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39章 古神虚影弹指崩

第839章 古神虚影弹指崩

  这一掌蕴含的天地之威,来源于宁凡心头的执天之念,正是宁凡自创神通——执天印!

  虽只一掌,却蕴含着七重掌力合一,掌风几乎化作七重海浪,自天而落绵绵不绝镇下。

  宁凡方一出手,便施展出执天印,要的便是不给陈啸任何侥幸逃生的机会,誓要一掌将之击毙于斗法场上。

  这一掌,是复仇,更是立威。

  宁凡要让陈家明白,暗杀他的后果,便是不死不休,没有任何斡旋的可能!

  七头金龙腾飞,声势本应十分浩瀚,但在掌印天地威压的压制下,竟是半点声势也无,显得微不足道。

  但见掌印狠狠一落,携着天崩之势压下,七头千丈之长的巨龙立刻相继碎灭,只剩凄厉的哀鸣回荡在天地之间。

  执天印的七重掌力,不过被七头崩溃了一重而已,还有六重!

  陈啸引以为傲的七条金灭巨龙,本应足以力压同级渡真,却难挡宁凡一掌之威。

  下一瞬,掌印重重砸落在斗法场之上!

  陈啸目光一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身影便已淹没在了猎猎掌风之中,生死不明。

  以陈啸立足之地为中心,整个斗法场被掌风横扫,立刻出现了崩溃之势,开始碎裂。

  四面高台之上,立刻便有四名渡真初期的老怪目光一震,纵身飞起,各自守住斗法场内围一侧。

  四人的职责,是防止斗法波动向外扩散,波及观众席上的修士。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四人齐齐祭起法宝,在掌风崩溃到来之前,已堪堪张开结界。

  那结界融合了四人法力。几乎没有哪个渡真初期的神通,能轰开结界的。

  但掌风方一横扫开来,结界立刻出现无数裂痕。一息之后,立刻轰然崩溃。声响如雷。

  伴随着结界崩溃,四人祭出的后天一涅仙宝,在同一时间生生被掌风震碎为无数齑粉。

  掌风余威犹未消散,尚有四重掌力,再次向四面狠狠一击,立刻将四名渡真震得胸口剧痛,吐血倒飞,目光俱是震惊不已。

  四名渡真初期联手。竟只能堪堪压制掌印的余威而已!

  掌风渐渐平息,弥漫的烟尘也终于一点点散去。

  此刻的斗法场,已彻底化作一片废墟,崩溃的场地上,深深凹陷着一个万丈之巨的掌印。

  宁凡就站在掌印一端,另一端,则有一具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正是陈啸之尸。

  此刻的陈啸,整个身体都已被掌印拍成肉泥。就连他的元神,都直接陨灭在那掌印之中!

  之前的陈啸。叫嚣着要掌毙宁凡,结果,却是他自取其辱。被宁凡一掌掌毙!

  不需要金阳体质补充日月碑碑灵,不需要陈啸元神施展轰神术,宁凡只需要陈啸死无全尸,以此一幕,立下魔威!

  嘶!

  斗法场四面高台,立刻传出无数道倒吸冷气的声音,更有无数老怪的惊呼声,在这一刻响起。

  “嘶!此人是谁,仅凭鬼玄巅峰修为。竟施展出了如此可怕的掌印,一掌掌毙了陈啸。更同时震退了四名渡真境强者!”

  “是他!他是千秋魔君——宁凡!是轰神术的传人!是上届横扫东天天骄的杀殿弟子!”

  “竟是千秋魔君?杀戮殿的千秋魔君不是只有第一步修为么,何时晋入了第二步?”

