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定罪

  景国,宁安城外。

  冬日已至,白雪茫茫,正是蛮族南下之时。

  一支运送粮草队伍正顶风冒雪向前军大营进发,行到半途,一支三千人的马蛮人大军突然杀到,为首的是一头王族马蛮帅,相当于人族的进士,但实力却要远远超越普通的进士,同时还有一个马蛮帅副手。

  人族运粮队伍不过五千人,但大都是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运粮兵,上过战场的正规士兵勉强凑够两千,连一卫都不到,为首的是一位六品进士偏将,而副手则是一位七品的进士营校。

  战斗一开始,六品偏将发出求援令,然后以舌绽春雷发号施令,哪怕是在风雪交加的傍晚,也依然把队伍指挥的井井有条。

  自始至终,那进士营校就没有说话,只是在缓缓书写战诗词,作用仅仅比普通举人大一些,看上去是在偷懒。

  此人就是为了保护方运而离开景国学宫的常东云,自从离开京城,被方运赋予藏锋诗,始终没有说话。

  大部分士兵都无视他的存在,而一些老兵油子则骂骂咧咧,丝毫不把这个刚入伍没几个月的年轻进士放在眼里。

  “哑巴进士!听说明明能说话,可就是不说。”

  “是啊,他又不是孕剑,早就有唇枪舌剑,一直也不动手。看看潘大人,天赋不如这个哑巴进士,除了年长各方面都稍弱,可还是外放唇枪舌剑阻敌。”

  “唉,他要是出剑,完全可以拯救方才死的那几个兄弟。”

  “看看他,一点不把人命当回事。幸好咱们不在他的营,不然非得气炸了肺。”

  “噤声!”一个兵尉厉声阻止这些人。

  若无意外,人族至少要用五千正规军才能在三千蛮族大军前保证不败。

  马蛮人发挥了他们最擅长的骑射攻击,忽左忽右,忽散忽聚,逼得人族运粮队不断收拢防线,留下越来越多的尸体。

  人族士兵哪怕冒着性命危险也要把同伴的尸体拖回去,而那些实在无法触及的尸体则陆续被蛮族用绳子套走。

  妖蛮以人肉为美味。

  时间慢慢过去,死者不多,不过四百余人,但伤者过两千,其中过半的伤者失去战斗的能力,一个个医家之人不断用草药或医书展开治疗。

  反观蛮族队伍则死伤甚少,胜利的天平向马蛮人们倾斜。

  蛮族队伍一开始全神贯注,但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他们充满了信心,尤其是那王族马蛮帅,心情最好,因为他方才已经用妖术和气血之力击伤潘偏将的唇枪舌剑,而普通的战诗词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王族马蛮帅看了一眼常东云,不屑一笑,用马鞭指着常东云对身边的蛮人道:“这个人族蠢材,在孕剑期也敢运粮,当真不把我蛮族放在眼里。哼,景**士运气还真好,往年这个时候,各族妖蛮都会全力南下抓捕人奴,可现在似乎妖界有什么大事,三蛮总攻被推后。不过蛮王已经说了,最多拖延到十二月。现在离十二月不到三十天,很可能在人族的十二月初一进士试的时候发起三蛮总攻!不要玩了,马上吃下这支队伍,然后快些离开此地!”

  “遵命!”马蛮人大军立刻开始紧逼,人族伤亡更加惨重,但马蛮人的伤亡也开始增加。

  潘偏将看了一眼常东云,不发一言,继续使用战诗词攻向马蛮帅,但最多只能消耗马蛮帅的气血之力,而无法伤到他。

  不多时,人族的伤亡到了一个临界点,军心涣散,眼看就要崩溃。

  王族马蛮帅经验丰富,立刻收起战弓,然后命令过半的马蛮人换上长枪,发动冲锋,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人族队伍,避免人族援军前来。

  “冲啊!”大量的马蛮人兴奋地冲向人族的防线,在他们眼里,这都是最美味的食物。

  常东云的右手慢慢书写战诗,左手却死死揪着自己的衣袍。

  不过眨眼间,马蛮人的队伍冲破人族的第一道防线,人族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很快,马蛮人冲破第二道防线,已经枪指中军,威胁到两个进士。

  “哈哈哈……”王族马蛮帅看到胜利将至,狂笑起来。

  突然,常东云张口,一点白光骤然亮起,随后他周身刮起狂风,周围所有人的衣衫发出嗤啦嗤啦的声音,寸寸碎裂。

  一道才气古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出,一鸣,一鸣半,两鸣!

