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52章 噩耗传来

第552章 噩耗传来

  姜河川乃是景国大儒,执掌文相数年,早就已经处变不惊,哪怕是妖族大军侵犯两界山,他都不会皱丝毫的眉头。/

  可是现在的姜河川面沉似水,印堂灰暗,正低着头在思索什么,连方运等人从登龙台返回都没有发觉,直到身边的掌院大学士郭子通轻轻碰了碰,他才警醒。

  姜河川目光一凝,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只是眼中泛着血丝。

  方运等圣院进士心中暗惊,这可是大儒啊!

  大儒能不眠不食,永远保持精力充沛,再疲劳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可恢复。堂堂大儒眼中竟然有了血丝,这是殚精竭虑的征兆,意味着被巨大的问题困扰,一般只有在感悟圣道失败后才有的现象。

  其余圣院进士面带忧色看向方运,景国摇摇欲坠,若再给方运二十年的时间,必然可力挽狂澜,可现在连文相也如此疲惫,景国前途更加渺茫。

  进去的时候有二十人,可现在只剩十六人,有四人死于登龙台,而圣院七进士都还在。

  方运环视周围的人,除了姜河川与郭子通,没有别的人族,剩下都是龙族。

  那些龙族看方运的目光也各有不同,有的惋惜,有的不敢看方运,有的摇头叹气。

  姜河川急忙收敛愁容,微笑道:“恭喜诸位人族大才安然离开登龙台,日后必然平步青云,为人族建功立业。方运,你与我速速回景国,就不留在龙宫了。”

  一条青龙低声抱怨道:“那《西游记》算是听不完了。”

  青衣龙侯瞪了那青龙一眼,让他闭嘴。

  方运点点头,没有说话。

  姜河川脚下升起一团白云,然后飞到方运身边,等方运踏上平步青云,便急速离开。郭子通紧随其后。

  那些圣院进士都没了胜利的喜悦,隐约猜到方运将有大难。

  姜河川脚踏平步青云从龙宫飞出,路上一言不发,很快来到海眼处,通过海眼,三人在短时间跨越几十万里的路程,来到圣元大陆近海处,然后向景国方向飞行。

  方运见姜河川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

  过了许久,姜河川道:“登龙台中收获可好?”

  “超出想象。”方运道。

  “恭喜你成圣前进士。”姜河川道。

  “多谢文相大人。”方运自然知道姜河川不可能看不出他已经成为进士。

  “你在登龙台的期间。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就是文曲星垂,文曲星光更加浓烈,几乎是之前的十倍,人族必将大兴!”

  “好事。”方运由衷高兴,这意味着人族将开始从未有过的高速成长,对人族的作用仅仅弱于孔圣教化天下,功劳堪比数家半圣之和。

  姜河川却没有丝毫喜色,道:“第二件大事。便是龙族发出密令,说有太古遗族出世,具体是什么族,具体如何。龙族也不知晓。无论是人族、妖蛮还是龙族,都为此事举行过众圣集会。”

  “哦。”方运轻轻答应着,心中越发觉得帝洛比想象中更加不凡,竟然能逼得三族众圣如此。

  “至于第三件大事。妖蛮众圣已经正式启动月树神罚,正在积蓄力量,大约十二月初会对你进行神罚。此事原本不应告诉你。但我左思右想,决定如实相告。你……如何看待此事?”

  方运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下个月就会启动月树神罚的噩耗,心脏依旧重重一跳,呼吸出现短暂的紊乱。

  那是月树神罚!

  不要说区区进士,哪怕是人族半圣遭遇月树神罚都必死无疑!

  “嗯,我早就料到。”方运深吸一口气,但心跳仍然无法恢复。

  这是方运唯一一次生出无法消除的无力感,无论是在举人试前被打伤还是被柳子智算计无法入府文院,无论是被龟妖将威胁还是被海市蜃楼困住,方运心中都有一丝希望。

  可是,现在方运触摸不到希望,也看不到希望,甚至无法感知到希望。

  方运心里清楚,且不说自己无法发挥祖龙真血的力量,哪怕能发挥全部力量,也无法抵挡月树神罚的力量!

  亚圣周文王的力量远远超出一滴祖龙真血,可还是被月树神罚击成重伤,甚至都无法庇护周王室。

  不要说祖龙真血只能抵挡月树神罚三分之一的力量,哪怕抵挡了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的力量,最后那微不足道的一丝力量落在方运身上,也能将其杀死。

  方运不想让文相担心,所以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从妖族传来的消息说,狮族大圣说,是你杀了他的亲子狮妄,所以才提前开始月树神罚,此事当真?”