  “原来他就是千秋魔君...老夫听到过一些传闻。说是这千秋魔君已成为罗家客卿,更夺得了罗家守墓者的一个名额。之前罗家缺席的第八人,想必便是他无疑。他今日前来,自然是来参加墓比的。”

  便是一些熟识宁凡的人,也被宁凡展露的实力给震撼到了。

  小妖女的美眸,先是微惊,而后异彩连连。

  “小凡凡的掌印神通又厉害了,上一次掌毙了许年,这一次,是陈啸...”她在心中自语道。

  东天之乱结束时,宁凡才刚刚突破鬼玄中期不久,这才过了十多年,宁凡又连晋两级,修炼到了鬼玄巅峰境界...这份修炼速度,小妖女自愧弗如。曾经的越国少年,早已站到她必须仰望的位置。

  一幕幕往事浮现脑海,小妖女忽的咧嘴一笑,这笑意,却是直达眼底。

  她笑眼一眯,光洁的柔掌伸入袖中,轻轻抚了抚情报玉简,心湖轻轻荡起了涟漪。

  这份情报玉简,待第一*比之后便交给他吧...希望对他有用。

  离小小一把放下八宝糕,猛地站起了身子,指着宁凡,对一旁的雁蓉兴奋道,

  “快看!小蓉蓉,他就是我情圣哥哥!快看,他一掌就把陈炮打爆了!他厉不厉害!帅不帅!”

  实话说,离小小本人也对宁凡展露出的实力感到惊讶。

  而此刻的雁蓉,早已经檀口圆张,骇然地合不拢嘴。

  她怎么也想不到,离小小日日念叨的情圣哥哥,竟是一个能够一掌掌毙渡真初期的逆天鬼玄...

  而她百般看好的陈啸,竟根本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世间...怎会有如此厉害的鬼玄...”雁蓉的面色微微有些泛白,她被宁凡那一掌吓到了。

  宁凡手中静静握着一个储物袋,那储物袋,是陈啸的遗物。

  众人的议论,宁凡并不在意,目光淡淡一扫场外的罗家守墓者们,忽的朝场外走去,将陈啸的储物袋递至王猛、罗萱二人面前。

  “拿去。”

  简单的话语,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但听在王猛耳中,却立刻化作热血涌上心头,平生第一次,看待宁凡的神情带着发自内心的谢意,对宁凡抱拳一拜,

  “多谢!”

  罗萱的美眸,亦是在这一瞬润湿。再看宁凡之时,渐渐带上了莫名的心情...

  罗萱与王猛都明白,宁凡交给他们这个储物袋。只是为了归还其中一具无头尸体而已。

  那尸体主人,名为罗桓。与他二人,皆有不少情分在里面。

  罗萱接过储物袋,捧在心口,一时百感交集,贝齿一咬,朝宁凡低声道,

  “今日恩情,我会铭记。来日必定相报...”

  “不必。”

  宁凡却只是淡淡一语,却又转身返回斗法场中心,朝着赵梦得方向微微抱拳道,

  “罗家守墓者宁凡,前来参比!”

  言罢,目光却有转向了陈家席位,冷冷道,

  “陈啸已死,下一名陈家守墓者,上场与宁某一战!”

  整个斗法场四面高台。此刻仍是死一样的寂静,绝大多数的老怪,都还震撼于宁凡的忽然出场。都还沉浸在宁凡掌毙陈啸的一式绝强掌印中,未回过神。

  陈家诸位修士,一见宁凡目光扫来,竟是纷纷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唯有陈玄一人,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烈火,死死瞪着宁凡。

  他恨不能立刻上前掌毙了宁凡,为他的孩儿报仇,但偏偏,有罗家六祖阻在他的前方。挡住了他的前路...

  “极寒子,你挡得住我一时。挡不住我一世!此子杀我孩儿,他。必须死!除非你等罗家修士寸步不离的保护他,否则老夫一定会亲手毙了他,一定会的!”

  “呵呵,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但今日在我罗家眼前,你是休想伤他半分的。且就算我罗家不出手,以墓比规则,断然不允许你一介外人对守墓者出手的。你还是想想,怎么让你身后这些怕死的守墓者上场才好。”

  罗家六祖不屑一哼,陈玄立刻面色难看之极。

  除陈啸之外,陈家本还有四名守墓者,可惜这四人远远没有陈啸厉害,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一名鬼玄巅峰而已...

