竟然身穿青衣大学士服!

  大学士亲自砸门。

  方大牛吓傻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学士,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刚才竟然骂了大学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