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25章 阴山杀劫至

第825章 阴山杀劫至

  千秋魔君!

  此地不少修士,八年前亲眼目睹宁凡一剑惊袁狂的场面.

  他们自是认得,宁凡就是千秋魔君,但在他们的记忆中,当时的宁凡,只是鬼玄中期!

  如今,却已是鬼玄巅峰!

  "这千秋魔君的修炼速度,好生恐怖!"不少命仙暗暗心惊.

  亦有一些人流露出怀疑之色,"八年时间,从鬼玄中期修至巅峰,便是有再多天材地宝,也绝无半点可能性!也许此人本就是鬼玄巅峰修为,当日剑斩袁狂之时,只是隐藏了修为."

  此地修士的议论,宁凡并不在意.

  一入第六层,宁凡立刻朝着通往第七层的传送门飞去.

  通往第七层的传送光门,不是紫色,而是黑色,光门死死封印,其内凶煞气息极其浓烈,阴森可怖,与前六层气息迥然不同.

  一见宁凡竟是直奔第七层而去,不少修士都是一惊.

  "这千秋魔君莫非是想前往末三层么!难道他的身上竟有虚无令"

  "末三层墓宫世界,与前六层可是迥然不同,其中亦有天地人三墓,亦有墓功值,但更有无数来自契约之井的魔物!纵然此人身怀虚无令,贸然进入其中,怕也是九死一生吧!"

  守在黑门外的,是一个有着舍空初期修为的碧眼老者,是神虚阁中,排名前五十的长老.

  见宁凡直奔黑门而来,碧眼老者微微睁开眼,感知到来人鬼玄巅峰的修为气息后,略略一诧.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碧眼老者目光一厉,一股舍空级别的强大气势,立刻扫向宁凡.

  在那股气势之下,便是等闲渡真都要气息一乱,但宁凡却是云淡风轻.一拍储物袋,取出虚无令,连同守墓令,一并展示给老者看.

  "虚无令!战王罗家的守墓者!你并非任何一届墓比前十修士.不可能持有虚无令,此令从何而来莫非是罗家给的么!"

  碧眼老者目光更加凌厉,压向宁凡的气势更为浩瀚,宁凡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淡淡道,

  "此令从何而来,似乎与进入第七层关系不大,有劳前辈打开封印之门,晚辈欲入第七层."

  "你倒有些神通,能凭鬼玄修为抵挡老夫气势.只是修为终是太低,第七层,不是你该去的地方!擅自进入,必死无疑!若你执意要入,老夫也不会阻止.自当为你开启此门.只是你,必须通过老夫一个考验才可!"

  "什么考验"宁凡目光一凝,询问道.

  碧眼老者收了气势,深深看了一眼,负手立于云端,言道,

  "老夫站在这里不动.若以你神通,能逼迫老夫移动半步,或者出手自保,便有资格进入第七层!若无这份实力,进入第七层,也是自寻死路!"

  言罢.碧眼老者静静看着宁凡,等待着宁凡出手.

  宁凡深深看了老者一眼,沉吟不语.

  忽然间,一拍腰间魂袋,那魂袋中的无数陨落元神.立刻遍布长空.

  但见宁凡指诀一掐,这所有元神竟全部有了自爆之势!

  "轰神之术!"

  碧眼老者目光一震,更有一丝隐晦之极的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片刻之后,终是言道,

  "以你如今元神数量,足以威慑渡真后期,进入第七层,倒也稍微有些自保之力.进入第八层,则是自寻死路;进入第九层,必死无疑."

  言罢,碧眼老者取出一个阵法罗盘,打出一诀.

  立刻,黑门之上的封印消失了一半之多,却并未彻底消散.

  他复又取出一个玉简,交给宁凡,流露出几分和善之意,言道,

  "此玉简之中,记录着神墓末三层的些许情报,小友可拿去一看.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碧眼老者言罢,再次盘膝而坐,闭起双目,再不理会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心中却有一丝寒意流动.

  这玉简中的内容,确实有一些情报,是关于神墓末三层的,有些他已知晓,有些他还不知.

  不过这碧眼老者给他玉简,可并非是存了什么善意.

  收起玉简,宁凡催动虚无令,一步踏入黑门之内.

  一阵较远的传送之后,宁凡被生生传送至神墓第七层.

  此刻的他,立在一个阵法高台之上,这高台被阵光保护,中有一阵门,返回之时只需通过此门,便可离开第七层,返回外界.

  这高台,建在一座魔山之巅,长空之上,阴气森森.

  在魔山之下,有着无数古老墓宫,每一座墓宫,都蕴含着沉重气息.

  此地墓宫极多,并未按照天地人三种类别划分.此地墓宫,开启亦无需耗费道晶,却需要消耗虚无令.

  进入末三层任何一座墓宫,都会消耗一枚虚无令.

  此地墓宫没有修为限制,墓中险关也不尽相同,贸然进入,是生是死,难说.

  .第七层世界极其辽阔,疆域几乎有一整个帝星星域那般大小.

  黑山魔水间,隐藏着无数杀机.

  末三层不同于前六层,里面有无数魔物,会攻击任何进入此地的修士.

  在这第七层之中,便有无数第二步魔物.有命仙,更有渡真,隐约间,还有舍空魔物.

  "乱古之墓,便在底层."

  阴阳锁不时传出感应,那感应十分模糊,似受到此地无数古墓气息的干扰,无法准确确定乱古墓宫的方位,却能确定,乱古墓宫大致是在神墓底层.

  没有立刻离开高台,宁凡相继取出杀帝赐予的两大玉简,细细感知.

