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41章 二十四墓杀机隐

第841章 二十四墓杀机隐

  西风之术是一式道念之术,是唯有碎念修士才能施展的神通.

  宁凡仅是施展出此术,便已让此地数百万修士感到震撼.

  若让这些修士知道,这西风之术根本就是宁凡自创的神通,恐怕那震撼还会更多.

  陈玄在心中反复设想了无数次.若宁凡与他一样,都是舍空修士,凭这式神通,杀他十个陈玄都是轻而易举.

  他的眼中,满是骇然,这骇然,同样出现在无数修士的眼中.

  神虚阁大长老豁然站起,目光震撼地看着宁凡.

  在四天之上有一个传说:能在渡真之前修出道念术的修士,此生一旦修炼至舍空境巅峰,可一步迈入碎念境!且整个碎念境的修炼,几乎不会遇到太大瓶颈!

  只要机缘不是太差,这种修士便是突破万古境,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此子,竟有成为万古仙尊的资质!"神虚阁大长老失声道.

  其他八名神虚长老,亦是目光震撼,无论是与宁凡交好的罗石,还是对宁凡抱有杀心的雷金世,此刻都是同一个表情——不可置信!

  西风落叶,还未散尽.四面高台一片寂静,只有风声猎猎作响.

  宁凡收回手指,散去漫天落叶秋风,目光淡淡一扫逃至场外的秦崆,他的眼中,仍有些许道念未散.

  秦崆立刻心魂大震,这一刻,他好似有了被碎念老怪凝视的感觉,无形的威压让他感到呼吸艰难.

  宁凡目光扫过缚影宗其他守墓者,包括秦宏在内,任何被宁凡目光扫中的修士,都有了呼吸滞涩的感觉.

  宁凡抬起头,目光扫过四面高台.

  他看到了场外罗萱等守墓者震撼的神色,看到了罗家席位上罗枭瞠目结舌的表情.看到了离小小惊得合不拢的小嘴.

  他的目光扫过陈家席位,陈玄呼吸一滞,竟从宁凡身上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他的目光扫过鬼兵宗所在席位,却见鬼兵老祖同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小妖女的席位上.

  小妖女始终笑眯眯地看着他,这整个铜台会场,也唯有小妖女一人,眼中的惊讶最少.

  她是此地最了解宁凡,最相信宁凡实力的人,故而惊讶最少.

  当宁凡目光扫过的瞬间,小妖女竟是对着宁凡方向,捉弄般送出一个飞吻.

  "还是老样子么.不过看起来,阿慈的虚毒都已清除干净了,如此便好."

  宁凡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散去眼中道念.宁凡转身朝斗法场下走去.

  战胜秦崆,他的十胜已经达成,暂时不必与任何人交手了.

  主持墓比的赵梦得长老,见宁凡朝斗法场下走去,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朗朗道.

  "罗家守墓者宁凡,取得十胜,晋入第二轮!"

  "罗家下一名守墓者,出列!"

  "缚影宗下一名守墓者,出列!"

  大比仍在继续,下一场,是罗萱对战秦宏.

  秦宏虽然修为大减.毕竟还是渡真,一番交手,却是将罗萱及其他罗家守墓者全部击败.

  罗家,最终只有宁凡一名守墓者晋入第二轮.

  第一**比,又持续了七日方才结束,共有174名守墓者晋入第二轮.

  第二**比.将在一个月后举行,地点仍是铜台会场.

  在第二轮开始前,除神虚阁相关长老,任何人不得滞留场地,

  来此观比的数百万修士.各自在铜台会场附近的修真星暂时落脚.

  宁凡随罗家修士一道,在一个名紫雾星的修真星上暂时落脚.

  紫雾星,是一颗常年处在雨季的修真星.

  王猛将两年来搜集的太素情报交给了宁凡,鬼兵老祖也悄悄找上宁凡,将炼制完成的逆星魔甲交予宁凡.

  这件逆星魔甲,融入了鬼兵老祖无数心血,威能相当不弱,是一件品阶达到后天四涅的灵装.

  一连三日,宁凡都在房间之内,炼化逆星魔甲.

  第四日,他将魔甲彻底炼化入体,起身行至窗前,取出王猛搜集而来的情报玉简,微微皱眉.

  王猛搜集到的情报不少,显然是尽了心的.

  这些情报,详尽记录了太素雷帝成帝后的生平种种,但成帝前的事迹,却并无太多记录.

  至于太素雷帝的故乡真雷界,这些情报根本只字未提.

  ‘太素雷帝,约五千万年前陨落,生前是东天仙界四大掌位仙帝之一,执掌雷之道则.’

