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39章 文思泉涌

第439章 文思泉涌

  韦育离开后,弹波亭中恢复了正常。

  方运依旧什么话都不说,继续弹波练琴。

  经历了与韦育的对抗,他的指法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但是,小国公却是微微一笑道:“方运才气即将耗尽,不足为惧。我便不等一刻钟了,诸位,我们第五亭见,希望韦育今日能通过第六亭,再度入主上舍。”

  “未必吧,方运不像争一时意气之人,或许还有余力。”乔居泽道。

  “乔兄,你发现了什么?”旁边一个进士低声问。

  “这首诗的意境和琴心实在太独特,底气十足,淡然恬静,一点不像是才气耗尽。方运或许有什么杀手锏。”

  “杀手锏?就算他有十寸才气,那也最多通过第六亭。或者他有传说中的文心‘文思泉涌’,至于孔家独有的‘才高八斗’,他绝对不可能拥有。”

  乔居泽微微点头,道:“不错,他经历神秘,但得到完整的‘文思泉涌’难之又难,应该是残缺的,只能使用有限的次数。有了文思泉涌,一旦他的才气耗尽,才气就会上涌,完全恢复,等于比同文位的读书人多了一倍的才气,作用远超普通文心。”

  “希望方运能有‘文思泉涌’。”

  “我们开始弹奏吧,再拖下去,若弹波奏曲不到六筹,我们就看不到方运在下一亭的雄姿了。”

  众人或练习,或开始弹波奏曲。

  小国公精通琴棋书画四道,都在一境之上,过这弹波亭易如反掌。

  他丝毫不在意乔居泽的说法,而是道:“康社和柳风社的诸位同窗,不如我们齐奏《青松吟》如何?”

  一些学子无奈摇头。小国公太阴险了,韦育之前弹的《青松吟》对方运有不小的影响,现在方运那首琴诗的力量耗尽。小国公自己弹奏《青松吟》就足以乱方运之心,几十人一起弹奏。那对方运的影响丝毫不下于韦育。

  若是方运正式弹波奏曲的时候被《青松吟》的力量影响导致弹奏中断,那么最后的筹数必然大降,若是第二次奏曲稍有差池,就可能低于六筹,最后无法度过第四亭。

  “谨遵国公爷之命!请国公爷领奏。”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小国公手触水纹,弹波生音。

  不仅小国公,康社和柳风社大半的人都开始弹奏这首《青松吟》,只有少数家世较高或才学卓绝的进士没有弹奏《青松吟》。而是选择其他曲目。

  数十人一起弹奏《青松吟》的场面有些小小的不同,相近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使得水波形成的琴音有丝丝重叠,形成的声音更大。

  数十曲《青松吟》的合奏充满了力量,许多人仿佛看到一棵青松拔地而起,直上青云。

  方运依旧没有在意,继续弹奏,眼看小国公等人的《青松吟》弹了大半,方运终于停止练习,开始弹奏自己最拿手的曲目。

  毫无疑问。是《将军令》。

  在这里,战曲不会发挥杀伐之力,但依旧有着其他乐曲不具备的战意。

  方运落指。号角长鸣,战鼓声声,召集大军的雄壮之意向四面八方散发。

  “不愧是原作之人,哪怕第一次弹波奏曲,也能把《将军令》弹得如此雄壮。”一位进士称赞道,而他的食指飞快,不断弹奏《秋风辞》。

  方运稳稳地弹奏着,在弹到《将军令》第二部分将军训话的时候,许多精通琴道之人露出诧异之色。在不影响自己弹波奏曲的前提下,不断看向方运。

  因为方运的《将军令》的曲调出现细微的变化。那变化让整首琴曲更显独特,除了战场应该有的杀伐琴意。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儒雅。

  “你们看,方运似乎加重了左手指法而减少右手指法,而且还有几种从未见过的新指法!在这里用出新指法,哪怕琴道境界不高,也可能得满筹啊!”

  “据说筹数越高,过七亭得到的奖励越好,不知方运最后能位列‘举人凌烟阁十子’第几。”

  小国公看向方运,缓缓道:“青松不倒,万军辟易!谁说方运能过这第四亭?我,不同意!”

  小国公本来带领众人弹奏《青松吟》,就见他突然转身面向方运,波纹震荡,然后突然使用了指法中极为有力的‘拨刺’,就见数十人的《青松吟》形成的波纹竟然被他一个人控制,宛如军队一样浩浩荡荡冲向方运。

  乔居泽等人下意识弹奏阻拦,但终究迟了一步,这数以百计的波纹若是一起涌到方运面前,方运必然弹波中断,甚至有可能败于弹波亭,最后因逐学宫失败而被迫离开京城。

  “卑鄙!”

  乔居泽就要以弹波奏曲反击小国公,耳边却突然响起急促的《将军令》之音,原来此曲进行到了第三部分,表现大军疾行。

  这一刻,方运终于放开使用改良的《将军令》,他一直没有使出,是因为新改良的《将军令》中有后世的几种指法,偏偏这种指法对战曲有着很强大的作用,

  “截”之指法以无名指中指和食指三指齐出齐刺三根弦,三指如一!三弦如一!三声如一!

