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 甲骨文

  听到方运的失误,许多人目光一动,乔居泽看向方运。

  韦育立刻道:“这里是凌烟阁,你们若是告诉他这件事,想想后果!”

  多人轻叹,乔居泽无奈道:“就算用舌绽春雷他也听不到,这里毕竟是凌烟阁。”说完看着方运越来越小的背影。

  方运冲到猎场尽头,翻身下马,走入一座木门中,眼前景色变化。

  就见周围烟雾缭绕,远处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见,正前方出现一座凉亭,凉亭的牌匾上写着“礼仪”二字,而在凉亭的一旁,浮现出一块两掌大的木牌,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上书:方运,射猎十筹,御马十筹。

  方运回头望了一眼,大雾弥漫。

  方运并没有大意,自己终究第一次进入凌烟阁,万一韦育突然开窍,在琴棋书画四道有所精进,自己就可能败下阵。

  方运深吸一口气,迈入礼仪亭。

  眼前出现四座大殿,从左到右依次变大,也依次变得华丽,但四座大殿的历史厚重感却相反,越小的越有底蕴。

  最左面的是一处木制大殿,异常简陋,由粗大的圆木堆叠而成,连树皮都清晰可见。

  第二间大殿则是由巨石垒叠,人力的迹象更明显。

  第三座大殿则是石头和泥砖混合。

  第四座大殿完全由转头建造,上面有漂亮的琉璃瓦,更加美丽。

  这四座大殿,分别代表夏、商、周和秦四朝,也分别代表夏礼、商礼、周礼和秦礼。

  学子可任选一座大殿接受考验,但秦礼最多只能得六筹,周礼最多只能得八筹。而商礼和夏礼可得十筹。

  但是,绝大多数学子都不选商礼或夏礼,大都选周礼。

  这里涉及到圣元大陆的文字起源。

  圣元大陆最古老最神秘的文字为甲骨文。又称天文。

  当年妖族众圣用尽全力,送了八尊妖圣蛮圣突破两界山。进入圣元大陆后立即控制住商朝,然后开始大规模销毁甲骨文。

  所有懂甲骨文的商朝名宿全部死亡。

  自此以后,甲骨文几近绝迹。

  周文王灭七圣后,一直闭关不出,据说就是为了研究甲骨文。

  至于甲骨文到底有什么秘密,人族一直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不到亚圣。无人能研究甲骨文,因为曾有一位半圣研究甲骨文导致自身圣道衰落,使得以后的半圣最多只是粗通甲骨文。

  没了甲骨文,商礼几乎无人知晓,而更早的夏礼更是成为谜团。

  方运看着商礼大殿,目光发亮,圣元大陆的人不认识甲骨文,但自己认识!

  哪怕是在华夏古国,甲骨文也出现过数千年的沉寂,直到清朝末期才被人发现。之后通过挖掘出的大量骨片进行研究,发现甲骨文共有四千五百余字,而被确定字意的约两千五百字。

  根据目前的记载。圣元大陆也挖掘过一些甲骨文,但数量极少,一共只有几百件物品上有甲骨文。

  而且书上曾记录,圣元大陆的甲骨文似乎有神秘的力量,所有研究甲骨文的人都会陆续死去,连半圣都圣道衰落,所以早就被人族束之高阁,没有任何人在研究。

  人族现在正在“寻古”,希望通过补全历史长河来间接研究甲骨文。但那是一个无比漫长的工程,而且妖蛮众圣处处从中作梗。让人族的寻古工程异常缓慢。

  周礼和秦礼考主持一场大礼,而商礼和夏礼不同。只要改变其中的错误就可获得一定筹数。

  每年都有一些学子因为过不了第三亭而胡乱改变商礼,希望可以获得足够的六筹进入下一亭,而且每年都会有一两人成功。

  方运想了想,立刻走向周礼大殿中。

  在迈入周礼大殿后,方运发现自己仿佛回到了古代,就见一群身穿周朝服饰的官员和下人弯腰鞠躬,一起问候。

  接下来,方运问清这次大礼的目的,原来是一位诸侯祭祖大礼,于是方运按照所学,一丝不苟地分派下去,从人人皆知的“八侑舞”到钟鼎的摆放,从帐幔的花纹选择到仆从的装束,方运事无巨细全都自己下命令。

  在儒家的体系中,礼是极为重要的概念,类似军中的军纪一样,别的可以稍微差一些,但若是对礼不尊重,必然会引发大量的攻击。

  方运当日不过认为杨玉环比蒙圣世家的女子重要,就引得凶君大怒,圣院的礼殿甚至还发文抨击,只不过方运功劳太大,礼殿的人不了了之。

  主持诸侯祭祖礼后,方运离开周礼大殿。

  除非有人能对周礼做出额外的补充,否则周礼做得再好,也只能得八筹。

  在凌烟阁出现后,就没有人在礼仪亭得过十筹。

  方运走出周礼大殿的时候,外面还有一些人,有的刚刚进入,有的正准备离开,因为有的人选择了更简单的秦礼,所以比方运提前完成礼仪亭的考验,但所得的筹数最低。

  那些人见方运从周礼大殿出来,纷纷行礼问候。

  “这周礼定然难不住文侯大人。”

  “我此次故意选秦礼而不选更难的周礼,就是希望可以在第四亭的时候与方镇国一同进入,不能被他落得太远。”

  十几个人急忙向方运走去,以为他要离开礼仪亭,要进入第四亭的弹波亭。

  但是,他们突然停下脚步,因为方运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向商礼大殿走去。

  “啊?他的周礼难道完成得不好,为了过这礼仪亭,所以去赌一把?”

  “应该是,不然的话没人会去商礼大殿,一万个人里也未必有一人能在商礼大殿讨到好处,反而可能吃亏。”

  “一定是他在主持周礼的过程中除了什么意外,不过没关系,他一定能够通过这礼仪亭!”

  方运走到商礼庙前,仔细观察。

  商礼庙中摆放着许多商代之物,应该都是仿品,因为没人知道商朝的礼仪,所以东西显得有些乱。

  这些器具中有少部分刻着晦涩难懂的甲骨文,方运的目光很快落在一张桌子上。

  那张桌子上有一些饮酒的器具,方运看出一件东西摆放的不对。

  这些酒具应该给大人物享用,可一只杯子竟然刻着甲骨文的“羌”字,简单的理解就是“两脚的羊”,在甲骨文的意思里就是奴隶。

  而一旁的酒壶上则刻着一个甲骨文的“华”字,这个字在甲骨文中的地位非常崇高,后人考证还可能是“华夏”的来源之一。

  方运先是装模作样看了一会儿,然后拿起那个刻着“羌”的杯子,随手扔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