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48章 唯师尊不可辱

第848章 唯师尊不可辱

  见宁凡并无怪罪之意,鲁长老大松了一口气,收剑入匣,堆出几分笑容,对宁凡客气道,"雨之仙君今日来此,可是来寻少主的"

  "是.这里不需要你守护了,你今日且退下."

  宁凡收回五柄雨之仙剑,眉心雨星微闪,望向鲁长老的目光,竟给鲁长老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乃是半步踏入舍空境的老怪,但却从此刻的宁凡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不是外物带来的危机感,而是宁凡本身实力带来的危机感!

  鲁长老咽了咽口水,心道宁凡不愧是闯过二十四墓的强者,虽是鬼玄,实力却是深不可测.

  二十四墓,他可闯不过.毕竟二十四墓,可是有舍空境墓主的.宁凡能闯过,实力自然在自己之上.

  "呵呵,既然雨之仙君不欲老夫在此打扰,老夫便暂时告退了."

  鲁长老倒是也识趣之人,又与宁凡略略寒暄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矮山之上,只余宁凡一人,望着山脚的宫阁,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已直接出现在宫阁之中.

  这座寝宫只有隔绝神念的阵法,却无阻隔出入的阵法.

  小妖女寝宫之内,有不少修为不高的女弟子在此服侍.

  一见宁凡前来,立刻便有几名不识宁凡的元婴女修,拦住了宁凡,意欲质问,却被另外一些知晓宁凡身份的女修阻止.

  "他可是雨之仙君!他有资格来此地!"

  "什么!他就是雨之仙君!哎呀,雨之仙君不是应该青面獠牙,三头八臂么,竟会张这幅模样!"

  "看着人畜无害的,身份竟如此可怕!"

  "嘘,噤声!不要命了么!有邪,不能乱说!"

  宁凡没有理会这些低阶女修,只是将这些女修暂时遣退.

  他一步步走向小妖女的卧房,在卧房外,闻到了一缕茶香.

  不是麒麟茶的味道.是另一种灵茶.宁凡对灵茶不甚了解,却也能闻出,这是一种精心凝神的茶.

  更有一道轻笑之声,轻轻传出.

  "嘻嘻,夫君好大的威风,鲁长老那牛皮糖,小女子怎么赶都赶不走,夫君只一句话,就把他撵走了呢,不愧是乱古传人."

  宁凡到来这么大的动静,小妖女自然不会不知.

  此刻的小妖女嘴上虽是笑眯眯的模样,心中却是有些忐忑不安.

  以她的聪颖,已经隐隐猜出宁凡今日的来意.宁凡此次前来.是想把她吃干抹净,否则大可不必遣退所有人.

  她明白,宁凡是想帮她摆脱祭品身份,不过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要与某人滚床单.

  妖女嘛.怎么能随随便便被人吃掉

  "嘻嘻,宁欲茶,凝神静气,清热解火.任何男修服下,三月之内,不会生出任何**.若动**,就会反胃恶心.上吐下泻,某部位也会肿痛欲裂.对女修,倒是无效."

  小妖女一手托着香腮,另一手摆弄着桌上的红泥火炉,烹着宁欲茶,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相信宁凡喝下此茶之后.便无法对她动欲了,滚床单之事,自然也无法做了.

  在宁凡推门而入的瞬间,小妖女收起邪邪的笑意,笑眯眯地看着宁凡.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在宁凡与她对坐之后,她如以往那样,取出琉璃茶杯,为宁凡斟满了一杯灵茶.

  "夫君伤势已经痊愈了么"小妖女眨着眼睛,貌似纯真地问道.

  "已经痊愈了,阿慈不必担心."宁凡把玩着手中茶杯,微微一笑,似发现了什么,又似什么都没发现.

  "夫君救我于危难,助我摆脱祭品身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茶代酒,敬夫君一杯!"

  小妖女不动声色,自饮了一杯灵茶,旋即美目涟涟,看着宁凡,似在催促宁凡共饮一杯.

