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18章 鬼玄巅峰

第818章 鬼玄巅峰

  罗石的脸上,满是追思之色,长跪不起.

  在罗石长跪之时,宁凡却在暗中打量沉睡的战王.

  他的眼中悄然浮动一丝青芒,以他天人合一的眼力,隐约可以看出,战王的身上,有着混乱交织的战之道则.

  正是由于这徐乱的战之道则存在,战王才无法苏醒.

  这些战之道则,是战王体内的四变战诀之力,生生被人打散的结果.

  令战王重创昏迷的,是森罗.

  森罗那一击,仍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战王就不是沉睡这么简单了,而是.陨落!

  "若能除掉这些战之道则,战王便可苏醒.但想要除掉这些战则,却需要有同样修成战诀第四变的修士从旁辅助,才可达成目的.罗家便是因此,才需要修成第四变的修士.也正因如此,他们才如此看重于我."

  宁凡收回目光,已然十成确定,救醒战王的背后,不会有什么阴谋.

  至于罗石,则在长跪之中,神情化作坚定,站起身.

  道念一动,立刻带着宁凡,出现在九尊玄黑巨鼎的第一尊之旁.

  在这第一尊巨鼎之中,共有26滴血红道髓.

  "此乃下品道髓,你服下数滴,足以在一日之内,令肉身伤势悉数痊愈.不过下品道髓疗伤尚可,想借之提升肉身境界,效果却只算普通."

  罗石一面解说,一面取出一个白玉净瓶,将这第一鼎内的26滴下品道髓,全部收走.

  继而飞至第二鼎,将第二鼎中的21滴下品道髓一并收走.

  旋即,才将白玉净瓶交给宁凡.

  感受着净瓶内传出的浩瀚能量,宁凡眼中精光一闪.

  莫看罗石对下品道髓的态度不以为然,那是因为他境界高,眼界也高.

  实际上.这下品道髓对命仙一级的体修而言,绝对可算是至宝了.

  在东天仙界,一滴下品道髓的价格,约是十亿道晶.不输命仙道果了,且往往都是有价无市的局面.

  宁凡伤势固然极重,但若服下几滴下品道髓,伤势足以在极短时间内悉数痊愈!

  罗石道念一动,二人相继出现在第三鼎,第四鼎之前.

  罗石复又取出一个青玉净瓶,收走了二鼎之中的道髓.

  在这两个鼎中,一共有19滴中品道髓!

  "中品道髓疗伤效果较弱,用于提升肉身境界,效果却是不弱."

  将青玉净瓶递给宁凡,罗石再次带着宁凡.取走了第五鼎,第六鼎之中的道髓.

  这是上品道髓,一共只有9滴.

  "对体修而言,一滴上品道髓的价值,堪比十颗舍空道果."

  罗石只略略解释了一句,便将装有9滴上品道髓的紫玉净瓶.递给宁凡.

  第七,第八鼎之中,共有3滴极品道髓.

  第九鼎之中,则有一颗指甲壳大小的血色宝石.

  罗石指了指最后三鼎,对宁凡道,

  "极品道髓与那颗髓晶蕴含的能量,超出你境界太多,如今的你.服之无益,反有害处,且这些东西,还需留着救治战王.故而老夫不能将这些东西送给你,希望你理解."

  "晚辈明白."

  宁凡收起三个净瓶,已是满意之极.对最后那些灵物,则并无任何窥觑之心.

  最后那些灵物,起码要有舍空之上的修为才可炼化.

  今日收获,已足够他消化许久了.

  道髓,道果.丹药,道晶.罗家给予他的,太多!

  罗石道念一动,带着宁凡离开了道髓秘境,竟是直接出现在宁凡的洞府之外.

  "呵呵,小友且服下些许下品道髓,闭关疗伤.老夫便在关外,为小友护法.待小友伤势痊愈之后,老夫再带小友去一个地方."

  罗石话说一半,忽然目光一变,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紫玉音圭.

  朝音圭打了一诀,听罢音圭之中的传音,罗石立刻面色凝重,对宁凡歉然道,

  "抱歉,神虚阁中,又在催促老夫早械回了.修复镇天钟一事事关重大,老夫怕是不能带小友前往那个地方了.这是小友的守墓者令牌,持此物足以证明身份,若有时间,小友可自行前往鬼兵宗,寻鬼兵老祖,制作逆星魔甲.老夫之前已知会过鬼兵老祖,此人曾欠老夫一个人情,愿意替你制作一件贴身魔甲."

  罗石取出一令,连同一个储物袋,一并交给宁凡.