  ‘成帝前的情报,无.此人临近成帝,方才现身于东天,不知来自何方.一经成帝,掌御雷霆,震惊东天.自成帝后,隐居于东天三千雷界.’

  宁凡收起玉简,微微一叹.

  复又取出太素雷帝曾经交给他的玉简,看着其中记录的真雷界星图,一阵茫然.

  .只有星图,却无星盘指示方位,想要在东天之中找到真雷界,无益于大海捞针.

  东天仙界,星域无数,太多的星域,仍不为人知,人迹罕至.

  若漫无目的的在星河中寻找真雷界,不知要到何日,才能找到真雷界所在.

  哧——

  一道传音剑光忽的一闪,自窗外飞入.

  宁凡抬手将传音剑光抓住,待听到其中传音后,立刻目光微动.

  沉默少许之后,宁凡走出房间,沐着细雨,离开了罗家修士的驻地,直奔修城中某座酒楼.

  第一**比已结束数日,酒楼中,不少修士谈论着墓比各个守墓者,谈得最多的,便是宁凡.

  一楼大厅里,此刻正有一桌炼虚修士,吐沫横飞地谈论着宁凡.

  大厅某个角落,一名黑衣少女笑眯眯地品着灵茶,心情大好地听着众人谈论宁凡.不是小妖女,更是何人.

  "刘师哥,你是不知道!那千秋老祖只出了一掌,就毙掉了陈家少主.要知道那陈家少主,可是一名渡真初期的真仙啊!啧啧啧,那一掌一出,整个天地都陷入黑暗,你没有亲眼看到,永远不知那一幕有多么震撼人心!"

  "从前千秋老祖最为人称道的,非轰神术莫属.现如今,他最为人称道的,却非那西风术莫属!那可是道念之术啊!你是没有看到那场面,千秋老祖使出此术之后.数百万修士全被震惊地说不出话,全场针落可闻!我家掌门师叔说了,千秋老祖能够在鬼玄之时施展道念术,此生有极大机会成为一名万古仙尊!"

  "据张某获得的情报,此届墓比最有望夺得第一的三匹黑马.已经出炉.其一便是‘骨之仙君’君长东,其二便是神空门徒许道,其三,也是最被人看好的一个,便是千秋老祖宁前辈!"

  "据说这宁前辈还是杀戮殿门徒,以他如今修为,若是回到杀戮殿.十有**会获赐鬼面的!"

  众人喝地面酣耳热,并没有发现,他们话题中不断提到的千秋老祖,已悄然来到了这间酒楼.

  宁凡的到来,几乎无人察觉.他的气息,好似根本不存在一般.好似与酒楼外的烟雨融为一体.

  一入酒楼,宁凡径直朝着一楼角落走去,自行落座.

  对面的小妖女,则立刻变戏法般取出一个琉璃茶杯,放在宁凡面前.取过身前红泥火炉上的茶壶,为宁凡倒了一杯灵茶,盈盈一笑.

  很熟悉的味道,麒麟茶的味道,此茶,小妖女给宁凡泡过,在雨界的时候.

  "嘻嘻,这个味道,怀不怀念我泡的茶,向来独一无二.有幸品尝的,可不多呢."

  宁凡端起茶杯,闻着熟悉的茶香,听着窗外的雨声,他的思绪,好似回到了多年前的雨界.

  轻抿一口,茶水和回忆一并入腹,很暖的感觉.

  "阿慈泡的茶,自然让人怀念."

  "嘻嘻,不愧是乱古传人,果然油嘴滑舌.可还记得,你欠我的三个人情"

  "记得.你让我陪你入妖界,陪你取渔蓑图,算是还掉了两个人情."宁凡露出追忆之色.

  "不错.流沙之劫,你又救了我一次,并助我解毒,第三个人情算是还清了呢.不过么,嘻嘻,我偏想让你再欠我第四个人情,和我纠缠不清."

  言罢,小妖女神神秘秘地取出一个玉简,交到宁凡手上.

  宁凡取过玉简,神念一扫,立刻目光一震.

  再看小妖女的神情,已经满是凝重.

  "这些情报,是你搜集的你怎知我需要这些情报"

  "猜的.嘻嘻,这玉简你要不要你若是要了,便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哦~"

  宁凡微微一怔,旋即大感好笑地看着小妖女,他可不信小妖女搜集这些情报,只是为了让他欠什么人情.

  明明是想帮他,却不够坦率,不愿承认.

  这玉简中的情报,竟有不少,是关于太素雷帝成帝前的.其中,甚至隐约提及的真雷界的相关情报.

  有了这份玉简,宁凡只要稍稍花些时间,便能找出真雷界所在.

