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心愿

  

  因为我,是雨界修士!

  这一句话,宁凡说得坦然,说得郑重。

  雨界是他的故乡,这一点,他永不会忘,无论他修为高到什么地步。

  修士无家,但宁凡,宁可将雨界当做家,因为那里,有太多他所思念的人。

  乱古幻象颔首一笑,倒是对宁凡的回答十分满意。

  在紫斗仙域尚存的年代,天地间有十亿大帝,有太多资质绝伦的修士,似宁凡这般俊杰青年,乱古见过太多。

  以乱古大帝眼界之高,宁凡的资质在他眼中,不过只是尚可而已。

  他更为欣赏的,是宁凡重情、重恩、不忘本的心性,以及宁凡道心中的执着与坚决。

  “你既然做了决定,老夫自会全力助你,修成雨之阴阳。你,跟我来。”

  乱古幻象道念一动,带着宁凡再次消失于墓宫中。

  这一次,却是带着宁凡,出现在了一处阴雨绵绵的山水之间。

  在这山水间,耸立着一座雨意极浓的墓宫。

  “你已完成第一步,重塑出雨之雏星,接下来,便需要完成第二步,吞噬烈元晶,炼化其中的道则之力。天品烈元晶,道则并无属性,你必须修有相应类别的功法,才能将无属性道则,转化为雨之道则,从而修出雨之阴阳...雨星是神星,功法还必须是神族功法...你似乎没有修炼过七星以上的雨道太古神功?”乱古幻象问道。

  “没有...”宁凡摇摇头。

  他感悟过雨意,修炼过窥天雨术,却并未认真修炼过与雨有关的任何功法。

  七星之上级别的雨道太古神功,更是未曾获得过一本。

  “果然如此...所以老夫才会带你来到此地。”

  “老夫生前,对雨之一道并不精通,记忆之中虽也有几部雨之功法。最高却也只是六星七星。好在此地为神墓,神虚始祖搜集过不少强者的传承,留存于此...这一间墓宫。便收藏着一部九星太古神功——《墨雨经》。创出此功的修士,据说与那雨界雨祖是同宗修士。雨祖之雨。重在感知,此人之雨,则重在杀生。”

  “以你如今修为,挑战墨雨墓宫的成功率接近于零,但若有老夫从旁相助,以你如今实力,倒也有不少机会闯过此墓宫的!”

  乱古言罢,一步迈出。骤然抬掌,五指如天,朝这墨雨墓宫一掌拍去。

  这一掌之威,足以惊天动地,拍在墨雨墓宫之上,立刻令得墓宫的雨意崩溃的九成之多。

  最后一成雨意,乱古没有将之崩溃,若崩溃,则此墓将永远陷入休寂状态。

  “好了,去吧。闯过此墓,带回《墨雨经》!”乱古含笑道。

  他以大神通镇压古墓,令墓主幻象修为压制。给了宁凡突破此墓的可能。

  除了乱古大帝,也唯有历代神虚双帝有办法压制古墓,让小辈取巧获得其中传承。

  宁凡凝视着眼前的墨雨墓宫,沉吟片刻之后,终是祭出一枚虚无令,开启墓门,一步踏入。

  想要修成雨之阴阳,至少要修炼一部高深雨功,若能获得九星级别的《墨雨经》。再好不过!

  墨雨墓宫的修为限制,是万古第二劫。

  此墓墓主幻象修为。本来达到了万古第二劫,但在乱古大帝的压制之下。此墓墓主幻象,修为只相当于渡真初期而已。

  入目处,是一片黑土大地,地上满是枯骨与荒坟。

  无数荒坟之中,最大的一座,坟丘之上盘膝坐着一个黑甲老者。

  这黑甲老者便是此墓墓主——墨雨大帝的幻象,此刻修为受到压制,只表现出了渡真初期修为而已。

  虽是渡真初期,此人气息之强,却已堪比渡真中期。

  此人生前曾为一方大帝,就算只有渡真初期修为,也有一战中期修士的实力!

