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迟了

  澎湃的古妖气息横扫罪厅,阴冷的力量掠过所有人,让众多大学士的伤口崩裂。

  现在的古乌贼王的身体整整粗了两圈,全身都有黑色纹路,周身散逸着极淡的黑气,无比邪恶,如同万魔之主降临。

  “完了……”

  几乎所有的大学士脸上都闪过惊恐之色,古乌贼王之前哪怕被血芒之力压制,也至少相当于巅峰的普通妖王,现在吸收了祖帝之力,恐怕已经远强于普通妖王,达到圣子妖王层次。

  “这种感觉真好啊。”古乌贼王闭目仰头,用力呼吸,脸上浮现迷醉的神色。

  众多大学士看向方运,发现方运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卫皇安敏锐地发现,方运变得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按理说,方运的恢复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刑罚的破坏程度,应该和别的大学士一样,伤势越来越重,可最近几天,方运的伤势好像回归了刚进入罪厅的那几天。

  “可惜,或许再等几天,方虚圣就会有办法,但现在……唉……”卫皇安一声长叹,随后眼中闪过坚定之色,望向莫遥,杀机涌动。

  “哈哈哈……”

  古乌贼王大笑几声后,就见它的十条触手分别飞向三头古妖王,抓住它们身上的锁链后,猛地撕扯。

  咔嚓咔嚓……

  三头古妖王身上的锁链陆续碎裂,很快都恢复了自由。

  “镇罪正殿是我们的了!”古猿王用力拍着胸口大吼。

  “众星之巅的光辉,将照耀血芒古地!”古象王大叫。

  “古妖,再次君临万界!”古虎王双目中涌动着浓浓的杀戮气息。

  这三头妖王与古乌贼王一样,因为吸收了祖帝之力,实力不降反升。全身表面都多出黑色的纹路。

  “四位殿下,别忘了我熊屠,毕竟我们也是祖帝熊犴一脉。”熊屠眼巴巴地看着四头古妖王。

  “哈哈。同为古妖,我们怎能放弃你!”

  古猿王张开双臂。一划水,如同利箭一样冲到熊屠面前,激起阵阵水浪。

  水浪拍打在大学士的身上,让众多大学士疼得直抽凉气。

  古猿王双手抓住熊屠身上的一根锁链,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向两侧拉扯,同时大吼一声,水泡咕噜噜向上冒。

  咔嚓!

  第一条锁链断掉。

  熊屠满面兴奋。道:“多谢古猿殿下!”

  “哈哈,不要客气,回到众星之巅,你也会受到奖励,恐怕会激发你的血脉,比我们更早成为王者!你们也一起动手,把所有熊妖王的锁链扯开!”

  就见四头古妖王各显其能,以很快的速度解救所有的熊妖王。

  很快,四头古妖王和熊屠为首,带着熊煞和熊崆等其他熊妖王游向人族所在的区域。

  熊屠先游向莫遥。大笑道:“我熊屠说话算话,说救你,一定救你!”说着去扯锁链。

  莫遥眼中闪过感激之色。道:“多谢,此事老夫必将铭记五内!”

  “嗯!嗯……嗯?”

  熊屠两条前腿的肌肉鼓起来,充满了爆发力,似乎可以撕天裂地,但是,锁链纹丝不动。

  熊屠又羞又恼,怒道:“老子就不信撕不开这条破锁链!啊……”

  所有人看到,罪厅之中,一根铜柱前。一头熊妖王大叫着拼命撕扯莫遥身上的锁链。

  足足过了几十息,众人都看累了。那锁链依旧没有断开。

  “该死的罪厅!”熊屠恼羞成怒,大骂一声。望向四头古妖王。

  “咳咳,四位殿下,可否帮小的一个忙?我实力欠缺,难以运用祖帝之力,拿这些锁链毫无办法。”熊屠请求道。

  “罢了,你毕竟是我古妖一族。这锁链虽然不一般,但我们现在力量更进一层,兼之这些锁链已经老化,哪怕没有被祖帝之力腐蚀,也不是难事。我们去帮他。”

  四头古妖王立刻来到莫遥身边,就见它们周身妖气纵横,祖帝气息四溢,一道道强大的力量侵入锁链之中,等锁链的表面的光芒消散,才用身体的力量去撕扯锁链。

  咔嚓……咔嚓……

  不多时,莫遥身上的锁链全部断开。

  莫遥举起双手,仔细看了看伤痕累累的身体,无比激动。

  “终于脱身了,终于脱身了!”说完,手碰含湖贝,拿出一颗生身果,随后就见他的身体很快结疤,但却没有立即长肉。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生身果毫无用处?”莫遥急了。

  熊屠笑道:“莫大学士不必慌张。你的身体若只受普通力量伤害,一颗生身果自然可以恢复。但你不要忘了,这可是镇罪殿,那些火焰的力量已经进入你身体每一处,区区生身果根本无法立即恢复。你不用急,再过几年就可以复原。幸好只是镇罪殿力量,若是被我们身上的祖帝之力侵入身体,除非有活着的祖帝亲自出手拯救,否则任何神物都不能恢复伤势,比如……我接下来就让方运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要慢慢用祖帝之力把他折磨死!”

  古猿王低声道:“那方运终究是负岳一族,他现在对我们没有威胁,杀他会不会过于残忍?”

  古乌贼王阴笑道:“跟我们无关,是熊屠动手。我们只是没有救他,并没杀他。”

  其他三头古妖王都知道乌贼一族与负岳一族关系不睦,便不再开口。

  “熊屠,你去折磨方运,我们救下这两个大学士。”古乌贼王道。

  “好!”熊屠兴冲冲游向方运。

  连平潮则忙道:“多谢诸位古妖王,救命之恩,必当没齿难忘!”

  叶放歌讥笑道:“一路上方运不知道救了你多少次命,你现在却对妖蛮卑躬屈膝,你根本不配当人族的大学士!”

  连平潮脸上浮现一抹潮红,道:“老夫不与你争论!不久之后,老夫就会返回血芒古地,统摄多座城市。至于你们,会死在这里!再说一句,老夫并未逆种,在得知方虚圣的身份后,从来没有想过杀他。我只是一直厌恶他而已!”

  “卑鄙小人,你就算活着离开镇罪殿,也不得好死!”刘山阿怒骂。

  “随你们骂。放心,你们几人终究与我同生共死,回到血芒古地,你们的家人我会照顾!”连平潮眼中闪过一抹愧色。

  血芒古地的大学士一听,敢怒不敢言,他们不怕死,但怕家人遭殃。

  孟静业望着方运,叹息道:“终究是迟了一步,终究是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