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46章 胸无点墨

第446章 胸无点墨

  韦育眼中闪过一丝胆怯,又隐隐泛着恨意,拱手道:“谢方镇国指教,第三篇比书道雄文,那我只能背水一战!若我伤到你,击溃你的书法之心,可不要怪我!”

  方运却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大毛笔,缓缓道:“你现在不用胸无点墨,未来还有退路,你若敢用,我只能全力以赴。到了那个时候,我收不住手。”

  乔居泽叹息道:“韦兄,我最后如此称呼你,你干脆认负吧。在移山亭中,我知道你要用胸无点墨,所以拼着消耗所有才气加速进入这墨剑亭,可惜还是迟了。你我和方运都是读书人,你之罪,方运逐你出学宫即可,但你若执迷不悟,那万一方运字化墨剑,获得墨剑之意,你不仅会在墨剑亭中惨败,日后哪怕再想与方运一争高下也没了机会。”

  韦育道:“我岂会不知?一旦方运在墨剑亭中字化墨剑,那他将来的唇枪舌剑必然会有墨剑相随,除却半圣世家的少数天才,同文位之人在他面前将不堪一击。但,这是我选择的路,已经无法回头!”

  乔居泽厉声道:“你若逼得方运使出胸无点墨,便是景国罪人!出了凌烟阁,我必行讨贼文战,斩你于学宫之中!”

  韦育听到讨贼文战,眉毛一颤,轻声一笑,道:“我岂会如你所愿?只要我能逼得方运使出胸无点墨,雷家等于报了雷家子弟惨死之仇,自然会保我!至于景国罪人,我已经是了!”

  乔居泽沉着脸,一言不发。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用出你的胸无点墨吧。”方运低着头,手握毛笔。

  韦育瞳孔急剧收缩,道:“方运,你莫非为了今日准备许久?”

  方运不看韦育,低头酝酿笔意,脑海中浮现自己平日所练习的那篇柳公权的代表作,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特意修改了原文,让原文的内容符合景国的历史,新的文字都是从柳公权其他文字拓印而来,在奇书天地中形成新的楷书雄文。

  乔居泽仔细一看方运,面露惊喜之色,因为方运看似如枯木呆立,但整个人却犹如一尊军中战神,其前万物不存,其后千军相随,气势之雄壮远超一般的将军。

  韦育这才意识到一个关键的问题,方运年纪是小,也仅仅是个举人,但方运是“内阁行走”,官位等同三品大员,相当于一州之长,相当于一位大都督!

  一个人的经历跟笔意和文字息息相关,一旦方运借助高官之势,那绝对会写出不一样的书法文章。

  “无论怎样,只要我用出胸无点墨,就可胜过你,而后击碎你的两座石碑!”

  韦育说完,闭上眼,稍一酝酿,挥笔刺向前方,这一次,他书写的正是陈观海完整的文章《大江流》。

  一笔刺出,浪声四起,江风阵阵,一道白蒙蒙的水光包围他的毛笔,而他的双眼中隐隐出现一条白浪翻滚的长江。

  与此同时,韦育的体内发出一声木头碎裂声,然后就见他的双眼鼻孔嘴巴和两耳等七窍突然冒出浓浓的墨汁。

  漆黑的墨汁如七条小河浮空流动,最后一起冲入韦育的毛笔之中。

  韦育脸上的血色以极快的速度消散,在那奇特的墨汁全部融入毛笔后,他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血色,白得犹如刷了一层石灰,而他的眉毛和头发如同煤炭落雪,渐渐由黑变白,最后雪白一片。

  他的脸上,出现两道深深的皱纹,犹如利剑切开的伤口一样清晰。

  二十余年的书道力量倾巢而出,写完一文之后,韦育胸无点墨,只能重新修炼书道,而且书道进境比之前慢数倍。

  “铿铿铿……”

  韦育书写,笔尖生墨,前方明明空无一物,却响起清脆的金属声音。

  等韦育的第一个字写完,方运目光一凝,就见那字裂开,笔划化为一条条毒蛇,显然已经是字成如蛇,与方运之前的书道力量持平。

  但是,韦育文字形成的毒蛇的体表泛着金属的光泽。

  这几条金属毒蛇并没有立刻攻向方运,而是在半空中盘旋嘶叫,对着方运吐出血红的信子,随时可能扑过去。

  乔居泽目光复杂,字成如蛇之上,就是墨剑亭的本意,字化墨剑!韦育虽然达不到字化墨剑的程度,但已经无限接近字化墨剑。加上舍弃书道形成胸无点墨的力量,方运哪怕字化墨剑都只有四成的胜算!”