  又略略对宁凡解释了几句,便匆匆对罗家五名舍空传出神念,而后一步无影,离开了断戟峰.

  罗石走后,宁凡神念扫了扫储物袋,沉吟片刻之后,将储物袋收起.

  这储物袋中装的,是当日他所轰碎的逆星巨石所有碎片.

  逆星巨石虽然破碎,却仍可回炉熔铸,用于制作逆星魔甲.

  罗石告诉宁凡,在这东溟星域,只有一人懂得如何制作逆星魔甲,此人便.是东溟八级宗门——鬼兵宗的宗主,人称鬼兵老祖,有着舍空初期修为.

  鬼兵宗是一个炼器宗门,而鬼兵老祖,更是炼器界的元老级人物.

  此人一手炼器术出神入化,便是东天仙界一些碎念老怪,也偶尔会拜会此人,求此人炼制法宝神兵.

  只可惜,鬼兵老祖性格古怪,任来者修为再高,只要看不顺眼,便不会为此人炼制法宝.

  因为这个个性,此人得罪过不少碎念老怪,但因为他背后有某个强大仙王做后台,旁人便是再对他不满,也不敢对他如何.

  鬼兵老祖曾欠罗石一个人情,三日前,罗石向此人传出一道传音飞剑,希望此人帮助炼制一件逆星魔甲,此人已经应下.

  罗石本意是亲自带着宁凡,去一趟鬼兵宗,可惜临时有事.却是不得不先行离去了.

  "制作逆星魔甲么."宁凡目光一动.

  若能制作一件逆星魔甲,他不介意独自一人跑一趟鬼兵宗.

  只是在此之前,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罗枭正在闭关,借一滴稀释后的道髓突破鬼玄后期.

  王猛亦在闭关.借多年积蓄苦苦疗伤.

  宁凡也需闭关,他不仅要疗伤,更要借无数天材地宝,提升修为.

  法力修为,以及.古魔修为!

  一回洞府,宁凡立刻遁入玄阴界,取出一滴下品道髓服下.

  一滴下品道髓,宁凡整整炼化了半日.

  半日之后,其周身严重到发指的伤势,几乎已经好了一半!

  "好惊人的疗伤效果!"

  宁凡目光动容.复又服下一滴,飞速炼化.半日之后,其一身伤势,已然彻底痊愈.

  下品道髓的疗伤效果极好,且炼化掉两滴道髓之后.宁凡分明感觉,自己突破不久的古魔修为,竟再次有了提升.

  他沉吟片刻之后,似有决定,将白玉净瓶置于身前,从中不断摄出一滴滴下品道髓,开始炼化.

  一日.两日,三日.

  第二十四日,宁凡睁开双目,已然将47滴下品道髓全部炼化!

  借着47滴下品道髓的力量,他的古魔修为竟朝着司辰六重天的方向,迈近了三分之一不止.

  "这还只是下品道髓.若是中品."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复又取出一个青玉净瓶.

  在这青玉净瓶之中,共有19滴中品道髓.

  宁凡屈掌一招,摄出一滴中品道髓,吞入腹内.一丝丝炼化.

  仅一滴中品道髓,便整整炼化了十日.

  但这一滴中品道髓内蕴含的能量,却是下品道髓十倍不止.

  四个月后,宁凡炼化掉第12滴中品道髓,古魔修为在这一日,突破至了司辰六重天!

  又过去两个半月,宁凡已将余下7滴中品道髓一一服尽.

  他的古魔修为,此刻已朝着司辰七重天的方向,迈出了十分之一.

  此刻在宁凡手上,还有9滴上品道髓,盛放在紫玉净瓶之中.

  稳固了古魔修为之后,宁凡立刻着手炼化上品道髓.

  炼化第一滴上品道髓,直接耗去宁凡一个月,这还是仗着玄阴界的增幅才有如此速度.

  三个月后,宁凡炼化掉第三滴上品道髓,古魔修为水到渠成地突破至司辰八重天.

  又过去六个月,宁凡将所有上品道髓炼化一空,其古魔修为,已然达到司辰境界的顶峰!

  玄阴界大地上,立着一尊十万丈之巨的魔神,周身不断传出恐怖之极的精气气势.

  这是一尊修为达到司辰巅峰的古魔,仅凭其肉身之强,便可匹敌渡真初期老怪!

  "司辰之后,便是天魔!天魔,是相当于渡真境的存在!我距离成为天魔,还有一段距离."

  言罢,古魔巨人目光一动,变回白衣之身,正是宁凡.

  道髓,他已服尽;肉身,他也已修炼至司辰境界的顶峰.