  此刻,四人全部面色惊恐,不敢上前应战。

  宁凡来了!他是罗家第八名守墓者,他是一掌毙掉陈啸的狠人,陈家守墓者谁敢上场找死!

  没看到宁凡眼中的寒芒么!宁凡看待陈家修士的眼神,好似看待不死不休的仇家!

  “你们上去,与此人一战,就算不敌此人,老夫赐你们保命之物,杀了他,杀了他!谁杀了他,老夫送谁十具渡真鼎炉!”

  陈玄言罢,立刻赐给四人人手一个储物袋。

  四人神念一扫储物袋,纷纷既惊且喜,这四个储物袋中,竟各自装着一枚攻击玉简,由陈玄亲自炼制!

  最低都是渡真后期一击的攻击玉简,最高的,甚至有舍空初期一击的玉简!

  这些玉简,都是陈玄耗费巨大心血,在近期制作出来的,且为了制作这玉简,甚至还浪费了几件古神用过的秘宝...

  故而这些攻击玉简极其不凡,其中寄存的,都是古神一击!

  陈玄本想在陈啸大比获得优异名次后,将这些玉简当做礼物送与他,却不料,陈啸竟会死在大比之上...

  这玉简,便也成了复仇之物!

  有了这些玉简,四名陈家守墓者灭杀宁凡的信心大增。

  再加上灭杀宁凡的人,还能获得十具渡真鼎炉的重赏,四人全部变得呼吸粗重起来,再看向宁凡之时,纷纷变得杀念四起。

  四人之后,立刻便有一名鬼玄中期的中年大汉纵身一跃,下了高台,来到斗法场中心,望着宁凡,眯眼微笑道。

  “陈家守墓者,陈群!领教阁下高招!”

  这陈群嘴上说得好听,神情也看似和善,一板一眼好似要与宁凡公平对决一般。

  但话音一落,此人立刻取出陈玄赠予的攻击玉简,一把按碎,眼中凶光毕露!

  和善都是假的,那只是降低宁凡戒心的手段而已。

  在玉简碎裂的瞬间,一道古神巨影出现在陈群身后,巨影的气息,堪比渡真后期。

  “嘶!墓比对决不是禁用攻击玉简、仙符、傀儡等辅助物品么,陈家修士好大的胆子,竟公然违背墓比规定!”

  “不必问,定是那陈家家主授意的!那陈家家主是想凭着违背墓比规则,也要斩了宁凡!”

  “古神虚影...这玉简之中蕴含的。竟是古神攻击!‘古神一吼,星碎人亡’...这虚影是要施展吼声神通了!不好!”

  在四面高台不少老怪的惊呼声中,古神巨影忽的张开了大口。仰天一吼!

  那古神巨影的眉心,本有六颗太古神星。但就在吼声传出的一瞬间,六颗神星之中的第一颗,碎去!

  在这星辰碎去的瞬间,古神巨影的吼声犹如化作实质,泛起阵阵金光,化作毁灭性的音圈,朝宁凡狠狠扫去。

  “陈家,过了!一个陈啸违背规则也就罢了。现在第二名守墓者竟仍旧违背规则,眼中还有没有我神虚四阁!将这墓比当成什么了,携私报仇的地方么!不怕东天同道耻笑么!”

  非只罗石一人,九名神虚长老中,除了雷金世外,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不同程度的不满之色。

  就连雷金世都是眉头一皱。

  对陈啸的生死,雷金世并不看重,于他而言,整个陈家都是他的棋子,陈啸更是微不足道。

  为了一个陈啸。陈家又一次违背墓比规则,这种行为,便是雷金世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他也想杀宁凡。因为他想毁掉罗家救醒战王的希望。但他不会挑在这种万人瞩目的场合公然对付一个小辈...

  要杀宁凡,什么时候不可以?暗中除掉,风声更小,不是更好?就算报仇,非要急在一时么?非要选在这种场合么?

