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52章 方运之死

第1252章 方运之死

  妖皇古虚如大日悬空,俯视万物。

  方运倚着水王座,脑后靠着椅背,连喘气都有些困难,但没有丝毫的胆怯。

  方运淡然道:“花开不并百花丛,**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声音犹如寒风一样凛冽,竟与方运的文胆响应,让文胆发出一声轻鸣。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好诗!只此一句,更胜舍生取义云云。得遇佳诗,本皇胃口大开。”妖皇古虚的声音带着喜意,但双目中竟然闪过一抹血光。

  方运看着金甲妖皇,道:“被人界意志斩杀一次,失去‘金蝉脱壳’,妖皇曾记否?”

  不久前,方运设计与妖皇和妖界众圣赌过一场,以三年为限,方运若能写出十六首传世战诗词,成为天下师,那妖界众圣与妖皇就输给方运。

  方运此举,是为了让三年内妖界众圣不对自己下杀手,也为了传说中的太古星河支流。

  对妖界众圣和妖皇来说,三年不过弹指间,所以答应,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还不到一年,方运就展现出足以威胁妖界未来的力量,众圣不得不违背赌约,动用月树神罚。

  众圣违约,赌注太古星河支流归方运,而妖皇因为与方运赌命,被人界意志杀死一次,失去“金蝉脱壳”这一强大的秘术。

  妖皇古虚目光如山,岿然不动。

  “人界意志蕴含冥冥伟力,未成祖神,理当敬之如君。生灭一回,如入刀山地狱,痛苦自是难耐。偶尔入梦,本皇必大汗涔涔,俄而惊醒。本皇愿赌服输,而你,也理当有本皇一般的气度。既然走到绝路,坦荡赴死,心甘情愿奉献‘星之王’。”

  “当年的孔家之龙同样身负‘星之王’,莫非你杀死他后吸收的力量有所散逸?”

  “你在拖延时间?本皇敬你诗文之才。便额外给你一刻时间。你所猜不错,本皇当年只想取回星之王之力,孔家小儿却不知天高地厚,宁死不屈,竟献祭寿命拼死一搏。导致星之王力量流失。”妖皇古虚处之泰然,如同在闲话家常。

  方运面色苍白,身体依旧在缓缓消散,吃力地微微一笑,道:“若你真熬得住一刻之后再动手,若有来日,本圣还你两刻时光。”

  妖皇古虚轻声一叹,遥望天际,道:“本皇一生纵横妖界,未逢敌手。你死之后,也只有敖雨薇可堪一战。若有机会,本皇便在葬圣谷斩杀敖雨薇,镇压圣位之下百族,便可了却心愿,安然封圣。”

  他的声音里,蕴含莫名的沧桑。

  方运双目紧闭,稍稍侧耳聆听,轻声道:“我总觉得,我死不了。”

  “那些死在本皇手下的天才。也曾如你所说。”妖皇古虚依旧背负双手,脚踏虚空,看都不看方运,只是望着远处。甚至懒得去收取元气精粹。

  “或许吧。”方运的声音日渐细微,双目下的血痕似乎更加鲜艳。

  “你还有何未尽之心愿?一并说出。”妖皇道。

  “死都死了,千般遗憾,万般留恋,只化黄土,哪里有心愿可言。只是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方运道。

  “方先生果然乃一代名士,死到临头依旧谈笑风生。那先生圆本皇一个心愿,赠本皇一首诗词吧。”妖皇道。

  方运道:“若有机会,必作一首战诗,为妖皇送行!”

  “执迷不悟。”妖皇轻轻摇头,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杀机,隐隐有一丝惋惜,还有一丝冷漠。

  方运微微低头,闭着双目,默默沉浸在文宫中。

  附近静悄悄的,冰封千里,偶尔有天地精粹落在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时间已到,末学古虚,送先生上路!”

  妖皇古虚说完,双目之中狂风卷雪,深吸一口气,周身没有任何异象,只是一拳平平递出。

  圣力气息澎湃,龙威无尽,千里无光,只手遮天!

  此刻,方运小腹之下的身体完全消散。

  “你若不动,我或许就会慢慢死去,你应该提前问问我从镇罪殿得到了什么。可惜啊,不知你有几条命……”方运一声轻叹,时空静止。

  妖皇双目圆睁,随后就见一把不知其长的巨刃自天而降,山岳崩裂,大地塌陷,刀欲灭天。

  “斩龙……”

  妖皇刚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青龙刀便掠过他的头颅,然后化作一道金光,飞回方运眉心。

  妖皇的头颅和龙威战体的头盔湮灭为虚无,妖皇的尸身和龙威战体的铠甲向下坠落。

  在坠落的过程中,妖皇的尸身突然化为一片木屑四散,龙威战体的无头铠甲重重摔在冰面上。

  所有被妖皇镇封的大学士脱困,呆呆地看着水王座上的方运。

  “方虚圣……”

  方运身体消散的速度突然暴增,最多几十息便会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孟静业喊道:“您马上返回圣院啊!”

  “回不去的。”方运徐徐下降,然后把吞海贝抛给孟静业。

  “把此物给我妻玉环,并带话给东海龙圣陛下,镇邪井已经再次封印,祖帝头颅已经被斩杀,愿东海一族保我方家一门。若有人族欲夺我方家财物,还望逢十取五,留一分情面。否则,本圣在九泉之下,尽起阴兵,诛尽劣种。”

  “方虚圣!”

  众人失声高呼,泪光婆娑。

  “新年将至,回圣元大陆后,代我道一声冬安,道一声过年好。愿,人族昌盛!”方运说完,水王座突然崩散,方运所剩不多的身躯如烟消逝。

  “方虚圣!”

  血芒古地重重一震,天空的血云彻底消散。

  第一缕星光跨越亿万里,照耀大地。

  “我不信方虚圣会陨落!”孟静业在聚云城外怒吼。

  圣元大陆。

  咚……

  咚……

  咚……

  圣院丧钟的声音传遍人族每一寸土地。

  孔圣陨落,丧钟十鸣。

  亚圣陨落,丧钟九鸣。

  半圣陨落,丧钟七鸣。

  人族偶有丧钟一鸣,但未曾有丧钟三鸣。

  “虚圣园中,方虚圣的虚圣像裂开了!”

  东圣阁正殿大开,两眼红肿的圣院官员高举东圣亲笔签发的东圣法旨,快步走出。

  “方运圣陨!”

  十国震动。

  杨玉环木然地走回闺房,慢慢蹲下,眼泪止不住涌出。

  “呜……”奴奴把头埋在尾巴里,呜呜哭泣。

  神州万里尽缟素。

  是夜,雷家祖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