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庐山局

  十二位上舍进士很快听到最后的第四题,有几人遗憾地看向方运。。.。WW.3WX.

  之前讥笑荀离的孔德御叹息道:“第三题与第四题极为相似,阻敌战诗与疾行战诗可不像第一题只论才华不看其他,还要看文位和才气。进士比举人之优势大太多,方运,你可惜了。”

  “不过,你至少也能得九筹甚至九筹五,后面两场的‘万字比’,你的优势依然巨大。虽然你得不到学子三十满筹,但得二十九筹足以位列学子第一。若你能超过二十九筹七,那就是十国大比的历代第一人。”话之人是武国的上舍进士马源,正是大儒南宫冷的弟子,那日南宫冷在重阳文会夸奖方运是“雏凤凰”,不仅让方运扬名,也让十国读书人更加尊敬南宫冷。

  荀离微笑道:“方运,你身为一个举人能连续三题领先,我无比敬佩。可惜,且不这几位十国鼎鼎有名的上舍进士,就连我,也足以在前方胜过你!”

  孔德御笑道:“方运你这人各方面都挺好,就是招狗咬这改不了。”

  荀离的脸迅速变紫。

  方运却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时候的病根,我娘,长着包子脸就别怪狗惦记。”

  一旁的进士们眼中含笑,看着方运孔德御和荀离三人。

  方运与孔德御根本没把荀离放在眼里,一唱一和把荀离气得七窍生烟。

  荀离怒道:“方运,我乃堂堂上舍进士,你怎能如此辱我!你可敢跟我一比?比这行万里路谁先到达尽头!我要让你知道,举人敢在进士面前猖狂,绝对没有好下场!”

  方运淡然一笑,看都不看荀离,看向前方的黑土地,道:“不才曾在书中阅遍名山。甚喜庐山,梦中神游,于庐山中迷失,醒来后偶得一诗,望诸位不吝赐教。”

  “请!”孔德御立刻收敛笑意,其余人也稍稍低头,如学生遇到饱读诗书的老先生。

  荀离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出口阻拦。

  方运缓缓诵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此诗一处。众人愣住,随后多人齐呼糟糕。

  轰隆隆……

  就见前方大地开裂,天地轰鸣,一片山脉拔地而起,绵延无尽,挡住阳光,形成巨大的黑影落在众人身上。

  那山脉有无尽山峰,无穷树木,更有无边云雾。犹如天地之门横在前方,无人能过。

  唐诗重情,宋诗重理。

  方运自知才气不足以写出气势恢宏的诗词,于是另辟蹊径。借用苏轼的名诗《题西林壁》。

  此诗既不豪迈也不雄壮,几乎如同白描一般写出庐山山峰的外形,但那句“只缘身在此山中”却蕴含着一番深刻的道理,形象地解释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孔德御苦笑一声,道:“好你个方运!我刚帮你完话,你就写出这等理诗!这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太毒了!本身蕴含至理,冥冥中必然有天命加身,我们只要进入,就是‘身在此山中’,之后必然‘不识真面目’,最后被困在里面!”

  “语浅意深,返璞归真,不愧方镇国。”云国第一上舍进士云寻松轻叹。

  “这是十国大比,不是妖蛮追击,你写出此等妙诗,简直把我等当妖蛮,我很痛心!”一个蜀国学子半开玩笑着,同时捂着左胸口。

  马源笑骂道:“混蛋方运!我们方才还惋惜你,结果你倒好,转手就把我们等坑害了!此诗太强了!必然是传世阻敌诗!不信你提笔书写,必然有传世宝光,可让我等学习!”

  “未必传世吧,我不信。”荀离不服气地声嘀咕。

  方运却不理会荀离,迈步向前走。

  孔德御瞥了荀离一眼,然后向方运一拱手,道:“学生孔德御,欲学此首传世阻敌诗,还请方师指。”

  方运也不回头,便走便道:“便命名为《庐山局》吧。山如棋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好!”在场的进士无不动容。

  “此诗虽无情景交融,但却是情理相映,有镇国之姿!”

  “妙诗配妙句,今日大比当真精彩!好一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此句必然和此诗一起传遍十国!”

  孔德御立刻提笔在纸上书写《庐山局》,刚一落笔,立刻听到山中流水风吹树木的声音。

  书法第一境,笔落有声。

  写到第三句的时候,每一个字周边开出朵朵白光花瓣。

  书法第二境,妙笔生花。

  除非是书法四境的大师,否则只有战诗词及阻敌诗在书写的时候才能显现书法异象。

  孔德御写完《庐山局》,纸片燃烧,就见一座长十丈的虚影庐山落在前方,孔德御第一次写此诗,并不能完善理解,所以他书写的阻敌诗目前十分弱。

  孔德御一挥手,庐山虚影消失,扭头看向荀离,道:“我已经验证,此诗就是阻敌诗,你可服气!”

  荀离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孔德御看向方运的背影,道:“荀离,你要与方运一较高下,而他胸有成竹却不回答你,你可知为何?因为,你不配!”

  “你……”荀离恼羞成怒,难以想象孔德御会在十国大比的时候屡次揭自己之短,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

  孔德御伸指掸了掸衣袖,不再看荀离,望向空处,缓缓道:“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如此对你。”

  荀离脸色缓和,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几乎怒火攻心。

  “因为,你不配。”

  其余各国上舍进士轻轻摇头,他们虽然不会像孔德御那样训斥荀离,但都会远离荀离,原因正如孔德御所,他不配。

  荀离扫视众人,发觉他们的神态有变,又看向那视山峰如无物的方运,咬着牙,死死地咬着。

  马源道:“我们可要快些写出咏山诗词,尽快形成十座山,让方运这个混蛋慢慢爬!”

  哪知云寻松笑道:“方运这一座庐山比得上我们十座山。所以,我们云国学宫的目标不是阻拦方运,而是阻拦其余各国之人,自然不能急!”

  “你也是混蛋!”马源笑骂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