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42章 她的骨!

第842章 她的骨!

  

  第二**比,仍在进行,第一日,竟是没有任何一名守墓者闯关成功。

  一共9名守墓者,最高修为是鬼玄后期,无人闯过前五墓。

  第二日开始,方才陆续有鬼玄巅期修士闯过前五墓。

  没有鬼玄巅峰修为,几乎没可能闯过第五墓晋级,根据宁凡观察,想要闯过第五墓,起码要有接近鬼玄巅峰的修为。

  到了第十七日,174名守墓者中,已有125人闯墓结束。

  这135人,修为全部都在命仙境界,一共只有27人晋入第三轮,多是鬼玄巅峰,罕有后期修士。

  即便是鬼玄巅峰,也往往只能止步于第六墓,几乎没有能闯过第七墓的。

  尚未闯墓的49人中,除宁凡外,全部是渡真修士。

  这49人中,第一个闯墓的,是‘血奴’袁狂。

  “袁家,袁狂!”

  当颜长老叫到袁狂姓名之时,立刻便有一个秃头大汉走出人群,正是袁狂。

  在此人走出的瞬间,会场四面高台,立刻朝此人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

  不少老怪都已听说,袁狂已经突破了渡真初期,虽说境界未稳,但此次墓比闯入前五十几乎毫无悬念。

  “第七墓对袁狂而言没有难度,第八墓有些困难,第九墓则根本不是他可以闯的...不知这袁狂,能否闯过第八墓...”

  一些老怪自语道,又有一些老怪,悄然将目光投向了宁凡。

  他们听说过,宁凡曾经一剑惊退袁狂...

  “宁兄,当日得罪一事,还望海涵!”

  袁狂没有立刻前去闯墓。而是先来到宁凡面前,面色郑重地赔罪。

  赔的,是曾在神墓坊市对宁凡出言不逊之罪。

  宁凡目光略扫了一眼袁狂。淡淡道,“当日之事。我忘了。”

  “宁兄海量,袁狂佩服!第三**比见!”

  袁狂又是抱拳一谢,悄悄松了口气。如今的宁凡,他根本不敢得罪,最怕对方记仇。

  见宁凡不计前嫌,袁狂心中大石落下,立刻身形一晃,进入了第一墓。

  三息之后。袁狂闯过第一墓,没有离开墓宫休息,直接借宫内传送阵进入第二墓。

  五息之后,袁狂复又闯过第二墓,并一路向前,将前六墓全部闯过,才第一次走出墓宫,休息了一炷香时间。

  时间一到,袁狂目光一凝,步入第七墓。花费了百息方才闯过。

  休息之后,袁狂再闯第八墓,在第八墓中。袁狂整整呆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第八墓忽的神光大现,而袁狂则浑身浴血地走出墓宫,伤势极重,已无力再闯第九墓。

  心知再闯第九墓只是徒劳,袁狂直接放弃第九墓,倒是果决。

  “以袁狂修为,也只能闯过第八墓么...第二十四墓,我可能闯过...”宁凡目光渐渐凝重起来。

  第二轮墓比有一个特殊规定:若有任何一名守墓者闯过第二十四墓。可直接擢定为墓比第一,大比到此为止。第三轮直接取消。所有守墓者名次,按前两轮成绩取定!

  当然。若同时有多人闯过第二十四墓,则将闯过之人全部并列为第一。

  在王猛给予的情报中,便有这一条规定。

  若有可能,宁凡自然愿意一举破掉二十四墓,直接取得第一。

  不过看起来,以他如今修为,一举闯过二十四墓的机会并不大...

  “缚影宗,秦宏!”

  颜长老声音一落,秦崆的弟弟秦宏,走出了人堆。

  秦宏气色十分差,他虽击败了罗萱等人,却也受了不轻的伤势,至今未愈,加上修为减退,便是闯过第八墓的信心也没有多少。

  果然,在秦宏一连闯过七墓之后,终于止步于第八墓。

  继秦宏之后,一连过去四日。这四日间,连同袁狂、秦宏在内,共有45名渡真初期守墓者完成闯墓。

  这45人大多数都止步于第八墓、第九墓,能闯过第九墓的,只有三人,实力略逊于陈啸。

  若陈啸还活着,或许能闯过第十墓也未可知。

  除宁凡外,只剩三人没有闯墓了。其一是君长东,表露出的修为是渡真中期。

  其二是许道,此人时不时会目光扫过宁凡,带着些许敌意。

  最后一人是一名身着鹅黄衣裙的女修,同样是渡真中期。

  “虚空门徒,月寒!”

  颜长老话音一落,名为月寒的黄衣女子立刻盈盈走出。

  经过宁凡身旁时,此女忽然停了下来,对宁凡傲然道,“道念之术,我也会一点,没什么了不起的。”

  言罢,月寒的眉心忽然亮起六颗月色神星。

  同一时间,她的周身忽然盘旋起十道寒芒毕露的月刃,气势惊人。

  “这是...第十刃?月寒仙子的月化之术,竟已修至第十重境界!”

