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求饶

  很快,所有人进入移山亭。*

  进入第一亭射猎亭的人超过三千,但现在到达这第五亭的人不足二百。

  而且大多都是近五年来的进士,举人不足三十人。

  哪怕这三十个举人是景国最顶尖的一批举人,也无人能过这移山亭。

  “方运,你两河合一,必然通过第五亭,现在只是筹数多寡的问题。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到达移山亭已经是我们的极限,通过是万万不能!”一个举人遗憾道。

  “多谢盛兄。”方运道。

  那举人面露激动之色,没想到方运竟然记得自己,随后一拱手表示感谢,开始自己的移山。

  两条白色的河流汇聚在一处群山组成的蓄水池,随着河水快速增长,那里已经变成一处湖泊,越来越深。

  那一万蛮族不断地前行,它们的行走路线危险并不多,就是偶尔有少数族裔的蛮人倒霉。

  蛮族和妖族一样,不同之间的族裔经常不合,一开始蛙蛮人突然倒霉,遭到灭顶之灾,蛇蛮人幸灾乐祸。

  蛇蛮人同样擅长水性,很快也遭到攻击,而鼠蛮人则异常高兴,吱吱唧唧不断庆贺。

  由于遭到攻击的都是小股的蛮人,蛮族的妖帅们并不在乎,最后损失了接近十分之一的蛮族后,那些首领们认真对待,但随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遭到攻击。

  不知不觉,它们来到一条长长的斜坡峡谷外,零星的探子已经探明,只要过了这条峡谷,向右一拐,就可以找到一条极为通畅的大路。

  得到消息的蛮族首领们十分激动,立刻命令众蛮人快速通过这条斜坡峡谷。

  这条峡谷两侧的山峰全都是尖锐的石棱,没有谁觉得这些石头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有少数天生对危险感觉敏锐的蛮族变得小心翼翼。

  九千蛮族很快全都进入峡谷之中,眼看就要走出右侧的山峰,突然,山河移位!

  前方那座大山突然升起,随后就见高达千丈的水墙出现在前方,那深蓝色的湖水犹如破裂的天空砸下来!

  那已经不是水,而是倒塌的天地之墙。

  这一刻,所有的学子全部停下手中的事情,一起向方运的前方望去。

  所有的蛮族都慌了神,转身就逃。只有几个理智的妖帅大声呼喊。

  “不要跑!再快也快不过天上的水!马上使用气血力量保护自己!”

  “不要跑,找到躲避的地方使用气血之力!”

  但是,那如同山峰的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下,不是落下,也不是流下。

  在那水中,还搀杂着密密麻麻的滚木。

  那些妖帅全力外放妖术和气血,希望能够躲过这一劫。

  但妖帅之下的蛮族则不一样。

  无穷无尽的水伴随着海量的滚木砸下,运气差的蛮妖被滚木活活砸死,运气好的妖蛮逃过滚木。但随后被大量的水冲晕淹死,运气更好的妖蛮没有被水冲晕,但在迷迷糊糊中撞到山峰上。倒霉的被撞得粉身碎骨,而幸运的躲过山峰。但随后被尖锐的石棱刺穿。

  一头牛蛮将挣扎着冲出水面,还没等彻底清醒,就见一根两人合抱的巨树顺流而下,重重撞在他的头上。哪怕他是一尊蛮将。在精疲力竭后再遭到撞击也昏了过去,鲜血汩汩地从它脑后流出,而水不断从他的口鼻中钻进去。

  牛蛮将的身体随着河水流动。慢慢下沉,最后被活活淹死。

  一头马蛮兵妄图在峭壁上攀爬,但一个水浪打过来,它没能站稳,被水冲走,身体立刻被尖锐的石棱贯穿。

  一头虎蛮将迷迷糊糊随着大水移动,不断撞击着墙壁,身体的气血快速消耗,最后终于因为气血耗尽,被活活撞死。

  各种各样的死法在方运的前方上演。

  在场的学子们见过各种各样的移山之法,但如此一气呵成的杀敌之法从没见过。

  “妙!”

  “酣畅淋漓!”乔居泽赞道。

  “当浮一大白!”一位嗜酒如命的进士笑道。

  “看看方运,再看看咱们自己。”

  所有的学子都沉默了,方运杀敌如鲸吞,而众学子杀敌似一只小蚂蚁在撕咬大象。

  不多时,水流减缓,但两条大河的水量却从不减少,如同一条长江在山谷中穿行,形成新的河道。

  许多妖蛮因为气血耗尽,被这并不大但连绵不绝的河水淹死。

  不多时,水面恢复了平静,最为幸运的数百蛮族活了下来,但它们的气血所剩无几。

  方运最后慢慢移山,各种平时对蛮帅蛮将无用的山峰,在这一刻发挥了超乎想像的作用。

  一个接一个蛮族死去。

  一个进士道:“移山亭和后面的两亭一样,评判筹数素来低的可怜,往往一年也只有几个人达到七筹,其余是清一色的六筹。不是这些人真的不行,而是杀光这些蛮族的速度太慢,很多人为了过移山亭甚至不得不亲自上阵,最后带着大量的伤口通过。”

  “看看方运这里,蛮族行军不过半就被全歼,单单这可怕的速度就至少能给八筹。”

  “我感觉至少给九筹!”

  “不可能九筹,两河合一向来有筹数奖励,当年有位兵家传人也用了两河合一,可惜因为才气不足,没有能做到用山峰杀光蛮族,最后亲自上阵,用时极长,但最终获得七筹。”

  “等最后的结果吧,可惜要过了墨剑亭才知道他最后能得几筹!”

  “你们再看韦育的脸色。”

  一些人偷偷笑起来。

  在最后一头狮蛮帅死亡后,方运转头看了一眼韦育。

  韦育立刻觉察,扭头看过去,但脸迅速红成了猴屁股,因为方运的目光虽然淡然,但每一个人都猜得到他要说什么。

  “你太慢了!”

  韦育突然哀求道:“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主动离开学宫,不要把我驱逐出学宫!”

  韦育的一些熟人轻叹,自己离开和被逐学宫完全不同。韦育若是自己离开,则可以毫发无伤前往雷家。

  若是被方运逐出学宫,景国的监察院会第一时间联系圣院的刑殿,然后对韦育展开联合审问,若景国监察院认定他叛国还可以赎罪,但若是认定勾结妖蛮暗害人族天才,那韦育一族都会遭殃。

  雷家要想护住韦育,必然付出极大的代价。

  “常东云在边塞等你,我在第六阁等你。”

  方运的话犹如一道雷霆,彻底击碎了韦育的希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