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龙摆尾

  一刺耳的剑鸣自真龙古剑上散发,剑鸣中隐隐有龙吟虎啸,足以让普通的妖帅或进士心惊胆战,但在敖煌耳中,这种层次的剑鸣连噪声都算不上。[.

  敖煌谨慎地挥动左爪拍向方运的真龙古剑,只见它的左爪光芒突然暴增十倍,大量的龙力聚集其上,为琉璃一样,美轮美奂,又无比危险。

  不远处的郭子通暗暗心惊,虽然敖煌仅仅只有爪子有一层薄薄的琉璃光芒,算不得完全的真龙琉璃身,但也已经有了强大的雏形。

  郭子通的目光随后落在敖煌的右爪上,和左爪的张开不一样,它的右爪正在微微蜷缩,琉璃之光没有外漏,凝聚在爪心之中,随时可以展开强大的攻击。

  郭子通再次暗暗摇头,惊叹龙族的战斗天赋,这敖煌出生才这么久就有如此战斗本能,人族万万不能比,人族没有十多年的生死经验,不可能比得过同文位的龙族。

  龙族的力量主要源自血脉,而人族的力量却主要源自学习,各有优劣,前者先天强大,后者则拥有无法比拟的开拓性和延展性。

  方运这一剑没有丝毫的花俏,直直飞向敖煌。

  敖煌迅速做出判断,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狡黠,身为龙族,不仅要研究龙族的战斗方式,更要研究妖蛮与人族的战斗方式。真龙古剑再强,也不可能一剑击伤一个龙侯的爪子,毕竟龙侯相当于翰林,而方运不过是进士。

  “哼,方运此刻若要击伤我,必然要用连击之术!除此之外,不可能伤到我的爪子,我只要破坏掉他的连击,就足以让他无功而返。更何况我右爪蓄力。一旦他真形成连击,我也可以用右爪打走他的真龙古剑!真龙古剑连名字都是本龙起的,本龙怎会怕!”

  方运与敖煌四目相交,一龙一人中间好似虚空生雷,战意冲天。

  不过刹那间,敖煌的左爪就与方运的真龙古剑相遇,敖煌正要以龙族秘法震飞真龙古剑,却惊骇地发现,真龙古剑并没有攻击它的指头部位,而是顺着两指之间的指缝飞去。

  真龙古剑落在爪子两指之间的细肉上。以舌剑九术中“切”的力量迅速掠过那里。

  只听嗤地一声轻响,真龙古剑冲天飞离,而一道足足有一尺深的伤口出现的敖煌的指缝中。

  一滴红中透金的真龙之血滴落在文战场的地面上,龙血不散,犹如珠子一样呈完美的球形立着,格外神奇。

  “疼死本龙了!”敖煌惨叫一声,换了别的妖蛮或者人必然会因为疼痛而迟疑或者避开锋芒,可敖煌不仅不退,反而加速飞向方运。

  方运微微点头。敖煌不愧是龙族天才,这点伤对龙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敖煌冲到面前,自己必输无疑。

  但是。随后方运嘴角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敖煌继续前冲需要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才气古剑在飞出后无法迅速回返。

  方运不会给敖煌制造这个前提!

  在二境文胆的惊人控制下,真龙古剑仅仅飞出很短的距离,正好超过敖煌三尺高就突然回转。直刺敖煌的后颈!

  敖煌是龙不假,但就算龙圣的爪子都抓不到自己的后颈,这是龙族的身体构造导致的缺陷。

  “怎会这般快!”敖煌在吼叫的同时。身体立刻开始急速侧滚翻,反应之快、侧翻之灵敏,如同在刀剑上跳舞,形成一种奇特的暴力美感。

  哪怕身为天空与海洋的王者,龙族在侧翻的时候速度也有所减弱,但方运的真龙古剑却好像不知减慢为何物,仍然以五鸣的速度直追敖煌。

  这次,真龙古剑的目标是敖煌的后脑。

  “不要逼本龙跟你拼命!”敖煌大吼一声,不得不后退躲避方运的真龙古剑,憋了一肚子火。若是生死之战,他完全可以硬抗方运的攻击冲过去,但且不说会失手,就算成功了,自身也会被重创,得不偿失。

  方运一边后退与敖煌拉开距离,一边控制真龙古剑再度回转,这次是直奔敖煌的龙爪,看样子是要正面决战。

  “那本龙就正面解决你的破剑!”

