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19章 阁下是谁!

第819章 阁下是谁!

  

  “一...一只手...”

  对上宁凡略有渗人的笑容,王猛忽然感到一股寒气,从脚下一直贯到头顶。

  修为到了他这一步,按理说,失掉一只手只是小事一件,重新修回并不困难,这个赌注亦不算大。

  但王猛此时却忽然生出一种直觉,若他当真应下这个赌约,与宁凡一战,恐怕会终生追悔...

  也许,宁凡有办法让他一只手永远失去...

  若是道法规则造成的伤势,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自行修回断臂...

  “这个煞星当日一拳毁去整个紫罗城,那崩溃之势之所以难以阻止,便是因为此人神通引动的道法规则...那一拳,他多半是无法再次击出的,那一次,应该只是偶然...但万一他还能击出那一拳呢...”

  王猛咽了咽口水,原本意欲与宁凡一战的决心,在这一刻,疯狂动摇。

  一时间,竟是不敢爽快应下此战了...

  “如何?这赌约,你可敢接下?”宁凡目光微微一眯,隐约间,竟有一股沉重如山的气势。

  王猛的心没由来狠狠一颤,八年不见,这宁凡竟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从前只在一些渡真中期老怪身上感受过...

  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忽然便在心中油然而生,令他不由得回想起八年前被宁凡一拳毁去的紫罗城...

  所有的决心,都在这一刻彻底崩溃;所有的信念,都在这一刻塌陷...

  待回过神来,王猛发现自己的背心竟已被冷汗打湿,他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有了决断。

  “呃...小人仔细想了想,这赌约一事,还是作罢的好...”王猛低头哈腰。满脸堆笑道。

  “哦?不赌了?那,你还要与我一战么?”

  “这...还是不战了吧。小人昨夜夜观星象,发现命星三暗一明,今日恐怕不宜斗法,宜出变故...咳咳咳,主人若无其他吩咐,小人便先回洞府了...”

  王猛干笑几声,转身便要离去。

  宁凡却是冷哼一声,一股融合了法力、精气、煞气的魔威。如天塌地陷,立刻朝着王猛所在之地狠狠压下。

  立刻,王猛好似被整个天空压住,微微抬起的脚步,却是极难向前踏出一步。

  “八年不见!他的威压为何增强了这么多!”

  王猛猛然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正对上宁凡眼中黑白之光一闪。

  一瞬间,王猛双目一黑,身体好似失魂一般,再无法动弹。

  在他的心神世界中。整片天地化作了一片黑夜,在这无边黑暗的天空上,渐渐出现七颗雪白星辰。如北斗列阵。

  七颗星辰骤然一合,星光之下,徐徐出现一个白衣青年,便那般静静立在无边夜色中,目光冷如万古不化的寒冰。

  这,便是王猛此刻所看到的一切!

  “道...道象!你竟凭道象之力,侵入了我的心神世界!你,你想做什么!”王猛目光大变。

  忽然间,他便看见宁凡抬手一指。一指按在这片夜色苍茫的天地间。

  天地之间,立刻现出一个八臂魔神的虚影。

  在看到这虚影的瞬间。王猛的面容立刻化作恐惧之色。

  那八臂魔神的虚影,取自八极战体。如今不是旁物,正是他的道象!

  但见宁凡抬手一抓,这尚未彻底凝实的八臂道象,其中一只手臂,立刻开始有了裂痕!

  渡真修士,必有自己的道,也必定有自己的道象。

  肉身若毁,易于修复,便是被道则所伤,也未必不能治愈。

  唯独道象,一旦损伤,便极难修复。

  一旦彻底毁灭,便再也无法修成!

  且若是渡真修士的道象毁灭,则会直接跌落渡真境界,此生此世都再无法重新踏入渡真之境!

  “我...我懂了!你说的要我一只手,要的,竟是道象之手!你想毁我道象!你想令我永远跌落渡真!”

  王猛满面惊慌,想要挣脱这片心神天地,却无论如何无法做到。

  想要收回八臂虚影,想要收回道象,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他的全身,好似压着千重大道,在这片心神天地中,竟根本无法动弹。

  只能眼睁睁看着八臂道象其中一臂裂痕越来越多,一点点趋近于毁灭...

  “主...主人!快快住手!不要毁小人道象!小人该死!小人不该耍小心思!小人知错!”王猛浑身颤抖,立刻不住哀求。

  此刻的王猛,已然全部明白,宁凡从第一眼开始,便看出了他的渡真修为,更看破了他的所有小心思。

  所以,宁凡才要惩罚他,而惩罚的方式,便是想毁他道象一臂!

  这一臂若毁,以王猛渡真未稳的境界,怕是极有可能直接跌落渡真之境!

  “王猛,你今日的决定十分明智。若你胆敢叛我,这一臂,你保不住!这条命,你也保不住!”

