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51章 妖祖洞府

第851章 妖祖洞府

  商阁总阁数千万里地界,全部笼罩在淡银色的雾海之中.

  这些淡银色雾气,可阻碍神念感知,降低遁光遁速,对商阁而言,是一道天然屏障.

  来来往往的修士,大都只能在雾气中缓慢飞遁,就算是命仙修士,也无法在雾中大范围散开神念.

  雾海中心处,有一个巨大漩涡,在漩涡的上空,漂浮着一座座浮空城池.

  那里,便是商阁总阁所在.而漩涡之下,则是雾海深处禁地.

  地面上的雾海,被商阁修士称作雾海第一层,这里的浓雾浓度,足以阻碍命仙修士的神念感知.

  漩涡之下,还有雾海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具体有多少层,外界罕有人知晓,算是神虚阁一个秘辛.

  雾海第二层天地,漂浮着一座悬空岛屿,名为东溟岛,此岛之上,建着八座宝库.

  宁凡不急不缓地行走在雾气之中,每一步,都好似踏在此地雨雾道则的脉络之上.

  雾气随着他的到来,朝两道自觉分开,似恭迎他的来临一般.

  沿途一些修士,一见如此诡异一幕,无不骇然色变.

  但一看清行走在雾中的是宁凡时,则纷纷感到释然.

  雨之仙君宁凡,有一种玄妙神通,可令雨雾臣服.此事,东溟星域如今谁人不知.

  每一个神虚阁修士,看待宁凡的目光,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敬畏.

  一些云英未嫁的女修,望向宁凡的眼神中,则往往带着些许倾慕,羞涩.

  这一切,宁凡并不在意,他一路遁行,一直飞至雾海中心,朝商阁总阁所在修城降落.

  此地雾气极浓,空气湿润.却有一种滞闷之感.

  降落至修城,宁凡却并未久留,只是取出向螟子给予的令牌,朝着总阁方向打出一道令诀.算是通知他的到来.旋即立刻纵身一跃,朝着下方雾海漩涡跃下.

  他来此地共有两个目的,一是前往雾海第二层的东溟岛宝库,取用此地修真物资.二是进入雾海第四层,将封仙碑放入第四层内的养碑池中温养千年.

  进入宝库,需要商阁阁主令;进入养碑池,亦需要商阁阁主令.

  宁凡的手上没有阁主令,却有向螟子赠予的令牌,这个令牌与阁主令功效几乎一致,这些禁地.他都可随意进入.商阁之中的修真物资,他也可随意取用.

  知会商阁一声,只是出于礼貌,然而就在宁凡打出令诀的瞬间,立刻便有四道流光匆匆飞出总阁.叫住了宁凡.

  "仙君请留步,慈明四老有话,想要告诉仙君!"

  一听此言,宁凡立刻收住下落之势,遁止在雾海长空.

  四道遁光由远及近,化作四名老者模样,无一不是渡真巅峰修士.

  "慈明四老.见过雨之仙君!"四名老怪各自露出微笑,朝宁凡抱拳一礼.

  宁凡微微一怔,朝四人抱拳还礼,诧异道,"四位长老叫住宁某,不知有何见教"

  宁凡住在宗阁三个月.慈明四老的名号,他略有耳闻.

  如今商阁内舍空以上的强者,全部忙于修复镇天钟,无暇顾及俗务,这四人便成了现如今商阁总阁的最高负责人.宁凡自然也不会太过怠慢四人.

  "呵呵,老夫荀慈,这三位,分别是赵明子道友,吴王孙道友,曲洞庭道友.我四人,是如今商阁总阁的负责人,之所以叫住仙君,是有一事相求."

  四人中,一名满头灰发的老道,微微含笑,向宁凡解释道.

  "哦荀长老有何事相求"宁凡目光微闪,询问道.

  以他的个性,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旁人请求,但也不妨听听.

  "呵呵,仙君今日来此,想必是想进入东溟岛宝库吧"荀慈笑问道.

  "正是如此."

  "不瞒道友,如今东溟岛宝库,出了些许变故."

  荀慈苦笑一声,取出一个玉简,交给宁凡.这玉简之内,刻印有他部分神念,记录着东溟岛沉入雾海第四层一事.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没入其中,许久之后方才收回神念,眉头微微一皱.

