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40章 解毒神草

第540章 解毒神草

  “舌剑巨化!”孔德天喃喃自语。【】

  “这……不是半圣或者少数大儒才能做到吗?唇枪舌剑一旦变巨,威能会大得吓人。唯一能在大儒前唇枪舌剑巨化的人,是项羽。项羽在大学士的时候让唇枪巨化,称其为‘万人敌’,可见巨化的唇枪舌剑有多么恐怖。”

  “应该是方运的孕剑诗与孕剑之物太强了,想必你们也能猜出来。”孔德天盯着方运的才气古剑。

  方运心中一凛,自己以真龙遗骨孕剑,这对龙族来说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哪怕自己书写了帝王诗,也会被列为龙族罪人。

  真龙,在龙族的体系中是不可冒犯的存在,每当真龙遇难,龙族都会拼尽全力百倍千倍讨回公道。

  当年曾有一位虎族的双圣之子杀了一头真龙,双圣之子的天赋还在大圣之子之上,龙族众圣竟然潜入妖界,杀死那双生之子,屠灭虎族千万族人,并联手击杀一位虎族半圣,以至于现在虎族势弱,不如狮族。

  正是龙族对真龙的反应如此激烈极端,才使得各族越发不敢伤害真龙,连普通龙族也受益。

  方运心中轻叹,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真龙遗骨,竟然在这里暴露。西海龙圣本来就重妖轻人,若是借此机会亲自杀他,人族众圣绝对没有借口阻拦,毕竟龙族与人族早早就有了两族契约。

  文王世家的姬守愚突然道:“应该是妖王蛟龙骨吧,甚至可能是完整的大妖王蛟龙骨!”

  “极有可能!我们孕剑最多只能用妖帅蛟龙骨,极少数人能用妖侯蛟龙骨,但不能用常理来推测方运!”

  “但是,他唇枪舌剑的真龙气息太强,蛟龙骨不可能蕴含这么浓郁的真龙气息。”

  姬守愚立刻笑道:“这还用说嘛?自然是方运不小心吸收了祖龙真血的力量。至于真龙之吼,自然也是祖龙真血所赐。”

  “原来如此!”

  所有人恍然大悟。

  那几头龙族也正怀疑,听完姬守愚所说。轻轻点头,因为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最后露出肉痛之色,一个普通进士吸收了祖龙真血的力量,这对龙族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在众人说话的过程中,许多妖蛮圣子与龙妖陆续死亡,大量的龙气涌入方运的唇枪舌剑之中。

  这些妖蛮与龙妖吸收的龙气之多,足以让普通的唇枪舌剑的龙纹直达六道,但方运唇枪舌剑的龙纹仅仅多了一道半。

  现在方运的唇枪舌剑上共有两道半龙纹。

  别人无法觉察真龙纹的实力,但方运清晰地感应到。这两道半龙纹等于别人五道龙纹,也就是说此刻唇枪舌剑的威力比原本提高了足足五成!

  随着唇枪舌剑的基础威力增强,龙纹作用更加明显。

  方运听到这些人把原因推到祖龙真血上,暗暗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姬守愚一眼。祖龙真血的力量太过神异,哪怕龙圣都不可能确定他的唇枪舌剑与祖龙真血无关。

  方运环视全场,妖蛮与龙妖两族只剩下两个,分别是狮妄与古蛟侯,其他全部被巨化的舌剑杀死!

  而且古蛟侯身上出现两道伤口。从伤口缝隙中可以看到内脏,但是,他此刻乃是真龙之体,竟然正在快速恢复。

  那狮妄更是恐怖。先被敖煌击中,又被两把唇枪舌剑斩伤,身上的伤口比古蛟侯还小。

  但是,它的面色不好。显然消耗太多的气血。

  除了妖蛮与龙妖,凶君也活着,他几乎被方运拦腰斩断。但此刻在裂开的衣服中,竟然看不到半点伤口,只是他身上的黑色血管变细,远不如一开始那么狰狞可怕。

  突然,凶君向外抛出一个黑球,然后脚踏龙气云逃跑。

  “小心!那是毒蛟龙珠!”

  众人一听吓得连忙后退,所有人都下意识使用防护文宝或文胆之力保护身体,连龙族也急忙外放龙力护身,全身金光灿灿。

  这里是登龙台,凶君必然无法使用太强的毒蛟龙珠,最多只能用妖侯龙珠,普通的妖侯毒蛟龙珠威力有限,可一旦经过特别炼制,别说是进士或翰林,甚至连大学士都有可能被毒死。

  方运也不慢,立刻以二境的文胆之力覆盖全身,形成强大的力量隔绝内外,同时使用防护翰林文宝半山吟砚的力量,形成一座半透明的山峰笼罩自己。

  “轰……”

