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 画船

  “以画成船,以笔生风。”方运听完差点向天空翻白眼,之前的题目都觉得中规中矩,可谁知道第二考题就变成综合大题。以笔生风,考校的应该是书*底,用笔锋来制造风。但以画成船,看似只是画船,但也考验工家之技,一个人若是不清楚船的构造,画出来的船再惟妙惟肖也会被后面的人超过。不过,若是一个人达到画道四境甚至五境,那所画之物必然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方运思索片刻,仔细看向前方,水面上的风不小,波浪起伏,而极远的地方阴云密布。方运在心中给了出题人一个白眼,这片水域必然不是风平浪静,前方会出现风雨大浪,若是画得船结构太差,别说得筹数,甚至可能失败。以前就发生过有人无法过关的事,导致有的大国直接从第一梯队跌落到第二梯队。过了片刻,方运试着调动龙珠的力量,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完全被限制。方运冲前方一拱手,道:“学生想知道,水中可否带同学宫之人?”“千里独行。”一个声音回答道。方运一听便知道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便不再考虑其他。“我要尽可能得到更多的筹数,要争十筹,绝不能求稳。”方运心中明白,很多人过这片水域必然会为了求稳而放弃速度。方运立刻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假装思考,实则是进入奇书天地中翻找相关书籍。古代最快的帆船是飞剪船,但飞剪船太大了,长达五十米,操作复杂。不适合单人过水域。至于那些超时代的有动力船,方运很想画出来,可且不说惊世骇俗。就算画出来,也未必能开得了。最后。方运把目光放在后世帆船比赛用的帆船之上,虽说后世帆船的速度建立在优良的材料基础上,但这个世界有天地元气,有许多强大的天然材料,有着足够的可行性。方运在奇书天地中查看帆船比赛用的帆船,虽然大船过风暴区更稳定,但较大的帆船都是多人驾驶,其中较小的芬兰人级和激光级帆船则可单人驾驶。方运仔细比较了两种帆船。最后选择了更大的芬兰人级。选定之后,方运立刻寻找帆船的所有资料,包括规格图纸、发展历史、驾驶技巧等等,足足过了半刻钟才睁开眼睛。方运回头一看,已经看到人影,于是他立刻提笔挥毫,用笔在半空中画画。这里是文界,在文界外做不到的事情,在这里轻而易举,就见方运运笔如飞。半空中的墨迹竟然慢慢化虚为实,墨汁逐渐形成船体、船帆、桅杆等等船的各处。不多时,圣元大陆从未出现的奇异帆船出现在水边。最快的颜域空等人已经骑着马陆续到达岸边。这些人大都是前五个国家的人,其中额头上有云纹的人最多。云纹是云国人的特有标志,云国仅仅只有三州之地,人口也不多,却始终是大国之一,因为云国读书人中的天才比例远超人族其他各地,尤其是大儒和大学士的数量,区区三州之地的云国比得上他国的九个州。只不过云国的半圣数量一直没有特别夸张,所以只能是大国而不是十国第一。有人说过。幸好只有生长在云国三州的人容易成为天才,若是凡云国人都容易成为天才。那其余九国早就被云国吞并。历代众圣一直探寻云国之谜,至今没有找到结果。只能猜测文曲星对云国人格外眷恋。新到来的人听到“以画成船,以笔生风”的声音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愁。颜域空看了一眼站在船上准备启程的方运和帆船,道:“方运,你不会也精通工家之术吧?此船虽然乃我平生仅见,但总感觉结构合理,船型优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就是觉得趋向完美。”方运心道当然趋向完美,小小的帆船集中了很多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方镇国,你别告诉我你在悟道河边造过帆船,悟道河的水很浅,这点我们都清楚。”一个庆国进士狐疑地看着方运。方运正想要不要把万年黑锅悟道河拉出来,但庆国人竟然主动帮忙,他顺势道:“这位兄台好眼光。我从未没制作过大帆船,但读过工家大量书籍,小时候也制作过一些小帆船在悟道河边玩。这艘帆船我早就有了雏形,今日不过是试手之作,至于是否能成功,一切还要看运气,我先走了,诸位再会。”方运开始用新学的技巧操控帆船,一开始还有些不熟练,但很快掌握,整艘帆船如离弦的箭一样在水面飞驰。一个武国进士揉揉眼睛,道:“我不会看花眼了吧!他怎么还没用笔生风船就行得那般快?”“从未见过帆船有如此之快!”“这个方运啊,简直真成了方全能!”“十国那些造船商和工家之人怕是正在赶来孔府学宫的路上,这小小的帆船,里面恐怕蕴藏着大学问!”“方运玩腻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把他那罪恶的双手伸向工农医数等百家了吗?”一个人开玩笑道。“说不准啊。我听到这第二个题目的时候很高兴,因为我家就在海边,对帆船最熟悉不过,可现在,我有点怀疑我以前见的那些根本不配叫船。”“方运动笔了!”众人看向方运,就见方运终于对着船帆提笔写字。方运每写出一划,笔尖自然而然冒出一阵风吹在帆船上,让帆船加速。方运书法历经凌烟阁后大大提升,尤其在历经讲学后,很多原本不懂的地方竟然因为讲学而想通,离书法二境越来越近。能参与十国大比的都是十国顶级的进士,过半之人的书法不弱于方运,至少有二十人的书法已经达到二境,但是方运拥有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帆船,在水面上再一次独领。不多时,方运驾驶帆船来到风暴区,方运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后世的运动员,哪怕经验不足,也能牢牢掌控帆船,最后有惊无险穿过风暴区。岸边,数十景国学子比比划划,为了一艘又稳固又快速又能自己驾驶的船伤透了脑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