  他来得还真是有些不巧.一向浮在雾海第二层的东溟岛,竟在昨夜沉入了第四层.

  "荀长老的请求,可是与此事有关"宁凡询问道.

  "正是如此.荀某听说,仙君神通惊人,一身神通对雨,雾有诸多克制,斗胆想请仙君进入第四层,将东溟岛挪移回第二层.第四层雾力太强,我等渡真巅峰都无法进入,即便是舍空修士,贸然进入,修为也会被压制九成,很难将东溟岛挪移回第二层.若非察觉到仙君到来,荀某此刻多半已派人前往天狱,请碎念前辈出手相助了.希望仙君略施援手,助商阁移回东溟岛.此物,算是老夫一点谢意,还望仙君不要将此物中的情报外泄."荀慈苦笑一声,取出另一个玉简,交给宁凡.

  "荀长老对我倒是很有信心.唯有碎念老怪能够办到的事.,竟然托付给我."宁凡不由失笑,心道这荀慈倒是十分高看于他.

  待接过第二个玉简,神念一扫,宁凡目光立刻一动.

  这第二个玉简,是荀慈的谢礼,其中记录的,竟然是神虚阁的一大秘辛——关于雾海的秘辛.

  这些秘辛很少有外界修士知晓,一般只有极少数神虚阁老怪知晓.

  宁凡收起玉简,再看荀慈之时,目光有了三分玩味,七分凝重.

  "荀长老以如此厚礼赠我,宁某可是无以为报的."宁凡似笑非笑地望向荀慈.

  "哈哈,这情报纵然老夫不给,怕也大有其人,愿意送给仙君,用于交好仙君."荀慈朗笑道.

  ".罢了,既已收下长老的礼物,宁某自当尽力,将东溟岛挪移回第二层.告辞!"

  宁凡深深看了荀慈一眼.身形一晃,朝雾海漩涡飞去.

  荀慈给他的第二个玉简,记录着关于雾海的隐秘情报.

  这些情报,神虚阁中有资格知晓的.只有寥寥两三百人.

  雾海是一处上古密地,一共九层,是曾经的东天祖帝——东妖祖遗留下的一处洞府.

  雾海第一层,就在地面,其余八层,则在漩涡下的地渊世界.

  二至四层的雾气,只能用于防御,无法用于修炼,是东溟岛的悬浮之地.

  五至八层,灵气极浓.只比天狱略弱,是神虚阁中不少舍空,碎念老怪的修炼之地.

  第九层,则是东妖祖的洞府所在,其中并无任何物品,只有一些古怪碑刻.

  那些碑刻的文字.古奥难辨,无人能够看懂.

  没有人知道,东妖祖曾在自己的洞府中,写下了什么.

  这些,便是荀慈交给宁凡的情报.

  对东妖祖的洞府,宁凡可是颇有兴趣.若他有实力进入雾海第九层,无论如何.都要入洞府一览的.

  "荀长老,你为何要将东妖祖洞府的情报赠予雨之仙君难道你认为他有能力进入雾海第九层"名为吴王孙的长老在宁凡离去后,不解问道.

  "呵呵,吴道友说笑了,老夫怎会奢望雨之仙君能够进入第九层.第九层,历来唯有神虚双帝才可进入.便是仙王都无法踏入,威压太强,强行进入,唯有反噬重伤.第八层,唯有万古仙尊才可踏入.第七层.唯有碎念老怪才可踏入.以那雨之仙君的克雨能力,多半能到达第六层.于他而言,第六层是绝佳修炼场所,老夫赠他玉简,只是希图先人一步,告诉他这一秘辛,算是结下一个善缘罢了."

  荀慈笑了笑,带着其他三名长老返回总阁.

  四人皆不认为宁凡能入第六层以下,却皆笃定宁凡有能力挪移回东溟岛.

  他们自认为没有低估宁凡,可惜,貌似仍是低估了.

  .

  一入雾海漩涡,便算是进入了雾海第二层.

  雾海第二层,雾气自然比地面更浓,到了这里,即便是渡真修士,也无法发挥全部实力,修为,神念全部会受到巨大压制.

  第二层,更栖息着零零星星的雾兽.这些雾兽灵智低下,修为亦低,最多也就是化神修为而已.

