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39章 法家相助

第1239章 法家相助

  古妖山脉。

  这里不多不少,整整有一百零一座高低起伏的山峰,每一座山峰的高度都以万里来计算,都如同一界,每座山峰之上各有一颗微小的星辰。

  摘星悬天,高照一峰,可自称为帝,故古妖一族有百帝部落。

  群山之中,最高的那一座山峰,其上星辰并非古妖所摘,在古妖一族出现前便亘古长存,乃是古妖力量之源,被古妖奉为“母神”。

  这座拥有母神星的山峰,便被古妖称之为众星之巅。

  在离众星之巅不远处,负岳之星突然高高升起,光芒力压群星,独照八方。

  一头体形超过百里的巨大乌龟窝在负岳星下,仰头发呆。

  “难道我那死鬼老爹给我生了一个弟弟或妹妹?为什么他能引动负岳之星,我却只能从母神星那里偷力量?引动负岳之星,意味着看到我负岳之祖‘摘星悬天,高照一峰’的传承,我都得不到那等传承!会不会是人族那个小子?当年我只想用古妖秘法让他知道那件事,可他倒好,得到了古妖传承,而且还成为人族虚圣。哼,不行,我得想办法找到他,从他手里骗回那些传承,毕竟本圣得到的传承太少了,至少需要几十万年才能晋升大圣。”

  圣元大陆,圣院刑殿,阁老共议。

  “我法家众圣意志被引动,竟然撕开血芒之力,进入血芒古地,古怪异常。”

  “圣魂有灵,必然发生了大事,可惜不知其因。”

  “血芒古地乃是法外之地、罪恶之土,法家众圣意志能打入其中,实乃千年难遇之事,无论如何,刑殿理当相助。”

  “我刑殿今年并未动用圣院才气,新年将近,当是今年最后一次机会。”

  “此事……理当各殿共议最后由东圣阁裁决。可否再等等?万一动用圣院才气毫无所获,礼殿或一些世家必然会趁机发难。”

  “接引众圣意志至多持续数十息,没有时间各殿共议!无论结果如何,由我韩仁泰一人承担!”

  “既然韩家主如此说。那我等义不容辞!”

  血芒古地,镇罪正殿。

  暗红色的圣道锁链纠缠着过千丈的罪龟囚车,缓缓拉向方运的法典。

  周围的海水都已经被排空,唯独水王座还在,方运坐于其上。额头慢慢渗出汗水。

  方运体内的才气正以无法遏制的速度涌出,幸好他的才气烟柱足足有五道,才气总量超过任何一个翰林,否则很快会因才气枯竭而昏迷。

  那罪龟囚车不断哀嚎,拼命挣脱,偶尔后退,但很快又会被圣道锁链拖向法典。

  附近的大学士紧张地看着这个场面,双拳紧握,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这种时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极限。

  无论是亚圣世家的大学士,还是血芒古地第一大学士,此刻都无法插手。

  众妖站在较远的地方,低声诅咒。

  “断掉!断掉!”

  “失败,失败……”

  “蠢龟,快跑啊!”

  双方僵持数息后,古乌贼王突然道:“熊屠,快快吹响罪龟海螺!”

  熊屠恍然大悟,拿起罪龟海螺用力吹。

  就见那罪龟突然发出响亮的嚎叫声。开始慢慢后退。

  卫皇安骂道:“快,阻挠海螺声,一起舌绽春雷,开骂!”

  兵家大学士丘猛学少年人张口就骂:“逆种死全家。妖蛮绝一户……”

  众多大学士也顾不得丘猛的有辱斯文,陆续开骂。

  “尔等妖蛮,苟且于世,不学圣人教化,不通仁义道德,貌如禽兽。心似虎狼……”

  “莫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笑里藏刀的奸人,丧心病狂的逆种……”

  “熊屠,你乃天煞孤星,天生能言,呱呱坠地时,见令堂,张口称‘娘’,令堂卒。见令祖,口称‘爷爷’,令祖卒。见令尊,口称“爹爹”,隔壁部落熊妖王卒。”

  ……

  众多大学士变着花样大骂,意欲阻挠罪龟海螺。

  众妖气得火冒三丈,可根本不敢靠近,生怕被圣道锁链囚禁杀死。

  莫遥阴狠一笑,道:“骂吧!慢慢骂吧!你们必将失败!”

  “你们死定了,那可是罪龟囚车!”

  “他不可能收走的!你们看,罪龟要挣脱了!”熊屠大叫。

  方运死死咬着牙,身前的法典轻轻颤抖,而罪龟在慢慢后退。

  突然,罪龟猛地上前冲,而圣道锁链出现了细微的松懈,然后就见罪龟突然掉转方向,冲向侧门!

  罪龟周身暴起强劲的气流,形成莫大的推力,推动着它脱离圣道锁链的束缚,进入侧门,抵达罪厅。

  “完了……”所有大学士心中冒出同一个念头。

  方运本来就有伤在身,终于忍不住,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文宫中的才气只剩少许,马上就会耗尽,若这次失败,将无力捕捉罪龟囚车,更不用说画地为牢的力量。

  众人绝望地看着那罪龟,圣道锁链虽然无比强大,但方运的文位太低,与罪龟的位阶相差太大,哪怕罪龟没有强大的攻击性,终究蕴含龙族的圣道。

  “哈哈哈……”

  众妖王放声大笑,笑得无比欢畅,谁能想到罪龟如此轻易挣脱。

  “蠢货!”莫遥轻蔑笑道。

  圣道锁链还想捕捉罪龟,可长度有限,伸到侧门的时候,无力地垂下。

  方运的目光暗淡下来,所有大学士轻声叹息,众妖脸上的笑容更浓。

  眼看罪龟就要逃进罪厅,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一道道澎湃的橙光自天而降,蕴含无尽汪洋般的伟力,注入圣道锁链之中。

  “圣院才气!”孟静业失声惊叫。

  “什么!”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血芒古地不是与外界断绝联系吗?不是镇封外界圣位力量吗?恐怕只有祖帝才有可能传递力量,人族拿什么传递?孔子圣魂苏醒,拯救人族虚圣吗?”

  “假的!一定是假的!”莫遥大喊。

  “就算如此,也不可能捕捉罪龟囚车,罪龟囚车有控制罪厅的力量!”

  圣道锁链如雨后春笋,疯狂地伸长加粗,如同魔物一样冲进罪厅,要捕捉罪龟囚车。

  但,罪厅震动!

  罪厅中竖立着数不清的铜柱,每一根铜柱上都绑满了密密麻麻的锁链。

  此时此刻,所有的锁链攻向圣道锁链!

  罪龟从容转身,身后无数罪厅锁链呼啸而过,代替它迎向圣道锁链。

  罪龟的双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人性化的轻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