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37章 彻底决裂

第837章 彻底决裂

  "罗家守墓者,出列!"

  这声音一落,观众席上无数老怪立刻目露精芒.

  一面是八级守墓者中稳坐第一的陈啸,一面是战王罗家的守墓者,这种级别的对决,想必会十分精彩.

  陈家家主却是微微冷笑,但见唇动,不见音出,显然是在对什么人传音.

  位于会场中心的陈啸,本来面无表情,等待着接下来的大战.忽然听到一道传音,立刻目光一凛,下一瞬,一丝微不可查的凶芒,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那传音只有四个字.

  ‘不必留情!’

  罗家六祖微微叹息,对身后罗萱,罗枭等人言道,"宁凡还没有到,想必是不会来了.你们七个上场吧.不要有心理压力,便是败了也无所谓,以我罗家的底蕴,还无须靠这墓比争夺什么权力."

  罗萱美眸动了动,不自禁地望向了天边,幽幽一叹,心中暗暗惋惜:这种盛会,他竟不来么.

  七名罗家守墓者纵身一跃,飞入会场外围.

  一见罗家只有七名守墓者参比,此地不少老怪纷纷诧异道,"奇怪,罗家不是有八个名额么,为何只有七名守墓者参战虽说历届墓比都会有少数守墓者缺席,但还从未有九级势力的守墓者缺席的先例的."

  "此子不打算参比了么."北侧高台之上,九长老罗石轻轻一叹.

  此届罗家八名守墓者中,实力最强的毫无疑问是宁凡,若是宁凡,或许还有与陈啸一决高下的实力,其余人,恐怕会在陈啸一人手中败得极惨.

  在罗石的身旁,八长老雷金世老眼一眯,扫了扫罗家七名守墓者,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笑意.

  "那宁凡没来.多半是青阳子已经得手,将此子斩杀于神魔末三层!此子据说是罗家战资第一之人,他一死,战王苏醒的最后一丝可能也没有了.如此便好!"

  "只是青阳子进入末三层已有两年,为何还未出来若非他命牌未碎,老夫几乎以为他已死在神魔底层."

  四溟宗席位上,本在啃八宝糕的离小小忽然一愣,大感意外地看着罗家七名守墓者.

  奇怪,奇怪.她明明听说,宁凡成了罗家守墓者,怎么他没有来呢.

  若非听说宁凡成了罗家守墓者,她才不会屁颠屁颠跑来观看墓比呢.

  在她的身旁,还坐着其他一名四溟宗女修.与离小小一样,都有着渡真初期的修为.

  此女名为雁蓉,性格生的冷漠,却是离小小在四溟宗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雁蓉看了看罗家七名守墓者,好奇道."离姐姐,罗家这七名守墓者,哪一个是你天天念叨的情圣哥哥"

  "他.他好像没来耶."离小小弱弱道.

  "没来该不会是害怕墓比落败,躲着不敢露面吧.毕竟你情圣哥哥,可只是一名鬼玄中期而已.而罗家的对手,却是陈啸.可惜了,罗家七名守墓者中.修为最高的也只是一名境界未稳的渡真,若不出意外,恐怕这七人全部会被陈啸一人击败呢."

  雁蓉美眸凝望着会场中心的陈啸,异彩连连.

  以她冷情的个性,极少会对同级男修假以辞色,但这陈啸.却值得她另眼相看.

  "胡说!在我情圣哥哥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害怕这两个字.他修为尚低的时候,都敢与我作对的!他可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他不来,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他的实力,根本不能用一般人的水平衡量.虽然只是鬼玄中期,若是出场,未必会输给那什么陈炮!"离小小不忿言道.

  "不是陈炮,是陈啸."雁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片刻之后,又是露出清冷姿态,淡淡道,

  "你的情圣哥哥,终究只是鬼玄中期,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是陈啸的对手,这是现实.就算他出场参战,我也不认为他面对陈啸能有一星半点胜算."

  "哼!我的情圣哥哥就是厉害,就是不会输给什么陈炮!"

  离小小气呼呼地瞪了一眼雁蓉,恶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八宝糕.

  心道宁凡怎么还不来,赶快来啊,把那什么陈炮打下去,让雁蓉好好看看,她的情圣哥哥有多么厉害!

  神虚四阁的席位上,小妖女坐在众人之前,黑宝石般的眼中,凝望着罗家七名守墓者,深藏一丝忧虑.

  她明明得到消息,宁凡已是罗家守墓者,会代表罗家出战墓比,然而宁凡竟是没来.