  此刻的他肉身之强,足以硬抗渡真之下一切法宝神通.

  法体双修之下,渡真初期之内,宁凡绝对算得上强者!

  "这只是古魔修为的提升,之后,是法力!"

  宁凡在玄阴界内调息了数日,随后,开始炼化一颗颗丹药.

  他是三窍古神,服食一颗丹药,相当于旁人吃下八颗.

  整整六个月,宁凡一共炼化掉122颗九转铅丹,修为却只从朝着鬼玄后期,精进了五分之一.

  三个月后,宁凡将手中银丹,金丹一并炼化殆尽,距离鬼玄后期,仍有极大距离.

  "这些丹药的效果,有些差了."

  宁凡略有失望,调息之后,开始炼化一颗颗命仙道果.

  命仙道果一共74个,其中人玄道果略差,有62个,鬼玄道果略优,有12个.

  一年之后,宁凡炼尽所有道果,距离突破鬼玄后期仍差少许.

  又过了一年,宁凡将所有渡真道果炼化一空,包括从前所得.

  此时,他已然突破鬼玄后期.且朝着鬼玄巅峰,靠近了六分之一.

  在他的储物袋中,此刻只剩四枚舍空道果.

  "以我三窍古神之身,炼化这些道果也仅有这点效果,换做他人,怕是效果更差.第二步境界难以修炼,可略见一斑.只是若我将这四枚舍空道果炼化,一举突破鬼玄巅峰,不难!"

  宁凡目光一决,抬手摄过第一颗舍空道果开始炼化.这一炼化便是一年.

  一颗炼尽,宁凡复又开始炼化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在炼尽所有舍空道果的瞬间,一股强横之极的法力气势.从宁凡身上散开,化作一条条风之巨龙,冲天而起.

  鬼玄巅峰的瓶颈,在这一刻,被其一举冲开!

  "终于修至鬼玄巅峰了么!"

  宁凡豁然站起,气势冲天,这气势.犹胜于大多数渡真初期!

  境界虽是鬼玄巅峰,但他一身法力总和,却几乎达到渡真初期的顶峰!

  这一刻,宁凡法体双修之下,一身战力几乎堪比渡真中期修士,这.还是在他未施展底牌时的实力!

  将境界彻底稳固,宁凡摇身一晃,离开玄阴界.

  距离他进入玄阴界,已过去整整八年!

  对第二步修士而言,八年太短.不过是一次短暂闭关而已.

  然而宁凡就在这八年中,借着罗家无数机缘,修为暴增!

  法力境界,连晋两级,修至鬼玄巅峰之境!

  古魔修为,连晋四级,修至司辰八重天的巅峰境界!

  "再过两年,墓比便要开始了.乱古传承还未取,逆星魔甲也没有去制,便是战神诀,也仍未修成第一变."

  宁凡面露惭色,罗家如此厚待于他,助他修为大进,他若是不好好修炼战神诀,如何对得起罗家的厚礼.

  取出堆积如山的战晶,宁凡盘膝于洞府之中,心神渐渐与断戟峰的战意相合.

  三个月后,他体内本命战火的数量,已达到九道.

  直到此刻,他这战诀第一变才算真正修成.

  但若想修成第二变,这战火的数量,却起码需要达到99道才可.

  且这一次修炼,他又一次达到服晶极限,需求一战突破.

  如今的他已是守墓者身份,求战的话,随时都能去神墓四至六层,甚至,可入末三层,寻乱古传承!

  一路上,倒也可稍稍走些远路,去一趟鬼兵宗,将太古逆星的残片交给那位鬼兵老祖,由他炼制逆星魔甲.

  怀着这种打算,宁凡解开阵法,走出洞府.

  才刚一走出洞府,便见王猛满脸堆笑,站在洞府之外.

  "王猛见过主人!主人在洞府之内,一闭关便是八年,这八年,想必又达到服晶极限了,可需要小人陪同一战,助主人参悟瓶颈!"

  说这话时,王猛满脸堆着恭敬的笑意,但宁凡仍是从王猛的眼角,看到一丝自得之色.

  "哦有意思,当日你被我那般重伤,竟还有勇气与我一战"宁凡大有深意地望向王猛,眼中青芒微闪.

  以他天人合一的目力,王猛几乎如同赤条条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八年不见,这王猛竟低调踏入了渡真境界!且其体内战火数量,已有99道!

  他不仅修为大增,更修成了战神第二变.

  只是此刻的王猛,刻意隐瞒着体内战火数量,压制着修为气息,生怕宁凡看出自己的居心.