  “第十重!最高境界!传说月化之术一旦修至第十重境界,便可在神通中融一丝道念之力,令月化之术变成道念术!如此说来,月寒仙子也会施展道念术了!了不得!”

  “此女好高的资质!虽不是完整的道念术,比不得千秋老祖,却也足以自傲了!”

  四面高台之上,立刻议论纷纷。

  那些声音有些刺耳,令得月寒秀眉一蹙,挥手收了月刃。

  什么叫她比不了宁凡...她想听的,可不是这样的话语。

  再看宁凡之时,美目中的厌烦之色又多了一些。

  此次墓比前夕,她终于修成了第十重月化之术,在神通中融入了一丝道念。

  本想在此次墓比一鸣惊人,却不想,被宁凡先一步施展出道念术,震惊全场。

  果然。今日她再当众展露道念术,根本无法引起太大震动了...

  一个个修士口中所念的,都是她比不得宁凡...真是刺耳!

  “姑娘会不会道念术。与我何干?”宁凡面无表情地言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第三轮。我会打败你!无论是你,还是许道,还是君长东,我都会统统打败!”

  月寒丢下一句话,继续朝第一墓走去。

  宁凡面上仍无表情,好似根本没听到月寒的挑衅。

  类似袁狂,类似月寒,若只是口头招惹下宁凡。宁凡不会计较。

  那月寒倒也厉害,自第一墓一路闯至第九墓,都没有离开墓宫一次。且闯过第九墓,只花了二十息。

  第十墓,她只花了百息便闯过,闯过之后,终于第一次离开墓宫,略作休息。

  第十一墓,她花了一个时辰才闯过,走出墓宫时。身上已有不少伤势。

  第十二墓,她花了两个时辰才闯过,走出墓宫时。黄衫染满鲜血。

  她气息已然虚弱,却还是冷面傲然的模样,仿若骨子里都有一股傲气。

  明明知晓自己如今状态,恐怕闯不过第十三墓,却还是一咬牙,走了进去。

  第十三墓,此女苦战了四个时辰,终于还是闯了过去,代价是失去了半条手臂。

  第十四墓。此女无奈未能闯过,却已引得四面高台无数道惊呼声。

  “十三墓!上届墓比第一者。第二轮成绩也不过是十三墓而已!”

  “月寒仙子能闯过十三墓,此届墓比取得第一的机会不小啊!”

  失去半条手臂。月寒的面色苍白无血,却仍是骄傲地朝宁凡望了一眼。

  第二轮与第三轮的时间间隔,是三个月,这三个月,足够她重修手臂,不会影响第三轮的发挥。

  “倒是个大胆的女人,毁了手臂,还敢挑战第十四墓...”

  宁凡淡淡自语,却也仅此而已,并未太过将此女放在心上。

  他的目光,落在许道身上更多。

  当被叫到名字时,许道缓缓走出,每一步都有说不出的玄妙。

  虽不似宁凡那般,每一步都踏在道则脉络,却也算步步合道,相当了得。

  自然,有了宁凡前次惊艳出场,此人的步法并没有引起太多人震撼,最多是称叹几句罢了。

  行至宁凡身旁,许道竟也止步,冷冷望向宁凡,“听说你杀了许年?”

  “是又如何?”宁凡没有否认。

  当日他杀许年,当着不少神虚阁修士的面,许年被杀的禀报多半早就传回神虚阁了。

  对方直接问出来,否认显然没有任何意义。

  “我是许年的堂兄,自当为他报仇!你杀他,是公平对决。我杀你,自也会公平对决!第三轮,我会亲手杀了你,你可以好好做准备!”

  言罢,许道步入第一墓,并一路闯至第十一墓,方才走出墓宫休息。

  第十二墓,许道花费百息闯过。

  第十三墓,许道花了半个时辰。

  第十四墓,许道花了三个时辰。

  第十五墓,许道花了六个时辰。

  第十六墓,许道没有去闯,直接放弃,倒是十分果决。

  “竟闯过了十五墓!这许道上届墓比缺席,没有参加。若他参加,第一怕是要易主!”四面高台,不少老怪神情震撼道。

  “我在第三轮等你。”许道冷冷道。

  声音虽然冰冷,却是光明正大向宁凡发出战约。

  宁凡目光一凝,这许道虽是渡真中期修为,但恐怕对上一般渡真后期,都不会输。

  此人堂堂正正发出战约,他自然不会拒绝,若第三轮遇到了,便战吧,分一个生死!

  “君家,君长东!”

  颜长老的声音传开,点到了君长东的名字。

  君长东微微一怔,却是摇头轻笑。

  四面高台则议论纷纷,议论的,多是‘宁凡果然压轴’这样的话题。

  “君兄的目标,是第几墓?”宁凡忽地对君长东问道,对这君长东,他还是稍稍有些好感的。

  “第五墓。”

  君长东大有深意地一笑,步入第一墓。

  所有人都在期待君长东取得更为惊人的成绩,君长东却在闯过第五墓之后。直接走出,放弃了第六墓。

  有了月寒、许道带来的震撼,就算君长东闯过第十六墓。怕许多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了。

  偏偏君长东竟只闯到第五墓便放弃,着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君家席位上。不少老怪都皱了眉,四面则渐渐议论纷纷。

  “这骨之仙君,莫非是怕再一次在第二轮受到暗算,才只求晋级,不求第二轮成绩?”

