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49章 元气精粹

第1249章 元气精粹

  readx;当方运在血芒古地作出第三首传世战诗后,整座血芒古地轻轻一震。

  血芒古地一直在下雨,已经连下十余天,地势正常的地方都有人腰深的积水,地势稍微低的地方已经无法居住,大量人族往高处迁徙。

  血芒古地原本终年血雾笼罩,血云密布,但在这个时候,血芒古地的所有人族和妖蛮发现,那些血雾竟然开始自下而上升起。

  天空的血云竟然也淡了许多,隐隐透着亮光。

  “完了!血芒古地要完了!”有老人默默流泪。

  “好可怕……呜呜……”孩子们大哭。

  “老天爷发怒了……”有妇人垂泪。

  “求祖灵庇佑!妖族不能亡啊……”有妖侯祈天。

  “跑啊……”有蛮族四散。

  在风雨之中,云家众人如同渡河一样,在瓢泼大雨中前行十数天,终于抵达聚云城。

  众人还没等欢呼,就看到血雾消散,血云变淡,微亮天光降下。

  “家主,您说我血芒古地有大机缘大福气,可……血芒之雾消散,情况很不对啊。万一没有血芒之力庇佑,血芒古地恐怕会成为人族和妖界的战场!”

  云菏皱眉看着天空,叹息道:“老夫也已经不懂了。大雨下了多日,哪怕是元气充足,也依旧是灾难。方才大地震动,隐隐有第三变的征兆,是福是祸,岂是老朽可以推测的?只是不知道云城主和方虚……翰林他们是否已经回城。”

  “城主并未回城,否则早就会派人接应我等。城头上那些士兵一直在戒备,城主若在不会如此。”

  “你们看……”云杰英突然大喊。

  众人抬头望天,天空的雨水一直如瀑不止,而现在突然停下。

  “雨停了?”

  “好像是。”

  “不对,还是有水,滴我手心上……不对,这水怎么渗进我手心里?会不会是妖术?”

  “好像真有水,不过很小。那雨水很奇怪,刚才明明落在我头上,可伸手一摸怎么没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异常之处?你们闻闻,空气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吸气之后,有股特别的香甜,如同嗅着淡雅的花香。”

  云菏突然伸出手,接住一滴雨水,低头一看。呆若木鸡。

  这雨水和之前的雨水比,唯一的区别就是更加晶莹,而且雨水落手不碎,依旧呈水滴状,但很快渗入手心。

  过了好一会儿,云菏大喊:“是传说中一界形成时才能出现的元气精粹!快!用尽一切手段接住现在的雨水,能存放就存放,存不住就喝!我这里有方虚圣赠送的含湖贝,现在用来接元气精粹。”

  云菏这位老进士开始在水中快速奔走,凡是见到天上降落元气精粹。立刻使用含湖贝收入其中。

  其他人愣了好一会儿,才面露狂喜之色,全力收取元气精粹,一边收一边兴奋叫喊。

  “太好了!真是元气精粹,听说一滴价值千金啊!听说众圣世家只有在有新生儿出生的时候,才会赐下一滴元气精粹,所以众圣世家的读书人一直比普通读书人强出一线。”

  “我们终于也有元气精粹了!”

  “孔圣垂怜,苍天有眼啊!”

  “不过……为何我血芒古地开始变化?”

  “不清楚,不过时间很奇怪。”

  “何处奇怪?”

  “恰好出现龙城废墟的时候天地大变,或许血芒古地异变的源头就在那里。”

  “可惜。不知道云城主和方虚圣能不能回来。”

  “嘘……别暴露他的身份。”

  “别说话,快快收集元气精粹,这是足以让圣院疯狂的宝物,有了这些元气精粹。我们血芒人必然飞黄腾达!”

  渐渐地,整座血芒古地不分人族与妖蛮,全都在拼命收集元气精粹,天下都乱了。

  更多的元气精粹慢慢落在水中,改变整座血芒古地。

  一道道恐怖的意志在血芒古地之外流连,但始终不敢进入。

  古地异变。最为危险。

  妖界,妖皇大殿。

  妖皇坐于皇座,双目遥望天地尽头,没有丝毫的波动,怪异的是,他的双目与寻常妖蛮不同,看不到眼白或瞳孔,只能从他的双目中看到一片下着大雪的虚空。

  身边的一片白色龙鳞突然亮起来,妖皇双目中的风雪更大,伸手抓向龙鳞。

  血芒古地,镇罪正殿。

  方运走到水晶血颅前,那水晶血颅是一头不知名的古妖颅骨,足有一丈高,方运把它收入吞海贝中,就听孟静业道:“临行前,我孟家长辈的确说过血芒古地的传说,和外界的传言一样,说这里跟斩龙刀碎片和古妖祖帝熊犴有关。还说,若是真见过斩龙刀碎片,离开龙城废墟后马上上报家族。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出不去。”

  曾越道:“我们曾家长辈说过,千万不要妄想得到至宝,因为至宝与普通宝物不同。当年有位人族半圣发现两件至宝,虽然得到一件,可却被第二件至宝伤到,刚把第一件至宝送回人族没几天,便圣陨。”

  “那件至宝难道是传说中的圣碑?”

  “对,就是形成圣碑林的圣碑。”

  “既然如此,我们一个一个试探,不能让方虚圣冒这个险!”

  哪知方运却道:“你们后退,这里的事交给我。”

  孟静业忙道:“至宝可以不要,但您不可或缺!别说这是斩龙刀碎片,就算是完整的斩龙刀,甚至是完整的斩龙台,作用也不及您!”

  所有大学士齐齐点头,人族和妖蛮古妖不一样,人族需要的是学问,是知识,任何宝物都在其次,方运为人族带来的一切已经超越至宝。

  方运眯着眼,缓缓道:“我在碰触水晶血颅后,已经明白,你们若收取宝物,必死无疑。”

  “您有把握?”

  “没有。”

  “那您不能盲目送死啊,我们马上走算了,反正您有办法吓跑罪龟。”

  方运望着前方的斩龙刀碎片和祖帝遗宝,眼角有血丝溢出。

  方运眼前的世界,笼罩一层浓浓的血红色,艳丽却又死寂。

  “事到如今,我的选择还分盲目与否吗?”方运反问。

  众大学士哑口无言,方运现在几乎油尽灯枯,连身体只能靠水王座支撑,到了圣元大陆,根本无法行走。

  “那您要如何取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