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20章 十四兵主

第820章 十四兵主

  这白衣青年,不是宁凡,更是何人!

  以宁凡如今修为,只随手一抓之力,并立刻演化魔芒巨爪,几乎撕碎了此地的天地大势。

  黄袍老者话未问完,已直接被宁凡一爪撕成无数碎片,肉身直接爆散成血雨,洒落在魔海上空。

  只有一个元神,尚未陨落,却也是气息奄奄,被宁凡强行摄至手中,惊恐之极地看着宁凡,张口结舌道“你...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杀老夫!”

  以黄袍老者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宁凡的杀机,并非是因为自己四名散仙属下的贸然出手。

  那杀机,是为了寻仇!那杀机,早已积攒多年!

  只是黄袍老者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时招惹过如此厉害的老怪!

  只一击,便摧毁他的全部,这种实力,绝对达到的渡真级别!

  “此人绝对是一名渡真老怪!渡真,渡真...老夫自问,此生绝对没有得罪过任何渡真老怪!平生所杀之人,也绝无任何一人有渡真长辈...此人,为何要杀我!”

  不明白,黄袍老者怎么也想不明白宁凡的杀机从何而来!

  宁凡冷笑看着手中惊恐之极的元神,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古旧残破的通缉令,给老者看了一看。

  目光扫过那通缉令,黄袍老者的记忆,立刻被一点点唤醒。

  他的双眼因为太过震撼,而圆睁着。

  他看着宁凡,浑身颤抖着。

  “是你,竟是你!难怪你会对老夫持如此恨意,原来,竟是你!”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当年的你。不过区区一介碎虚,就算后来加入杀戮殿,也不可能在短短百十年间。修炼到渡真境界...假的,这都是假的。老夫不信!”

  一股浓浓的悔意,在黄袍老者眼中闪动。

  口中说着不信,但他心中已有十成相信,眼前的这名白衣青年,就是宁凡...

  他曾对宁凡设下三千万道晶的悬赏,并亲自带人追杀宁凡,后被血空子重创,方才中止追杀之事。

  他曾收到丹宗强者的命令。再一次对宁凡设下悬赏,这一次,却是百亿...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百亿悬红都没有弄死宁凡。

  更令他震惊的,是宁凡在姚宗星域屠戮百仙,更最终横扫无数东天天骄,加入杀戮殿。

  如今,他堂堂七煞宗主,终于要死在当年那名碎虚小儿手中了...

  毫无反抗之力,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若早知会有这么一日。他定不会选择与宁凡为敌...

  他的眼中满是追悔之色,但那追悔之后,却又渐渐有了疯狂。

  “你不能杀我。如今的我...”

  没有给黄袍老者更多言语的机会,宁凡狠狠一捏,直接将手中元神捏成血雾爆散。

  冰冷的目光,继而扫向其余四名七煞宗散仙。

  “不好!”

  四名七煞宗散仙,立刻吓得亡魂大冒,将铁轿一抛,二话不说,夺路便逃。

  宁凡可是能够一击击杀人玄命仙的老怪,他们怎是宁凡对手!

  且他们同样看到了那张通缉令。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那一年,他们可同样追杀过宁凡。宁凡断然没有放过他们的道理!

  宁凡微微闭上眼,没有去看落逃的四名散仙。

  四名散仙见状。只道宁凡有意放过他们,纷纷大喜。

  但下一瞬,天地间忽然裂开四道裂缝,并从中飞出四道幻剑剑光。

  四剑一斩而下,立刻将四名散仙尽数斩杀。

  四人储物袋,宁凡便是收都懒得去收。

  他的手中只握着七煞宗主一人的储物袋,神念一扫之后,并无任何心动之物,只收了道晶,余物全部一把魔火焚了个干净。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喜色,于他而言,杀人并非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只是他的行事准则,向来恩怨分明,彼此既然有着血海深仇,他自然不可能大度放过。

  “七煞宗主已死,但在七煞宗的背后,还曾有丹宗的影子。当年的百亿悬赏,虽是以七煞宗名义发布,却是丹宗在暗中做手脚...这一次是七煞宗主,下一次,便轮到丹宗宗主了...”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继而一步迈出,重新架起遁虹,朝鬼兵宗遁去。

  据他的查探,这鬼兵宗内只有一名舍空,是鬼兵老祖。

  渡真修士七八人,鬼玄十来人,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第二步修士。

  这些渡真、鬼玄倒不全部是鬼兵宗修士,有一些是来求炼法宝的。

  宁凡一路飞越劫月海,身形一纵,落在海中魔山的山巅之上。

  在鬼兵宗的山门之外,此刻正有七名第二步修士在此等候。

  这七人之中,有两名渡真,五名命仙,皆是来此地求宝修士。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无法请动鬼兵老祖亲自炼器。

  他们求的,仅仅是鬼兵老祖的门徒...‘十四兵主’而已。

  在宁凡到来之时,两名渡真立刻神念一扫宁凡,待察觉宁凡是鬼玄巅峰的修为后,微微摇头。

  这劫月海的雾气有着隔绝神念的效果,以他们的神念之强,也无法令神念覆盖整个劫月海。

  当他们还是隐约感受到了之前劫月海方向传来的斗法波动,再看宁凡身上煞气,便猜到宁凡是那引发波动之人。

  “不必问,刚刚在劫月海行凶杀人者,多半便是此子了。此子难道不知,鬼兵老祖曾严令禁止任何外来修士在劫月海杀人么?触犯了这条禁令,鬼兵宗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此人炼制法宝的。”

