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29章 劫念红芒,杀亲证道

第829章 劫念红芒,杀亲证道

  "仙皇座下第七仙帝——墨重大帝,死于乱古大帝之手!"

  宁凡目光骤然一变,如此上古秘闻,他自是闻所未闻,世上也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记得在封魔巅之时,墨重大帝少年之身的幻象,曾看在自己乱古传人的身份上,额外赐予自己一滴祖血.

  乱古视墨重为兄,却斩了自己的兄长.

  但他的眼中,又有化不掉的悲意.

  他,为何要斩杀视如兄长的墨重大帝.

  这个疑问萦绕在宁凡心头,却自然无法寻到任何答案.

  乱古幻象亦没有为宁凡解惑的意思,步伐缓慢,朝着第二座铜像移动.

  在望向这第二座铜像之时,乱古的眼中,悲意更浓.

  这第二座铜像,是一个面目慈祥的老道,在他的背后,塑着一个铜环.

  那铜环,与森罗全力催动轮回之力时,背后的环影极其相似.

  "始圣之环!这铜像塑的,是一个第三步圣人!"宁凡目光又是动容.

  "不错,这第二座铜像,是一名始圣.紫斗仙域有十亿仙帝,亦有四百人,修为踏入了第三步,既为圣人,听调不听宣.他,便是其中之一.他是我师,他对我的点拨,自然没有仙皇多,但若无他,便也无我."

  乱古幻象的神情,一霎变得柔和,变得追思.

  那一年,他还只是远古仙域一个低级修真国的国主之子,年方四岁,懵懂无知.

  那一年,修国被人侵入,国破家亡,亲人死绝,他守着父母尸体.只知道哭,是他的师父,将他从兵乱之中救走.

  ‘哭什么!堂堂男儿,只知道哭!国破了.便重建!亲人死绝,便为他们复仇!’

  ‘.哼!怎么越哭越凶了!再哭,你仇家不杀你,老夫第一个先掌毙了你!’

  ‘.罢了罢了,算老夫怕了你了,来来来,不哭了,不哭不哭,变!.看,这是什么.是个糖人!嘿嘿,这下不哭了吧.’

  ‘相逢即是有缘,小娃娃,你便给老夫当徒儿吧,老夫赐你道号‘乱古’.什么!嫌这道号不好听!不想给老夫当徒儿!你可知在这紫薇仙域之中.有多少强者,争着抢着给老夫当徒儿!’

  往事历历在目,乱古幻象不由得会心一笑.

  但随即,他周身的杀气变得更浓,他的双目也更加血红,他的眼中,悲意也更浓.

  他分明站在这里.背影却萧瑟地让人心酸.

  "陆元大圣,紫斗仙域四百圣人中,修为排名三百四十四.他是我师,更如我父.北极界之战,此人死于我手!此人,是我九神阴阳中第一阴阳.烈元阴阳."

  宁凡目光一惊!

  惊讶于.乱古大帝竟有斩杀圣人的实力,莫非本身也是圣人不成!

  惊讶于,乱古大帝不但杀过自己的兄长,更杀过自己的师尊!

  "仙帝,不一定便比圣人弱.老夫与墨重.皆有斩杀普通始圣的实力."

  乱古幻象淡淡自语,似看破宁凡心中所想,回答了宁凡心中疑问.

  他浑浊的老眼,似已湿润,一步步走向第三座铜像,并一路为宁凡介绍下去.

  "极明魔帝,紫斗仙皇座下,排名第四十九的仙帝.此人曾数次与我并肩御敌,交托生死.此人,是老夫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坠炎界之战,此人死于我手!老夫九魔阴阳第一阴阳,因他而成."

  "织彩天尊,紫斗仙域四百圣人中,排名第三百九十七.此女对我有情.道境叛乱之战,此女死于我手."

  "天魇大帝,紫斗仙皇座下,排名第九十六的仙帝,此人于我有恩.劫界崩溃之战,此人死于我手."

  "鲁南圣,此人曾借我天机策一阅,我尚欠他一个承诺没有完成.妖境大劫,此人死于我手."

  乱古幻象一路介绍完此地所有二十六座铜像.

  每介绍完一人,他的眼中悲意便更浓,杀气也是更浓.

  宁凡的心中,渐渐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二十六人有生之年,皆是名动紫斗仙域的盖代人杰,且或多或少与乱古情分不浅,却全部被乱古灭杀.

  乱古大帝,为何要灭杀如此之多的师,友.

  为何每杀一人,乱古大帝所谓的二十七阴阳,便补全一个.

  二十七阴阳是什么,宁凡不知.

  但他的心中,却忽然有了一个恐怖猜测.

  "莫非乱古大帝曾为了修炼名为‘二十七阴阳’的神通,杀尽了师友不成!乱古大帝,竟是如此冷血之人么!"

  这一点,宁凡无法确定.

  灭杀这些强者的战绩,乱古不似说谎;他眼中的悲哀,却也似乎不是说谎.

  终于,乱古大帝走到了最后一个铜像面前.

