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过继

  若是卫皇安杀的是人,左相一党必然会调动京城圣庙力量镇压,可蛮族私兵不是人,这就变得十分微妙。

  至少目前看来,卫皇安下手还是有一些分寸,但下一步会不会杀人,不得而知。

  那进士将军道:“请诸位稍候,在下传书请示内阁。”

  “不必了!”孟静业说完,唤出民众文台,以文台力量显化一座半透明的长桥,越过众将士头顶,然后他迈步上桥。

  卫皇安与陈靖立刻紧随其后。

  “你们这是与景国朝廷为敌,这是与东圣阁为敌!”进士将军气得满面透红。

  三人根本不理会,继续前行,而后面有一些人快步跟上。

  被挡在外面的有千余人,但真正敢上桥的不过六十余,这些人无一例外,要么文位至少是翰林,要么出身至少是一方豪门,要么就是圣院的学子,甚至还有一些傲骨铮铮的名士耆老,随便一人,都不是左相说杀就能杀。

  把守的士兵任由他们向泉园正门走去,唯有进士将军不断在暗中传书。

  卫皇安一边走一边道:“我对圣元大陆了解不多,方家人如此快抵达此处,会不会是宗家或左相的手段?”

  不等孟静业回答,身后一个老翰林道:“方才我们已经打听清楚,就在昨日,左相命吏部侍郎查文义前往济县,乘坐飞页空舟连夜把方家数人带到京城。同时,内阁发布调任令,把青乌府知府蔡禾调回京城,并任命计知白的同乡好友为青乌府知府、代宁安县令,而计知白作为幕僚随同前往,即将对宁安县展开清洗,并准备侵吞方虚圣在宁安县的成果。”

  曾越怒道:“各殿特使都在宁安县。计知白为何敢乱来?”

  “东圣阁今日下令,言殿试结束,举人及举人之上的各殿读书人理应返回圣院述职,仅仅允许秀才或童生留守宁安县。这文书虽非东圣圣笔法旨。但除非各殿准备对抗新任东圣,否则只能先回圣院,然后找办法返回宁安县。”

  卫皇安冷笑道:“真是好手段,这柳山不愧是一代奸相,之前方虚圣的打击只是让他伤筋动骨。未必动摇其根本。左相必然还有其他的布局,想方设法报复方虚圣。”

  众人走到泉园门口,看守的卫兵立刻阻拦。

  卫皇安等所有人张口外放唇枪舌剑,枪剑在前,把那些卫兵逼开,快步向前冲去。

  绕过荷塘湖,穿过主园,还没到杨玉环等人居住的南园,就听到里面传来争执声。

  “方礼,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叫你一声堂兄真是污了我方大牛的嘴!还有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帮凶,方运成虚圣,立豪门,为我们济县方家赚下多大的名声和好处,他刚去世,你们就联手欺负杨玉环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子,你们会遭报应的!”

  方礼本不出名,但在场的读书人都知道方运写过,当年济县有两个天才,一个方运。一个方仲永。方运辈分高,是方仲永的堂叔。

  两人都考中童生,之后方运潜心苦读,经常足不出户。可方仲永却被父亲逼着不断去给别人写诗赚钱,完全没有时间读书。

  后来,方运先写诗警示方仲永,又书笔伐方礼,逼得方礼再也无法伤害方仲永,这才让方仲永有时间读书。

  由于太过有名。而方运与方礼方仲永的故事颇为波折,所以在场的读书人都记得方礼此人。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读书人露出恍然之色,多人低声开骂。

  “柳山这个老匹夫,果然毒辣得很!”

  “他想报复方运家人,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面,只需要扶植方家一些人上位,尤其扶植方礼这种记恨方运的人,方礼他们自然会想方设法夺方家大权,必然会对柳山投桃报李。”

  “童养媳在律法上虽算妻子,但无明媒正娶,无拜堂成亲,又未留下子嗣,杨玉环的身份异常尴尬。一旦左相把此事定为家族纷争,那外人便无法插手,整个方家都会被左相扶植之人侵吞,各种神物财富都会成为左相之物。”

  “方虚圣在天有灵,怕是会暴跳如雷,忍无可忍!忍无可忍!”一位老进士痛心疾首道。

  众人抵达南园门口,就见到方礼一身锦衣华服,伸手细细捻着下巴上的胡子,气定神闲微笑道:“大牛啊,本以为你跟随方虚圣多日,学聪明了,现在一看,不过如此。若杨玉环留下方运之子,我等自然奉孩子为方家少主,全力辅佐,让我方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但现在,方运无子,我们必须要把一子过继给玉环,不堕我方家威名。”

  “过继给夫人当儿女,那自然要夫人亲自挑选,方家大权,自然要在夫人手上!你方礼莫名其妙赶来,要把方仲永塞给夫人当儿子,然后说你代替仲永管理方家,这不是巧取豪夺是什么?简直比强盗还恶毒!”方大牛大吼。

  卫皇安等人望去,就见庭院中站着一个一袭孝服的美丽女子,白净的衣服,白净的双手,白净的面容,望向远处,双目如冰。

  一只小狐狸卧在那女子怀中,冲着方礼愤怒地叫着。

  “呀呀呀……”

  方礼面色一沉,道:“玉环虽为童养媳,但未经明媒正娶,让她担任方家之首,于法不合。我人族,讲究的是长幼尊卑,我乃新选的方家族长,若让玉环掌方家,于礼不合。按我人族的规矩,从今以后,豪门方家,由我这个族长以及族老说的算!族老久居济县,不便前来,全权托我处理此事,我自当要为方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放你娘的屁!”方大牛破口大骂。

  “方大牛,记住你的身份!我乃方家族长,而你,若不是有方运,你现在不知道在济县哪条路上拾牛粪,即便如此,你也不过是方家看门的,是管家,是下人,安能跟我比?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退下!”

  “方礼,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方大牛怒发冲冠。

  方大牛身后的几头蛮侯盯着方礼,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呜呜声,双眼中充满杀意。

  方礼吓得后退两步,站在吏部侍郎查文义身后,道:“查大人,您的官印真能镇压这些蛮侯?”

  “在京城之内,莫说蛮侯,连大蛮王也可镇压!”

  “好大的口气!”卫皇安等人进入南园正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