  在神墓第七层,杀帝的玉简神通似被神墓干涉.

  催动玉简,无法令那些万古傀儡降临此地,亦无法让杀帝降临.

  不过略略催动阴阳锁,宁凡还是能在此地遁入玄阴界的.

  "在这里.玉简无法使用,好在我还有鬼面,还有玄阴界,还有古魔傀儡.还有其他手段可以自保."

  宁凡收起杀帝玉简,终是一步迈出阵法高台.

  在现身外界的瞬间,此地阴山之间,立刻便有四道黑影带着阵阵阴风,朝宁凡袭来.

  这四道阴风,皆是第二步魔物,模样半人半鬼,有着人玄初期修为.

  三道黑影张着血口,直接朝宁凡生吞而来.

  唯有一道黑影,朝着宁凡喷出滚滚黑雾.那黑雾之内染有剧毒.

  "找死!"

  宁凡目光一厉,猛然拂袖,袖中立刻飞出一道幻剑剑光,一分为四.

  但见四道剑光一闪间,四道黑影魔物已被剑光直接斩杀.污血直流,尸身从长空坠下.

  四个气息奄奄的黑色元神,从各自尸身中一窜而出,竟仍是悍不畏死得冲向宁凡.

  宁凡指诀一变,阴沉沉的天空上立刻便有十万八千剑乱斩而过.

  片刻之后,宁凡剑光一收,那四个黑色元神.早已被斩得千疮百孔,不成人形.

  饶是如此,四个黑色元神竟仍在对宁凡龇牙咧嘴,眼中凶光不减.

  宁凡屈掌一招,将四个黑色元神一一摄入手中,先是搜魂灭忆.而后将四个黑色元神依次秘法祭炼后,收入魂袋.

  "此地魔物,皆有元神,这元神,可以作为施展轰神术的媒介.却并无任何记忆,可供人搜魂."

  "此地魔物攻击性极强,除非彻底斩杀,否则但凡还剩一口气,便会攻击任何进入此地的修士."

  宁凡目光微动,短短时间,已对此地魔物有了大致了解.

  沉吟片刻之后,眼中天青色的雨意一现,再次掐诀,立刻便有绵绵不绝的雨幕,以他所在之地为中心,朝四周快速蔓延.

  雨落之处,便是宁凡神念感知之处.

  以宁凡如今修为,借窥天雨术散开神念,起码能覆盖一整个中级星域的范围.

  饶是如此,他也并未在附近找寻到通往第八层的传送门位置.

  想要凭借阴阳锁的一丝感应,确定下层世界所在方向,亦是极难.此地干扰太多.

  "只能慢慢寻找了么.既如此,先解决另一个麻烦!"

  宁凡目光一沉,认准一个方向,立刻遁去.

  第七层的墓宫,每一间都传承着七星神魔功法.

  路过这些墓宫,宁凡往往只散出神念,随意扫上一眼,并不太过重视.

  一连疾驰了三日,宁凡才在一座魔气森然的荒原上降落.

  这三日一路走来,他共斩杀了五十多头命仙魔物,便是渡真初期魔物,也斩杀了一头.

  三日过去,宁凡法力损耗颇为严重,终于决定来到这荒原恢复法力.

  自然,他降落至这个荒原,还为解决另一个麻烦.

  方一降落于此,宁凡立刻抬起目光,朝长空之上某处阴云望去.

  眼中,渐渐有寒芒闪动.

  "前辈尾随了宁某三日,还不准备现身么!"

  随着宁凡话音一落,长空之上立刻裂开一道裂缝,裂缝中,瞬间飞出一道幻剑剑影,幻化为十万八千剑,朝那处阴云狠狠斩下!

  那阴云被剑光一斩,立刻爆散开来,化作一个碧眼老者,眼中微微带着些许诧异之色,正是之前守卫黑门的那名舍空长老.

  "呵呵,小友感知好生敏锐,竟连老夫所在都能察觉,不愧是被战王罗家看中的人.只是这神通,终是有些弱了.碎!"

  碧眼老者骤然一喝,一股舍空初期的强大气势,立刻好似狂风散开,直接将十万八千道幻剑剑影全部震灭.

  剑影被破,斩忆道剑立刻一颤之下,跌落长空,被宁凡抬掌收回.

  他的神情仍是没有任何畏惧,即便他知道,这碧眼老者居心叵测,来者不善!

  "小友似乎很镇定,你可知,老夫今日来此,是要对你赶尽杀绝!"碧眼老者俯瞰宁凡,犹如俯视一.个蝼蚁,冷笑不绝.

  "知道."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一把捏碎成齑粉.

  这玉简,是碧眼老者之前所给,其上种下了一丝极其隐晦的印记,用于追踪.

  就算是等闲渡真,也看不破这印记所在,但对如今的宁凡来说,看破区区舍空印记,自然不难.

  "哦看来你早就知道老夫这玉简有诈了"碧眼老者目光阴沉道,片刻后,又是冷笑,

  "知道老夫别有用心,你还收下玉简,当真是愚蠢之极!"

  碧眼老者神情满是不屑,抬手间,碧火腾空,已将四方空间全部封锁.

  封锁空间,自然是要封锁宁凡所有退路!

  "你是自己交出轰神术,还是逼老夫搜魂!"

  他的眼中满是自信,以他舍空修为暗算宁凡一介鬼玄,想来也没有失手的道理.

  唯一的麻烦,就是杀了宁凡之后,可能引起战王罗家的怒火.

  不过只要此事做的隐密,谁能知晓是他杀的宁凡!

  纵然此事暴露,他身后还有八长老,岂会怕了战王罗家!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