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67章 行万里路

第467章 行万里路

  方运一到孔城就收到少许传书,全部是圣墟众友人发来的,说一起前来。

  方运看完后摇摇头,这些圣墟举人为了圣墟憋坏了,这些天又玩疯了,重阳节在泰山登高玩完后,玩遍庆国和孔城,正好一起来观看十国大比。

  参与十国大比的是各国上舍之人,而圣墟举人中,只有方运和颜域空在凌烟阁不逊于各国进士,分别进入景国和庆国的上舍,所以能参加十国大比。

  景国宿舍区是一排共二十座独院木楼,方运进入后稍作休整,就听到大门被推开,一群玩野了的圣墟举人拎着酒、提着菜,嬉笑着走进来。

  方运无奈一笑,迎出来。

  “方满筹你好!在下宗午德,一直想掐死您!”宗午德两手各提着一坛酒向里走。

  “必须掐死方十二,不然我们永无出头之日!”李繁铭高举着一串油乎乎的纸包大呼。

  “我不掐死你,但我很理解他们要掐死你的心情!”颜域空笑着从饮江贝中拿出卷起来的毯子,往地上一扔,伸脚一踢,毯子铺开。

  众人摆上菜肴和酒水,一边畅饮一边畅谈,不多时,景国的上舍进士加入进来,接着,其他各国想来拜会之人也一起加入,最后足足五十人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文会。

  众人无所不谈,直到深夜才散去。

  十月初一,是每月《圣道》和每旬《文报》的发行日期。

  景国学宫之外聚集了数不清的人,上到翰林高官,中到文人士子,下到贩夫走卒,十数万人堵在销售《圣道》月刊的书铺之外,而且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学宫不得不临时加开了三个出售口。

  在《圣道》正式出售之前。所有景国人都无比激动,议论纷纷。

  最冷静的反而是玄庭书行贩卖书报的小商贩,他们推着小推车,衣着整齐划一,小推车上的条幅和横幅也整齐划一。

  “《圣道》史上第一次为举人加增刊!”

  “方镇国大作《倩女幽魂》持续热卖,不容错过!”

  “‘人族史上最珍贵的镇国词嫁妆’即将出现在《圣道》之上!”

  “本期《圣道》,向您讲述天花乱坠的秘密!”

  ……

  “诸位别挤啊,都能买到,都能买到!”

  “少废话,就你挤得最欢!闭嘴!”

  “这位秀才。说话未免太伤人了,看清楚我的黑衣举人服。”

  “你就算是穿着进士服,我也这么说!跟我抢《圣道》,如杀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好吧,你胜了……”那举人无奈叹气,在那秀才放松的一刹那,他突然向前挤,成功站在秀才前面。

  “卑鄙!卑鄙!卑鄙……”那秀才气得哇哇乱叫。

  一些进士远远地站着。冷眼旁观。

  “为了一本《圣道》挤成这样,成何体统!为何不排队!”

  “十几万人一起买,队伍只能粗,不能长。”

  “理应按照文位高低排队嘛!”一个进士刚说完。立刻让附近的进士不停点头,然后遭受举人和秀才们众多白眼。

  拥挤人群外,停着一些马车,一个下人匆匆跑向一辆马车。哭丧着脸道:“老爷,小的真挤不进去啊!试了三次了,实在挤不进去啊!”

  窗帘掀开。一位五十岁许的翰林露出不悦的面庞。

  “废物!把你小时候吃奶的力气拿出来!当年你老子说,胖了你一个,瘦了另外俩!狗都抢不过你!”

  “老爷,我发誓,我绝对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我当年要是跟这些人抢奶吃,早他么饿死了!”

  老翰林轻哼一声,道:“都怪那日我蒙了心,明知道方运去讲学还去上朝,结果错过天花乱坠!否则,我的画道已经进入三境,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消我心头之恨!你不去,难道你让我亲自去挤?”

  “怎么能让您亲自去!”

  哪知老翰林伸手摸了摸胡须,道:“或许真可以试试,我沈立文在京城怎么也算是有名号的人物,披着翰林服往里面一钻,我不要脸,他们得帮我要。”

  那下人一翻白眼,道:“老爷您等,我就算拼了这条贱命,也要帮您尽快买下《圣道》。”

  “若是开卖后一刻钟抢不到《圣道》,你一年就别吃肉别碰你媳妇了。”

  “老爷,您太狠了!”

  庆国京城。

  这里也有玄庭书行的推车书贩,但上面广告条幅和景国略有不同。

  “买新《圣道》,走方运之路,让方运无路可走!”

  “《倩女幽魂》伤风败俗,请举国批判!”

  几个书贩聚在一起小声嘀咕。

  “我听说这些横幅的话都是方运想出来的,他要是看到咱们在庆国这么编排他,会不会打死咱们?”

  “这叫策略!在景国,越夸他卖的越好,在咱们庆国,越污他卖得越好!”

  “反正咱们不污,那些小贱人一样的读书人也会污。虽然两国交恶,至少咱们心里是感激他的。”

  “嘘,别让别人听到,现在他们还不相信《圣道》为方镇国出增刊。”

  几个小贩向前方望去。

  “我死都不相信!一个举人凭什么出《圣道》增刊?历年来,《圣道》增刊要么是众人之合集,要么是圣人的立道增刊,若增刊真是为方运一人所设,定然是他买通了圣院的人!”

  “说得对!我甚至怀疑,连天花乱坠也是假的!”

  “哼,十国大比今日就在孔城开始,庆国必然能把景国杀得片甲不留!”

  一人突然道:“这位举人兄台,你若认为方运一无是处污了您的眼睛,不如与我交换位置,别买《圣道》了。”

  “你……我买《圣道》又不是为了方运的文章!”

  一个老人冷哼一声:“这两期的《圣道》除了方运之诗词文,还有什么看头?”

  周围鸦雀无声,哪怕这里过半的人心里恨着方运。

  “《圣道》开卖了!因有增刊,加价十文!”

  庆国人心里咒骂着方运,但挤得更加努力,那个认定圣院不会为方运出增刊的人最为积极。

  孔城,孔府学宫的书铺外。

  大量的《圣道》卖出去。

  若是以往,最先买到《圣道》的人必然会大声叫嚷,宣扬都有什么好内容,但这一次,那些买到手的读书人看到目录后,一言不发,拼了命地向外挤。

  许多人疑惑不解,但当他们买到后看了一眼目录,也和先前的人一样,不喊不叫,拼命离开,一定要找最安静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和最虔诚的心来阅读今天的《圣道》。

  一位老秀才看着《圣道》目录中那一行行文字,自言自语道:“这才是真正的圣道啊。”

  “人族琴书画三道,从今日起怕是要变天喽!或许数百年在之后,方镇国会成为许多流派的祖师。”

  在孔府学宫内,景国的上舍进士聚在方运的院子中。

  “这第一比‘行万里路’,我们可不要沦为第十一,否则连进入第二比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的目标是,保十争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