  另外五名命仙,则没有两名渡真老怪这么强大的神念,并未感受到之前劫月海的斗法波动。

  这五名命仙,四人是人玄修为,唯有一人。是一名鬼玄初期修士。

  五名命仙一察觉到宁凡身上残留未散的煞气,立刻纷纷面色一变。

  若他们没有感知错,宁凡应是刚刚斩杀了一名人玄。方才会留下这等凶戾煞气。

  这七名第二步修士,各不相识。皆是来此求十四兵主炼宝的。

  宁凡则是第八个到来的第二步修士。

  一见宁凡前来,且身上明显带着刚杀人的煞气,山门外立刻便有几名鬼兵宗弟子走了过来,神情不善,向宁凡质问道“前辈可是在劫月海杀人了!”口称前辈,却绝无半点敬意可言。

  这几名鬼兵宗弟子,不过碎虚修为。却敢厉声质问宁凡这等第二步修士,仗的自然是鬼兵宗的势。

  宁凡微微皱眉,却仍是回答道“确是杀了,难道这劫月海中不可杀人么?”

  “不错!鬼兵老祖有令,任何胆敢在劫月海杀人的修士,皆视作对鬼兵宗不敬,一应炼宝请求,我鬼兵宗绝不答应。前辈,请回吧!你杀人了。便无资格求我鬼兵宗炼宝!”

  说出此言之时,这几名碎虚弟子颇有几分傲慢之色,仿佛在他们面前站着的并非第二步老怪。只是一个低阶小辈。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却是微一抬手,取出一块令牌。

  那是一块青铜令牌,令牌正面的图案,是一樽棺墓。

  令牌的北面,则刻着一个罗字。

  若是向这令牌打下法诀,还能查看令牌持有者的姓名、守墓值。

  “此人竟是战王罗家的守墓者!”

  包括两名渡真在内,七名命仙全部露出惊容,再看宁凡之时。目光皆有交好之意。

  那几名碎虚弟子一见此令,亦是大惊。一扫之前的傲慢之色,立刻对宁凡抱拳道。

  “前辈恕罪,晚辈等人不知前辈是罗家守墓者,失礼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他们胆敢以碎虚修为质问宁凡,仗的是鬼兵宗的势。

  但与战王罗家相比,鬼兵宗却又稍稍显得不值一提了。

  尤其是鬼兵老祖之前还曾下令,若见罗家守墓者前来,须当做上宾对待,有了这个命令,他们就更加不敢怠慢宁凡的。

  “我是来请鬼兵老祖帮忙炼制一宝的,不知几位可否引我去见贵宗老祖?”宁凡收了守墓令,淡淡问道。

  以他的修为,自然还不至于跟几个小辈一般见识。

  “前辈来得不巧...早在八年之前,老祖便在等待前辈到来,只是前辈迟迟不来,老祖便也暂时闭关,着手炼制另外一宝了,此时尚未出关,谁也不知老祖何时才会出关。”几名碎虚弟子恭敬答道。

  “是么,这倒是我的不是了,是我来迟了...既如此,还是下次再来炼制魔甲吧。”

  宁凡摇摇头,转身欲走。

  魔甲之事暂不可为,那便先去神墓看看吧,如今的他已是守墓者,有资格进入神墓底层...

  几名碎虚弟子自然是不敢阻拦宁凡来去的,而其他七名第二步修士,本还准备与宁凡套套近乎,但一见宁凡行色匆匆,似乎急着离去,自也没有强行拦住宁凡攀谈的。

  便在宁凡转身欲走的瞬间,鬼兵宗内却传出一道冷厉之声,下一瞬,一十四道流光冲天而起,降落于地,化作十四道人影,阻挡在宁凡身前。

  “等等!你还不能走!”

  在这十四人之中,立刻便有一人一步踏出,对宁凡冷厉言道。

  这是一个青袍大汉,有着鬼玄巅峰的修为,身上穿满了宝甲灵装。

  “我等守山弟子,见过十四兵主!”之前几名守山弟子,一见十四人前来,立刻向诸人行礼。

  另外七名来此求宝的第二步修士,一见十四兵主齐至,阻挡在宁凡面前,亦是纷纷面色一变。

  以他们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十四兵主来者不善,望向宁凡的神情充满了敌意。

  “鬼兵宗的十四兵主么...”

  宁凡眉头一皱,目光扫过身前的十四名修士。

  这十四人中,有三名鬼玄后期,七名鬼玄巅峰,四名渡真初期。

  之前的那名青袍大汉,是鬼兵宗排名第八的兵主。

  此人望向宁凡的神情,满满都是敌意,其余兵主,亦是悄然散开,将宁凡所有退路堵住。

  “诸位这般阵仗,是想与宁某斗法切磋么!”宁凡沉声问道。

  他终究是来鬼兵宗求一件法宝的,据罗石所言,鬼兵老祖与罗家颇有交情。

  念在这份交情的份上,只要鬼兵宗行事不太过分,宁凡便不会与鬼兵宗太过计较。

  “哼!本座可没时间与你切磋!说吧,七煞宗主可是你杀的!若此事真是你做的,即便你是战王罗家之人,今日,本座也不会放你离开鬼兵宗!”

  “是又如何?”宁凡冷冷道。

  “好!果然是你杀的,既如此,你今日便留在这里吧!”

  青袍大汉冷哼一声,抬手便祭起一道银色绳索,朝宁凡缚去。

  那绳索一经腾空,立刻化作一道银色雷霆,狠狠朝宁凡一甩而来。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