  敖煌大吼一声,突然伸出两爪,十指如同锁天之笼,琉璃光耀,抓向方运的真龙古剑。

  郭子通心脏猛地一跳,一旦方运的才气古剑被抓牢,意味着这场战斗失败了,哪怕真龙古剑上面有龙鳞,也禁不起真龙两爪猛抓。

  哪怕敖煌左爪的伤口一直无法愈合。

  眼看敖煌就要得逞,真龙古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敖煌的两腕之间穿过,先掠过龙嘴,在上唇和下唇之上各切开一道口子,然后上升,击中敖煌的龙角,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疼疼疼!”敖煌嘴角又落下两滴龙血,如血金色珍珠在地面轻轻滚动,压出淡淡的痕迹。

  不等敖煌喊完三个疼字,真龙古剑再度回返。

  敖煌眼中闪过一抹惧色,本以为自己是真龙龙侯,无论是血脉还是妖位都高于方运,哪怕被击伤也可以迅速愈合,一滴龙血也不会掉,谁知道方运的真龙古剑蕴含的力量太强了,让他的自愈能力降到了最低,伤口没有三天绝对无法愈合。

  敖煌心想幸好自己是真龙,要是换成普通龙族,伤口别说三天愈合,不扩大就不错了。

  敖煌目光连闪,大吼道:“本龙不管你了,一定要先打伤你的真龙古剑!”

  在说话的过程中,敖煌屡次闪避真龙古剑,既没有再向方运飞行,也没有后退多少。

  敖煌凭借龙族强大的反应能力,经常能化险为夷,让方运无法伤到他。而在躲闪的过程,他的目光不断变化,似乎在思索什么。

  郭子通瞪大眼睛认真观看,前方简直如同一条蚯蚓在追逐一条巨蟒,分外怪异。随后,郭子通仔细盯着方运的真龙古剑。

  “好强的锋芒,不仅内有锋芒,外也有锋芒,他一定是用了什么了不起的孕剑诗和开锋诗!而且,他的龙纹与我们的龙纹完全不一样,竟然不是虚龙纹,而是实打实的龙纹,与龙骨上面的龙纹毫无区别。他的文胆……我也不过如此,他的剑速……已经相当于几年前初入大学士的我,而剑的威力也远远超过普通的翰林!”

  郭子通心中暗暗评判,越发震惊。

  不过三尺长的真龙古剑不断追着敖煌攻击,虽然一直没有伤到敖煌,但也偶尔从龙鳞或龙角上掠过。

  敖煌一直躲避,但眼中战意如火焰熊熊燃烧,不减反增。

  真龙古剑又一次掠过龙角,就要和往常一样回转下落,而敖煌也如之前一样侧身躲避,但是在侧身的一瞬间,龙尾突然高高扬起,宛如一座插天巨峰,随后砸向方运的真龙古剑。

  龙腿短小,但龙身却又长又可弯曲,这一击乃是龙族很有名的龙摆尾,爆发时的速度丝毫不下于五鸣才气古剑,其力道更是能把圣子妖帅轻易砸成肉泥,乃是龙族近身最强的杀招。

  方运神色微变,真龙的力量太强了,而且敖煌已经算计许久,自己仓促迎击的唯一结果就是伤到真龙古剑,除了撤剑别无他法。

  方运立刻全神贯注,用尽一切力量控制真龙古剑向下飞。

  “砰”地一声轻响,敖煌的龙尾击中真龙古剑的剑柄末端,导致真龙古剑突然加速下落,脱离敖煌的攻击范围。

  方运则身体一颤,文胆微动,定睛一看,才气古剑表面的龙鳞裂开一半。

  方运心道龙族果然不凡,若是换成普通圣院进士的才气古剑遭到这种攻击,早就遍体鳞伤,甚至可能崩成碎片,彻底失去唇枪舌剑。

  “咦?你才气剑音形成的龙鳞很厉害嘛!再来!”敖煌开始主动出击,挥舞着龙爪攻击方运的真龙古剑。

  方运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但不急不躁,心中不断盘算,敖煌的龙角与龙爪都不怕真龙古剑,龙尾也十分坚硬,同样不可能被真龙古剑击穿,但其他地方的普通龙鳞绝对无法承受真龙古剑的力量。

  “要想赢敖煌,必须要给予他一次中等程度的创伤,否则他不会认输!”

  方运一边思索,一边后退。

  敖煌则不断洋洋得意称赞自己,并表示方运名不副实。

  方运没有上当,敖煌是嘴碎,可在战斗中如此唠叨明显是在伪装,只要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松懈,反而随时可能发动致命一击。

  一人一龙各怀鬼胎战斗,过了好一会儿,方运的脚步突然出现轻微的虚浮,额头冒出几滴汗水,他立刻用才气强行蒸发掉汗水。

  敖煌继续说别的话,好像一点都没有发现方运的才气所剩不多。

  过了片刻,真龙古剑又一次从下而上掠过敖煌的龙嘴边,这一次敖煌似乎躲闪不及,嘴边被划破,然后因为疼痛突然低头,导致龙角摩擦着真龙古剑,发出刺耳的声音,并形成点点火星,让真龙古剑的速度有所下降。

  就在真龙古剑的速度降到最低的时候,敖煌的龙头猛地下沉,而龙尾猛地上升,再一次使出龙摆尾,而这一次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比之前的快!

  速度快了整整一成!

  在速度上完全超越五鸣才气古剑。

  后半截龙身表面风雷交加,仿若携带天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