  方运点点头,道:“的确是我所为,而且我还杀了过半进入登龙台的妖蛮!”

  “啊?”姜河川与郭子通诧异地看着方运。

  “那你快快说来!”郭子通道。

  于是方运就把在登龙台中的一些经历详细说出来,但隐去自己晋升进士的异象以及跟帝洛有关的一切事项。

  等方运说完,姜河川与郭子通相视一眼,都无法相信登龙台中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祖龙真血真的在你身上?”姜河川道。

  方运点头。

  “你真的一剑灭杀数十妖蛮圣子?”郭子通问。

  方运点点头。

  “你真能以一己之力连杀狮妄、古蛟侯与凶君?”姜河川再问。

  方运有一次点点头。

  “你成诗祖……”

  郭子通还要问,姜河川无奈笑道:“罢了。怪不得妖蛮众圣提前动用月树神罚,方运此等妖孽,已然超出孔家之龙了!若方运生在孔家,怕是早早就成大学士第一。”

  郭子通突然苦笑道:“我在妖族的大学士猎杀榜上不过位列第二十,放在以前足可以说是小有名气,可跟方运一比,差远了。若我所料不错,现在方运在大学士猎杀榜上已经排名第一!”

  “方运,你接下来如何做?”姜河川问。

  “回家,吃饭,睡觉,继续读书,为会试做准备。”方运道。

  “然后呢?”郭子通问。

  “然后?没有然后,就做这些,和之前一样。”方运道。

  “你……不料理一下后事?”姜河川叹息道。

  “后事啊?我成名不到一年,没有建立起太大的势力,不用处理。若我亡故,一切都会顺其自然,不值得我费神。”方运虽然如此说,可目光闪动。

  两人都饱经风霜,看得出方运的不甘心,可现在的方运又没有任何办法反抗,与其惶惶不可终日,不如继续做自己的事,读自己的书,平平静静度过余生。

  “或许……众圣会竭尽全力救你!”姜河川道。

  “若众圣用全力救我,那两界山必然不保,人族根基必然受损。你我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当年孔家之龙被杀,其实孔家有办法救活,但最终没有出手。无论是谁,都不值得人族耗尽全力拯救,除非他能够挽救人族!”

  姜河川与郭子通哑口无言,方运的话一点没有错,若人族有亚圣遇到此等神罚,人族必然会全力挽救,可绝对不会挽救一个“有潜质成为亚圣的人”。

  无论是孔家之龙,还是方镇国。

  “那你真的不想说些什么?”姜河川本来无比淡泊,可为了方运殚精竭虑,完全没了平常的风度。

  方运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能不能把事情埋在心里一个人承担,能不能压住自己向别人倾诉的**,是成熟的重要标志。

  “无论如何,你都不应放弃希望!或许到时候月树神罚力量削弱,人族众圣必然会联手相助。毕竟现在妖族中也只有一位大圣,只能勉强动用月树神罚!方运,你乃是顶天立地的读书人,乃是我人族青年中的第一人,怎可放弃希望!”姜河川的声音突然提高。

  方运一愣,看着姜河川眼中的血丝,双目中的迷茫消散,好像突然恢复了活力。

  在登龙台中,方运与敖煌对话,那时候只是推测妖蛮会动用月树神罚,所以他可以十分镇定。

  可从姜河川口中听到确切的消息,方运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无力感,隐隐生出一丝的自暴自弃。

  可现在发觉堂堂一位大儒为了自己焦虑得眼中布满血丝,方运仿佛透过这双眼睛看到杨玉环,看到奴奴,看到济县的亲友期盼的眼神,看到景国人景仰的目光,看到数十亿人族一起抵抗妖蛮的坚定之心。

  “多谢文相大人指点!我不应该自暴自弃,无论如何,我都应该抱有希望,哪怕希望非常渺茫!进士试的第一考‘会试’恐怕是我人生最后一段历程,从今日开始,我便全力以赴,夺得会试的第一,成为会元!我要成为人族历史上第一个在同一年连成童生、秀才、举人和进士之人,成为四同!而且,还要成为连中案首、茂才、解元和会元的四首!”

  姜河川痛快大笑,道:“好!这才是景国的文人表率!不过,你已经完成了!”

  “完成什么?”方运不知道姜河川想说什么。

  姜河川拂须一笑,道:“你已经是千古第一个四同!而且是比四同更进一步的圣前四同!”

  郭子通微笑道:“或可说,是更更更进一步的圣前全甲四同!”

  方运与姜河川被郭子通的三个“更”字逗笑,一起笑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