  罗石豁然站起,手掌一挥,便欲出手,试图助宁凡挡下古神一吼。

  那古神一吼之威,便是寻常渡真后期也未必能够接下。罗石并不认为宁凡能接下这一击。

  这一次,雷金世面色虽然难看。却没有阻挡罗石的出手。

  然而不待罗石出手,斗法场上局势陡然一变。

  却见宁凡面对古神碎星的一吼之威。竟是没有半点慌乱。

  “一窍古神的虚影么...修为再高,却也只是虚影而已!给本神,崩!”

  宁凡的眼中,忽然生出一种无法言说的强大威压神芒。

  那威压只是一闪而逝,其神芒快到四面高台无一人可捕捉。

  那威压只对古神巨影一人放出,在那威压生出的瞬间,一吼冲天的古神巨影,忽然露出惊恐之色。

  这巨影修为乃是渡真后期,高于宁凡太多,他怕的不是宁凡的修为。

  他所惧怕的,是宁凡的身份...三窍古神!

  三窍古神,级别上高于他太多!他的心,有了恐惧!

  古神的所有神通,全部由心而生!心若惧,则神通灭!

  但见宁凡五指一按,一圈圈金色音圈立刻无可抑制的疯狂崩溃。

  随着音圈的崩溃,那古神巨影亦是在惊恐的吼声中,生生炸裂。

  这陈玄苦心祭炼出的渡真后期一击玉简,根本没伤到宁凡半分。

  而捏碎玉简攻击宁凡的陈群,原本凶芒毕露的双目,此刻满是不可置信的惊恐。

  他怎么也想不到,竟连渡真后期一击的攻击玉简都无法灭杀宁凡。

  他想要逃,他后悔来到斗法场与宁凡一战,然而一切为时已晚。

  但见宁凡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陈群的心头立刻警钟连响,背心汗毛直竖,眼前好似出现了一道乌金剑芒,一闪而逝...

  “第二人!”

  宁凡冰冷的声音刚刚传入他的耳中,他便感到一阵剧痛自天灵盖上传来。

  他忽然有了一种荒谬的感觉,感觉自己的天灵盖好似裂开了一般,下一瞬,意识全部消失...

  实际上,他的感觉没有错,他的整个身体自天灵处,已被宁凡一剑劈成了两半,元神亦直接陨落在了剑芒之中!

  宁凡手持斩忆道剑,立于陈群的尸身旁边,随手收走了此人储物袋。

  三尺黑剑,煞气未消;一袭白衣,则已溅上了敌人的鲜血,如血梅绽放。

  “下一个!”

  宁凡目光一扫陈家席位,陈家修士俱都面色大变,原本信心猛涨的三名陈家守墓者,此刻全都畏缩起来。

  “不可能!这可是老夫亲自祭炼的玉简,由于用上了古神法宝参与祭炼,此玉简威能更是平增三成!怎会杀不死一个千秋小儿!”

  陈玄不可置信得看着这一幕,他想不通,宁凡为何能从容挡下渡真后期一击!

  目光一狠,陈玄立刻对身后一名守墓者令道,

  “你上!去杀了他!若是畏战,老夫此刻便可掌毙了你!”

  那名守墓者立刻浑身一颤,冷汗直冒。

  一咬牙,却是纵身一跃,飞下高台,身形一闪,落在斗法场中央。

  他才刚刚站定,才刚刚捏碎古神玉简,下一瞬,便失去了所有意识,头颅高高飞起,肉身则被无数道剑光斩为肉泥。

  这第三名陈家守墓者好歹也是鬼玄中期,才刚一上台,便直接陨落。

  但他按碎玉简释放的古神巨影,终究还是凝了出来。

  一经凝出,二话不说,便是碎星一吼!

  然而这一吼才刚刚出口,下一瞬,这尊巨影同样流露出惊恐之色。

  但见宁凡出手如电,五指一按,这尊巨影如上一尊一般,同样疯狂崩溃。

  “下一个!”(未完待续)r8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