  “闯墓者,杀!”黑甲老者目光空洞,并无乱古幻象那么多灵智。

  他冷哼一声,墨色雨意一散,此地无数荒坟之中,立刻便有成千上万头墨骨巨兽破坟而出,朝宁凡围攻而来。

  这些墨骨巨兽修为参差不齐,有辟脉,也有人玄鬼玄。

  至于那黑甲老者,则略略不屑地看了宁凡一眼,仍是闭目盘膝,并未对宁凡出手。

  在他看来,似乎只凭他数万巨兽手下,便足以灭杀宁凡无数次。

  “雨意凝成的巨兽么...”

  宁凡目光一凝,一股天魔第一涅的强大气势,从他的身上狂泻而出。

  足尖猛然一踏大地,身体立刻略作无数道残影,好似一颗炮弹,直接冲入了万千巨兽的包围之中。

  以宁凡的天魔肉身之强,几乎完全无视这些巨兽的攻击。

  他的撞击之势,好似星辰坠落,根本没有任何巨兽可以阻挡。

  即便是人玄鬼玄境界的墨骨巨兽,被宁凡狠狠一撞,也通通都会骨身毁灭。

  那些修为更低的巨兽,就更加挡不住宁凡的冲击之势了。

  宁凡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巨兽的闲心,他的目光,始终锁定着那名黑甲老者。

  这黑甲老者生前乃是一名大帝,帝号墨雨。

  此人战力,或许远远不及墨重、乱古等大帝,却也绝对不弱。

  能与一名渡真修为的大帝幻象交锋,本身便是一次机缘!

  宁凡眼中战意滔天,一路冲出巨兽包围圈,直奔黑甲老者而来!

  数万头巨兽,几乎有三分之一,直接被宁凡一路撞死!

  “不自量力!”

  黑甲老者冷哼一声,骤然站起,立于坟丘之上,目光一动,万千巨兽立刻化作墨影散去。

  他抬起干枯的手掌,五指狠狠一抓。朝宁凡隔空抓下。

  天地间,骤然下起了漆黑如墨的暴雨。

  更有无穷雨意在这暴雨之中,凝做一个百丈之大的黑色鬼爪。狠狠朝宁凡一抓而下。

  这鬼爪泛着诡异光泽,其上更有隐秘符纹流动不绝。

  一抓之力。竟比寻常渡真中期一击都要凌厉几分!

  那鬼爪看似极远,但一闪之下,片刻已然临身,来势太快。

  宁凡目光一凛,立刻收住前进之势,降落于地,抬手便是一拳,重重轰向了鬼爪。

  黑甲老者却是微微冷笑。轻轻吐出一个字,“噬!”

  宁凡目光一变,心知此鬼爪有诈,想要收拳,却是为时已晚。

  他这一拳,倾尽了一身精气法力,一拳之力,已然达到渡真中期一击的威力。

  一拳出,百丈鬼爪立刻狠狠一颤,碎散为无数墨影。

  巨力反震之下。宁凡拳骨欲裂,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每退一步。他的精气法力便要减少许多,好似雨雾一般,生生蒸发!

  这鬼爪一击不仅威能强大,更有着吞人法力的诡异神通...

  “不愧是曾经的大帝,就算只剩下一道渡真初期幻象,看来也不是我能轻易战胜的...吞!”

  宁凡张口一吞,那鬼爪碎散的墨影,立刻被他吞了无数,吞入腹中。

  借着大五行体的强大。他损失的那些法力,立刻借着炼化鬼爪墨影。得以补全!

  “大五行体...”黑甲老者此刻方才露出一丝凝重。

  他的鬼爪虽能吞噬他人法力,但若对上大五行体。便也没有了任何优势。

  那鬼爪,终究是雨道神通,身处五行之内,想以雨术压制宁凡,有些困难...

  一抬手,一柄墨色短戈出现在黑甲老者手中,正是他的道兵。

  他,终于正视了宁凡,要在这墓宫之内,与宁凡全力一战了!

