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破纪录

  热门推荐:

  倒峰山,圣院。

  在众圣殿广场的左侧,有一座十国塔。

  十国塔上共有十层,每一层塔都有一座朱红色的大门,门上的牌匾分别写着十国的国名。

  十国塔的最高处上写着“启国”,位列第一,傲视人族,而其下分别是武国蜀国云国嘉国庆国悦国申国景国和谷国。

  大国之人每每路过众圣殿广场,都会昂首挺胸,但申国景国和谷国三国之人路过则会面红耳赤,不敢看这十国塔。

  十国塔从上到下的顺序完全按照去年十国大比的次序排列。

  大比文界内,方运进入巍峨的庐山消失不见,而几个上舍进士望着险峻的山峦发呆。

  “此次行万里路,有四题,除却第一题对方运来说犹如天助,第二题对他不偏不倚,这后面的两题几乎就是在为难举人。但是,他却偏偏能力压群雄,实乃奇人。”

  “以前的行万里路也有类似的题目,但你们仔细看这座山,其形之伟岸远超之前,这山不好爬啊。”

  就见云寻松向前方拱手,抬头道:“请教,我等可用何等方式爬山?”

  “可使用才气,但不得以才气调动天地元气。你们……自认倒霉吧。”

  ``

  一干上舍进士哭笑不得,主持这次行万里路的必然是一位大儒,按理说这位大儒应该严肃回答,但最后却说了一句隐隐有幸灾乐祸的话,实在少见。

  马源笑道:“我明白这位大儒的意思了。大儒们出考题,必然意识到方运与颜域空这两个举人在,也知道后两题不利于举人。结果倒好,第四题反而成全了方运。”

  孔德御却突然冷哼一声,道:“我听说此番行万里路的考题有某一家的大儒反对,所以才改成对进士有利,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场的上舍进士消息灵通,听完后立刻明白,极可能是雷家在为难方运,不过也明显有人在帮方运,所以第一和第四题都与诗词有关。

  “我看啊,最倒霉的是颜域空。以他之能,此次行万里路本应该在一百一十人中排前三十,但现在第三题和第四题一出,他可能排到七十开外。”

  荀离看向嘉国的雷十三,目光不善。虽然雷家和庆国都以方运为敌。但在十国大比中一向是对手。去年嘉国第七,庆国第八,今年若真是雷家干涉十国大比的题目导致颜域空筹数降低,庆国同样是受害者。

  雷十三立刻扭头看向他方,对荀离的态度视若无睹,随后道:“诸位快写咏山诗词吧,若是写晚了,方运走得快,极可能有幸避开一座山。”

  马源道:“不用担心。接下来的三百里既然不能调动元气,只能徒手和直接使用才气,方运不会跑得太快。他终究是举人,我们是进士。有一点点的希望追赶他。”

  雷十三和荀离脸色立刻好转,这对庆国和雷家来说可是好消息。

  哪知孔德御摇头道:“我与堂兄德论聊过方运,他不一样。且不说敢吃龙珠,单单三次圣前的才气天降。就让他的身体接近普通妖将,这种徒手行走和攀爬,方运绝对胜过我等!”

  龙十三和荀离的脸拉了下来。

  庐山在别人面前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但在方运面前却是半透明的虚影,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只有其余十座学宫的学子形成的十座山才会阻挡他。

  方运开始奔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很快超越普通人短时间冲刺的速度。

  方运原本身体很差,但历经六次才气天降,吃了多颗伪龙珠,得月华照耀,获星之王,有文曲星光滋养,近期又入天树,加上一直吃宫廷的大补之物,身体已经丝毫不弱于普通妖将!

  此刻的方运能徒手搏狮虎。

  此刻的方运,奔跑速度已经是普通妖将的速度,接近普通举人使用举人疾行战诗的速度!

  在辽阔的黑土地上,方运犹如一头豹子向前奔跑。

  十国各地文院前的读书人全都看呆了。

  方运跑了半刻钟,地面震动,前方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方运减缓脚步,就见一座高山拔地而起,但无论是高度险峻程度还是厚度,都不如他最先化实的庐山。