  宁凡指节轻叩檀木桌,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妖女.

  他对灵茶不甚了解,对欲念的感知,可是极为敏锐.

  这灵茶若是喝下,普通男修怕是三个月内都要垂着做人了吧.

  "阿慈真的想让我喝下这杯灵茶"宁凡笑问道.

  "是呀,夫君火气有些旺,喝杯灵茶消消火嘛."小妖女千娇百媚地回了宁凡一笑.

  "也好,是该消消火了.不过只有一杯灵茶,似乎不够."

  宁凡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宁欲茶入腹,对拥有六欲之骨的宁凡而言,几乎没有任何药效.

  见宁凡饮下灵茶,小妖女立刻邪邪一笑,以为得计.

  宁凡却是面无异色地站起,挥手间,在卧房布下了隔绝阵法.

  "嘻嘻,夫君干嘛在人家卧房里布下阵法,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对人家怎么样呢."

  小妖女此刻一点也不担心宁凡会对她如何,身形一晃,已半依在贵妃榻上,轻轻晃着**的足

  [,!]雪白滑腻的小脚,轻轻晃动,好似想要刻意唤醒宁凡欲念,引动灵茶生效.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她更是轻轻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大截白玉般的藕臂,并发出了一声猫儿般的轻吟声,无比诱人.

  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眸,好似滴出水一般,似笑非笑看着宁凡.

  "夫君,人家好难受呀,求帮助!"

  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小妖女肆意挑逗着宁凡,试图激起宁凡欲念,让宁欲茶生效.

  她等着看宁凡捂着肿痛的某部位,微微痛楚的模样,不过这一幕,貌似迟迟没有出现.

  "你很想勾引我"

  宁凡仍是微笑着,不急不缓地再此倒满一杯灵茶,一饮而尽.

  "嘻嘻,小女子不是无以为报嘛,就只能以身相许了,夫君为何还不来采撷.小女子好难受呢."小妖女嘻嘻笑着,心中却忽得有种不妙之感.

  还未想明白那不妙之感从何而来,宁凡却已站起身,一步步朝着贵妃榻走来.眼中微微流露出欲念之色,宁欲茶却并未生效.

  "失策!此茶竟对小凡凡无效!"

  小妖女终于明白自己不妙之感从何而来了,俏脸一红,哧溜一声,就从贵妃榻上窜起,想要逃之夭夭.

  只可惜还未逃出两步,直接被一双铁一般的手臂禁锢住,下一瞬,她只觉身体一轻,竟是直接被宁凡横抱而起.朝贵妃榻上一放,继而压下.

  "小凡凡,不要!"小妖女欲哭无泪地推着宁凡的胸膛,却哪里推得动.

  小脚一踢,直接朝宁凡某物踢去.却被宁凡直接握住了脚踝,并一路沿着光洁的脚踝,抚入了裙衫之中,一片柔软滑腻地触感.

  但听衣帛碎裂的声音,小妖女的黑色裙摆,立刻碎成了一地破布.

  随着宁凡手掌抚弄,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轻喘连连,俏脸红地可以滴出血.

  "小凡.凡.不.要."手上微弱的反抗,根本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

  娇小的身体,被彻底禁锢,只能一点点沉沦.

  她的柔软,被他占有.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

  卧房之中,不知从何时开始,渐渐传出似痛楚似欢愉的女子低吟.

  直到夜深人静,那低吟才渐渐消弭.

  檀木桌上的红泥火炉.早已熄灭,一室之中,尽是霪糜的气息.

  小妖女赤着身,猫儿般蜷缩在宁凡怀中,眉眼处,似还挂着几滴泪珠,轻轻酣睡.

  泥泞不堪处,血丝殷红而魅惑.

  宁凡看着小妖女的泪珠,大感无语.

  这泪珠,都是骗人的.第一次是他征服她,后几次,可都是她在狠狠报复,掠夺他.

  虽说生死劫中,他已品尝过太多次小妖女的味道,但这一次,却是最为真实,最为美好.