  .那是一个拈花含笑的女修,坐在一株菩提树下,痴痴望着天空.

  望着这一名女子,乱古大帝的双肩,竟忽然有了颤抖,眼中的悲哀,已化作老泪,流了满面.

  好似有一个娇软的声音,至今仍回荡在他的耳边.

  便是为了这个声音,他拒绝了无数女修的情意,如那织云天尊,亦如神虚始祖.

  ‘乱古.我会在菩提树下等你一世.你,一定要活着回来.若你死,我会随你.’

  我会随你.

  我会随你.

  他终于回到了菩提树下,但,却竟是亲手将她杀死!

  "鹤瑶."

  乱古幻象颤抖地伸出手,抚摸着铜像之中女子的侧脸.

  他的心,在滴血.亲手杀了其师其友,杀尽一个个恩人,他的心中自是不甘,自是悲愤.自是愧疚,自是无奈.

  但亲手杀了这个女子,他却是在一瞬间,失去整个世界.这世间,也从此也再无半点牵挂,值得他去多看一眼.

  他的背影如此孤寞,如此悔恨.他的悲意散开,好似整片天地,都要融化在他的悲意之中.

  "鹤瑶,紫斗仙皇座下,排名十万之后的仙帝.她,是老夫的道侣.她,是老夫的全部.她没有在菩提界.等到我的归来.天荒崩溃之战,她被老夫亲手斩杀.死于.老夫之手.她,使得老夫二十七阴阳,至此补全."

  乱古幻象眼中的悲意,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他的双目渐渐冰冷无情.血红地好似灭世魔君!他身上的杀气,好似要杀尽苍生万物!

  在这一刻,乱古幻象骤然转身,死死盯着宁凡,神情冰冷无情,冷厉问道.

  "你,可想获得本帝的乱真传承!可想获得‘十亿大帝.攻伐第一’的《乱环诀》!"

  他没有迈出半步,仅一个目光,却好似引动着整个天地的大势,朝宁凡狠狠压下.

  这一刻,宁凡好似化作了孤舟一叶,在这股惊天气势中.竟是半步都无法动弹!

  "你,想不想学《乱环诀》若学成此术,便可修炼阴阳魔体!阴阳魔体分二十七重阴阳,纵然你只修成第一个阴阳,也足以让你在鬼玄之时.渡真后期无敌!若你修出二十七阴阳,便是未踏入第三步,也足以匹敌普通始圣!"

  "若你修炼《乱环诀》,修为足够之时,更可阴阳合一,自行修炼出‘元始之气’,踏入第三步的机会,极大!"

  "若你修炼《乱环诀》,这天地,再无任何同级修士可与你匹敌!"

  "你,可愿成为后世天地攻伐第一的修士!你,可愿成为这抹时代,四天九界之中,唯一一个圣人!"

  乱古幻象的声音,好似心魔,立刻在宁凡心中疯狂滋生.

  他的道心修至今日,同级之中绝对算是坚固,却绝非没有破绽裂痕.

  宁凡最大的心魔,便是渴望提升修为实力,守护身后之人.

  他从未斩去过自己的心魔,这一刻,这一心魔在他心中疯狂滋生!

  他的目光竟有了一霎时的贪念,渴望.

  他想获得乱古大帝的《乱环诀》,想获得踏入第三步境界的机会,想成为这四天九界中的第一强者.

  因为若成为天地第一,他便再无需杀戮,再无需躲避,他想要保护谁,便也轻而易举.

  "想!我想要《乱环诀》!"宁凡又如入魔,内心疯狂动摇.

  乱古幻象却是冷冷一笑,忽然间,双目杀气犹如惊涛,立刻便有两道红芒爆射而出,涌入了宁凡双目之内.

  "想要《乱环诀》!容易!"

  "杀尽你的父母,师尊,知交,道侣!便能修成二十七阴阳,便有资格获得老夫传承!"

  "你,可愿做一个杀亲证道的魔头,继承老夫的全部道统!"

  "你,可愿!"

  那两道红芒射入宁凡体内的瞬间,宁凡被心魔肆虐的心,立刻有了一霎清醒.

  在这清醒的瞬间,他却是有了一股骇然的感觉!

  在他的体内,正有两道红芒疯狂肆虐,那红芒似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只一瞬,便覆盖了他的双眼,他的修为,他的元神,他的一切!

  他的身体,好似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身体.

  他的修为,再无半分听他调动.

  他的心神世界,不断有红芒惊雷铺天盖地散开,将他的心神全部掠夺!

  在那无尽无止的红芒世界中,只有一处,还是半黑半白,那里有他的道,死死抵御着红芒入侵.

  在这片红芒世界中,有无数道红影,与宁凡一般模样,冷笑不绝,已然入魔.

  这些红影一个个或是目光贪婪,或是目光凶戾,或是嗜血冷笑.

  唯独在那少许黑白之地,还有一个白衣如雪的宁凡.死死守着心神不灭.