  宁凡深吸一口气,眼中忽然燃烧起战意之火。

  一袭白衣化作血红,一头墨发化作血发!

  施展了战神第一变的秘法,他的古魔修为几乎一路达到了天魔第一涅的顶峰。

  肉身境界越高,战神诀的增幅能力便也越小,需要修炼更高境界的诀变才可获得大幅增幅。

  饶是如此,在施展了战神第一变之后,他的气息也已隐隐更胜黑甲老者一筹。

  “杀!”

  黑甲老者冷喝一声,化作一道墨影,冲向了宁凡。

  而宁凡,亦是猛冲向前,迎击此人!

  这黑甲老者终究不是墨重仙帝那般盖代大帝,若与宁凡处在同级实力,宁凡深信自己不会败!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一个时辰后,宁凡白袍染血,手持一块黑色水晶,独自站在茫茫废墟之上。

  他终究是战胜了黑甲老者,但此战却也是苦战。

  这黑色水晶便是他所获得的战利品——九星太古神功《墨雨经》的传承水晶!

  闯过了这座墓宫,墓功值并未有任何提升。

  这一点,却是因为宁凡闯过此墓,借了乱古大帝的力量,压制了此墓,取了巧。

  好在宁凡并不在意闯过此墓能否获得墓功值,他所在意的,只是《墨雨经》这部功法。

  宁凡闭上眼,神念没入水晶之中,立刻,滚滚而来的功法讯息,深深刻印在他的识海之中。

  传承水晶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直接将功法修行的诸多体悟传达给后人。

  许久之后,水晶光芒散尽,咔嚓一声,碎成两半,而后灵性全失,一点点化作灰烬。

  宁凡适时地睁开眼,微微露出满意的笑容。

  借着这传承水晶,宁凡获得了《墨雨经》的完整功法,并吸收了墨雨大帝的诸多体悟,即便未曾修炼,对此功法的体悟也已达到极高境界。

  此刻的他若有乱古大帝相助,足以借《墨雨经》之力,炼化烈元晶中的道则之力,修炼雨之阴阳。

  甚至于,他还借着这传承水晶,习得了墨雨大帝的得意神通——‘祭魔爪’。

  此术以墨雨经为根基,可吞人法力,算是不弱的神通了。

  虽然无法充当底牌手段,却也可作为较强的神通施展。

  此地再留无意。宁凡身形一晃,离开墓宫,返回外界。

  随着他的离去。墨雨墓宫便这般悄无声息地陷入休寂...

  见宁凡成功获得《墨雨经》的传承,乱古幻象满意地点点头。道念一动,直接带着宁凡回到了铜像之下。

  待宁凡疗伤完毕之后,乱古幻象终于露出正色,让宁凡盘膝持烈元晶,由他亲自出手,助宁凡炼化此晶。

  “以你如今修为,吞噬道则之力还是有些早了,就算有老夫相助。恐怕仍是会有不少凶险...若无法承受,便告诉老夫,老夫会立刻停手!”

  乱古幻象立在宁凡身后,手掌按在宁凡天灵之上,眼中金芒一闪,白发无风自动。

  立刻,一股比之天地都不弱分毫的威压,直接压在了宁凡身上!

  宁凡身子一震,在这股威压之下,他有种被无数山峰死死压住的感觉。

  好在乱古幻象并无恶意。这威压虽压住了他,却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势。

  继而便有乱古大帝的法力流入他的体内,护住了他所有仙脉、元神。

  “闭守元神。沉心静气,炼化烈元晶!”乱古幻象沉声吩咐道,随着时间推移,身体越来越虚幻。

  他先是被劫念之主的妄念所伤,又为了凝聚一块天品烈元晶折损道行,幻体早已虚弱不堪。

  此刻为了助宁凡炼化烈元晶,又大幅损耗法力,幻体几乎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他,最多只能帮助宁凡炼晶一次。若中途停止,则再无多余力量相助宁凡...