  那毒蛟龙珠突然爆炸,墨绿色的烟雾瞬间布满大殿,同时一支支毒蛟骨针向四面纷飞。

  方运看到,数以百计的毒蛟骨针击中自己的防护战诗,大部分被弹开,但战诗的防护力量大降,最后数十枚毒蛟骨针突破防护,岌岌可危。

  方运念头一动,文胆轻震,所有的毒蛟骨针全都被震飞。

  在二境文胆之力的面前,区区毒蛟骨针还不够看。

  黑雾笼罩,慢慢腐蚀战诗的防护力量,发出滋滋的声音,方运又书写了一首举人防护战诗《山岳赋》,随后向四周看去。

  周围都是浓厚的毒雾,方运甚至看不到一丈之外的他人。

  突然有人发出惨叫。

  “我被毒蛟骨针击中了!我完了,我要死了!毒针有毒蛟龙珠的剧毒,救我!救我……”

  方运听到是雷九的声音,心中一叹,不能怪雷九太怕死,只能怪毒蛟龙珠威名赫赫,太多的人族读书人被毒蛟龙珠杀死,对人族有强大的震慑力。

  人族甚至有大儒被妖王毒蛟龙珠杀死的先例。

  除非有大儒医书,否则人族无法化解此等剧毒。

  不远处的张知星突然道:“我也中毒了,剧毒已经遍布全身,直冲文宫。我的文胆之力与才气正在迅速消耗,撑不了太久。诸位,请代我向家主与父母转达我的歉意,就说知星学艺不精,让家族蒙羞。并告知我的妻妾,我允许她们改嫁。不可为我守寡。至于我的儿女,请家族照料……”

  “张兄,挺住!或许有办法!我这里有数丸解毒药!”孔德天快步向张知星走去。

  张知星坐在地上,就见外露的手部与颈部漆黑一片,而颈部的黑色正在向上方蔓延,但被无形的力量压制住。

  张知星轻轻摇头,道:“解毒药再好,也解不了毒蛟龙珠的毒,我很清楚。诸位,多谢你们。”

  “张兄!”

  “知星!”

  “凶君这个畜生。一旦有机会,我必将其挫骨扬灰!”贾德愤怒喝骂。

  多人不顾毒雾冲到张知星身前,往张知星口中塞了好几颗解毒药,但几乎毫无效果。

  那些龙族也束手无策,它们可以靠自身力量为自己解毒,没办法帮助人族。

  “谢谢……谢谢……”张知星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皮肤里的黑色已经蔓延到鼻子,一旦侵入头颅则必死无疑。

  在另一边,雷九大吼大叫。但却没人理他,之前方运遭到攻击,雷九没有相助,早就失去其余人的同情。

  黑色剧毒慢慢向张知星的头部蔓延。眼看就要侵入眼睛,一个身穿黑衣的进士突然脚踏巨大的龙气云冲过来,手持一寸长的草叶,直接塞进张知星的口中。

  那黑色的剧毒已经布满张知星的口腔。连舌头都已经发黑,但那草叶一入口,那些黑色剧毒竟然如同活物一样纷纷避开。口腔内的颜色迅速恢复。

  张知星本能地咽下那草叶,随后他全身的剧毒迅速逃窜,最后化为一道道龙形毒雾飞离张知星的身体。

  方运站在张知星身前,面带微笑。

  “是龙蛇草!”孔德天大喜。

  “怪不得如此神效。除了那些传说中的稀有神物,龙蛇草堪称第一解毒神药。”

  “我想起来了,方运曾经跟一头蛇妖王蛇厉打赌,赢得一株龙蛇草!”

  张知星的剧毒虽解,但身体还有巨大的损伤,他仰着头,有气无力拱手道:“方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方运道:“我等在登龙台同舟共济,此等小事不足挂齿,都是应该的。对了,你身上应该有一些补药,马上吃掉,千万别浪费时间。”

  张知星轻轻点头,拿出饮江贝中的补药,吞服三颗,闭目养神。

  就在此时,雷九突然大叫:“方运!救我!救我!我再也不与你作对了,我错了!我猪狗不如,我是畜生!我……”

  附近的人看向方运。

  “那种背弃人族的叛徒救他作甚!你方才有危险,他不救,现在他有危险,你亦可不救!”

  “还是救救吧,大不了让他用神物交换。”

  方运眉头一皱,自己并不想救雷九,但问题现在自身没有外界威胁,若见死不救属于“非不能而不为”,必然会被大量读书人抨击,甚至可能引来刑殿审判。

  方运犹豫片刻,脚踏龙气云向雷九飞去。

  但之前雷九等人逃得太远,没等方运飞到近处,雷九突然仰天大吼:“方运小儿,我雷家与你不同戴天!我做鬼也不能饶过你……”

  方运突破毒雾,就见雷九眼球突然掉落出来,黑色的毒血四溅,身体发出滋滋的声音冒着烟,眨眼间化为脓水在地上流淌。

  方运面无表情看着地面冒烟的脓水,道:“我已经备好龙蛇草,可惜来迟了。”

  孔德天立刻道:“方运离张知星近,自然先救张知星,后救雷九。可惜毒蛟龙珠的剧毒太过迅猛,雷九之前为了躲避战斗见死不救又跑得太远,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孔兄所言甚是!”

  “自作孽不可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