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84章 听道精读

第484章 听道精读

  热门推荐:

  白雾侵入荀离的文胆,原本晶莹剔透的文胆表面变得灰蒙蒙的,好似尘埃落在其上。W

  荀离答题的手轻轻一抖,毛笔横扫,正在写的“余”字出现问题,他不得不划掉这个字,在后面继续写。

  “有些累了,一定要坚持下去!”荀离没有时间考虑其他问题,继续努力书写。

  答完这道题,荀离提笔,就见纸页如绿叶迎秋,突然枯黄起来,然后飞到后面。

  荀离心中暗骂一声,此题的确有陷阱,但凭借自己的能力不应该看不到,一定是太着急的缘故。

  荀离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正要继续答题,心思一动,看向方运。

  就见方运奋笔疾书,一笔一行,到现在速度只比一开始减慢了不足一成,这说明方运无论是文胆才气还是头脑都没有出现问题。

  方运身后依然没有一张枯黄纸页,前面厚厚的试卷犹如银山一样,比所有人的都高,比所有人的都明亮。

  荀离心中懊恼,方运就算有奋笔疾书也不可能答完两人试题,最多答完一人半,可谁能料想到他竟然得了一心二用,那可是无上文心,无论在平日里学习还是文战都有难以想象的作用。

  随后,荀离的悔恨之心更重,设计!灌醉严则唯的时候,别人提议在最后一刻让大醉的严则唯参与,做人留一线,不至于让景国的筹数太低,但他却要对方运和景国赶尽杀绝,彻底不让严则唯参赛,结果弄巧成拙。

  荀离心里大骂一顿方运,继续答题,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的思索速度和答题速度都开始减慢。

  不远处坐在嘉国座椅上的雷十三遇到了和荀离一模一样的情况。

  文胆蒙尘。

  时间徐徐流逝,在还有一刻钟就要满两个时辰的时候。方运提起左手,放下毛笔,左面书桌上的最后一页试卷飞向前方。

  方运右手握笔继续答题,这张桌子上的试卷还剩两张。

  不多时,方运答完最后两张试卷。

  整整两千张银光试卷悬浮在前方,散发着远比之前都耀眼的光芒。

  突然,两千试卷爆发出强烈的银光,瞬间横扫整座文殿,然后恢复正常。

  “谁答完了?”

  一人惊呼,所有人抬头扫视。天空响起一个声音。

  “景国学子方运答满两千题,无一错漏,独得二十筹。举人方运勤勉有加,进士试后,可入典籍院,任选一篇大儒真文听道精读。”

  数十人齐齐倒吸气,而且连吸两次。第一次为前所未有的二十筹,第二次则为听道精读。

  大儒随手写下的文字或文章不叫真文,只有大儒把自身对圣道的领悟融入其中。并且达到一定水平,引动天地元气注入,才是大儒真文。

  普通大儒一生也只能写出两三篇真文,而文宗能写四五篇。半圣在大儒时期一般也只能写十篇左右,目前写出大儒真文最多之人便是杂家半圣宗莫居,足足有十四篇。

  大儒真文之珍贵难以想象,而“精读”和“阅读”也不同。

  阅读是只能看着大儒真文的文字。自己领会,但听道精读则是神入大儒真文,聆听大儒在其中的力量亲自讲解真文。

  每篇大儒真文最多只能有三次听道精读的机会。一旦三次用完,大儒真文中的原作意念消散,化作空有力量而无真意的普通大儒真文。

  在与妖蛮的战斗中会消耗大儒真文,而大儒的后代都会想尽办法得到听道精读的机会,用一次就少一次,所以可听道的大儒真文并不多。

  哪怕是半圣世家的主家弟子都不可能人人能听道精读,只有其中的天才或者为家族立功的人才有机会。

  在场的学子们神色各有不同。

  方运的敌人们心中不悦,甚至隐隐畏惧起来,方运的大势已经隐隐形成,每一次扬名立功必然得到极大的好处,一旦成为进士,则一飞冲天,同龄之人将被他远远甩在身后,而且会越甩越远。

  其余人则点头微笑,十国大比的第三场从来没有出现过奖励,此次明显是半圣出马对方运额外加赏,若方运在进士时期能听道精读,早早打下圣道方向的基础,作用极大。

  方运听后面色一喜,这种大儒真文要么被大儒后代牢牢把持,要么在圣院中封存,极难获得。

  方运手中的《桃花源记》的残篇就算收集完成,也不能在其中听道精读,因为有一份残篇被妖圣之血污化。

  一次听道精读的机会,就可以让一个人获得成为大儒的机会,哪怕机会非常小也弥足珍贵。所以这类大儒真文的价值极大,方运除非用重宝去换,否则哪怕半圣世家都舍不得让他听道精读。