  "小凡凡.果然无耻.不愧是乱古传人.我喜欢."小妖女梦呓着,说出的梦话,再次让宁凡哭笑不得.

  但当内视己身之时,宁凡的目光,则开始有些凝重了.

  一番**,宁凡的体内竟多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他的血液之中,多出了少许黑暗物质.

  若说之前血融劫念,体内多出了一些劫血,那么这一次,他与小妖女滚床单,体内竟多出了一丝暗血.

  调动着体内暗血的力量,宁凡伸出手掌,心念一动.

  卧房外,夜色中,一丝丝黑暗之力,立刻朝着他的掌心汇聚而来.

  "这是.掌位之力!"

  宁凡目光骤然一变,体内一经多出一丝暗血,他竟能催动一丝暗道则的掌位之力!

  从前的他,只能靠雨阴阳的力量,催动一丝雨道则的掌位之力,现如今,却又多了一个暗道则!

  "这暗血.莫非就是暗族对萧家女修出手的理由!"

  宁凡目光一冷,似有所悟.

  对暗族而言,暗道则的掌位之力,绝对算得上至宝.

  双修之后,可夺得萧家女修的暗血,但这暗血,只是一丝.

  若是通过钟祭,令萧家女修的元神炼化为酒,是否能获得更多暗血.

  宁凡手掌覆上小妖女的娇躯,闭上眼,借谊之力,感知着小妖女体内的情形.

  此刻的小妖女,血液中原有的暗血,已消失了九成.

  剩余的一成,正一点点蒸发消失.

  她的暗血,被宁凡取走了,从今日起,她对暗族而言,再无利用价值.

  宁凡收回谊之力,睁开眼,看着酣睡的小妖女,面色复杂.

  这一刻,他想起了森罗,想起了萧千雨.森罗似乎到死也没明白,萧千雨为何会被暗族盯上.

  他舍却性命复活的萧千雨,不.[,!]知体内是否还有暗血.不知是否还会再一次被暗族盯上.

  一丝倦意涌上心头,宁凡抱着小妖女,沉沉睡去.

  此后一连十多天,宁凡直接住在小妖女寝宫.故意闹得整个神虚阁都知晓,小妖女已非完璧,沦于他手.

  至此,小妖女的祭品资格,算是彻底失去了.

  东溟星上,一道来势汹汹的黑色遁光由远及近,踏着四重暗云!

  脚踏暗云,来人毫无疑问,是一名暗族修士,他在东溟星横行.自是无人敢阻!

  这是一个暗族青年,有着渡真中期的修为,随某个暗族大能,一并来到神虚阁,交送暗辰果.

  不知为何.此刻的他直奔小妖女的寝宫而来,眼中竟带着一丝怒意!

  他来此,只为求证一件事!求证小妖女是否已非完璧,暗血是否已失!

  "暗血,真的失去了么!"

  "我族千年之后的分酒大会,无法如期举办了么!"

  "若无暗血,纵然我有朝一日成帝.也无缘掌位!"

  "乱古传人又如何!一个已死之人的徒儿,何必惧之!族中老祖,修道修了太多年,胆子是越来越小了!"

  "不仅舍了十颗暗辰果,便是连暗血,也拱手相送.可恨!"

  青年一路疾驰而来,在临近寝宫之时,却被一道剑芒一斩阻拦.

  阻拦他的,赫然便是鲁长老.

  "暗族修士!"鲁长老心中微微一惊,却还是出手.将这名暗族青年拦下.

  "阁下是谁,为何擅闯我神虚阁少主寝宫!"鲁长老不卑不亢地问道.

  随着乱古惊退了暗族,如今的神虚阁修士对暗族已非从前那般畏惧,有了几分底气.

  暗族青年眉头一皱,似乎极为不满被人拦住,双目危险地一眯,冷冷道,"本座,暗无涯!暗族第九少帝!"

  "第九少帝!"

  闻言,鲁长老立刻目光一震.

  获得了暗族少帝身份的人,一般此生都有望成就仙帝之位.

