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17章 罗家诚意

第817章 罗家诚意

  

  “渡真鼎炉?”

  宁凡微微一怔,在四天,真仙级别的鼎炉、道果极其稀少,几乎没有任何势力会出售这些东西。

  渡真境女修,虽处在真仙三境中第一个境界,但放在东天,绝对已算是一方巨擘,任哪个势力,也没有强大到将这种级别的女修随意贩卖的。

  且到了渡真境界之后,不是随便一个渡真女修,都能拿来当鼎炉的。

  也不是随便一部采补功法,都能拿来采补渡真女子的。

  这一点,与道有关。任何一名渡真修士,都有属于自己的道。

  彼此道不同,采补起来,一个不慎便会有损道行,弊大于利。

  能直接被称作鼎炉的渡真女修,她们所修之道,必定适于大多数人采补。

  若是普通渡真女修,则唯有一些采补功法强大的修士,才敢采补。

  宁凡所修《阴阳变》,在世人眼里,算不上什么高深采补功法。

  但他持有阴阳锁,只此一项,便可令《阴阳变》威能大涨,堪比九星采补功法。

  采补渡真鼎炉,倒是没有问题。

  “怎么样?小友是否动心?可需要老夫帮忙抢来这些鼎炉!说嘛,真的不用跟老夫客气!”罗家二祖嘿嘿一笑,朝宁凡挑了挑眉。

  “还是算了吧,陈家的鼎炉,恐怕不是那么好拿的。”

  宁凡微微一笑,摇摇头,拒绝了罗家二祖的好意。

  东溟陈家,亦是神虚阁一大势力,且在神虚四阁长老之中颇有根基。

  若夺陈家鼎炉,多半是要和陈家交恶的。甚至可能得罪陈家身后的一些长老。

  在墓比结束前,宁凡并不想为了区区几个渡真鼎炉,惹出其他变故。

  以他鬼玄中期修为。便是采补三五个渡真鼎炉,也无法突破鬼玄后期的。

  若能一举采补十来个渡真鼎炉。倒还有把握冲击一下后期境界...只不过宁凡并不认为,陈家会养着这么大一批渡真女修,用来充当鼎炉...

  “是啊,陈家的鼎炉确实不好拿...近年来,陈家和八长老走得有些近,倒是不可再如往常那般小觑了...”

  一提到‘八长老’,罗家二祖目光微微沉了沉,确实稍稍陷入了沉默。不知在想什么。

  想了想,又与宁凡寒暄了几句,便离去了。

  只是离去前,罗家二祖复又邀请宁凡,若有时间,一起前往西天仙界,抢几个佛女玩玩...

  这个提议,自是被宁凡婉言拒绝了。

  西天仙界,那般遥远,且视古魔如仇。他自是不会去的。

  “比起六祖,这二祖倒是一个妙人...”

  宁凡摇摇头,独自步入守石宫。

  一路行至大殿。早有罗石在此等候。

  此刻的罗石,负手立在殿中,背对宁凡,正看着墙壁上一副古画,神情满是追思。

  画中景色,是一片连绵无尽的魔气山岳,在那山岳之巅,站着一个满面狂傲的黑面大汉,大汉的身后。则跟着一个少年仆从。

  那少年仆从的眉眼,与罗石依稀有些相似。

  而那满面狂傲的黑面大汉。倒是与罗家处处悬挂的战王画像极其相似...

  这一幕,毫无疑问是罗石在睹物思人。思念其主。

  这一幕,忽然让宁凡想起了一些往事。

  这一刻罗石的背影中,竟依稀有几分孤独,很像宁凡认识的某个人。

  那一人,是陆婉儿师尊,是陆族九部之中,罗云部的封妖——陆道尘。

  曾几何时,陆道尘亦是这般看着其主陆吾画像,留给宁凡一个背影。

  曾几何时,陆道尘亦是倾尽一切,只求宁凡送其主一个解脱...

  这罗石与陆道尘的修为,自是天差地别。

  但对主人的忠诚与思念,却是别无二致。

  “呵呵,小友终于来了...”

  罗石转过身,对宁凡颔首一笑,言道,“老夫曾到过血海星,观览过杀戮殿的收徒大比,对小友,老夫可是记忆犹深啊。千秋魔君,宁凡...想不到百年未过,小友竟已踏入修道第二步,更成为了一介鬼玄...如此修炼速度,真是令老夫有些骇然了。”

  “家主谬赞,宁凡愧不敢当。”

  宁凡微微抱拳,向罗石行了一礼,神情一动。

  他依稀记得,当年观看杀戮殿大比的老怪中,便有神虚阁九长老,想不到,对方竟仍旧记得自己一介小辈。

  “老夫此次回罗家之前,从神墓那边听到一些消息,说是千秋魔君现身墓中界,独破天墓,一剑惊袁狂...随后,老夫又收到罗枭传讯,说是他引荐的一名客卿,名为宁凡,仅三个月,便修出了第一道战火...呵呵,老夫当时便在想,这名客卿,多半就是小友你了。归来一看,果不其然...只是小友终究还是让老夫大吃一惊了,若老夫当日没有看错,小友毁去紫罗城的一拳,似乎触摸到了战之道则!”