  雷家登龙石能换普通的大儒真文,但绝对换不到可以听道精读的大儒真文。

  仅仅是听道精读还不至于让方运面露喜色,更重要的是方运可以在圣院任选一篇,这点至关重要。

  在方运欢喜的时候,荀离和雷十三等人却满腔悲愤,大比前两人在数十亿人族前被方运引诱口出狂言,现在已经收不回,一旦景国胜利进入前八,那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一人若文名有损,大都是一州之地范围,最多是一国,而臭名远播十国的太少了,可现在两人就极可能沦为整个人族的笑柄,文名将全部转化为臭名,除非方运逆种,否则两人永远无法翻身。

  荀离的手重重一抖,又错了一个字,不得不划掉重新写,但他的内心已经被惊惧和恐慌占领,生怕庆国输掉此次大比,毕竟方运得二十筹等于景国在游万题海中有两人得十筹,实在是太多了。

  过了许久,荀离才答完这一题,然后看了看景国众人面前的银光试卷,又看了看庆国众人面前的银光试卷,呆住了。

  “怎么会是这样!谁偷走了我的试卷!”荀离突然大叫起来。

  方运觉得奇怪。和其他人一起看向荀离和庆国人的试卷,不由得一愣。

  身为圣前举人,方运的眼力不弱于普通进士,他一眼看出来,在庆国的十叠银光试拘,荀离的试卷厚度竟然仅仅只排在第六!

  而游万题海的筹数是完全按照银光试卷的数量决定的。

  方运又看了看己方景国学子的试卷,乔居泽和陈礼乐的试卷竟然比荀离的都高!虽然只多了几张,可这太让人难以置信,按理说,荀离的试玖少应该比两人多一百张!

  很快。其他进士也发现这个奇怪的现象。

  乔居泽等景国学子忍不住笑起来,谁想到荀离这个原本只次于颜域空的人竟然沦落至此。

  崔望嘿嘿一笑,道:“想起之前某人大放厥词,心中真是无比痛快啊!”

  其余景国学子笑而不语,他们年纪都比崔望大,不适合在数十亿人的面前说这种话。

  庆国的一个学子惊呼道:“荀兄,你的银光试卷怎么比我还少?这不可能啊!我的水平我知道,绝对不可能超过你!一定出了意外,必须要严查!”

  颜域空轻叹一声。落笔继续答题,一边书写一边道:“不用查了,荀离文胆蒙尘,误入歧途。可惜。”

  大比现场死一般的寂静,许多学子甚至不去答题,直直盯着荀离,想知道结果。

  荀离的手颤抖起来。哆哆嗦嗦放下毛笔,难以置信地神入文宫。

  “咔……”

  片刻之后,一声轻微的文胆开裂声在文殿内回荡。在数十亿人族耳畔回荡。

  这第三比之后,就是最后的筹数统计,决定十国大比的最后成绩,也决定各国明年科举录取的名额,所以今日各地文院门前的人多了数倍,许多城外之人也会入城观看光幕。

  “咳咳咳……”荀离突然如同呛水一样拼命咳嗽起来,然后坐在椅子上发呆,也不答题了,默默地望着前方,目光呆滞。

  一旁的庆国人急忙劝道:“荀兄,千万不要放弃,最后的结果未出,我们还有机会!你只是文胆开裂,不是破碎,只要坚定本心,就可以避开文胆破碎!你为庆国而参与大比,就算大放厥词有错,也不至于文胆粉碎!”

  孔德御冷哼一声,道:“莫要自欺欺人了。荀离到底是为国为民还是为一己私欲,你我都清楚。他若真是为了庆国文压景国,文胆绝不会开裂,他错就错在不仅想文压景国,还妄图坏方运文名。可笑,方运文名是他可以坏的?莫说一国十个人,就算一万人百万人,都坏不了方运的文名!你们还真以为方运怕输吗?他就算输了,我们几十亿人也认可他的文名!知道为什么吗?那《圣道》之上的白纸黑字,就是方运的文名!那众圣殿中的文章,那三虹接引圣笔评等,就是方运的文名!”

  十国各地的文院光幕前叫好声四起,欢声雷动。

  一些人终于明白,方运已经彻底得到亿万人族的认可,打击文名栽赃嫁祸造谣生事已经奈何不了方运。

  庆国人无人反驳,只能默默地继续答题。

  突然,崔望道:“你们看,雷十三面前的银光试卷也不多。”

  众人望去,发现崔望说的一点没错。

  “看来又一个文胆蒙尘。”一个与雷家不睦的悦国人冷笑。

  雷十三一愣,也急忙神入文宫,随后他的头颅内响起一声文胆开裂声。

  许多人摇摇头,继续答题。

  “现在文胆开裂,一旦最后景国大胜,他们文胆定然粉碎。”一人叹息道。(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