  宁凡冷冷一言,却是及时收住了手,没有令王猛道象之臂损毁。

  一收道象,二人同时退出王猛的心神天地,心神回到外界。

  外界,王猛的面色早已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心神方一回归,王猛立刻跌落于地,咳出一口黑血。

  他道象虽未毁,却被宁凡所伤,裂痕无数,想要修复,难度极大。

  但他的眼中,却不敢有任何埋怨,一提气,勉强站起身,望向宁凡的神情,满是敬畏。

  “多...多谢主人手下留情...”

  这一声主人,王猛叫的极其恭敬,半是因为畏惧,半是因为心服。

  宁凡之前侵入他心神世界、毁他道象的手段,让他心惊胆寒。

  在渡真之上的修士中。唯有实力稳压对方数倍的人,才能轻易借道象之力,侵入他人心神。

  而唯有那些本身道象无比强大的修士。才有办法摧毁他人道象...

  毫无疑问,宁凡在这八年之间。实力有了大幅提升,根本不是王猛可以相提并论,所以才能侵入王猛的心神。

  毫无疑问,宁凡的道象定是无比强大,否则纵然王猛道象未稳,也绝不可能毫无法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道象一点点被摧毁...

  “此人如今实力,绝对在我数倍之上。他想杀我,轻而易举!他想毁我道象,亦是弹指可为!”

  “枉我之前还自以为境界突破,能在此人面前拥有一战之力...我修为提升了,他的修为,却也有了提升...”

  这,便是王猛此刻所有想法。

  他此刻又是后悔,又是庆幸。后悔的是自己之前存了异心,庆幸的是自己的最后关头,放弃了赌约的打算。否则...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道象被毁都是轻的,以宁凡狠辣的个性,多半会直接催动念禁。取他性命吧...

  “今日之事,宁某绝不容许发生第三次!你,可明白!”宁凡冷冷道。

  “明白!明白!”王猛立刻冷汗直冒,不住点头。

  是啊,他已招惹宁凡两次了,若再有第三次...他不敢想象后果。

  “我要离开天海星些许时日,有一件事要你去办,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

  言罢,宁凡交给王猛一个玉简。

  王猛神念一扫玉简内容。立刻抱拳,信誓旦旦道。“主人放心,小的必定在主人归来之前。搜集足够有关此事的情报!”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身形一纵,飞离天海星。

  就算今日王猛不来找虐,他也会主动找上王猛,交给他去查这件事。

  如今敲打一番之后,此人想必会尽力办事的。

  宁凡想要查的,是有关太素雷帝、真雷界的所有情报。

  太素雷帝陨落于五千万年前,此人在东天仙界的情报极少。他成名之时,好似横空出世,无人知晓他从何处而来。

  唯有宁凡知晓,太素雷帝的故乡,便在真雷界。但真雷界在何处,宁凡却无法确定。

  太素雷帝曾舍却道灭救下宁凡,并请求宁凡解救真雷界,此事宁凡从未遗忘。

  太素雷帝亦曾交给宁凡一个星图,只是那星图并非星盘,无法直接指引方向。

  那星图的星域,看起来十分陌生,宁凡并不知道,真雷界具体在东天仙界什么方位,故而才想起来,让王猛这便宜仆从去查。

  真雷界,他终究是会一去的,答应过的事情,他必定会做到。

  “嘶,主人为何要查太素雷帝的情报呢...莫非,他也想要‘雷帝遗物’?”直到宁凡离去之后,王猛才冷冷吸了口气。

  太素雷帝陨落无数年,东天之中记得这名大帝的修士并不多。

  不过在王猛的故乡,偶尔仍会有修士津津乐道太素雷帝些许过往。

  他的故乡,在一处名为三千雷界的地方。太素雷帝便曾在三千雷界隐居无数年。

  但就在一百多年前,三千雷界之中,忽然多出许多老怪,不止有东天修士,更有其他三天修士,甚至偶尔还有秘族修士...

  这些老怪见人便询问太素雷帝的情报,更是在三千雷界之中,挖地三尺地寻找着什么东西。

  据说,他们是在三千雷界之中,寻找雷帝遗物...

  雷帝遗物是什么,以王猛的修为,并无资格知晓。

  只不过宁凡一让他查探太素雷帝的情报,他便暗暗猜测,宁凡也是奔着那传说中的雷帝遗物去的...

  “哎,此人是否想找雷帝遗物,与我何干?我只需做好本分,帮他查探这些情报即可...”

  王猛叹息一声,收起玉简。一想起宁凡的强大,仍有些心有余悸。

  “日后还是安分些,不要招惹此人好了...”

  ...

