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43章 红夜叉之奴!

第843章 红夜叉之奴!

  

  第六墓之中,空荡荡的没有一只死灵。

  在宁凡踏入这间墓宫的瞬间,整个墓宫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住,无法召出死灵,也不容任何人离去。

  宁凡立在无边无尽的坟地之中,眼中竟有一丝入魔般的疯狂。

  他不知先天雷灵的手中,为何会有红衣之骨炼成的骨鞭;他明知,那先天雷灵身怀劫血,能避则避才是正理...但他还是来了。

  不能不来!只察觉那骨是红衣之骨,他的心,竟已有了蚀骨般的疼痛!

  他的心中,不断冒出各种猜测...猜测红衣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否则,为何她的骨会被人炼制成兵...

  不敢想!这种念头想都不敢想!

  红衣出事的念头,只在宁凡脑海一闪,便被他生生掐灭。

  他不容许红衣出事,他飞升前,明明已安排了夏皇、老魔看护下界,下界怎可能出事!

  红衣若留在雨界,应该是十分安全的,但若她飞升了呢?去了古魔渊呢,会不会在那里遇险...

  “该死!她的骨,为何会在此,为何!”宁凡狠狠一握拳,气息冷得吓人,却终于强行压下了心中种种忧思。

  眼下胡乱猜测,根本无济于事,为今之计,是先将红衣骨鞭,从雷灵手中夺回!

  她的骨,他不容任何人亵渎!敢拿她的骨炼宝,找死!

  宁凡目光变得冰冷,变得寒芒闪烁,但见他十指掐诀如乱影,眼中雨意一动,天地间,立刻阴沉下来。密密下起了细雨。

  “滚出来!”

  宁凡目光一厉,骤然冷喝一声,重重一踏在大地之上。

  周身煞气立刻化作无边血焰。朝四面狠狠焚去。

  天地间的雨幕则立刻被他一步引动,融入长风。风雨一卷,朝四面狠狠吹袭。

  这墓宫内的天地,空间立刻出现了剧烈颤动,便是道法规则,都有了些许错位。

  始终隐匿于此地的一道青雷人影,立刻娇躯一颤,现了出来,独目之中。隐隐有一丝本能地震惊。

  那是一道身高六尺的青雷人影,脸部是空荡荡的面皮,无鼻无耳,只生有一个樱唇小口,眉心张着一个竖眼,极为诡异、可怖。

  从身形看,这青雷人影窈窕似女子,应是女流。

  从种族看,这青雷女子更接近神族一些,与妖魔气息迥然不同。

  “猎物的气息...劫血的气息...红夜叉的气息...”

  青雷女子声音沙哑。冰冷,听不出太多情绪,目光略有空洞。灵智似乎不高。

  最初的震撼之后,青雷女子略有迷茫。只一个照面,她竟从宁凡身上,嗅出了三种气息。

  猎物的气息,指的自然是雷金世交给她的任务...她此届墓比的猎物,只有一人,那便是罗家守墓者——宁凡!

  红夜叉的气息,同样引动了她的杀机...她重塑雷灵之体,遗忘了很多事。甚至遗忘了红夜叉是谁。

  但她隐约记得,红夜叉是她的仇人。她曾毁其尸,炼制成兵。

  故而从宁凡身上嗅出红夜叉气息的瞬间。她的眼中立刻有更深的杀意流转。

  至于劫血的气息,则让她有了一丝迷茫。

  身怀劫血者,必为太苍劫灵,必为她的同族...但太苍劫灵是什么,她,记不太清了。

  “你是敌是友...”青雷女子沙哑地问道。

  “将你体内骨鞭,交出!”宁凡冷厉的语气,立刻激起青雷女子的杀心。

  “你想要红夜叉的骨...你,是红夜叉的奴...你,是我青那罗之敌!杀!”

  这一刻,青雷女子的眼中,迷茫竟是全散,一股舍空中期的威压,立刻从她周身猛散而出,朝宁凡狠狠压来,夹杂着无数杀机。

  同一时间,青雷女子足尖一点,立刻化作一道青色雷霆,一闪而逝,不知所踪。

  毫无征兆地,宁凡背后寒气直冲头顶,耳边更隐隐听闻滋滋作响的轰雷之声,好似极远,又好似转瞬便近。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立刻朝身后祭出了古魔傀儡,并继而身形一晃,碎为点点墨影,消失无影,由古魔傀儡应对危机。