  这暗无涯竟是暗族第九少帝,鲁长老却是不敢怠慢了.

  "你,退下!本座要见萧千慈!"暗无涯盛气凌人道.

  鲁长老微微皱眉,没有退下,也并未出言触怒暗无涯,只是用行动表示,他不会让路.

  "找死!暗术,天崩!"

  暗无涯冷哼一声,五指一抓,长空中立刻有无数黑色裂痕狠狠撕开.

  天地间,骤然出现数以百万的黑鸦虚影,一经出现,立刻一一自燃.

  一股天崩之声,立刻传开,在长空撕裂的瞬间,一道暗之巨爪从苍穹裂缝中狠狠抓下,直冲鲁长老而来.

  鲁长老目光一沉,立刻斩出后天仙剑,剑诀一变,长空中俱是纵横驰骋的剑光.

  那剑光与暗爪对轰,竟是纷纷崩溃消融,诡异之极.

  暗无涯不屑一哼,暗之巨爪立刻碎为无数鸦影,朝鲁长老撞击而来.

  鲁长老张开一道剑网,试图阻下那些黑鸦撞击,但那些黑鸦,竟是直接穿透剑网,冲入鲁长老体内.

  黑鸦入体的瞬间,暗无涯指印一变,无数黑鸦立刻在鲁长老体内引爆.

  只瞬息间,堂堂半步踏入舍空境的鲁长老,竟是被渡真中期的暗无涯击成重伤,面色震撼之极!

  "暗乌之体!"鲁长老震撼道.

  若非暗无涯拥有如此惊人体质,是不可能凭渡真中期修为将他击败的.

  巨大的斗法波动,立刻惊到了无数宗阁修士.

  便是寝宫中的宁凡,小妖女,也通通被惊动.

  无数宗阁弟子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无法相信,堂堂半步舍空的鲁长老,竟会被一名渡真中期击败.

  纵然这名渡真中期,来自于暗族,展露出的战力也着实有些惊世骇俗了.

  宁凡与小妖女并肩走出寝宫,一个白衣如神,一个黑裙如墨.

  一见二人走出,暗无涯立刻目光一沉.

  小妖女此时的气息,明显亦非处子.这即是说,她的暗血,果然被人夺走了!

  暗无涯的目光继而落在宁凡身上,不屑一哼.

  "你,就是乱古传人此届神虚阁墓比第一之人"

  "是又如何"宁凡眉头微皱,淡淡道.

  "与我一战,若败,则死!"暗无涯冷笑道.

  "没兴趣."

  宁凡一把拉住小妖女,便要返回寝宫.

  暗无涯却是大手一挥,立刻便有数以百万的黑鸦朝宁凡猛冲而去,杀机凛凛.

  "乱古传人,不过如此!乱古道统,不值一提!"暗无涯咧嘴冷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这一击,他下了死手!族人不敢动宁凡,他偏要看看,宁凡有何动不得!

  宁凡目光骤然一冷,猛然转身,眼中杀机狂泻,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暗无涯的挑衅,他可以无视.但暗无涯胆敢.[,!]侮辱乱古道统,此事,他不会容忍!

  他虽未曾叫过乱古一声师尊,但无形之中,他早已将乱古当做师尊.

  其师,无人可辱!

  这一刻,他眉心雨星直接解封!

  这一刻,他一身气势,几乎接近渡真巅峰!

  没有人看清宁凡如何出手,数百万黑鸦之影,已全部崩溃.

  一股危机之感,骤然临身,暗无涯还未反应过来,忽然被一股无法抗衡的雨意一撞,立刻如遭重击,在长空中吐血连退.

  一道白衣身影,徐徐出现在他的眼前.

  再次看这白衣身影之时,暗无涯的心中,竟没由来生出一丝胆寒之意!

  "暗族第九少帝,暗无涯么."宁凡目光寒芒一闪,无边血焰立刻自脚下疯狂延伸,煞气魔威笼罩天地!

  "刚才的话,你可敢再说一次!"

  你,可敢!

  你,可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