  他面上陪着笑脸,心中却是巴不得立刻与宁凡一战.

  这八年之中,他过得幸福无比.

  谁也没有料到,当日王猛被宁凡狠狠虐过之后,竟似对挨打一事有了莫大领悟,对战之一字,也有了自身理解.

  战,何谓战战,就是打架!而打架,不仅要会打人,还要会挨打.

  会挨打,就能少受伤!会挨打,就能保住性命!

  这,就是王猛被宁凡一面倒地揍过一顿后.所获得的全部领悟.

  多么痛的领悟.

  只是这一领悟,却是另辟蹊径,对战之一字有了新的诠释.

  战,不仅要攻.还要会守!

  有了这一领悟,王猛竟冲开了战神第二变的瓶颈,将此变修成!

  借着这股气势,他更是再一次踏上真桥,在他整个人生第四次踏上真桥之时,渡过了真桥!

  渡真渡真,那一个渡字,指的便是要脚踏道真之桥,渡过大道长河.

  任何一名修士,此生都只有九次渡真桥失败的机会.名为‘九渡真桥’.

  若是鬼玄巅峰,连续冲击九次渡真境失败,则此生再无任何机会突破渡真境.

  渡真境真仙每逢突破小境界时,都必须再渡真桥.

  若渡真初期修士在成.为渡真前,已在真桥之上失败了八次.就会只剩一次失败机会.

  成,则突破渡真中期,败,则永生止步于当前境界.

  这就是渡真境的残酷,任何人,都只有九次失败机会,必须在九次失败前.突破舍空境.

  偏偏渡真桥的难度极高,一百人中往往只有一人能成功.

  故而渡真成功的真仙极少,终生止步于渡真境的修士,则有许多.

  闲话休提,再说王猛.

  这王猛资质本来不过泛泛,一路都是仗着八极战体修炼至今.

  第一次吃瘪.是在宁凡面前,狠狠得颜面扫地,狠狠地挨了一次打.

  就是这么一次打,将王猛打开窍了.

  四次渡真失败的他,第五次踏上真桥.竟没有失败,反而成功,一步踏入渡真境!

  战诀突破第二变,修为突破渡真境,他因祸得福,自然是幸福无比,这八年,几乎是他一生之中最为得意的八年.

  唯一让他稍有不快的,便要数识海中的念禁了.

  他好不容易成了一介真仙老怪,好不容易修成战诀第二变,本该风光无限,扬名一域,偏偏摆脱不了宁凡奴仆的身份.

  自渡真成功之后,王猛便十分低调,将突破一事死死瞒住,不让任何人知晓.

  每一日,他都会在宁凡洞府之外等候,等待宁凡出关,希图与之一战.

  "以老夫如今渡真初期修为,加上战神第二变,放眼整个渡真初期,都可算是中等偏上的实力.只要这宁凡使不出当日那一拳,就未必能胜过老夫!这八年来,老夫也反复想过了,当日那一拳,可能只是偶然使出,怕是无法使出第二次,既如此,老夫与他一战,未必会败于他!"

  "再战的话,老夫自然要与他立下约定,如若老夫取胜,他必须解除老夫识海中的念禁,还老夫自由."

  "他不知我已突破渡真,修成第二变,自负之下,倒是有不小可能性,答应我的条件."

  "若我胜过他,便可一举解除念禁,从此海阔凭鱼跃,傲然行走于东天!若我败于他么,嘿嘿.说不得,还能再挨一次打,领悟些什么;说不得,实力又会大进!"

  王猛心思飞转,面上却仍是堆着笑.

  宁凡何等心智,虽不知王猛具体想法,也知隐约猜出,此人定是因为修为大进,而有了异心.

  "主人若需要陪战者,小的愿意毛遂自荐啊!不过小的想和主人打一个赌,如果小的胜了,主人必须解除小人的念禁.当然,小的修为低微,哪里会是主人对手,这个赌,多半也是小人会输."

  王猛每一字一句,都是毕恭毕敬的语气.

  甚至望向宁凡的眼神,偶尔会故意露出几分崇拜之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此人有多么尊敬宁凡这个主人.

  "赌战么,宁某倒是没有意见,只是不知,若你输了,还能再输给宁某什么东西"

  宁凡微微一笑,望向王猛,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渗人的感觉.

  "呃.输了怎么办"王猛一怔,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想过.

  "若你输,宁某要你.一只手!你,可敢一战!"宁凡的神情忽然一厉.

  王猛这奴仆,虽是捡来的,但既然存了异心,便须好好惩治一番!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