  这一点。乱古幻象没有告诉宁凡,但宁凡还是察觉到了。

  “为了助我修炼。乱古大帝的幻象之身,已虚弱至此了么...”

  宁凡心中有一股暖流流过,眼中更有一丝坚决之色流转。

  乱古大帝已倾尽全力,助他修炼,若他最终也无法修成第一阴阳,岂不是辜负了乱古大帝一片心意。

  双掌合住烈元晶,宁凡闭上眼,默默运转起《墨雨经》的功法,一丝丝吸收着烈元晶之中的道则之力,炼入雨之神星之内。

  吞噬道则之力,从前的宁凡也曾尝试过,那时他尝试吞噬的是虚空道则,却终是失败,不仅是因为修为不足,更因为他并未修炼过任何高深虚空道的功法。

  但这一次,他吞噬道则之力的行动进行的十分顺利,一是因为获得了《墨雨经》的传承,二是因为有乱古从旁相助。

  千丝万缕的雨意,在体内流转。

  宁凡分明坐在这里,但他的心神,却好似身处一处细雨密布的世界。

  他有一种错觉,好似自己的身体,化作了一滴雨,渐渐飞上天空,升上云端,变得很轻很轻...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在这感觉生出的瞬间,宁凡只觉得自己似能握住天地间所有雨之道则的脉络。

  待要真的去握时,又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一直持续着,似触手可及,又似与他隔了千里万里。

  一日,两日,三日...

  一月,两月,三月...

  转眼已是一年过去,在这一年之中,宁凡始终未曾动过半分,借着乱古大帝的帮助,已将烈元晶的所有道则之力一一吸收。

  此时此刻,宁凡眉心之上的雨之雏星,已被一点点修炼成了阴阳神星。

  《乱环诀》的阴阳魔体,共分为二十七重阴阳,这是第一重,却仍未彻底完成。

  《乱环诀》修炼的第一步,需要碎星凝星,这一点,宁凡独自一人便完成了。

  第二步,需要吞噬道则之力,炼化入星,这一步在乱古大帝的帮助下,也完成了。

  还有第三步,需要长期闭关,自行祭炼阴阳,最终将星辰之中的阴阳之力彻底融入己身,化作自身的修为法力。

  一旦完成了第三步,《乱环诀》修炼者可获得修为上的大幅提升,同时也能彻底掌控阴阳星中的道则力量。

  这一步,没有长期闭关,根本无法完成。

  没有渡真后期的修为,即便乱古大帝相助。也同样无法完成。

  如今的宁凡,尚无法完成这一步。

  他的雨阴阳已经算是初步修成,但却被乱古大帝封印着。

  “差不多了...老夫只能帮你修出第一阴阳。至于彻底掌控此阴阳星的力量,便要待你突破渡真后期之后。才有办法办到了...老夫已暂时将你这颗阴阳星封印,这颗阴阳星中封印的,是‘雨阴阳’的全部力量。”

  “待你突破渡真后期之后,可自行完成第三步,彻底将雨阴阳融入己身,化作修为法力。一旦完成这一步,你的修为必可大幅提升,说不得。能一举迈入渡真巅峰!”

  “如今的你修为仍是不足,无法完成第三步。但若是想动用阴阳星的力量,只需稍稍解开雨阴阳的封印,便可发挥出极其强大的实力。”

  乱古收回手掌,微笑看着宁凡。

  整整一年时间,他倾尽全力帮助宁凡炼化烈元晶,幻体已经濒临崩溃。

  但他的目光却是十分欣慰,欣慰的是宁凡终是在他的帮助下,初步修成了第一阴阳。

  宁凡站起身,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眉心的第一颗阴阳星——雨阴阳之星。

  此星目前处于封印状态,并未解开封印。

  在这颗阴阳星之中,蕴含着近乎可怕的力量...

  “试试解开封印。感受下雨阴阳的力量。”

  一听乱古此言,宁凡立刻深吸一口气,目光凝重起来。

  片刻之后,十指掐出一个古奥的指诀,骤然间冷喝一声,“雨阴阳,解封!”