  古魔傀儡迎风而现,二话不说,直接朝身前无人之地狠狠双拳轰出。

  在那里,正有一名青雷女子双手各自擎住一个青色漩涡雷球,徐徐现身,她双掌齐推,两个漩涡雷球立刻狠狠轰落在古魔傀儡身上,生出无数雷霆崩溃之威。

  古魔傀儡下意识地轰出双拳,试图挡住双雷,一影一傀对轰之下,天地间立刻便有毁灭级的波动传出。

  一向无往不利的古魔傀儡,这一次只是勉强轰碎了双雷而已,双臂却是狠狠一颤,全身立刻缠上青色雷霆,陷入麻痹,直接被一震而飞,论实力,怕是弱了青雷女子不少。

  青雷女子倒是半步未退,只不过一击击退古魔傀儡,她也是余力未至的状态,眼睁睁地看着右侧空当墨影一凝,出现一个白衣人影,正是宁凡。

  “古神之吼!”

  在宁凡现身的瞬间,双手各持一个玉简,同时按碎。

  这两个玉简,皆是舍空一击的玉简,由陈玄亲自祭炼,交由族中守墓者使用,却被宁凡所夺。

  两个玉简按碎的瞬间,宁凡身后两侧立刻各自现出一个古神巨影,高可参天。

  与对战宁凡不同,这两具古神面对青雷女子,并无任何畏惧,眼中只有烈烈神芒。

  且因为有宁凡这位三窍古神在侧,两具古神巨影皆是战意滔天,各自碎星一吼,却是发挥了十二分的神通威能。

  吼!!!

  一圈圈充斥着金色神光的音圈,卷起千万重崩溃音浪,狠狠冲击在青雷女子身上。

  青雷女子闷哼一声,青雷变化的形体立刻有了些许涣散的征兆。隐隐有些不稳起来。

  她的娇躯连退数步之后,终究稳住了身形,目中杀机更甚。反手一指,朝宁凡丹田按来。

  这一指一经点出。天地间立刻出现千万缕青雷符纹,绵绵如道,神光毕露。

  在这指芒轰出的瞬间,宁凡目光一凛,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召出了一副魔气滔天的黑色战甲,正是逆星魔甲。

  指芒轰至近处,立刻一分未三。其中一道直奔宁凡而来,轰落在逆星魔甲之上,余下两道指芒,则落在宁凡身后两侧的古神巨影之上。

  巨影毕竟只是巨影,一经承受如此级别的攻击,立刻一颤而崩。

  逆星魔甲倒是坚固异常,即便是受了青雷女子三分之一的指力,也未受损。

  只不过落在魔甲上的巨力,仍是将宁凡轰出了数百步距离,震得他气息一乱。好不容易才稳住气息。

  再看青雷女子之时,眼中已多出十二分的凝重。

  这第一个照面的交锋,他与古魔傀儡联手。运用了两个舍空一击玉简,用上了逆星魔甲防御,结果也只是完败,远非青雷女子对手。

  “红夜叉之奴,同属叛逆,杀无赦...”

  青雷女子足尖一点,再次朝着宁凡猛冲而来,眼中杀意更盛。

  她口中莫名其妙的话语,宁凡自是无法领会深意的。也没有功夫分心去想。

  在青雷女子正面冲来的瞬间,宁凡立刻抽身退至古魔傀儡之后。催动雷星,挥手一扬。将古魔傀儡身上滋滋作响的麻痹雷霆全部收走。

  麻痹效果一散,古魔傀儡在宁凡单手操纵下,立刻猛冲向前,再次挡住了青雷女子的攻击。

  虽不是青雷女子对手,但挡住青雷女子一时半刻,还是能够做到的。

  “此雷灵实力高深,体内还有劫血这种让我不安的因素存在...杀之不易...但若是为了取回红衣之骨,再不易,又如何!第一变!”

  趁着古魔傀儡挡住青雷女子的瞬间,宁凡直接催动了战神诀,满头墨发霎时间化作血红,在风雨之中狂舞。

  耳边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宁凡的心却在雨中更加安静。

  眉心的雨之神星,随着宁凡一念,立刻现出。

  在这神星出现的瞬间,宁凡目光骤然变得凌厉,冷喝道,“雨阴阳,解封!”

  雨阴阳的力量太过强大,被乱古封印,以宁凡如今修为,最多解封雨阴阳一炷香。

  超出一炷香,便会不断反噬受伤;超出一个时辰,他会立刻元神俱灭,死无葬身之地。

  此术不可久用,但用于与青雷女子分出胜负,短短时间已足够使用。

  在雨阴阳解封的瞬间,宁凡气势在一瞬间炸裂,一路暴涨!

  他的境界,从鬼玄巅峰一路提升,冲破渡真,并从渡真初期,一路提升至中期,后期!