  言及于此,罗石忽然目光一亮。

  他自然看出,宁凡只是稍稍触碰到了道则之力,并无能力掌控。

  但在罗石看来,能在鬼玄之时触摸到道则边缘,只这一点,便足以宁凡自傲了。

  “那一拳,只是一个偶然,恐怕很难再次施展出来了。”宁凡却是极有自知之明,神情仍是平静如水。

  “呵呵,不说这个了,还是说正事吧。小友可明白,老夫为何要屡屡对你示好,偏又给你考验?”罗石收了笑容,正色道。

  “是因为我的战资足够,有望修成战诀第四变么?”宁凡亦是目光一凛,肃然道。

  “不错,你伤王猛,老夫不在乎;你想要守墓者名额,老夫可以给你;你受了伤。老夫愿解封罗家最高禁地——道髓秘境,助你疗伤,并助你提升炼体境界。这一切。只因为你是救醒战王的最大希望,只此一点。便足以让老夫倾尽全力交好于你。老夫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可有把握,在百年之内修成战诀第四变...”

  言及于此,罗石的眼中,忽的流露出一丝悲色,闭上眼,低不可闻地自语道,

  “我等了三世,也失望了三世。‘四世石命’,还剩最后一世,终于有了希望,主人却已时日无多,只剩百年可活...但愿这一次,老夫不会失望...”

  这句话,宁凡自是无法全部听懂,却也能听出罗石深藏于心的悲哀。

  略略一想,宁凡回答道,却仍是没有把话说满。

  “百年之内修成第四变,我并无十足把握。”

  “没有十足把握么...”

  对这个回答,罗石并不意外。

  战神诀如此难修。这世间,谁能把话说满,拥有十足把握修成战神诀呢?

  罗石眼中悲色一闪而逝,继而化作坚定无比的信念,言道,

  “从今日起,我罗家会倾尽全力,助小友修炼!不仅是战神诀的修炼,更会助小友全面提升修为、肉身等一应境界!道晶。战晶,道果。丹药,功法。道髓!小友但有所需,可直接前往我罗家府库取用!这,算是我罗家对小友的一点心意!”

  言罢,罗石忽然道念一动,下一瞬,他与宁凡的身影同时消失于守石宫,出现在罗家宝库禁地之中。

  在这片宝库之中,道晶堆成了四座山峰,丹药摆满了十余座宫殿。

  在那些宫殿的尽头,有着成片的道土,道土之上,则种着数百棵参天巨木。

  “我族如今尚有道晶四万亿,是自战王当年留下的家业。这四座道晶之山,你可取走一座,余下的三座,尚有大用,但若你有所需,亦可全部拿走,之后的事,由老夫自己想办法解决!”

  罗石指了指四座道晶山峰,苍老的言语,在这空荡的宝库世界久久回荡。

  宁凡目光一震,在此之前,他绝对没有想到,罗家会拿出如此大的决心,极力交好于他!

  一座道晶之山,便是整整一万亿道晶!

  四座道晶之山,便是四万亿!

  “你若不自取,老夫便帮你先取一座。”

  罗石却是猛一拂袖,耸立在此处世界的四座道晶巨岳,立刻少了一座,被他收入了储物袋之中,交给了宁凡。

  “余下的,要不要!”罗石略略一指余下三座道晶巨岳,正色问道。

  这余下的三座道晶巨岳,还要留作布阵所用,用于唤醒战王。

  虽有大用,但若宁凡开口,罗石定会二话不说,将之一并送给宁凡!

  不要问没了这些道晶,罗家一星修士该如何修炼,这一点,不在任何罗家修士的考虑范畴之中,更不在罗石的考虑之中!

  只为让战王苏醒,罗家将不惜一切!

  “不,已经够多了。余下三座既然还有大用,晚辈怎敢擅自取用!”

  宁凡定了定心神,心思飞转,终是目光一决,将装满道晶的储物袋收走。

  他明白,一旦收下这储物袋,便意味着他必须全力完成罗石的请求。

  那便是倾尽全力,修成战诀第四变,救醒战王!

  将自己,当成罗家之人!将救醒战王,当成一件重中之重的大事!

