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40章 怪物法典

第1240章 怪物法典

  铺天盖地的罪厅锁链与密密麻麻的圣道锁链相遇,纠缠。

  圣道锁链周围的水被排开,而罪厅锁链被海水包裹。

  血色与暗红交织,交界处形成一堵水墙,水墙之上波纹荡漾。

  水墙慢慢向方运的方向推移,圣道锁链缓缓后退。

  “哈哈哈……”

  众妖再度狂笑起来。

  “任谁都看得出,罪厅稳占上风,圣道锁链虽强,但罪厅锁链多,无穷无尽,没有占天时,但占据了地利和人和。”

  “人族,终究还是差了许多!”

  连平潮躲在一根盘龙柱后,偷偷看着众人,静等最后的结果。

  众多大学士看到圣院才气,本来无比喜悦,可发现罪厅的力量出现,目光再度黯淡。

  “我看,算了吧……”谭禾木轻声叹气。

  “还有机会!”方运咬着牙缓缓道。

  突然,一声清脆的开裂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悬浮在半空的白玉龙符裂开。

  孟静业和曾越等圣元大陆大学士目瞪口呆,别人不清楚,但他们太清楚这枚龙符的重要性,这可是东海龙宫继承于远古龙庭的力量,正是有这枚龙符,东海龙宫才合法理。

  所以当这龙符出现的时候,孟静业等人无比吃惊,难以想象东海龙宫如此舍得。

  这白玉龙符虽然不如斩龙台、观天镜等至宝强大,但却有着莫大的意义,没有此龙符,东海龙圣敖禹无权自称东海龙圣,无权管理东海。

  可现在,这座东海龙符碎了!

  一股浩大刚正的力量从裂缝中散逸出来。方运心中一动,伸手在吞海贝上一抹,一截凤火梧桐木出现在手中。然后抛向圣道锁链。

  凤火梧桐木乃是凤火锁链的一部分,而罪厅的所有锁链。理应是凤火锁链的分支。

  在看到凤火梧桐木的一刹那,和方运一起进入龙城废墟的人都愣住了,这块凤火梧桐木是在入口处发现的,原本属于连平潮,但连平潮贪婪无度,强要方运的圣位气息玉石,而方运用那玉石换了这根看似很普通的凤火梧桐木。

  盘龙柱后面的连平潮看着这一幕,心里如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样样都有。

  凤火梧桐木落在圣道锁链之上后,化为火焰,点燃全部的圣道锁链,让圣道锁链突然多出一种与罪厅锁链相同的气息。

  两者同出一源!

  火焰沿着圣道锁链落在罪厅锁链上,并不断蔓延。

  渐渐地,罪厅锁链开始变色,被圣道锁链同化!

  “嗷……”

  罪龟拼命大叫,强大的气息向四周散逸,很快遍布罪厅,所有的罪厅锁链立刻抵制火焰。抵制圣道锁链的同化。

  啪……

  东海龙符彻底碎裂,一缕水银似的银光流出,落在圣道锁链之上。

  白银与鲜红的火焰在圣道锁链上燃烧!

  所有的罪厅锁链彻底失去抵抗力。不过一眨眼的工夫,罪厅的所有锁链都布满白银与鲜红的火焰,连锁链的质地都与圣道锁链一模一样。

  法家圣道,彻底同化罪厅锁链!

  人族律法,取代龙族律法!

  罪龟背负着巨大的囚车,呆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方运难道真能胜过罪厅锁链?”古象王喃喃自语。

  “他没有!你们看,圣道锁链虽然战胜罪厅锁链,可并没有扑向罪龟。说明圣道锁链也拿罪龟无可奈何。咦?不对……”莫遥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有的铜柱被白银与鲜红的双重火焰点燃!

  圣道锁链继续蔓延,没有一根绑在罪龟身上。却开始连接罪厅,缠绕铜柱。

  不多时。罪厅的地板、穹顶和四壁上都与圣道锁链连接,同时处处燃起火焰。

  “发生了什么……”

  无论是人族还是众妖,都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收!”

  方运一声令下,就听轰隆一声巨响,罪厅与镇罪正殿彻底分离,随后圣道锁链再度增长,密密麻麻,把整座罪厅包围。

  罪龟吓呆了,一动不动站在罪厅之中,任由圣道锁链捆绑它。

  圣道锁链拖着罪厅与罪龟,迅速缩小,一起进入法典。

  法典的一页纸上,出现一页栩栩如生的罪厅画像,罪厅之中,有一头满脸茫然的罪龟画像,背负着巨大的囚笼。

  卫皇安喃喃自语道:“也就是说,他现在的画地为牢,不仅蕴含罪龟的力量,还蕴含罪厅的力量?”

  “应该是吧。”

  “真是开眼了,老夫生在孟子世家,在方运面前反倒成了土包子,别打扰我,我再想想事情经过……”孟静业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

  曾越道:“镇锁罪龟已经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怎么会把一座罪厅也给扒下来吞掉?方运的法典和他一样,都是怪物啊!”

  “这是不是说,他明明只是个辅修法家的,但‘画地为牢’的力量完全等同法家天才?”

  “一般的法家天才可比不上他现在的画地为牢!”

  “我们应该庆幸他只是翰林,要是他成大儒,真可能去孔城把整座城市拖进法典,变成墨守成规的力量。”

  所有读书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

  海水再度充满镇罪正殿,而正殿一面墙壁连同一座罪厅消失。

  “我们走!”方运道。

  众多大学士这才反应过来,就要继续向前冲。

  古乌贼王大吼:“熊屠,你再吹罪龟海螺,快!”

  熊屠哭丧着脸举着破碎的罪龟海螺,道:“已经碎了。”

  “废物!”古乌贼王大骂。

  古猿王无奈道:“乌贼王,只能靠你阻拦他们了。”

  “哼,本来是以防不测,现在只能用来对付他们!”

  古乌贼王说完,猛地一吸气,随后十条触手如花瓣张开,中间喷出浓密的黑液。

  眨眼间,百里漆黑!

  腥臭的黑色液体遍布整片海域,包括方运在内,所有人全身无力,昏昏欲睡,少数几个大学士竟然慢慢闭上眼,真的要在这种时候入睡。

  每个大学士的皮肤都开始发黑,哪怕他们有才气护体也无法避免。

  “有毒!”方运强打精神,伸手掠过吞海贝,一片龙蛇草出现在身前。

  方运先含在口中,精神焕发,然后暗运龙气,排开近处的墨汁,切碎龙蛇草,以水流推动,把龙蛇草碎叶推到每人的嘴里,解开乌贼墨汁之毒。

  “怎么回事?我们中毒了?这是能解百毒的龙蛇草?”卫皇安警惕地看着四周。

  就在此时,漆黑海水之外,传来古乌贼王冰冷的声音。

  “尔等,土鸡瓦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