  这些情报可不容易搜集,恐怕是小妖女仗着神虚少主的身份,千方百计弄来的.

  "玉简我收下了.第四个人情,我很快就会还给你,放心."

  宁凡收起玉简,微微一笑,在他获得墓比第一之时,自会向神虚阁提出要求,还小妖女一个人情.

  "切,谁稀罕你还了!"小妖女仍是笑眯眯的模样,心中却轻轻一哼,微微有些失落.

  心道宁凡干嘛这么急着还她人情,难道急着和她撇清关系

  一壶茶喝完,小妖女竟是跟着宁凡跑回了罗家驻地,纠缠了十日方才离去.

  宁凡却是不知,这十日自由弥足珍贵,是小妖女与鲁长老打赌赢来的.

  第十一日,宁凡的房间,空荡荡地又只剩他一人.

  望着犹有些乱的床榻,宁凡一时有辛默.这十日,小妖女.夜夜赖在他的床上.与他大被同眠,却不让他做任何越界的事.原因,他明白.

  祭品,不容有污.若他与小妖女过了界,恐怕会引动神虚双帝的怒火.

  他会被神虚阁报复,而小妖女及她身后的萧家,也会遭受面顶之灾.

  "若我夺得墓比第一,自会还阿慈一个自由身.如此有名无实的神虚少主,不做也罢."

  宁凡沉默许久,方才盘膝坐下,取出小妖女带给他的玉简.

  那玉简中,对真雷界的位置有所提及.

  没有准确的描述,却告知宁凡.三千雷界雷帝故居,其实还有太素雷帝的一名门徒存活至今.

  玉简之上,罗列了此人姓名,修为,诸多情报.

  此人是太素雷帝门徒之事.只有极少人知晓,小妖女花费了偌大精力,才将此事打探出来.

  此人,当年是与太素雷帝一同出现在东天仙界的.

  只要宁凡寻得此人,应该便有机会问出真雷界所在.

  "若无阿慈相助,如此机密的情报,凭我是很难打探来的.待墓比之后.我可前往三千雷界,找寻此人,或许能查出真雷界的位置."

  将所有玉简收起,宁凡盘膝于房间中,双目紧闭,心神却融入了房门外的烟雨之中.

  眉心雨星.微微闪烁,体内的雨阴阳之力,也微微流动着.

  渐渐地,宁凡仿若听到了天地雨雾的呼吸声,一呼一吸.渐渐与天地之雨交融合一.

  他的身体好似化作了微雨,渐渐从房中消失.

  时间一日日过去,直到第二**比开始之日,宁凡的身体才重新出现在房间之内.

  方一出现,剑袋中立刻传出五道不满之声.

  "哼哼,第二轮墓比总算开始了,这一次再不让我们露脸,我们就罢工!就不干活了!"

  剑袋之中,五个剑灵小丫头已生了一个月的闷气.

  气的,是陪着宁凡在神墓底层辛辛苦苦修炼的六个月,终于初步完成了某一神通,到头来,宁凡竟是没有让她们露脸.

  "放心,这一轮墓比,你们会有机会出场的!"

  宁凡拍了拍剑袋,以示安抚,大步走出房门,随罗家群修一并前往铜台会场.

  罗枭没有前来,他伤势太重,早已被送回天海星,正忙于夺舍肉身重修.

  罗萱没有前来,她正在天海星,安葬哥哥的无头尸身.

  王猛跟在宁凡身后,红光满面,陪着宁凡一路走进会场.

  宁凡方一到来,便引起无数老怪的瞩目,王猛自是得意非凡.

  他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王猛,是宁凡之奴!

  若宁凡只是修为略强于他,他决不至于以给宁凡为奴为荣.

  现如今,宁凡夺回罗桓之尸,完成了他一个夙愿,又展露出恐怖资质,未来更可能是一名仙尊.

  这一刻,王猛发自内心地愿意奉宁凡为主,给一名日后可能成为仙尊的修士为奴,不丢人!反倒是一种荣耀!

  "小人搜集了不少关于第二轮的情报,请主人过目!"

  王猛取出一份玉简,交给宁凡,神情恭敬之极地一礼,而后自行告退.

  他以送宁凡来到会场外围,内围唯有晋入第二轮的守墓者才能进入,他不能.

  宁凡略有诧异地看了一眼远去的王猛,旋即神念一扫手中玉简,对第二**比算是彻底心里有数.

  会场中心的斗法场已经拆除,建起了二十四座墓宫.

  第二**比,并非比斗,而是闯墓.

  二十四座墓宫,编着不同序号,从第一墓到第二十四墓,越往后,闯墓的难度越大.