  乔居泽心里想着,看向方运,发现方运正好动笔。

  “国君巡幸左神策军……”

  乔居泽在方运写出第一笔的时候,就感到头脑要爆炸了一样,若不是怕惊到方运,他几乎想第一时间冲过去细看文字。

  “新的楷书字体诞生了!若是方运完善此楷体,书道必然成四境!若是再有所改进,恐怕能达到五境!到了那时候,就能重现书圣之威!书圣之威配合方运自身的才华,只要能够获封半圣,再手持春秋笔,那简直不敢想象!”乔居泽喃喃自语。

  在第一个“国”字完成后,整个字轻轻一动然后发出一声声利剑出鞘的声音。

  笔划分开,形成一把把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墨剑!

  这些墨剑有大有小,有长有短,但无一例外,全都散发着恐怖的战意,每一支墨剑仿佛不是方运写出来的,而是久经战场的士兵将军的生命所化!

  韦育文字形成的金属毒蛇突然疯狂地抖动,疯狂地嘶叫,但仅仅叫了两声,突然身体挺直僵硬,然后慢慢聚集在一起,最后还原成文字。

  旁观的乔居泽看得目瞪口呆,道:“字成墨剑也就算了,竟然把韦育的字成如蛇活活吓死!那可是拥有胸无点墨的文字啊,方运此文难道比我想象中更高?”

  乔居泽也顾不得其他,认真地观摩方运的文字,生怕错失这个天大的机会。

  韦育原本只是须发变白,脸上有皱纹,但字蛇被方运的墨剑彻底吓死后,他的额头汗水密布,缓缓流下。

  他的手轻轻抖了一下,正在书写的文字出现微不可查的瑕疵。

  韦育没有看方运,也不敢看,他怕自己一旦看到方运的文字会彻底失去斗志。

  “我不能输!”韦育在心中发出怒吼。

  方运继续书写楷书四大家之一的柳公权的代表作,《神策军碑》!

  在“国君”两字出现后,所有的墨剑表面浮现淡淡的明黄色光芒,每一把剑都好似君王钦赐,王威浩荡,诛绝一切邪异。

  在国君威势出现后,韦育悲哀地发现,自己所有的字都失去了化蛇的能力。

  韦育的目光暗淡。

  先是包裹毛笔的水光消失,接着笔锋的墨汁消散,最后笔毫所有的笔毛徐徐掉落,最后他手中的毛笔成了光秃秃的笔杆,已经不能称之为毛笔。

  人失其志,笔失其锋。

  “我输了……”韦育轻轻说。

  “可惜迟了。”乔居泽道。

  嗖嗖嗖……

  一支支带着淡金色光芒的墨剑急速飞出,搅碎韦育那已经失去力量的文字,然后刺入韦育的身体,透体而过。

  每被刺一剑,韦育的身体就后退极小的距离。

  方运不停地书写《神策军碑》,一个个文字出现在半空,然后化为一支支墨剑,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冲过去,洞穿韦育的身体。

  韦育死死地咬着牙,想要忍受这万剑穿体的痛苦,但是,在方运写出第十个字后,两把墨剑刺穿他的腿部,他痛苦大叫一声,双腿一弯,跪倒在地。

  “我认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争了,我不斗了,你别写了……”

  方运却仿若未闻,一笔一划地书写《神策军碑》中的文字。

  韦育说了几句,突然开始在地上打滚,妄图躲过墨剑,但那些墨剑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每一剑都能准确刺穿他的身体。

  乔居泽看得头皮发麻,因为那墨剑太多了,韦育的额头脸部嘴巴脖子胸腹四肢等等身体许多地方都出现大小不一的伤口,鲜血止不住往外流。

  乔居泽确信韦育有上舍进士的实力,绝对不会因为纯粹的伤疼而跪地求饶。

  “看来墨剑穿胆是真的……”

  乔居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才想起有几把墨剑穿过了韦育的额头却没有刺穿头颅和脑子,那几剑必然洞穿韦育的文宫!

  乔居泽想都不敢想韦育此刻的痛苦,那万剑穿体的疼痛只要是想想就让人直冒冷汗。

  “……求求你……”韦育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弱,他眼前已经变成了灰色。

  字蛇只能在人体表面留下一个月的伤口,但字化墨剑不一样。

  字化墨剑杀不死凌烟阁中的人,但能将对手彻底变成废人。

  “你……你不能如此狠毒,这对你的文名不利……”韦育道。

  方运认认真真书写《神策军碑》。

  乔居泽道:“韦育,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说出这种话,真是罪有应得!方运之前劝你认输都是狠毒的话,那你妄图逼出方运的胸无点墨是什么?一路走好!”

  “啊……”韦育的面容扭曲,死死地抱着身体在地上打滚,很快他失去了打滚的力量,躺在地上轻轻哼着。

  在方运写完最后一个字后,韦育的身体已经成了处处是眼的筛子,文宫也几乎成了渔网。

  “我说在墨剑亭等你,不是给你胜利的机会,而是给你认输的机会。可惜你没懂。”方运收起笔,看着血泊中韦育。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