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罪厅

  罪龟长达千丈的身躯在水中前行,粗壮的四肢不断划动,在后面掀起惊天海浪,留下由无数气泡和激流组成的白色尾浪。

  不多时,那硕大的黑影从水中呈现,如同一座万丈山峰迎来,好似随时可以倒塌,所有人本能地向后一退,防止被砸伤。

  那是一座青铜古门,上面惨绿斑驳,看不到门槛和门楣,也看不到门框,大到超出了普通人族所能接受的极限。

  “这到底是大门,还是无边墙壁?”

  轰隆隆……

  大门打开,巨大的声音响起,几乎所有人都被无形的力量锤中,向后倒去。

  惨叫声声,连那头古虎王都不例外。

  唯独方运站在原地不动,那奇异的力量从他身边掠过,如微风轻抚。

  方运静静地看着前方,头发与衣衫虽然被文星龙爵的力量保护,并不沾水,但此刻轻轻飘动。

  青铜巨门缓缓张开,里面出现一个巨大的银色漩涡,随着大门的不断打开而增大。

  最后,整头罪龟囚车扎进银色漩涡之中。

  “啊……”

  天旋地转,许多人在笼子里撞来撞去,本能地叫出声。

  方运死死抓住栏杆,所有的水都在保护他,让他不像别人那般撞到笼子。

  不一会儿,震荡停止,所有人都有气无力抓着栏杆。

  不远处的卫皇安有气无力道:“还是文星龙爵好啊,同样都是囚徒,却还能调动力量。”

  方运没有答话,看着前方和下方。

  这里仍然是水下,依旧看不清远处到底有什么,只能看到五百丈内的一切。

  下面有一条白玉似的道路,宽度超过六百丈,道路的两旁伫立着一头头黄金战像,每一头黄金战像都有相当于大妖王或大儒的实力。

  前方道路一眼望不到头,罪龟囚车还在前行。

  不多时。方运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拱门。

  罪龟囚车进入拱门后,不再向前直行,而是向左拐,进入新的道路。

  新的道路的右边有一处海中花园,方运随意一扫,心跳稍稍加快。

  “剑刃巨藻,融入兵器中后。断裂可自行修复!”

  “人鱼魔芋,魔芋花开。会长出由花朵组成的美人鱼,一旦吸食,便可容颜永固。”

  “捕鱼草,天然的植物护卫,比龙血海葵更加强大。”

  “那竟然是传说中的吸妖海带,可以吸收任何种类的妖气,是所有妖族的克星,一旦大批量种植,必然会成为妖族克星。可惜很难种植,这里也不过只有十二条。”

  方运心中默默细数所有的海洋植物,最后轻叹一声,懒得再看,因为眼睁睁看着如此多的神物擦肩而过,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罪龟囚车游动许久,再一次右转。前方出现一座宫殿。

  这座宫殿的大门没有正门那么夸张,虽然高度超过千丈,但宽度没超过七百丈,方运能看到两边的门框和下面的门槛。

  在这座宫殿的上方,有一块牌匾,上面刻着两个龙族文。

  罪厅。

  方运立刻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在镇罪正殿的两侧,各有一处罪厅,用来关押圣位之下的囚犯。

  嗖嗖嗖……

  罪厅的大门打开,大量的锁链从里面飞出来,视囚笼如无物,卷起所有的人或妖,快速收回。

  方运哪怕身为文星龙爵。也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全身酸疼,双耳轰鸣。

  过了好一会儿,方运才睁开眼。

  这是一座恢弘壮丽的大厅,大厅之中伫立数不清的黄铜柱子,这些柱子从门口向里不断变高,小的只有一丈高,大的有千丈高。

  大厅尽头的柱子如同定海神柱,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照耀罪厅,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罪厅的全貌。

  方运快速扭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一丈多高的黄铜柱上,身体被十几条锁链缠绕着,若不是有水的浮力,自己恐怕会被勒出伤口。

  方运向其他地方张望,身侧的铜柱依次排开,这一排的许多铜柱上都绑着人和妖族,除了从罪龟囚车上一起下来的,还有其他人,莫遥赫然在列,熊屠也在里面,在龙骨珊瑚附近遇到的三头古妖王同样在。

  那三头古妖王似笑非笑地看着方运,熊屠面带冷笑,而其他大学士则有些萎靡。

  人人带伤。

  方运仔细一看,那些大学士身上都有火焰炙烤的痕迹,似乎是锁链突然着火一样,那些熊妖身上的毛被烧掉许多,皮肉已经痊愈,而三头古妖王身上没有丝毫的伤口。

  “欢迎来到罪厅。”莫遥的头发散披着,挡住大半个面孔,他的双眼透过头发的缝隙看着方运,阴森恐怖,声音沙哑。

  “莫遥大学士当真厉害,当囚徒都比我们快。”卫皇安道。

  “呵呵……都是将死之人,老夫懒得与你打嘴仗。另外,老夫最后说一次,当年令尊之死,与我家父毫无关系。”莫遥的面孔藏在头发之后,身体被锁链五花大绑,锁链与身体的项链处,有大片被炙烤过的痕迹。

  “那你就闭嘴吧。谁能说说这里?看上去不错,比死在海底体面得多。”卫皇安的右手习惯性一动,发现扇子已经被打飞,露出遗憾之色。

  “少在那里装模作样!我们要死了!要死了你懂吗?”一个大学士冲着卫皇安怒吼,他的双眼中红光极亮,面貌扭曲,状如疯子。

  卫皇安一愣,笑呵呵道:“祁络你这条老狗,终于被血芒之力完全侵蚀了吗?好好享受吧。”

  “嗬嗬嗬……等离开这里,我要先杀了你,再杀你全家!”祁络露出可怖的笑容。

  卫皇安面色一变,眯着眼,凶狠地道:“你再说一句,只要我回到血芒古地,诛你三族!”

  “嗬嗬嗬……那就杀吧,全部死光才好!你们,所有人,所有妖,都会被杀死,都会死!”祁络一边说,一边扫视所有人,然后低着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方运第一次看到被血芒之力完全侵蚀的人。

  “方虚圣,现在没有噬龙藤,你还想杀本王吗?”熊屠看着方运,露出锋利的牙齿。

  “听说你已经与古妖联手?”方运问。

  熊屠与四头古妖一愣。

  “熊犴的儿孙,当然要与古妖联手!等我们脱离罪厅之时,就是你的死期!”熊屠面带诡异的笑意。

  方运道:“明妖不说暗话,说吧,你们手里有什么宝物,如何离开罪厅。”

  .

  http:///html/book/8/8629/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