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33章 雨界修士

第833章 雨界修士

  这一指,几乎倾尽了乱古一生道行!

  他直接将宁凡所有妄念掐断,直到此刻,宁凡方才心头一松,那凭空生出的危机感,渐渐消失...

  而乱古,则生生被那一丝妄念给重创,幻象好似被什么东西重重打了一拳,愈加虚幻起来,且气息竟有种说不出的萎靡...

  宁凡的神情满满都是震惊,他修道至今,还从未遇到过有什么人的姓名,是想也不能想、提也不能提的!

  为了掐断他这一丝妄念,乱古竟是受了重伤!

  劫念之主,究竟代表着什么!

  不能想,不能提,不能言!

  若非乱古出手相救,宁凡脑海中那一丝妄念,足以将他灭杀千次!

  “修为若是不足,有些天地隐秘,根本没有资格触碰。这一点,想必你已亲身体会到了...老夫不能告诉你太多,有些答案,只能靠你自己一步步去追寻...而那四个字,从此刻起,你是再也不能去想了...有一点,你须铭记,神族四天九界,妖族醒梦二界,魔族九渊,这些,已是仙皇遗留的最后乐土...也是我紫斗修士最后的希望...生于四天九界,你是幸运的,却也是不幸的...”

  “你在此地领悟功法,凝聚雏星,完成修炼此功的第一步。星成之后,老夫会助你修成第一阴阳...”

  乱古抬指自点眉心,压下体内伤势,怅然一叹,幻象却是渐渐消失。

  偌大的墓宫中,只剩宁凡,只剩宫灯灯火。只剩那二十七座铜像。

  “修为不足,连知晓某些隐秘的资格也没有么...”

  宁凡苦笑一声,若他所料不错。那‘劫念之主’四字,绝对是这天地间最大的隐秘。

  以他如今修为。远远没有资格去触碰这一隐秘。

  他能做的,只有一步步修炼,一步步变强,而后才有资格,揭开这迷雾...

  盘膝于铜像之下,略作调息之后,宁凡取出了《乱环诀》玉简,细细渐渐的。宁凡开始明白,《乱环诀》为何能被号称作‘十亿大帝,攻伐第一’。

  任何一名修士随着修为提高,都可不断修出神妖魔之星。

  神星位于眉心,妖星位于左目,魔星位于右目,最多可修出九颗。

  普通修士只可精修某一类星辰,或是神星,或是妖星,或是魔星。

  《乱环诀》的修炼者。需要以《阴阳变》为基础,同修三族星辰,最终。一举修成二十七颗神妖魔星辰。

  对普通人来说,神妖魔星辰只是诸多神通的一种,绝对算不上底牌手段。

  但对《乱环诀》的修炼者而言,每一颗神妖魔之星,都是弥足珍贵的财富。

  每一星,都是借以修成一种阴阳。

  二十七星,便是修成二十七种阴阳。

  譬如乱古大帝,他修成的第一阴阳,是妖阴阳中的‘魔鲤阴阳’。

  在修成魔鲤阴阳的瞬间。他便彻底掌控了魔鲤阴阳中蕴含的道法规则,成为了拥有‘封魔道则’这一掌位道则的掌位大帝!

  乱古大帝一路修成二十七阴阳。一共修炼出二十七种掌位道则。

  他是一名掌位仙帝!共执掌了二十七位!

  除他之外,任何一名仙帝。也只能执掌两三种道则而已。

  到了如今这末法时代,仙帝之中,掌位大帝寥寥无几,且没有任何一名掌位大帝,同时修炼出第二种掌位道则...

  拥有二十七种掌位道则的乱古大帝,在十亿仙帝之中,自是攻伐第一。

  “若我修出二十七种掌位道则,成就仙帝之位,则便是寻常始圣,都有一战之力!四天九界之中,恐怕再无敌手!”

  “这《乱环诀》,只有乱古大帝一个人修炼过,而我,是第二名修炼者...”

  “此功法固然厉害,但修炼难度亦是极大。第一步,需要修炼阴阳雏星;第二步,需要吞噬道则之力,炼入星辰,将星辰修炼为‘阴阳之星’;第三步,吞噬道则之力,祭炼阴阳星...”

  “以我天人合一的道悟,完成第一步不难;但要完成第二步,吞噬道则之力,最低要求是要有渡真后期的修为;第三步,则需要成百上千年闭关,一点点祭炼阴阳星...”

  宁凡眉头忽然一皱,他如今的修为,竟远远未达到修炼此功法的最低要求——渡真后期。

  他如今尚未突破渡真境,修炼《乱环诀》的二十七阴阳,还为时过早...

  偏偏突破渡真境的难度,远超突破天魔的难度,难点在于对真之一字的领悟。就算宁凡资质再高,没有千百年的闭关领悟,也休想踏入渡真境的...

  况且就算宁凡晋入渡真境,也要修炼到渡真后期之后,才可完成修炼《乱环诀》的第二步...