  宁凡修出了雨阴阳,体内孕育出了一丝掌位之力,对雨雾有着极大克制.

  他进入第二层,自然没有受到任何压制,反倒由于他的到来,使得一些隐藏在浓雾中的雾兽瑟瑟发抖,战栗不安.

  在那些灵智低下的雾兽眼中,宁凡哪里是修士,分明是一滴雨,一滴可以主宰世间一切雨雾道则的雨!

  以它们的低微修为,只需宁凡心念一动,便可抹杀它们的存在.它们怕极了宁凡!

  "这里便是东溟岛之前的浮空位置么."

  宁凡在第二层某处收住遁光,神念散出极远.

  此地浓雾之中,明显有人为设置的阵法痕迹,应该就是东溟岛原先位置.

  "只需要进入第四层,将东溟岛挪移回此处,便可完成荀慈的请求."

  宁凡目光一闪,立刻朝下方遁去.

  在他的前方,忽然窜出两只身形娇小的雾兽,不经意撞在他的身上.

  这两只雾兽,皆只有拳头大小,修为则只相当于融灵程度.

  它们本在追逐嬉戏,一个不慎,却撞到了宁凡这绝世凶星身上.

  其中一只雾兽,指甲倒是尖锐,竟在宁凡脸上,划下一道血痕.

  "嗷呜.嗷呜."

  两只灵智低下的雾兽,发现自己闯下大祸,皆是直接炸毛,浑身发抖,妖瞳中满是畏惧,不安的神情.

  它们灵智虽低,却也明白抓破宁凡的脸,可能引发多大凶险!

  它们,很可能被宁凡这雨雾一族的克星一念抹杀!

  "雾兽么."

  宁凡目光略略扫过两只雾兽,手掌抚了抚脸上血痕,黑星光芒一闪,伤痕立刻消逝.

  再望向两.只小兽的目光.有探究,有思考,有诧异,唯独没有杀意.

  他并非嗜杀无度之人.不会因为小兽的无心之过,而妄动杀机.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些雾兽的利爪,竟能破开他天魔肉身的防御,在他脸上抓出一丝血痕.

  之所以能将他抓伤,不是因为这两只小兽的爪子有多么锐利.而是因为这两只小兽的爪子,无意间,引动了一丝天地大势的力量,破开了他的天魔肉身防御.

  "不要怕.你们走吧."

  宁凡随手一挥,袖中立刻生出一道清风.将二兽送出无数距离.

  眼中雨意一闪,他的神念立刻与雾海第二层的所有浓雾融合为一.

  闭上眼,宁凡却能凭雾中神念,看清此地所有隐匿雾兽.

  这些雾兽修为或许低下,却或多或少都能引动一丝大势的力量.

  引动的大势之力虽然不多.却也能令它们面对强大的修士时,稍稍自保.

  "引动大势的力量.这是此地雾兽生来具有的天赋能力么."

  宁凡目光微凝,沉吟不语.

  许久之后,终是重新卷起遁光,朝更下层遁去.

  雾海第三层,渡真修士一入此地必定会被压制九成修为,此层却无法阻止宁凡半点遁速.

  雾海第四层.便是舍空进入此层,也会被压制九层修为,到了这一层,宁凡修为竟无半点被压制的迹象.

  他是雨阴阳的修炼者,体内蕴有一丝掌雨之力.

  只有他压制雨雾的份,岂会有他被雨雾压制的时刻!

  雾海第四层.东溟岛已一路沉入底部.

  第四层的底部有一道阵光隔膜,将任何试图进入第五层的修士隔开.

  这阵光隔膜十分厉害,唯有掌握通行指诀的修士,才可穿过阵光,进入第五层.

  通行指诀.荀慈通过玉简,告知给了宁凡.

  若无通行指诀,即便宁凡是碎念修士,也无法轻易穿过这一阵光隔膜.

  被这阵光隔膜一阻,东溟岛自然是沉了底,无法继续朝第五层沉下.

  望着眼前的巨大岛屿,以及岛屿上的八座宝库,宁凡沉默少许,掐动指诀,直接施展了挪移之术.

  立刻,偌大的东溟岛一闪之下,顿时无影,从第四层消失,直接出现在了第二层之上.

  这东溟岛,竟是被宁凡一式挪移术送回了第二层!