  宁凡望着.心神世界的漫天红影,神情满是震惊,满是愤怒!

  他的耳边,好似有无数道蛊惑之声.蛊惑着他遵从乱古幻象的命令,修炼《乱环诀》,杀亲证道!

  他的身体,已经屈服于红芒的统治,一步步朝着乱古幻象走去,似要接受乱古幻象的传承,下一步,弑杀其亲!

  控制不了身体,根本无法控制!

  在红芒进入身体的瞬间,他的身体便再也由不得他来掌控!

  且宁凡更有一种感觉.若这心神世界中最后一点黑白之地失守,他将彻底被红芒掌控,除非是死,否则终此一世,逃不过红芒的操纵!

  "这红芒.究竟是什么!这种力量给我的感觉,很像是轮回之力,但他的本质,却与轮回之力孑然相反!"

  "挡不住!无法抵挡!这红芒的侵蚀太过恐怖,根本不是我能够抵挡的!"

  最后一点黑白天地,正一点点被红芒侵蚀,化作腐朽.

  最后一个白衣宁凡.终于也一点点化作了血影.

  无数血影宁凡,终于在这心神天地欢呼起来.

  他们要修炼《乱环诀》,他们要遵从乱古幻象的吩咐,杀亲证道!

  墓宫之内,宁凡的双目已彻底化作血红,他的嘴角勾起狞笑.他贪婪望着乱古,森然笑着.

  他是被红芒彻底操控的宁凡,他,一获得《乱环诀》,一出这墓宫.他便要大杀十方,首先拿至亲开刀!

  其父云天决,杀!

  其母宁倩,杀!

  其轮回于凡尘的弟弟宁凡,杀!

  其师韩元极,杀!

  还有那众多红颜,一个个都要.杀,杀,杀!

  他要杀尽一切,他要成为这四天九界唯一一个圣人,他要掌控这世间的一切,他要,杀,杀,杀!

  但杀尽一切之后,他,还剩什么.

  还剩什么.

  还剩什么.

  一丝迷茫,渐渐在宁凡的眼中流动开来.

  双目血红的宁凡,忽的猛然抬手,重重一拳砸在自己的胸口!

  这一拳,他没有留存任何力量!

  这一拳,他宁愿将这身残躯灭杀于这间墓宫,也不允许自己去杀害自己的至亲!

  在这一拳轰中身体后,他的身体立刻燃烧起了半黑半白的火焰!

  那火焰,是他执念之道幻化而成!

  这红芒可剥夺他的修为,剥夺他的身体,剥夺他的一切,唯独,不能剥夺他的道!

  这执念,不朽于轮回,世世代代都留存于他的心中.

  这执念,无物可灭!

  "此子,竟想要自灭于此!"乱古幻象冰冷的目光下,深藏着一丝动容.

  宁凡却是猛然一步迈出,浑身燃烧,目光却是褪去红芒,恢复冷厉!

  他冷厉看着乱古幻象,毫无畏惧,只有震怒!

  他不惧这尊幻象,不惧!

  他是鬼玄,这尊幻象却比向螟子都可怕,但这又如何!

  他本是为乱古另一半传承而来,但若这传承竟是要牺牲所有至亲,才可修成,他,宁可不要!

  他宁可自灭于此,也不让身后之人受到牵连!

  而连累他至此的乱古幻象,无论如何,他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乱古!若无你的传承,便无今日之我!宁某顾念你恩情,敬你如师!所以,我决定来寻你另一半传承!但这并不表示你可随意对我种下神通,夺我身体,夺我修为,夺走我的一切!"

  "宁某更加不容许你借我之身,毁我身后之人!"

  "你可剥夺我的一切,唯独我的道,你,夺不走!"

  这一刻,乱古幻象的眼中,看到的不是步步踏向自己的鬼玄,而是一只蝶!

  一只宁愿焚烧成灰,也要撞向自己的蝶!

  一只敢以弱小之身,迎击击强者的蝶!

  在此蝶身上,有着一股不容忽视的道,正随着他的**,而越来越强大.

  "虽说老夫种在他体内的,只是万分之一道劫念,但想不到,他竟可凭自己的道,生生压制住劫念."

  "此子煞气虽重,我本还担心他的心性,如今看来,此子却宁可自灭,也不伤及亲师,自然不可能是绝情之人."

  "这考验,他却算是通过了.这些年来,进入此宫的修士,唯独此子一人,通过了考验."

  乱古幻象眼中的冷意,一点点收起.

  他看着步步走来的宁凡,却是忽然满意地点点头,出手如电,挥手间,散去了宁凡体内的红芒.

  甚至于,连宁凡意图自灭的火焰,也一一熄灭.

  在宁凡反应过来这一切之前,他已抬手凝出一个玉简,抛给宁凡,歉然道,

  "老夫之前的言语,有真有假,连同那红芒,都是对小友的考验.具体如何,小友看过玉简,自然全部知晓.这玉简之中记录的,便是老夫除《阴阳变》.外,自创的另一部功法.《乱环诀》!"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