  "以他的个性,若决定做一件事,断然不会半途而废.他是无心参加墓比么.还是临时出了什么变故,无法赶来了呢.听说他进入了神墓末三层,至今未归,但愿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小姐对罗家那名未至的守墓者,似乎有些过于上心了啊.先是令属下查探此人的一切近况,又令属下暗中照拂此人所执掌的灵台星,还令属下帮助此人打探太素雷帝的情报.属下斗胆一问,小姐莫非是对此人动情了么!"一道略有不.[,!]善的声音,忽的从小妖女身后传出.

  那是一名半步踏入舍空的神虚长老,姓鲁,身负三柄长剑,周身剑气凛凛,神情刻薄寡恩,是虚空大帝派来保护小妖女的人物.

  "鲁长老何必说笑以我的身份,有资格对谁动情么"小妖女笑眯眯地言道.

  嘴上在笑,心中却有几分自嘲与苦涩.

  "小姐能够认清身份,再好不过!身为祭品,必须灭情灭性,保持道心纯净,若虚空帝知晓你对此人动情,怕是立刻便会派人,将之抹杀的!你这祭品,怕也是做到头了,难逃一死!至于你身后的萧家.怕也会因你一时冲动,惹下大祸!"鲁长老冷冷道.

  "不必鲁长老提醒,我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小妖女仍是笑眯眯的模样,看不出任何感情变化.

  只是她藏在袖中的柔荑.已经狠狠握住,指甲刺入掌心,很疼,却能提醒她冷静.

  "宁凡,你可知,那一年我在离恨山,看着你以区区融灵修为拼命布下虚级大阵,不顾一切抗逆命运,受到了何等触动.不是每个人都能似你这般与命想争,你可以.我却争不过."

  "本来还想在你大比之时,送你一件礼物,如今看来,这件礼物怕是暂时给不了你了."

  小妖女微微一叹,在她的袖中.悄然藏着一枚情报玉简.

  在那玉简之中,有小妖女动用无数力量,悄悄为宁凡打探而来的详尽情报——关于太素雷帝的一切情报.

  东面席位上,鬼兵宗老祖手捧一个储物袋,本还准备交给罗家守墓者的某一人.

  但一见罗家守墓者只来了七人,宁凡未至,他的目光立刻一整.复又坐下.

  "逆星魔甲已经炼成,宁小友却没来.老夫可是专程来给他送这宝甲的啊,竟是白跑了一趟么."鬼兵老祖微微遗憾道.

  咚咚咚!

  战鼓忽然加急,好似催促着罗家守墓者速速登台,与陈啸一战.

  陈啸神情冰冷,目光一扫会场外的七名罗家守墓者.傲然道,

  "你们,谁先上!"

  罗萱莲步一踏,便欲上前迎战陈啸;王猛亦是摩拳擦掌,欲与陈啸一战.

  但罗枭却是抢在所有人之前.一步跃上会场中心,眼中流露着灼灼战意,对陈啸抱拳道,

  "罗家罗枭,领教陈兄高招!"

  "罗枭是么."陈啸嘴角一勾,笑容竟有几分冷意.

  在他所获得的情报中,罗枭已经修成了战神诀第二变,其战资在罗家可列入前十.

  若毁了此人,战王苏醒的机会便更加渺茫了!

  "哦罗家第一个上场的,竟是罗枭此人如今业已突破鬼玄后期,更修成了罗家的战决第二变,恐怕便是对上渡真,都未必会快速落败的.陈啸想胜罗枭,未必有多么容易."

  观众席上,不少老怪刚刚生出这个念头,下一瞬,目光一变!

  罗枭才刚刚十指掐诀,准备施展战神第二变,全力迎战陈啸.

  但他指诀还未掐完,陈啸竟然已是暴起出手,竟根本不给罗枭全力出手的机会,五指隔空一抓,立刻便有七道金芒,好似灵蛇一般,朝罗枭飘摇而去!

  "是陈家的‘金灭之术’!陈啸必定已将此术修炼到第七重境界,否则断然没有可能施展出七道金光!"观众席上,不少渡真老怪纷纷面色一变,对陈家的金灭之术忌惮极深.

  罗枭更是面色大变,二话不说,直接祭出一柄上品仙剑,斩向七道金芒.

  同时抽身飞退,指诀加快,仓皇中,仍是被他施展出了战决第二变.

  那上品飞剑品质不俗,然而一经被金芒击中,立刻生出铁锈,并以极快速度腐朽.

  罗枭本也没打算凭一把上品飞剑挡下陈啸的进攻,借着飞剑稍稍阻挡时间,他的黑发一点点化作血发,身上长出无数血色鳞片,头上长出一对血色牛角.

  其肉身境界则在数息之内,暴涨至了仙体第七斩的顶峰.

  法体双修之下,便是普通鬼玄巅峰的气息,都没有罗枭强大!

  "战神道,战王戟!"