  随着他指诀一掐,其眉心之上的雨阴阳神星,封印立刻有了松动!

  宁凡此刻的境界。本是鬼玄巅峰,但在封印解除的瞬间。一股浩瀚的法力从阴阳星中流出,扩散至他的全身!

  一股绝强的气势。立刻从他的体内爆散开来!

  他的气息不断拔高,好似施展了秘法一般,一路攀升!

  渡真初期!

  渡真中期!

  渡真后期!

  一经解封雨阴阳的力量,宁凡的境界竟一路从鬼玄巅峰攀升到了渡真后期!

  他在鬼玄巅峰之时,法力便达到了渡真初期的顶峰。

  如今境界达到渡真后期,他一身法力,几乎已与渡真巅峰的修士不相伯仲!

  这意味着,宁凡只要解封了雨阴阳的力量,他的实力可在渡真后期无敌,甚至可与渡真巅峰修士稍稍争雄!

  只可惜,这种力量增幅只是短暂的,只是相当于秘法而已。

  且这种秘法,会对身体造成十分严重的负荷。

  仅过去十息,宁凡的元神便已开始出现伤势,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伤势还有逐渐加重的趋势。

  这伤势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宁凡的元神尚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

  按宁凡估计,以他如今修为,解封雨阴阳的力量超过一炷香,便会反噬受到重伤。

  若解封时间超过一个时辰,直接便会元神俱灭,死于非命!

  想要随心所欲掌控雨阴阳的力量,必须完成第三步修炼,才能办到。

  在此之前,宁凡每一次解封雨阴阳的时间,都不宜超过一炷香,且事后必须立刻疗伤。

  当然,每一次解封雨阴阳力量,都会令修为暴涨至渡真后期。

  虽说解封时间不能太久,但在这一炷香之内,很多事情都可轻易办到。

  宁凡心念一动,渡真后期的境界立刻一路下降,退回鬼玄巅峰。

  雨阴阳神星,被宁凡重新封印。

  体内出现的些许伤势,也很快被黑星之力治愈。

  虽说雨阴阳的力量无法持久使用,但作为底牌手段使用,绝对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从进入乱古墓宫开始,乱古幻象便一路赠予宁凡机缘。现如今,乱古幻象更是不惜自损道行,也要助宁凡修成第一阴阳。

  这一切,宁凡自是感恩,更多的却是惭愧。以宁凡的个性,断然没有平白受人恩惠的道理。

  旁人若与他结仇,他必定睚眦必报,十倍还之。

  同样的,旁人若有恩于他,他也必定铭记于心,十倍归还。

  沉吟片刻之后,宁凡忽的向乱古幻象郑重一抱拳,正色道,

  “不知前辈可有什么心愿未了,需要晚辈代为了却的?若有,晚辈必定全力办到!”

  在宁凡看来,乱古大帝陨落多年,心中或许还有遗憾未了却的。

  若真有需要他的地方,他自当义不容辞,为乱古做些事情,以偿还今日之恩情。

  闻言,乱古先是一怔,继而眼中欣慰之色更浓,自语道,“倒是个知恩图报的小家伙...”

  宁凡心中所想,他自然看得出来。

  他略略一想,陨落至今,倒还真有一个心愿,始终未了...

  微微沉吟后,乱古幻象忽然一抬手,掌心光芒一闪,立刻多出一物。

  望着此物,乱古时而悲哀,时而悔恨,最终却是露出怀念之色。

  那是一个玉锁,一个模样与阴阳锁完全相同、气息也近乎一致的玉锁!

  在此锁出现的瞬间,宁凡丹田内的阴阳锁竟立刻微微颤动起来!

  “这是...阴阳锁!另一个阴阳锁!”

  宁凡目光一震,乱古大帝的阴阳锁,不是一个,难道竟是两个不成!

  “此锁,你拿去!这,便是老夫最后一点心愿!”

  乱古一抬手,掌心的玉锁立刻化作一道柔和光芒,朝宁凡飞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