  “以我如今修为,修炼《乱环诀》确实有些早了...不过乱古大帝对我的要求,仅是凝聚雏星,完成第一步...之后的两步,他似乎会帮我...”

  将《乱环诀》玉简收起,宁凡端坐于二十七尊铜像的脚下,面朝铜像,不动如禅。

  他在感悟,感悟《乱环诀》功法的精髓所在。

  开辟雏星,需要碎掉从前的神魔之星,重塑雏星。

  碎星容易,塑雏星难,且重塑的雏星,必须蕴含修炼者一丝道念。

  那道念,必须是深藏于心最深的感情。

  就好似乱古大帝,修出的二十七阴阳中,每一阴阳都蕴含着抹不掉的悲意,以及对至亲的思念...

  “这《乱环诀》,需要以情生念,以道入星...若我心中无情,则这功法便根本无从修起...”

  宁凡露出沉吟之色,忽然抬头,目光落在身前二十七座铜像上。

  “乱古大帝令我在铜像下凝聚雏星。是想让我借鉴他的悲意入星么...”

  眼中青芒一闪,宁凡的目光好似可看穿铜像,看到这铜像中寄予的深深悲意。感受到乱古大帝曾经的悲绝情愫...

  若没有那悲伤入骨的深情,乱古大帝便无法修成《乱环诀》...

  乱古大帝亲手斩杀二十七名至亲至交。每杀一人,心中便有一道伤痛。

  他的二十七阴阳,每一阴阳,都深含对至亲的思念。

  这是一部有情功法,唯有情者可修至巅峰。

  宁凡心念一动,眉心、左目、右目立刻便有星点出现。

  雨之神星,扶离之妖星,山之魔星...

  太素雷星。魔罗之星...

  抚摸着眉心星点,宁凡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幕幕往事。

  修炼乱环诀的第一步,是碎星...

  宁凡眼中满是追忆,忽然间一凝,继而十指猛然掐诀,立刻按照乱环诀的功法运转周天,并冷喝道“碎星!”

  雨星,碎!

  雷星,碎!

  山星。碎!

  扶离星,碎!

  魔罗星,碎!

  眉心、左目、右目的星点全部碎尽。宁凡立刻胸口一痛,咳出鲜血,面色灰败起来。

  碎星,意味着神通丧失,紧接着,却是需要重塑雏星,将神通,修回!

  重塑雏星的过程,必须融入最深的感情。宁凡第一颗需要重塑的,是雨之神星!

  “我宁凡生于雨界。一生一世都是雨界修士...这雨之神星蕴含的感情,自然也是最为复杂的一个。”

  “我在凡尘中长大。这雨,有我对凡尘的思念。”

  “我在欢合宗受辱,这雨,有我最弱小时的不甘...”

  “我在七梅风雪中,得到了纸鹤、师尊递给我的温暖...”

  “我在雨界修道,在雨界成魔,看遍了人间风雨,又尝遍了血雨的滋味...”

  “自然,雨中也有我的悲...那悲,悲我命运坎坷;那悲,悲我师为徒所叛,一生情苦;那悲,悲我父记忆磨灭,悲我母沦为石像,悲我弟辗转于轮回...”

  “自然,这雨中有着我生生世世抹不去的思念,这雨中,有着太多我所牵挂的人...”

  好似有一道声音,在宁凡心头悄然生出...

  且化作漫天细雨飞,我生了根,愿生生世世守候...

  宁凡默默自语,他的情,化作念,合着道,融入往昔烟雨,一点点融入了眉心。

  在他的眉心,渐渐重塑出第一颗新生的雏星!

  那是雨之神星,此星之中,蕴含着宁凡心中深情,可凭此星,吞噬雨之道则,一点点修出...雨之阴阳!

  重塑雨星,一共耗去的三日。

  甚至于,这一次重塑雨星,宁凡竟是将窥天之雨的神通,寄在此星之中。

  第四日,宁凡开始重塑雷星。

  “我心之雷,半是红衣所赐,半是太素所留...对红衣,我更多的是思念;对太素,我却是感激,却是愧疚...”

  “若无太素,我多半已死于魔罗大帝的夺舍,沦为魔罗之奴。”

  “我答应过太素雷帝,要前往位于东天某处的真雷界,这一点,我会做到...”

  一丝丝雷霆,融合了宁凡重重心情,一点点重塑为崭新的雷星雏星。

  这一过程持续了四日,太素雷图的力量,被宁凡重新封存在雷星之中。

  他的眉心星辰,只有两个,与普通修士相比,有些少了。

  但这两个星辰,却融入了他内心深处的所有情感,比起普通星辰,迥然不同。

  第八日,宁凡开始重塑扶离妖星。

  扶离血脉,是基于他羽妖血脉形成。而羽妖血脉,是其母留给他的唯一礼物...

  “我的母亲是一名羽妖,我自是以身为羽妖为荣。在羽妖血脉的基础上,我修出了扶离血脉。扶离,是天地的禁忌...但扶离,曾助我自污气运,免去了被人算计的命运...故而在我心中对这扶离一族。始终存了一丝感恩...”

