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御马亭

  其他人听到惊呼声,立刻看向方运。

  “他挽弓射箭的度好快。”

  “他的箭飞得比我们快,他的力气竟然比我们进士大?”

  “废话,他可是童生、秀才和举人三圣前,比进士多了两次才气灌顶,身体自然比我们强。”

  “他的箭术竟然过我们所有人!他难道从娘胎里就开始射箭吗?我可是箭术之家,父亲为了凌烟阁,从小培养我射箭!”

  “别说了,一边看一边射!我们要是过不了第一亭那可太丢脸了!”

  方运相邻的乔居泽激动地道:“我就知道方镇国不会那么轻浮!真没想到他竟然用鸣镝箭的声响惊吓大雁,让一部分大雁减慢或加快,从而让两只大雁在同一条线上,最后用重锥箭射杀!”

  原本已经不把方运放在心上的小国公和韦育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目瞪口呆。

  他们仔细一看,方运的箭术比别人说的更厉害,方运一开始只是用鸣镝箭来让少数大雁减慢或加,可到了后面,方运经常同时射出两支鸣镝箭,然后控制整个雁群的飞行度,甚至让雁群更加密集。

  接着方运连续射出两支重锥箭,每一支重锥箭都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必然洞穿四只大雁。

  在一支普通锥箭射中最后一支大雁后,方运缓缓说道:“二十八息半。”

  接着一个进士哀叹道:“方运都射完了,我的大雁还没死光!”

  许多人哄笑,然后不再看方运,继续射击。

  乔居泽一边射击一边以舌绽春雷笑道:“小国公,韦育,方才两位说什么来着?二十八息半,方运的成绩必然十筹满筹!而飞将军李广在举人之时,也不过用了三十一息!方运的箭术的确不如李广。但他得六次才气灌顶,又有彗星长廊的力量,在射猎亭中自然胜过李将军。”

  一个进士大笑道:“哈哈,今日终于明白什么叫班门弄斧!想起小国公和韦育开始射方运面前的大雁那一幕,我就想笑,方文侯那时候恐怕不仅不在意,反而在强忍着笑吧?”

  “方文侯,想笑现在也可以笑。”

  许多人跟着笑起来。

  方运面带微笑。

  小国公和韦育面红耳赤,韦育大声道:“这怎能怪我们,谁知道方运这个穷乡僻壤的乡下人竟然有名师指导箭术!”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包围方运,方运消失不见。

  乔居泽冷笑道:“穷乡僻壤?你敢说有悟道河的地方是穷乡僻壤?那明明是钟灵毓秀之地!到了现在你还瞧不起方运寒门出身,就你这种货色,给他舔鞋底都不配!当年叫你韦兄,真是瞎了眼!”

  “你……”韦育哑口无言,若是别人这么说他可反驳,但乔居泽在方方面面胜过他,更是陈圣世家的女婿,现在的地位已然高于他。

  “韦育。你今日输定了!”乔居泽说完,射死自己面前最后一只大雁。

  方运眼睛一眨,看到眼前出现一座亭子,亭子上面的匾额写着“御马”二字。

  在古代。御专指驾驭战车,与射齐名,都是《周礼》的内容,孔子亦提倡的君子六艺。和被歪曲的五谷不分四体不勤有巨大的差别。

  随着战车逐渐被淘汰,御也就成了骑马,但考验“御”的一些手段都在。

  方运和进射猎亭的时候一样。没有丝毫的担忧,在书山幻境一年中,教他六艺的都是书山老人变化的人,学到的东西之扎实,远世家弟子,更不用说区区韦育。

  论骑术和射术,方运已经把同辈远远抛在身后。

  方运踏入御马亭中,现自己在一处宽阔的马厩中,一匹马轻哼几声,然后扭头看向别处,两侧有许许多多的马厩排成一排,一眼望不到边。

  马厩前是平坦的空地,再往前是一条笔直的道路,而道路的尽头则有许许多多曲折蜿蜒的河沟,再往前是各式各样的路障,之后是许多弯路,最远处则是一片草原,有兔子、野鹿等兽类。

  方运立刻明白,周礼中的“御”要考验五种驾车技巧,而演变成御马后,也有五种相似的技巧,但名称不变,分别是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和逐禽左。

  方运看向面前的马,这头高头大马通体乌黑,马毛如同黑色的绸缎,唯独四蹄雪白,方运一眼认出应该是名马乌骓,当年楚霸王项羽的坐骑就是这种马。

  乌骓是出了名的烈马,很难被驯服。

  方运早知这御马亭的第一步就是驯马,所以二话不说,走到乌骓近处,不等它反应过来,翻身上马,稳稳地坐在马鞍上,然后用力揪着缰绳。

  “咴咴……”乌骓猛地扬起前蹄,高声叫着,然后如下山猛虎一样冲出马厩,疯狂地跳跃奔跑,誓要把方运掀下来。

  方运冷哼一声,双腿死死夹着马肚,两脚用力踩着马镫,左手握着缰绳,右手竟然拿着马鞭不断抽打乌骓。

  这是公认驯服乌骓的最快方法,但几乎没有举人敢用,哪怕进士都很少用,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掀翻下马。

  但是,方运宛如泰山一样稳稳地坐在马上,无论乌骓如何折腾,都不能威胁到他。

  在乌骓疯狂跳跃的时候,6续有人进入御马亭。

  “这……方运是怪物吗?竟然用马鞭抽打乌骓?现在已经没人敢如此做了!”

  “抽打乌骓不算什么,关键你们看他的身形,无比沉稳,完全可以料到乌骓下一步要做什么,从而提前化解。哪怕是骑马二三十年的老骑兵也不过如此。”

  “悟道河边难道也有悟道猎场、悟道马场?”

  众人摇头无奈地笑着。

  “咱们也上马吧,不如方运没什么,若是被方运远远地甩在身后,等到了下一亭的时候他已经没影了,那真是太丢人了。”

  “快快快,我突然觉得今日上凌烟阁充满动力,真想知道咱们到底能不能跟上方运的脚步!”

  “好!一同驯马!不能被方运落下太远!”

  众多进士和举人立刻精神振奋,没有嫉恨或怨气,而是无比纯粹的竞争之心。

  乔居泽现众人的态度有变,轻轻一叹,心中感慨万千,天才只是出常人,但人杰却能激励众人,而英雄则可以挽救一族。

  “人杰方运。”乔居泽说完,翻身上马。(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