  “或许是骨之仙君自知成绩比不过许道、月寒,索性直接放弃第二轮,也未可知。”

  唯有宁凡明白,君长东为何做出这种惊人之举。

  他的目光青芒微闪。同样停留在第六墓位置,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对君长东言道,“多谢提醒。”

  “君某可什么也没有提醒,宁兄自己多加小心。”君长东却是不以为意地一笑,悄悄收起了袖中的感知罗盘。

  这是专门感知那个凶物的罗盘,君长东不会第二次被那凶物偷袭,入墓前,他便已知那凶物所在何处。

  依照他的感知,那凶物。正在第六墓潜伏!

  他止步于第五墓,即是想避开与那凶物的交锋,又是在暗中提醒宁凡。莫要进入第六墓。

  “罗家,宁凡!”

  随着颜长老轻轻念出最后一个名字,四面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刻,交汇在宁凡身上。

  由于第一轮的卓越表现,这第二轮,宁凡被放在最后一个出场。

  无数老怪都在期待,期待宁凡能再次给他们带来震撼。

  “不知此人能闯过多少层...若他能闯过十五墓,第三轮,会是苦战。”许道自语道。

  “许道只是个意外。此人不可能如许道一般...超过我...”月寒贝齿紧咬,她不愿被宁凡比下去。不愿。

  “此子,会死在第六墓!”陈玄心中暗暗作想。面上却是冷笑不绝,不发一言。

  离小小坐直了身体,小妖女则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无数老怪的表情,都在宁凡踏入第一墓之后,为之一振。

  他们,想再一次看到奇迹!

  可惜,想看奇迹的老怪,注定要失望了。

  仅仅是第一墓,宁凡便呆了一炷香时间。

  “呃...千秋老祖在做什么?以他的实力,突破第一墓怕只需瞬息便可完成吧,为何会耗费如此之久?”一些老怪窃窃私语道。

  ...

  第一墓,墓宫之内。

  入目处,是一片荒凉的坟地,在宁凡踏入第一墓的瞬间,这些坟地之中,立刻飞出成千上万的幻象死灵。

  这些死灵修为大都不高,只有少数几只,修为能达到鬼玄初期。

  他入墓宫三息不到,便已将此地死灵斩杀地只剩一只。

  留下一只暂时不杀,宁凡行至墓宫另一端,在那里有着一个传送阵,直通第二墓。

  若宁凡斩杀掉这最后一只死灵,传送阵便会亮起,宁凡便可传送至第二墓。

  当然,若他不选择传送,要不了数息,他便会被墓宫传送回外界,步行进入第二墓。

  但只要没杀尽所有死灵,宁凡便可以在此地长期滞留,不会被赶出去。

  蹲下身,宁凡眼中雨意一闪,手掌按在传送阵之上。

  借着传送阵的力量,宁凡将雨意送至第二墓、第三墓、第四墓,一直送到第六墓。

  第六墓的墓宫内,立刻下起了细雨,一瞬间,宁凡感知到了许多东西。

  这一感知便是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后,宁凡豁然站起,目露凝重之色。

  “竟是舍空中期的先天雷灵!”

  “若只是舍空中期也就罢了,终究是雷灵而已,凭我雷图神通,未必不能对付,但此雷灵身上,竟似有什么气息,让我十分不安,非常的不安...仿佛一旦斩了此雷灵,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是...什么感觉...”

  宁凡好似感觉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寒冷与心悸,好似有空前的危险在前方,这种感觉在他修道生涯中,极少出现。

  血脉中的一丝劫血,则在这一瞬...滚沸!

  在这感觉生出的瞬间,宁凡目光骤然大变,一瞬间,想到了什么!

  在前方的先天雷灵身上,分明也有一丝劫血的气息!

  瞬息间,宁凡有了决定。无论他能否斩杀第六墓的先天雷灵,都不宜前往第六墓!

  雷灵体内的一丝劫血,给他的危机感...太重!

  “果然,我也应该学君长东,在第五墓止步么...”

  宁凡心中一决,立刻挥手斩灭了此地最后一只死灵。

  在传送阵开启的瞬间,宁凡进入传送阵,进入第二墓,一路向前破墓。

  待闯过第五墓之后,宁凡正等待着传送出墓,忽然间,他看着通往第六墓的传送阵,不可置信!

  原本准备撤离第五墓的念头,竟是在这一瞬疯狂打消,一步迈入第六墓!

  他,竟从第六墓的雷灵身上,察觉到一丝极为熟悉的气息!

  发出这气息的,是一个白骨炼制的骨鞭!

  那骨鞭之上的骨骼,每一缕气息,都属于雷皇红衣!

  “是红衣的骨!她出了什么事!她的骨,为何会被人炼成成鞭!”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