  “扶离族灭已久,若有机会,宁某自会以扶离族人身份。为扶离一族还此血债!以此举,还扶离一族一个恩情!”

  重塑扶离妖星。耗去六日。最终,宁凡的左目,只剩下一颗紫黑星点。

  第十四日,宁凡开始重塑魔罗之星。

  他所领悟的山之魔意,是基于魔罗而领悟,故而重塑到最后,他的右目也只剩一颗魔星而已。

  “魔罗,是宁某的仇人!在这颗星辰中。宁某寄下的,是恨意!”

  “若非没落,我不会险些沦为魔奴;若非魔罗,太素雷帝也不会道灭...”

  “有朝一日,我宁凡必定踏足古魔第四魔渊,为我也为太素雷帝,誓要向那魔罗大帝讨清所有血债!”

  七日后,借着一腔仇恨,宁凡重塑了魔罗之星。

  终有一日,此星会成为他向魔罗复仇的有利武器!

  第二十一日。宁凡终于重塑雏星完毕!

  他本还打算继续借助《天尸变》的功法,修一颗尸魔雏星。

  便在此时,乱古的声音在墓宫中轻轻响起。

  “四颗雏星了么...用不了这么多。老夫剩余力量,只够凝出一块烈元晶,助你修成第一颗阴阳星而已...”

  在这声音落下的瞬间,乱古幻象重新凝聚于墓宫之内。

  比之二十一日前,他的神色竟是萎靡了许多,身影也十分虚幻,好似随时都会幻灭一般。

  在这二十一日之中,他抽尽了幻象中的绝大多数力量,凝出一物。

  那是一颗烈焰燃烧的水晶!其中蕴含着近乎浩瀚的能量!

  “这是...烈元晶!且这烈元晶。竟是天品品阶!”宁凡立刻目光一震。

  烈元晶是完成《乱环诀》第二步修炼的必备之物。在《乱环诀》记载着一种神通,名为‘烈元术’。可将道则之力凝成水晶。

  由道则之力凝成的水晶,名为烈元晶。一般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品级。

  蕴含火之道则的烈元晶,只能用于修炼火阴阳一类的阴阳。

  蕴含雷之道则的烈元晶,只能用于修炼雷阴阳一类的神通。

  四个品级的烈元晶,都只能修炼特定种类的阴阳星,但据说还有一种更高品级的烈元晶,名列天品,可无属性修炼任何一类阴阳星,可惜唯有hua费巨大代价,才能凝出。

  譬如乱古幻象手中握着的这一块烈元晶,便是天品,蕴含了近乎恐怖的道则之力。

  若宁凡能够炼化这块天品烈元晶,第一颗阴阳星足以一步修成!

  这是乱古幻象不惜自损幻体,付出巨大代价,也要送与宁凡的至宝!

  “此物,你拿去!”

  乱古屈指一弹,天品烈元晶立刻化作一道火芒,朝宁凡迎面飞来。

  宁凡接住烈元晶,望着手中水晶,目光剧震。

  再看乱古幻象虚幻之身,心中既有温暖,亦有不忍...

  “以前辈幻体之虚弱,为我凝聚这一块天品烈元晶,怕是已经伤了根基...”

  “呵呵,你既然是老夫徒儿,老夫自当为你凝聚一块天品烈元晶,这,是我烈元宗的传统。若日后你的徒儿有所需要,你也当折损道行,为他凝聚一块烈元晶。”

  乱古幻象目露追忆之色,那一年,他尚年幼,他的师尊亦是这般自损道行,为他凝聚出天品烈元晶,助他修炼...

  烈元术,本就是他师尊所创的一门绝学,可凝聚法则。

  烈元晶,除了用于修炼《乱环诀》,自然还有更多用途...

  “服下此晶,老夫助你将此晶炼化,如此,你可在极短时间内,修成第一阴阳!”

  “以你修为,本无法修成第一阴阳,但有老夫相助,你自有办法修成!一旦修成,你借助阴阳之星的力量,甚至可一举爆发出渡真后期的法力!”

  “你如今已有四颗雏星,可想好要将哪颗雏星祭炼为阴阳星了么?”

  乱古大帝缓缓问道。

  天品烈元晶与普通烈元晶不同,可用于修炼任何一类阴阳星。

  宁凡已有四颗雏星,共有四个选择。

  他的第一阴阳,可以是雨之阴阳,可以是雷之阴阳,可以是扶离阴阳,可以是魔罗阴阳。

  以他的修为,就算修出第一阴阳,也无法成为掌位仙帝,但却能在神通之中加入些许道则之力,使得攻伐之时,神通威能暴涨!

  宁凡沉默少许,神情渐渐坚决,有了决断。

  他是雨界修士,他的第一阴阳,便以雨为起点好了。

  “晚辈愿将雨之神星,修炼成雨之阴阳!因为我,是雨界修士!”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