  常东云与王族马蛮帅相距太近,两倍的音速超出了马蛮帅反应的极限。

  “噗……”

  常东云的才气古剑洞穿王族马蛮帅的额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转,直刺另一头马蛮帅的后心。

  另一头马蛮帅有所准备,转身挥拳砸出,凭借身体强大的血铠和气血之力足以抵挡绝大多数的唇枪舌剑。

  “噗噗……”

  常东云的才气古剑先是洞穿马蛮帅的拳头,然后不偏不倚刺进其心脏。

  两头马蛮帅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跌落在地,死亡。

  蕴含星之王力量的藏锋诗,让常东云的才气古剑威力倍增。

  “好!”潘偏将随之放出受损的唇枪舌剑,没了马蛮帅,区区妖将根本无法伤到他的唇枪舌剑。

  就见两位进士的才气古剑如两台绞肉机,先绞杀完所有的蛮将,然后开始绞杀蛮兵。

  这些马蛮人拼命逃跑,但怎奈两位进士有疾行战诗,最后全被斩杀干净。

  斩下最后一头马蛮兵的头颅,满头汗水的潘偏将望着常东云,微微一笑,道:“能让方文侯送行赐诗的进士,果然非同一般!”

  常东云却没有丝毫自得之色,在寒风之中望着东海的方向。

  “方文侯,此刻应该还在登龙台中吧。”

  登龙台中,凶君伸指点向方运,眼中浮现邪龙虚影,同时口诵他自创的三境战诗《屠蛮枪》!

  “月刃指天阙,寒光映涸血……”

  方运听过此诗,此诗描述当年的一场大战,人族与蛮族鏖战多时,从白天战到夜晚,一开始的鲜血已经干涸,而人族兵家大学士以碧血丹心消耗寿命,融入唇枪之中,展开最后一击,最终取得胜利。

  由于凶君曾亲自参与那场恶斗,此诗虽未传世,但诗出便有诗魂,进入二境,其后经过他多年磨练,此诗已经达到三境唤圣之境,由于血脉关系,他能唤出虚圣蒙恬残留在天地间的意念!

  此刻的凶君周身浮现淡淡的黑雾,黑雾越来越浓,竟然有凝聚成邪龙虚影的趋势。

  敖煌看到眼前的一幕,越发焦急。

  最可怕的是,这首诗会吸收镇狱邪龙残留的意志,足以让此诗的境界再提高一层,进入四境圣魂,极可能出现半圣蒙圣的圣魂!

  到了那时候,哪怕是敖煌在全盛时期都会重伤,方运若是遭遇则必死无疑。

  方运立刻动用唇枪舌剑刺向凶君,但是那黑色的雾气源自邪龙,强如真龙古剑竟然完全被挡住,不能寸进。

  远处的敖煌几乎发疯,连真龙古剑都奈何不了此刻的凶君,那方运将无计可施!

  镇狱邪龙太强了!

  远处的圣院进士们看到这一幕,无比绝望,有几人甚至破口大骂,而孔德天更是捂着胸口,心如刀绞。

  “天亡我人族!”孔德天绝望低吼。

  《屠蛮枪》共有八句,在凶君诵读到第二句的时候,方运突然以舌绽春雷大喝。

  “区区逆种文人,安敢伤我!”

  此刻凶君并未逆种,因为他有振兴蒙家的信念支撑,认定自己比方运更有益于人族,一切对方运的行为都是复仇,与妖族也止于交易,没有彻底背叛人族。

  “逆种文人”四个字在凶君听来格外刺耳,他的呼吸出现短暂的紊乱,出口成章的速度减慢,等方运说完,他才诵完第三句。

  方运又道:“你身为人族下一代四大才子候选,罪一为祸武国,罪二戕害各家,罪三巧取豪夺,罪四为星之王不惜拿镇荒天刻交换!你可知那镇荒天刻能形成虚空之门跨越两界吗!”

  凶君本来吟诵完第四句,正要吟诵第五句,听到方运最后一句话,双目圆睁,他万万没想到那无名石刻竟然是那个层次的神物,若当时交给龙蛮一族,后果不堪设想,甚至可以说现在人族已经灭亡!

  区区星之王无法拯救人族!

  十个星之王也不如一道虚空之门重要!

  凶君的文胆重重一震,吟诵差点中断,可他仍然坚持下来,继续吟诵,不仅速度缓慢,而且由于文胆内震,导致身体承受文胆的力量,多处组织破裂,一缕纤细的血线从他的口中流出。

  方运原本也不知那龙息石刻的作用,可听了孔德天的描述后,才知晓帝洛竟然能凭借镇荒天刻生成虚空之门,而两界山中恰恰有一处力量不稳定的虚空之门!

  “那镇狱邪龙乃是太古顽凶,一旦他夺舍敖煌,必然杀光此地所有人族,人族整整一代最精锐的进士将死于你凶君蒙霖堂之手!你……可知罪!”

  凶君很想张口反驳,说有办法克制镇狱邪龙,有机会弥补所有进士死亡的悲剧,可多年的经验和理智告诉他,方运说的没错,最后自己都可能被镇狱邪龙杀死。

  “咔嚓……”

  凶君的文胆表面出现细微的裂痕,但他的文胆极强,裂而不碎,仍然坚持吟诵战诗。

  只是他口中不再流出血线,而是涌出大量的血水,怎么都止不住。R1152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