  境界提升至渡真后期,宁凡一身法力却几乎接近渡真巅峰。

  他深吸一口气,猛然五指一抓,朝大地抓去,红发飞扬!

  这一刻,他竟是施展出了抽魂之术!

  这抽魂之术的神通,扩散出了墓宫,朝着四面八方的星域扩散。

  附近七个修真星的星魂,在同一个瞬间,被宁凡抽出!

  “抽星魂之术!”

  外界高台之上,立刻便有无数惊呼传出,无数道目光,死死凝视着第六墓!

  他们不敢置信,宁凡竟能将抽魂之术修炼到抽星魂境界,且更是一举抽走了七个修真星的星魂!

  他们无法理解,以宁凡神通,为何闯墓速度如此缓慢,且更为何会在第六墓这种弱小墓宫施展如此强大的抽魂神通!

  罗家数名老祖目光齐齐一沉,罗石的目光同样一冷,而小妖女的目光,则毫不掩饰地忧虑起来。

  有心人都已渐渐看出,第六墓之中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君长东为何要放弃第六墓的挑战,宁凡为何会在第六墓施展如此强大的神通,全力出手...这一切,全都引人深思!

  “雷金世,此届墓比之后,你须给老夫一个交待!”

  神虚阁大长老此刻目光阴沉之极。

  他也是搭建墓宫的三名长老之一。自然清楚雷金世的一些小动作。

  雷金世在墓宫中安插雷灵,偷袭小辈,已不是一次两次了。上一届偷袭了君长东。他没有过问。

  这一届,竟又偷袭宁凡。这一次,他不得不过问了。

  君长东终究是小辈,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但宁凡不同。

  宁凡是谁?那可是有望成为万古仙尊的强者,若雷金世在墓中杀了此人也就罢了,若未杀死此人,这样的得罪,绝对可能为神虚阁平添一个未来大敌...

  闻言。雷金世的目光立刻有怒意流动,却不敢对大长老发作,只是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偷袭小辈,可不是他一个人做过,大长老难道没做过么!指责自己,他配么!

  “怎么办?宁小友似乎遇到麻烦了,要不要通知瘟王出手相助...”鬼兵老祖眉头一皱,目露忧虑之色。

  这个念头才刚刚生出,他忽然一惊。这才发现,身旁空无一人的座位上,不知何时。多出了‘瘟王’吕瘟的身影,正略略不屑,看着第六墓墓宫。

  “秦鬼见过瘟王!瘟王来了多久了,小的怎么不知!”鬼兵老祖不敢怠慢,立刻向吕瘟行礼。

  “来了有一会儿了...哼!雷金世,陈玄,蝼蚁之修,也敢招惹宁道友,真是找死!”吕瘟不屑地一哼。以他仙王眼力,自然隐约看得出。第六墓发生着什么事情。

  他并不担心宁凡安危,并不认为宁凡会被什么舍空中期的雷灵灭掉。

  在他的心目中。宁凡多半也是一名仙王,岂会被舍空雷灵所伤。

  当然,宁凡刻意隐藏修为,也许不敢全力出手,也未可知...若是如此,他不介意帮一帮宁凡,结下些许人情!

  “不过宁兄不是想要隐藏修为么,为何第一轮墓比,要施展道念之术?不怕引人怀疑么?世人只以为他是鬼玄,自是震惊他能施展道念术,老夫却是心知肚明,他乃堂堂仙王,岂会连道念术都无法施展...”

  “说起来,宁兄那式道念术还真是博大精深,若他全力施展此术,恐怕仙王之中,没有几人可以接下此术...”

  “今日的抽星魂之术也是相当不弱了,抽魂控制之精准,比老夫都要略上一筹,不亏是宁道友...”

  一次次‘事实’,让吕瘟越来越坚信,宁凡是一名万古仙王。

  这一点,宁凡自是不会知道,也不会在意。

  此刻的他,抽出附近星空七颗修真星的星魂,吞入腹中,一身法力之强,立刻真正达到了渡真巅峰的水平。

  加上天魔肉身,战神诀秘法,这一刻的宁凡法体双修,气势之强虽略逊于舍空,却强于任何一名渡真修士!

  这一刻的宁凡,是他目前实力的最强姿态,舍空之下,几乎无敌!

  正是这份实力,给了宁凡争夺墓比第一的自信,更给了宁凡一战先天雷灵的信心!

  以他此刻实力,施展雷图,拿下先天雷灵不难,唯一需要顾虑的,是雷灵劫血...

  正与古魔傀儡缠斗的青雷女子,忽然察觉到宁凡气息的暴涨,目光立刻扫向宁凡。

  这一刻,便是青雷女子灵智不高,也感到了一丝震撼。

  明明只有鬼玄巅峰修为的宁凡,在施展一系列手段之后,一身实力竟可在极短时间内,渡真境无敌,接近舍空!