  此音一出,三道波纹竟然合而为一,融合成一条更厚更高的波纹。

  不,那已经可以说是一道环状的微型波浪!

  但这没有完,方运立刻使出“连”之指法,连挑三弦共得三声,后面的三道波纹紧密跟在那波浪之后。

  最后,方运使出“临”之指法,食指从七弦挑至一弦,瞬间挑到七道波纹,最后七道波纹合而为一!

  又是一道更高的波浪!

  弹波湖中波纹无数,但最明显的则是那成百上千的《青松吟》之细密波纹快速向方运所在的地方扩散,而在《青松吟》波纹的正对面,则是《将军令》形成的两浪加一波纹。

  双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将军令》第四部分响起。激战!

  方运的三音合浪犹如一队骁勇彪悍的骑兵一头扎进《青松吟》的波纹中,隐隐有万军冲锋的轰鸣声,刺破数以百计的波纹。最后缓缓消失。

  “你还不够强!”小国公阴沉地看着方运,十指不断弹击波纹。激越的《青松吟》之音响彻弹波湖。

  方运继续弹奏《将军令》,就见“连”之指法形成的三道紧密波纹犹如重甲步兵一样,以极慢的速度向前推进,虽然慢,但却步步为营,击溃所有袭来的波纹。

  不多时,三道紧密的波纹消散,离小国公不足一丈。

  小国公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没想到自己不仅没能阻止方运,几十人反被方运逼到绝境!

  若是方运反击成功,这几十人的《青松吟》将全部中断,康社与柳风社大部分成员将败在这第四亭下,必将成为两社成立后最黑暗的一天。

  而方运最后的“临”之指法形成的七音合浪不疾不徐地向前,既不像“截”之指法凶悍,也不如“连”之指法稳重,但却有大将出征剑指天下的气势!

  在七音合浪的身后,出现许许多多的波纹,如同一起赴死的士兵。

  眼看方运的波浪就要迫近。小国公厉声道:“我就算一年内不进凌烟阁,也不能让你得逞!”

  小国公说着,伸手拍向方运的琴音波浪。要以蛮力彻底破坏七音合浪。

  “竖子尔敢!”乔居泽大骂完,然后下意识张口要吐出唇枪舌剑,但凌烟阁的力量阻止了他。

  “彻底不要面皮了!”那墨家进士轻声叹气。

  方运淡然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如此!”

  小国公听而不闻,看着方运,面目凶狠,毫不犹豫拍下去。

  所有人清晰地看到,小国公的手掌落在七音合浪上的一刹那,突然猛地抬手,随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大量的鲜血从他手中喷洒而出。

  一旁的人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就见一道深深的伤口横在小国公的手掌之上,若是小国公再迟疑瞬间。整个右手都会被切下。

  “琴音裂指!”许多人齐声惊呼。

  “一境巅峰!”

  康社和柳风社的许多人原本想去拍,可现在都举着两手,吓得一动不敢动。

  方运的《将军令》波纹缓缓向四面八方蔓延,所有《青松吟》形成的波浪都被吞没,而康社和柳风社的人齐齐高高举双手,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那波浪把他们拦腰切断。

  其余人的波浪则与《将军令》的波浪没有丝毫的冲突,那些人松了口气,继续弹奏,只是曲调琴音都有所变化,远不如之前。

  一道银色闪电降下,落在小国公身上。

  “啊……”小国公惨叫着,挣扎着,最后缓缓消失在弹波亭中。

  一股皮肉焦糊的声音在弹波湖上蔓延。

  方运收回双手。

  “奏毕。”

  随后方运也和韦育一样,成功通过第四亭。

  康社和柳风社的一些人呆若木鸡,被那道雷电吓得弹波也不是,不弹波也不是。

  一个举人终于忍受不住巨大的压力,道:“学生惭愧,放弃此次凌烟阁。”

  他很快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足足有十四人陆续主动放弃。

  康社和柳风社对立的学宫学子们则低下头笑起来,今日凌烟阁后,两社的名声必然会降到几十年来的最低点。

  方运眼前一黑一亮,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迷雾笼罩的地方,前方是一座式样和之前相似但更大一些的凉亭。

  凉亭的牌匾上换了字,上书“移山”。

  而在凉亭的门前,出现两块牌子。

  一块排名靠后,十分普通,写着:韦育,礼仪八筹,弹波八筹。

  方运轻轻摇头,据他所知,上一次韦育在弹波亭可是得了九筹。

  随后,方运看向第二块木牌,上面发散着淡淡的金光。

  方运:礼仪十筹,弹波十筹。

  .(未完待续)

  ps:向诸位读书人道歉。最近老火陷入一些事情,难以自拔,所以写得比较少,更新时间也比较乱,在此致以深深的歉意。

  不过,这件事会在月底前有结果,必然给大家一个交代。

  作揖。

  .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