  阴月星,是东溟星域一颗上级修真星。

  此星在整个东天仙界都颇有名气,只因此星之上。有着一个炼器宗门,名为鬼兵宗。

  鬼兵老祖,人如其名。所炼制的法宝神兵,无不是惊世骇俗之物。

  这鬼兵老祖一生共有十四门徒。十四门徒亦全都是东天仙界的炼器宗师,人称‘十四兵主’,在阴月星上各自占据着一大片灵脉,用于修炼、炼器而用。

  十四兵主各自也有门徒后辈,炼器术皆是不弱。

  每一日都会有不少东天修士来到阴月星购买法宝,亦有不少老怪千里迢迢而来,来求十四兵主炼制法宝神兵。

  罕有人能请动鬼兵老祖亲自出手炼器,便是舍空、碎念老怪。也常常在鬼兵老祖门前吃闭门羹。

  宁凡手持星盘,一路遁至阴月星,待到达之后,他一收遁虹,立刻朝着此星一片魔海降落。

  这魔海名为劫月海,是阴月星上灵气最优之处,劫月海中心有一座魔山,此山便是鬼兵宗所在。

  劫月海常年飘着阴森森的雾气,渡真境之下的修士,根本不敢直接飞跃魔海。必须有鬼兵宗特制的法宝护身,否则一旦接触此雾,立刻便会阴气贯体而亡。

  在这片魔海之上。此刻正有四名散仙修士抬着一个巨大铁轿,同时小心翼翼地催动法宝护身,一路朝鬼兵宗前进。

  在那铁轿之中,坐着一个阴气森森的黄袍老者,有着人玄中期修为。

  此人的身上,阴煞之气极浓;此人的修为,距离突破人玄后期,只差一线。

  他在铁轿之中盘膝运功,默默吸收着此地阴气修炼。

  渐渐的。一丝一缕的阴气化作一团团明黄色的毒瘴,在他周身盘旋着。

  那毒瘴散着丝丝缕缕的梨花之香。有着莫大杀伤力。

  人玄中期之中,绝对没有几人能接下老者的毒瘴攻击。

  “师尊赐予的瘟术。果然十分玄妙...若能将此术修成,我突破人玄后期,指日可待!”

  距离吸收阴气、突破瓶颈已十分接近了,老者的脸上,渐渐流露出阴鹜的笑容。

  “只待老夫突破了人玄后期,便去寻那血空子报仇!当年此人杀至七煞宗,将老夫重创,此仇,老夫至今仍是铭记于心!”

  老者吸收阴气,已到了关键时刻,蓦然间,一道肆无忌惮的遁虹骤然掠过劫月海,将此地浓雾、阴气全部冲散。

  那遁光的速度,约莫只相当于碎虚而已...

  老者正修炼到关键之处,阴气忽然一散,立刻功法反噬,咳出一口鲜血,惊怒道,

  “区区碎虚小儿,竟敢在此地横冲直撞,打扰老夫修炼!找死!”

  在老者怒吼而出的瞬间,四名抬轿散仙亦是目露杀机,齐齐祭出法宝,朝着那道碎虚遁光狠戾斩去,并冷笑道。

  “妨碍到我七煞宗老祖修炼,便拿命赔偿吧!”

  四道散仙一击的法宝厉芒,撕开阴雾,狠狠斩向之前那道碎虚遁光的主人。

  那遁光的主人,是一名白衣青年,目光一厉,张口一吞,直接将四道散仙法宝全部吞入腹中,并冷冷道,

  “七煞宗么...想不到能在此地,遇见‘故人’...”

  言道故人二字,白衣青年的眼中,已有杀机浮动。

  他不过是刻意放慢速度,借机散开神念,查探这劫月海中强者数量。

  想不到,竟意外地与从前仇家相遇,并被对方攻击。

  当真是一段孽缘!

  “嘶!此人生吞我等法宝,竟是一名第二步前辈!”四名七煞宗散仙,立刻露出惧怕之色。

  而那铁轿之中,更是立刻飞出一名黄袍老者,面色凝重之极,散出神念,试图查探白衣青年底细,却看不出白衣青年真实修为。

  “不必查探了,宁某的修为,不是你可以看透的。宁某只问一句,你当真是七煞宗宗主么!”白衣青年冷冷问道。

  “不错,老夫正是七煞宗宗主!道友想要如何!”黄袍老者目光一凛,他已从白衣青年眼中,看到一丝杀机。

  “既如此,你,可以死了!”

  宁凡眼中杀机,在这一瞬间达到顶峰。

  他大手一挥,直接隔空朝黄袍老祖抓去,这一抓之力,立刻化作一道魔芒巨爪,朝黄袍老者狠狠撕下!

  那一年,他被七煞宗悬赏三千万,后又被悬赏百亿,遭遇无数人追杀...此事,他没有忘记!

  一瞬间,黄袍老者惊得面无血色!

  这一抓之力,足以轻易撕碎任何命仙,根本不是他一介区区人玄可以抗衡!

  “阁下是谁!为何要...啊!”

  他话未说完,已化作一道凄厉惨叫...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