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斩圣子

  方运的真龙古剑倒飞出去后,迅速回返。【】

  所有人在在心里默念。

  一返。

  真龙古剑再次击向狮妄。

  狮妄举起左爪,左爪金光闪烁,气血凝聚,足以轻易撕裂钢铁。

  狮爪与古剑相击,声音轰鸣,气浪翻飞,不过短短眨眼间,才气古剑连击十四下,再度退回。

  狮妄的左爪与左小腿炸成粉末,如红色的烟花四溅。

  方运的真龙古剑太过强大,狮妄的伤口在短时间内无法愈合。

  “吼……”

  狮妄大叫一声,眼中最后的一丝理智消散,战斗本能完全控制住它的身体。

  就见狮妄身体猛地一甩,两条重创的前腿支着龙气云,身体猛地扭动,长长的尾巴如同一条铁鞭,包裹着气血之力与妖煞,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击向飞回来的真龙古剑。

  二返。

  尾断,真龙古剑再度被震退,片刻之后,又展开攻击。

  三返。

  不过,这次是攻向狮妄的头颅。

  狮妄张口一咬,强大的咬合力锁住真龙古剑,喉咙中爆发的妖术全都落在真龙古剑之上。

  眼看真龙古剑就要被咬碎,一直按兵不动的墨剑突然离开真龙古剑的剑身,刺向狮妄的喉咙。

  狮妄吓得急忙松口,并喷发出气血之力要驱赶真龙古剑。

  眨眼间,真龙古剑又发动了一次连击,只见血光冲天,狮妄的半个脸被切掉,锋利的牙齿也不见了。

  真龙古剑离开后又再度返回。

  “四返!”众圣院进士齐声道。

  眼看方运的唇枪舌剑就要杀死狮妄,一把才气古剑突然激射过来,剑身上除了金色龙纹还有血丝与黑线。

  方运认出那是凶君的破血古剑。

  凶君曾经凭借一把唇枪舌剑进入妖蛮军营杀了个三进三出,在才气古剑上的造诣远超目前的所有圣院进士。

  这破血古剑来的极为恰当,无论是时机、进攻的位置以及力道等等。全都让方运陷入被动。

  破血古剑的剑尖即将击中真龙古剑的背面,只此一击就可能让真龙古剑受到轻微损伤。

  凶君脸上浮现恶毒的笑容,他虽然现在只是进士,但曾经是翰林,破血古剑的许多力量依旧保留,现在的破血古剑至少有全盛时期的八分威力!

  登龙台的所有进士的唇枪舌剑都无法与凶君相提并论。

  除了方运。

  破血古剑的时机和角度堪称完美无缺,因为真龙古剑正在全力攻击,任何一个圣院进士都无法在这个时候大幅度扭转古剑的方向,但是,控剑者是方运。

  就见真龙古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和速度顺势一转。不仅没有被凶君的破血古剑击中,反而在两剑交错的一刹那,连击出了七剑!

  凶君突然身体一颤,嘴角有丝丝鲜血流出。

  凶君伸手擦拭嘴角的鲜血,凶狠地盯着方运,他之所以在方运四返的时候攻击,是以为方运的真龙古剑力量大减,可是,万万没想到。方运凭借强大的文胆之力让真龙古剑在全力出击时还有余力改变方向,更没想到,真龙古剑的材质如此之强,哪怕被狮妄震退四次。也依然蕴含强大的力量。

  破血古剑无奈地飞回凶君文宫,若再敢与真龙古剑交手,破血古剑必然崩溃,到了那时候。凶君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连文胆也会跟着受影响。

  真龙古剑全力击伤破血古剑后,再次被震退。然后又一次攻向狮妄。

  五返。

  狮妄长长吐了口气,原本凶厉的眼神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如释重负,还有留恋。

  狮妄不再去看真龙古剑,而是望着远方,天空湛蓝,云海如地,空岛如云,和妖界的环境截然不同。

  “原来,登龙台如此美丽。”狮妄用最后的气血之力凝聚成声音,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坦然和诚恳,最后目光一转,望向方运。

  狮妄已经说不出话,但方运却听到它的声音。

  “我败了……”

  真龙古剑斩在狮妄的颈部,硕大的狮头掉落。

  但就在方运的真龙古剑斩中狮妄的同时,凶君动手了。

  凶君的双目之中闪过镇狱邪龙的虚影。

  远处的圣院进士们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没想到凶君竟然还能动用镇狱邪龙。

  无人知晓镇狱邪龙到底有多强,但既然被镇压在镇狱海,其力量绝对远远超过大圣,哪怕仅仅是镇狱邪龙的一丝力量,方运也难以抗衡。

  “方运……”孔德天眼中闪过一抹悲痛,在镇狱邪龙的力量下,方运的一切手段都毫无用处,除非帝洛再一次出现,但可能性太小。

  “等等我啊!”敖煌开始燃烧龙力,疯狂赶路,所过之处风雨交加,气象变更。

  与此同时,登龙台外暗流涌动。

  奴直城中,妖族、蛮族与人族和平共处。

  奴直部落乃是人族众圣联手打造的一处妖蛮归化族群,凡是宣布脱离妖蛮势力加入人族的妖蛮,都可以加入奴直部落,居住在奴直城。

  奴直部落有十万之众,首领乃是一位大蛮王,据说有成圣的可能。

  一旦这位大蛮王成圣,那么必然会有大量的蛮族前来投靠。

  在几个月前,一头牛蛮帅与犬妖将加入奴直部落,一开始并不受重视,因为这对妖蛮无比蠢笨,甚至听不懂人族语,被圈禁学了几个月的人族语才放出来。

  学习人族语,是驯化妖蛮的关键。

  当年曾有目光短浅的大儒认为不应该让妖蛮学习人族语,应该保证妖蛮的传承与习俗,结果就是奴直部落大量的妖蛮被妖界买通,时常叛乱。

  那个大儒最后被怀疑背叛人族,被圣院关押,直到临死前才被送出圣院。

  自从奴直部落必须学人族语后,族内动乱大减,尤其是听着人族语长大的妖蛮,已经不再仇视人族,反而仇视塞外的那些他们的同族妖蛮。

  不过,新来的牛蛮帅与犬妖将天赋极高,牛蛮帅刚到没几天就成牛蛮侯,而且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天赋相当于圣子!

  犬妖将稍差,但仍然强于王族妖蛮,资质相当于普通的圣族妖蛮。

  冬日的奴直城比其他三个季节更加冷清,一头牛蛮侯与一头犬妖帅站在城墙之上。

  “牛山大哥,我们既然已经知道月皇陛下叫方运,陛下就在景国,怎么不去找他?”

  “傻狗!且不说两地相距数万里,也不说妖蛮不得随意离开本州,只说奴直王就不可能送我们离开。哼,而且奴直王很不服气月皇陛下,我总有一天要让他服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