  罗枭爆喝一声,骤然血芒骤然化作一柄赤晶三叉戟,被他一掷而出,天地间,顿时传出无数惊雷般的轰鸣.

  这一击,已无限接近渡真一击的威力!

  七道金芒与战王戟狠狠对撞,轰响不绝,立刻便有三道金芒直接被击碎.

  余下的四道金芒好似灵蛇,则交缠在戟身之上,随着陈啸指诀又变,战王戟立刻出现无数血锈,继而在一瞬间腐朽成灰!

  "不好!"

  罗枭面色大惊,立刻抽身飞退,同时召出灵装宝甲护体.

  那四道金芒毁掉战王戟后,立刻直冲罗枭面门而来,但见金光一闪.片刻间已轰落在罗枭宝甲之上.

  那宝甲只瞬息便腐朽成灰,金芒余威不减,继而狠狠轰击在罗枭胸口.

  巨力袭来,罗枭立刻吐血倒飞[,!]他的胸口更是出现大片大片的锈迹.

  "罗枭,败了."

  罗家六祖微微叹息,这结果,他早已料到.

  只是片刻之后,他骤然露出惊怒之极的神情!

  他料到了罗枭必败,却没料到陈啸出手会如此狠辣!

  "爆!"

  但见陈啸指诀一变,冷冷喝出一字,罗枭体内立刻便有四道金光狠狠炸裂.

  一股摧枯拉朽的腐朽之力,立刻在罗枭体内疯狂肆虐.

  只一瞬,刚刚稳住脚步的罗枭.立刻肉身崩溃,爆炸成无数碎肉血雨!

  罗枭的元神卷着储物袋,惊怒之下遁出肉身,转身就往会场外逃去.

  陈啸却是冷笑不绝,直接身形一晃.阻挡在罗枭的退路上,抬手又是七道金芒,朝罗枭飘摇袭来!

  他,是要在此地直接灭杀罗枭!

  "嘶!这陈啸莫不是疯了么,竟敢对罗家修士下死手!"观众席上,无数老怪纷纷大惊.

  虽说墓比对决不问生死,允许杀人.但真正敢在墓比中杀人的,却没有几个.

  尤其是像陈啸这样,以八级守墓者的身份击杀九级势力守墓者的,几乎不曾有过.

  因为若他杀了罗枭,便意味着彻底得罪战王罗家.

  陈家的底蕴远远不如罗家,他却敢对罗枭下死手.自然让无数人震惊.

  "不好!"

  九长老罗石一见罗枭命悬一线,立刻抬手一抓,试图救回罗枭.

  一旁的八长老雷金世,却是冷笑一声,挥手挡在罗石面前.阻下了他的出手,并冷笑道.

  "九长老,你忘了墓比的规矩么!任何人不得干扰墓比的进行,你,忘了么!"

  罗石来不及出手,另一边,罗家六祖同样来不及出手,身前已直接多出一人,竟是陈家家主陈玄!

  "你陈家,是铁了心的要与我罗家为敌么!"罗家六祖惊怒道.

  "呵呵,是又如何"陈玄冷笑道.

  会场中心,七道金芒狠狠一斩,罗枭元神立刻重创,几乎直接陨落在金芒之下.

  也亏了罗枭曾从某处遗迹获得过一件保命玉符,炼入了元神.

  就在他元神几乎陨灭的瞬间,其内玉符忽然神光大现,逼退了七道金芒.

  趁此机会,罗枭元神一闪,直接遁至了会场外围.

  一出外围,便意味着弃权认输,但到了外围,陈啸却是再也不能借墓比规矩,斩杀于他.

  一出外围,罗家修士便可干涉对决了!

  "哼,跑得倒快!"陈啸冷哼一声,以他修为暴起出手,竟未杀死罗枭,自然觉得颜面大损.

  不过转念一想,罗枭受了这么重的伤,百年之内是没有可能修成战诀第三变了,第四变,就更加没有可能!

  如此一来,至少罗枭是没有任何希望救醒战王了.

  而据陈家获得的情报,百年之后,战王必死!

  重伤罗枭,足够了!

  "此子做的不错!"八长老满意地点点头,一点也不在乎与罗石撕破脸皮.

  没有战王的罗家,他根本不会畏惧!也不怕得罪!

  "此战,陈啸胜!罗家下一名守墓者,出列!"主持墓比的长老赵梦得淡淡宣布道.

  他话音一落,陈啸目光狠狠扫过罗枭与其他六名罗家守墓者,冷冷道,

  "下一个,谁来!"

  他已得到八长老的首肯,得到了陈玄的授意,这一战,势必要将这些守墓者全部毁掉,绝不留情!

  就算与罗家彻底决裂,他也不惧,因为他的背后站着的,是八长老——雷金世!

  (1/2)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