  没有急于进入东溟岛宝库取宝,宁凡此刻对雾海九层的妖祖洞府更感兴趣.

  在东溟岛归位的瞬间,远在商阁总阁的荀慈等人,纷纷会心一笑,露出叹服之色.

  果然,宁凡不负众望,将东溟岛移回了.

  将东溟岛挪回之后,宁凡身形一晃,朝着第四层另一个方向遁去.

  在那个方向,有着一个被隐匿阵法封印的仙池,正是养碑池.

  利用令牌打开阵光,宁凡略有不舍地将封仙碑放入养碑池温养,重新封上阵光之后,转身离去.

  一次能量耗尽,便需千年温养,千年之内,宁凡无法再使用封仙碑了.

  此物,便暂且归还给神虚阁温养吧.

  离开了养碑池,宁凡立刻借通行指诀,进入了雾海第五层.

  一入第五层,正在第五层修炼的二十六名老怪,纷纷睁开双目,似有所感地朝宁凡方向望来.

  这些在此修炼的老怪,修为最低都是舍空初期,修为最高者,甚至还有舍空后期!

  在这里修炼的,都是常年闭关不出的神虚阁老怪,对外界传闻,向来不闻不问,一心只求修炼.

  神虚阁给他们的任务,也只有修炼一件事而已.假以时日,他们会是神虚阁下一代的巅峰力量.

  "什么!鬼玄巅峰!怎么可能!鬼玄巅峰的修士,怎可能有能力进入雾海第五层!此人莫非隐匿了修为不成!哼,真是故弄玄虚!"

  "看不清.此地雾气太浓,便是我等舍空老怪,也只能将神念散至千丈之外,目力更是只能穿透丈许距离.此人容貌,我等无法看清,不过此人的气息有些陌生.是新加入神虚阁的舍空老怪么."

  "雾海第五层,只有二十六处灵气最优.他一来.势必要与我等其中一人争夺闭关洞府."

  念及于此,二十六名闭关苦修的舍空老怪神情立刻阴晴不定.

  看待宁凡的神情,也有了些许排外的敌意.

  令他们意外的是,宁凡并未在第五层久留.也并无争夺第五层二十六座洞府的心思.

  一入第五层,宁凡马不停蹄,立刻朝着雾海第六层遁去.

  "什么!此人竟要去第六层!难道他竟是舍空巅峰的修为不成!"

  "若无舍空巅峰修为,擅自进入雾海第六层,直接会被雾力反震而出!"

  所有在第五层闭关苦修的舍空,纷纷目光动容.

  在众人变幻不定的目光.中,宁凡直接冲入了雾海第六层,并未被反震而出.

  "此人,果然是舍空巅峰修士!不.即便是舍空巅峰修士,进入第六层也许小心翼翼.绝无他这般轻松.莫非他竟是一名碎念老怪不成!"二十六名老怪纷纷猜测道.

  雾海第六层,雾气不再是银色,而是红色,淡红如丹朱.

  雾海第六层,共有十四个先天形成的红雾洞府.这些洞府只有两个空置.其余十二个洞府,皆有舍空巅峰闭关修行.

  在宁凡到来的瞬间,十二名舍空巅峰齐齐睁开双目.

  "鬼玄巅峰不,应该是隐匿修为的舍空巅峰.这位道友也是来此修炼的么,还好,此层还有两间洞府空置,倒不会发生争夺洞府的拼斗."

  这些老怪心中一定.各自闭上双目,重新进入修炼状态.

  数息之后,这些老怪齐刷刷地睁开双眼,纷纷走出洞府,朝着第七层方向望去!

  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神情中,宁凡踏入了雾海第七层!

  "此人.竟是一名碎念老怪!不会错.能入第七层的,必是碎念老怪无疑!"

  "雾海第七层,灵气可是第六层三倍之多,在那里修炼,速度可是极快."

  十二名舍空巅峰同时露出羡慕之色.羡慕的,是宁凡能够进入第七层修炼.

  雾海第七层,宁凡终于有了举步维艰的感觉.

  虽说他修出了雨阴阳,但并未解封,行至这一层,他的修为几乎被此层雾力彻底压制.

  第七层的雾气是黑色,黑雾缭绕中,共有九座洞府在此层若隐若现.