  那庐山不止是一座,是一片群山,但这山似乎只是一座三百多丈高的山峰。

  方运仔细观察了山体,立刻在脑海中想到最佳的攀爬路线,然后冲到山上,踩着山体的凸起或树木快速向上攀爬。

  方运几乎一直没有停留,越爬越高,比猿猴更加敏捷。

  不多时,方运攀爬到山顶,发现这的确只是一座孤峰。但上山容易下山难,方运在山顶上花更多时间观察和思索下山路线,然后才慢慢向下爬,速度比之前的攀山还慢。

  就这样,方运跑一阵,攀爬一座山,跑一阵,爬一座山……

  一开始很多人还关注方运,但他们很快看腻了,因为毫无悬念,于是开始观看位于庐山里的那些人。

  那些人进了庐山就迷路,然后一直在山中转。

  后面的人源源不断进入庐山,但除了景国的人可以视庐山如无物,其他人都有进无出。

  在方运爬第一座山的时候,最快的十二名上舍进士已经进入庐山,方运爬第三座山的时候,他们还在庐山。

  当方运站在第九座山山顶的时候,孔德御双目无神地走出庐山。

  “方运这个混蛋!”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进士离开庐山,继续行万里路。

  不知过了多久,谷国上舍进士潘珏铭终于走出庐山,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了看四周,一个人都看不到,心中诧异。

  潘珏铭向下一座山奔跑。身为进士,他的身体远比普通人强大,能一直用普通人全力冲刺的速度跑一天。

  不多时。潘珏铭爬上第二座山的山顶,然后向前方张望,竟然看不到一个人。

  潘珏铭心道:“我是谷国的上舍进士,就算谷国去年排第十一,我与其他国之人也不会相差太多,前方一人没有,不可能是我落后所有人。莫非……是我运气好提前走出那座迷之山?”

  潘珏铭回头看了一眼迷涡的庐山,右拳紧握,斗志昂扬。

  “今天,必将是我潘珏铭扬名十国之日!”

  潘珏铭深深地看了一眼庐山。开始下山。

  潘珏铭爬了一座山又一座山,终于从第十座山上下来,又跑了一阵,看到一座石制大门,门前空无一人。

  愣了片刻,潘珏铭脸上绽放出笑容,他知道此刻十国各地的人一定都在看自己,整了整衣衫,轻咳一声。昂首挺胸走向出口。

  他越走越激动,在到达门口后,终于忍不住回头,望着那些山脉。微笑道:“诸位,我先出去了,请尔等继续努力。”

  潘珏铭带着胜利的笑容走出文界大门。

  眼前光华闪烁,潘珏铭出现在孔府学宫的大比会场中。

  此时东方的天空泛着鱼肚白。竟然已经是第二日的凌晨。

  潘珏铭本以为会听到欢呼和祝贺声,所以高高昂起头,面带淡淡的微笑。

  但下一瞬间。潘珏铭却皱起眉头,因为耳边传来的不是欢呼声,而是高低起伏的笑声,数万人正在一起笑。

  潘珏铭急忙扫视全场,就见数万人笑得前仰后合,一些人甚至抱着肚子大笑。

  他急忙去看上舍进士们所在的区域,发现每个区域都坐着十人,唯独谷国那里坐着九人。

  谷国的进士们捂着脸低着头,个个装没看到潘珏铭。

  “谷国,潘珏铭,六筹。”一个声音在天空响起。

  潘珏铭的脸迅速由白转红,由红转灰。

  六筹是通过行万里路的最低筹数,若是低于六筹则失败,一筹也没有。

  潘珏铭这才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走出行万里路的人,而且当着数亿人族的面说那种话,的确名震十国了。

  方运笑着摇摇头,此时离他完成行万里路已经过了五个时辰,他甚至躺在景国席位上睡了一个时辰,其余的时间一直闭目在奇书天地中读书,之所以不能离开,就是在等这个潘珏铭。

  会场上的人走了许多,现在坐的人文位最差的也是举人,三天三夜不睡都没关系,他们也一直在等潘珏铭。

  “十国大比第一场行万里路结束,各国筹数已经显示在光幕之上,谷国位列第十一,将无缘第二场的‘读万卷书’。诸位可回去休息,午后将开始第二场大比。”十国大比的主持者宣布第一场结束。

  方运正要和其他人一起看向会场中心的光幕,耳边传来孔府学宫之人的抱怨。

  “方运这个混蛋,百年以来,还没有哪次‘行万里路’中第一名低于八十筹!”

  方运无奈一笑,继续看光幕,上面只显示各国十人筹数之和。

  第一名,孔府学宫,七十八筹六。

  第二名,蜀国学宫,七十六筹九。

  第三名,启国学宫,七十六筹三。

  第四名,武国学宫,七十五筹八。

  第五名,云国学宫,七十四筹七。

  第六名,嘉国学宫,六十八筹九。

  第七名,景国学宫,六十八筹七。

  第八名,悦国学宫,六十六筹四。

  第九名,庆国学宫,六十五筹一。

  第十名,申国学宫,六十三筹二。

  第十一名,谷国学宫,六十二筹。

  最后一行是灰色。

  方运哭笑不得看着最后的名次,这筹数创造了十国大比历史上最低纪录。

  孔德论道:“方运太坏了,他知道景国不能战胜我们,所以就通过拉低我们筹数来提高景国排名!”

  过半的上舍进士郁闷地点头。(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