  第二轮规则十分简单,能够闯过前五座墓宫的,便有资格晋入第三轮.

  第一轮墓比,有不少实力高深的修士因为遇到更强者而被淘汰,也有不少修为较低的修士因为对手很弱,侥幸晋级.

  第一轮存在侥幸,第二轮却绝无任何侥幸.

  若实力不足,则唯有被刷下去.

  174名守墓者,渐渐全部到来.第二轮主持之人,换成了一名舍空中期的宫装美妇,是虚空阵营的长老.姓颜.

  颜长老美目扫过一众守墓者,她的目光,在宁凡身上停留的最久.

  一个有望成为万古仙尊的修士,由不得她不重视.

  "此子最受关注.便让此子压轴出场吧."

  颜长老心中有了决定,柔掌一招,取出一个名册.

  第二轮出场顺序,并无定论,由她指定.

  美目一扫名册,颜长老柔声道,"第二轮墓比,由本宫主持,现在开始.规则想必诸位小友多少已经有所了解了.只要能闯过前五墓,便有资格晋入第三轮.接下来.被本宫念到名字的,自觉出列闯墓."

  "周家,周岳!"

  颜长老话音一落,人群中立刻走出一名鬼玄初期修士.

  此人.名为周岳,是东溟周家的修士.第一**比,他是第一个出场.到了第二轮,他仍是第一个出场.

  周岳一步步走向第一座墓宫,墓门自行打开.

  他目光一凝,一跃进入了墓宫.

  一炷香之后,墓宫神光大现,周岳身上略有伤势.从墓门走出.

  "闯过第一墓,你有一炷香的时间恢复法力."颜长老的声音淡淡传来.

  周岳面色微微一白,对他这等第二步修士而言,一炷香的时间,根本不足以恢复多少法力.

  借着这一炷香时间,周岳服下丹药.盘膝于地,恢复了少许法力.

  时间一到,他站起身,进入第二座墓宫.

  这一次,他耗费了整整一个时辰.才闯过第二墓,走出墓门之时,法力几乎耗尽,浑身都是伤口.

  "此人已到达极限,第三墓怕是闯不过了."看台上,不少老怪议论道.

  如众人预料,一炷香之后,周岳踏入第三墓,可惜刚刚进入数息,便被一股股浩瀚巨力轰了出来.

  他,止步于第三墓.应该说,以他鬼玄初期修为,能闯过第二墓都是侥幸.

  在无数道目光中,周岳微微咬牙,不甘地退场.

  颜长老的声音,则恰到好处地传出,"绿云谷,绿珠!"

  被念到名字的,是一个青衫女子,有着鬼玄中期修为.

  她闯过第一墓,只花了百息时间.

  闯二墓,则花了一炷香时间.

  到了第三墓,苦战了一个时辰也未能闯过,无奈落败.

  "又是止步于第三墓么.不知若我全力出手,可闯至第几墓."宁凡自语道.

  他话音刚落,身后却忽的传来一道玩味的声音,"君某当年,败在第十一墓.若无人暗算,当年或许能闯过第十二墓."

  出声者,赫然是与宁凡有过一面之缘的骨之仙君——君长东!

  此人一头白发,缓缓走来,宁凡身旁的几名守墓者,立刻目光微变,退开了一些,似惧怕君长东,不敢与之同列.

  "要小心!"

  君长东忽然目光一凝,向宁凡传音道.

  宁凡目光微变,立刻听出了君长东话中深意.

  君长东曾在第二轮闯墓关被人暗算.

  若换做自己,是否也有被人暗算的可能.

  宁凡抬起目光,朝陈家席位望去,正对上陈玄微微泛冷的笑容,心中不禁多了几分警惕.

  "多谢提醒."宁凡对君长东抱拳一谢.

  "呵呵,君某可什么都没提醒,是宁兄自己多虑了."

  言罢,君长东目光微冷,朝北面高台瞟了一眼.

  他看的,是八长老雷金世!

  第二轮墓比的二十四座墓宫,由三名长老共同负责搭建,其中一名负责人,便是雷金世.

  君长东曾得罪过雷金世一名后辈,于是,上届墓比便遭到了暗算.

  他虽不言,却是明白,此事多半与雷金世有关!

  宁凡顺着君长东的目光,同样瞟向了北面高台,似有所悟.

  "呵呵,不知此子能在雷灵手中撑上几回合.才被吃掉!"陈家席位上,陈玄心中暗暗冷笑.

  八长老雷金世,曾偶然寻获一只先天雷灵,耗费百万年苦功,已培养至舍空中期境界.

  任宁凡神通再强,也断然不是这雷灵的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