  九座洞府,有四座空置,其余五座,皆被碎念修士占据.

  五名碎念之中,有四名初期,一名中期,在宁凡到来的瞬间,五人齐齐睁开双眼,却又微微摇头之后,闭上双眼.

  "此人一入第七层,修为便被彻底压制,无法挪动半步.如此看来,此人多半是一名刚刚踏入碎念境的修士,境界还未稳固.可惜可惜,境界尚未稳固的碎念,是无法在此层洞府修炼的.此人吃足苦头之后,多半会自行退回第六层的."

  然而令这些人不可置信的是,宁凡并未退回第六层.

  数息之后,宁凡眉心雨星解封,身上骤然爆发出一股无法想象的雨雾之力.

  在这一刻,整个雾海第七层的雾力,好似都要听从宁凡的号令!

  宁凡一经解封雨阴阳之力,立刻无视所有雾力,朝雾海第八层爆冲而去!

  一瞬间,五名碎念老怪全部震撼站起,不可置信地望向第八层方向!

  "万古仙尊!此人竟是一名万古仙尊!若非如此,此人绝不可能踏入雾海第八层!"

  "这名万古仙尊的气息好生陌生,就算我等已在此闭关数百万年,也不应该不认识此人.难道此人是新晋仙尊"

  这个疑问,不仅在第七层五名碎念老怪心中升起,更在第八层四名万古仙尊心中升起.

  第八层中,共有五间洞府,在此闭关的,却只有三名万古仙尊.

  三名万古仙尊见宁凡到来,立刻全部走出洞府,迎向宁凡,客气之极地抱拳道,

  "道友有些面生,是新晋仙尊么,不知如何称呼"

  "晚辈宁凡,见过三名仙尊."三名仙尊客气相待,宁凡自然也不会傲慢,朝三人客气还礼.

  一听宁凡以晚辈自居,三名仙尊皆是一怔,想了想,心道多半是宁凡新晋仙尊,尚未适应仙尊身份,故而才以晚辈自居.

  三人也不托大,心中认定了宁凡是万古仙尊,自然还是道友相称.

  一番寒暄之后,宁凡也弄清了这三名万古仙尊的名讳.

  三名仙尊中,一袭黑衣的老者,名为云雷仙尊,有着万古第二劫的修为.

  另外两名仙尊,则皆是万古第一劫的修为.

  简单的认识之中,三名仙尊各自回到洞府,继续闭关修炼.

  宁凡没有在第八层选择洞府修炼,他的来意,是为了雾海第九层的妖祖洞府.

  察觉到宁凡直奔第九层而去,云雷仙尊等人皆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任何一个有能力踏入第八层的仙尊,仙王,想必都会怀着好奇心,试图闯入闯雾海第九层.

  不过可惜,雾海第九层,唯有神虚双帝才有实力进入,便是万古第五劫的仙王贸然去闯,也唯有被反震而出的结局.

  他们都曾试图进入过第九层,可惜以他们仙尊修为,无法成功.

  在他们看来,宁凡一定也是进不去的.毕竟,宁凡只是一名‘新晋仙尊’.

  新晋仙尊说来好听,实际上就是零劫仙尊,未曾经历过‘量劫’的洗礼.

  万古第一劫,并非仙尊中最弱的境界,最弱的是零劫仙尊,说好听点,就是新晋仙尊.

  "不知此人能在第九层中撑上几息,老夫当年刚刚踏入万古境界时,也曾尝试过进入第九层,不过只在第九层中撑了.三息,便被反震而出."云雷仙尊自语道.

  一息,二息,三息.十息过去,宁凡仍未被反震而出,三名仙尊的神情,已有些不淡定.

  二十息,三十息,四十息.百息之后,宁凡仍未回到第八层,三名仙尊的神情,已化作震惊与骇然!

  最终,宁凡也未被第九层的雾力轰出!

  云雷仙尊等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朝着雾海第九层,不可思议地望去!

  "难道宁道友竟不是新晋仙尊,而是一名.仙帝!"

  "若非如此,他岂能有实力进入雾海第九层!他,竟是一名仙帝!东天之内,何时多出了这样一名大帝!"

  (回到家就已经九点半了,码字到现在才更完一更,更新迟了,抱歉,大家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