  “可惜是红夜叉之奴,否则倒可收为我奴...”青雷女子冷哼一声,杀机又现。

  她柔掌一挥,震退古魔傀儡千步,足尖一点,立刻摆脱古魔傀儡,朝宁凡猛冲而来。

  这一刻,宁凡已是最强姿态,就算面对舍空中期的雷灵,也没有从前那种无法抵御的感觉。

  “刑罚雷鞭,现!”

  青雷女子檀口一吐,立刻吐出一道红芒。

  那红芒,是滋滋作响的红色雷霆,与她青雷之身的雷力迥异。

  红芒之下,是一个白骨雷鞭,雷鞭一抽,天地间但见红芒一闪,好似直接被雷霆一分为二。

  一股寂灭之感,立刻在宁凡心头升起。

  在被那雷鞭抽中的瞬间,巨力通过逆星魔甲,立刻传至宁凡全身,震得宁凡胸口一痛,吐出血来。

  在被这雷鞭抽中的瞬间,他的丹田之中更是生出无数道雷鞭之影,直抽元神,赫然与红衣攻神雷术极其相似!

  “这雷鞭之骨,当真属于红衣!”宁凡的心忽然有了一丝绞痛。

  他不敢想象,红衣究竟出了什么变故,才会被人抽骨炼鞭。

  他不敢想象,不愿想象,不忍想象...

  他的心头生出一股滔天怒火,所有怒火的源头,直指青雷女子!

  “逆!”

  宁凡冷喝一声,直接催动了逆星魔甲的最强神通。

  这魔甲防御固然惊天,但最厉害也是最为人称道的,还是魔甲之中的逆星之力。

  此力量,可逆转修士的神通法术,反弹而回。

  在宁凡喝出一个逆字的瞬间,原本出现在他丹田中的无数鞭影,立刻消散了九成。

  九成雷力,都被反震而回,狠狠轰击在青雷女子身上。青雷女子立刻被雷力狠狠一震,雷身直接涣散了一般,目中满是震撼。

  余下的一成雷力,仍化鞭影,抽击在宁凡元神之上。只瞬息间,宁凡的伤势便已严重到无法支撑的地步,元神萎靡。

  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眼中的震怒、决然却是更多!

  “无论你是谁,今日都须将红衣之骨还来!不还,则死!”

  宁凡身形一纵,冲天而起,一步踏在长空之上。

  这一步踏下,长空之上立刻出现一副血雷阵阵的巨大雷图。

  但见宁凡屈指一点,雷图立刻猛地一卷,朝青雷女子卷去,似欲将青雷女子直接卷入雷图之内。

  在看见雷图的瞬间,青雷女子立刻面色惊惧,她灵智虽低,却能从这雷图中,感受到莫大危机!

  以宁凡此刻接近舍空的实力,强行张开雷图,很有可能直接将她擒杀!

  “红夜叉之奴,可恨!还好此人劫血若于我,我可借劫念之力,将之击杀!”

  青雷女子的独目之中,忽的飞出一丝丝劫念红芒,将她周身一卷,护在其中。

  下一瞬,她便被生生吸入了雷图之中。

  没有宁凡预想中那般顺利,青雷女子仅被吸入雷图三息,雷图立刻传出无数道劫念红芒的光束。

  下一瞬,雷图崩!

  青雷女子重现于墓宫世界,将白骨雷鞭吞回腹中,双手齐挥,天地间立刻出现无数红云,全是劫念所化。

  一股空前的危机感,立刻出现在宁凡心头!

  “好强的劫念!必须在这片劫念云海彻底形成之前,将之轰碎,否则,难逃一死!”

  “只是这骨,无论如何我都要带走!便是这诸天劫念,也休想阻我!”

  “她的骨,我不容任何人亵渎!”

  “五剑,现!”

  在宁凡话音一落的瞬间,剑袋中立刻便有五道剑芒飞出,冲天而起。

  面对青雷女子,宁凡无法保留,唯有施展如今最强神通,斩碎红云云海。

  阴阳五剑!

  自然,真正的阴阳五剑,如今的他还无法施展,只能施展被他简化过后的五剑术。

  简化过后的五剑,并非阴阳五剑,而是...雨之五剑!

  在这五剑腾空的瞬间,好似这天地间的一切之雨,都要听从宁凡的号令!

  一丝丝雨道则之力,如蜘蛛织网一般,朝四方细密扩散。

  “雨从云来,云生雨为顺,雨破云为逆...天地之雨,听我号令,给本尊,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