  宁凡非圣人,在如此重金厚礼面前,他自然也要动心。但真正让他决定全力帮助罗家的,却不只是因为这些厚礼。

  这一万亿道晶之中,有着罗家的诚意,这诚意,让宁凡动容。

  罗石的眼中,有着不惜一切救醒主人的决心,这决心,更让宁凡动容。

  正是这动容,让宁凡最终决定收下道晶。

  受人钱财,与人消灾,从今日起,救醒战王将成为一件重要之事,被宁凡放在心头。

  这,是宁凡立身于世的准则!

  见宁凡先是犹豫,而后才坦然收下的一万亿道晶,罗石立刻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举动,说明宁凡真正将罗家之事放在心上了。

  他道念一动,复又带着宁凡。来到宝库世界所有丹药宫殿之中,最宏伟的那一座。

  在这座宫殿之内,陈列着无数玉架。架子上摆满了玉盒,盒中丹药。无一不是九转之上!

  大多是铅品丹药,银品、金品亦有一些,却并不多。便是帝品丹药,都有一颗!

  “那帝品丹药,需要留待救醒战王使用。除了此丹,此地所有丹药,你可随意取用!”罗石正色道。

  宁凡点点头,这一次。却只取走了百余颗九转铅丹,及六颗九转银丹,一颗九转金丹。

  九转丹药,分铅、银、金、帝四阶。

  丹药一入九转,便很少有丹药能够提升修为了。

  宁凡取用的铅品、银品丹药,都是能够提升鬼玄修士修为的丹药。

  除此之外,其余丹药他没有多取。

  没有和罗家客气,也没有过分。

  “只要这些?”罗石微微一诧,大有深意地望向宁凡。

  “足够了。”宁凡淡淡道。

  罗石点点头,复又展开了道念。带宁凡去了别处。

  心中对宁凡的好感,则又是有所提升。

  “此子倒非贪婪之人...面对宝山能有如此心性,当真难得。”

  这一次。罗石带着宁凡,出现在宫殿尽头的道土大地上。

  这些巨木之上,无一不是结满果实,宁凡只看了一眼那些果实,目光立刻一变。

  那些果实,竟无一不是道果!

  并非斩杀修士形成的道果,而是以道土所种出的道果!

  大多数道果都只是第一步道果,对宁凡无用。不过仍有不少道果,让宁凡怦然心动!

  宁凡约略数了数。此地命仙道果共有七十多个,早已成熟。

  渡真道果则有十五个。舍空道果亦有四个!

  “此地第二步道果,全部送与小友!如何!”

  罗石哈哈一笑。猛一拂袖,此地所有第二步道果,纷纷脱离巨木,朝地面坠下。

  在坠落地面之前,罗石已将所有道果收走,装入储物袋,递给宁凡。

  宁凡沉默少许,终是目光凝重,伸出手,接过了储物袋。

  罗家的诚意,太重...

  有了这些道果,加上之前的丹药,他的修为,不知可暴涨到哪一步...

  如今的他,可是三窍古神,服食丹药、道果提升修为,药效是他人八倍...

  “罗家的诚意,小友可还满意?”罗石含笑问道。

  “晚辈怎敢不满,应该说,晚辈此刻有些后悔接下道晶了...”宁凡苦笑摇头。

  罗家的礼太重,重的让宁凡有些担心,若他无法修成战诀第四变,该以何面目面对罗家。

  “呵呵,小友此刻想要后悔,却也来不及了,东西已经拿走,还回来,老夫却是不要了。”

  罗石笑了笑,挥手一招,一道战火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前,凝做一个火红玉简。

  “这玉简之内,有我罗家战诀四变完整功法。小友且将之收起,慢慢研习。”

  言罢,罗石将玉简递给宁凡,而后再一次露出郑重之色,对宁凡道,

  “老夫已经给小友展现了我罗家诚意,不知此时此刻,小友可否给老夫一个承诺。老夫不要你保证修成第四变,成事在天,那不是你可以保证的。老夫只要你保证一点,那便是尽力而为...这一点,小友可能给老夫一个保证!”

  宁凡收起装满道果的储物袋,对罗石郑重抱拳道,

  “自当尽力!”

  “好!”

  罗石满意一笑,道念一动,顷刻又与宁凡一并消失。

  这一次,他二人却未出现在天海星任何一处地方,而是出现在一处中千世界之内。

  此地是罗家最高禁地——道髓秘境,唯有罗石及五名舍空可自由进入。

  这片天地好似一个古老而巨大的溶洞,上方,不断有巨石钟乳滴下一滴滴灵液,在下方汇聚成海。

  在下方海洋的中心,有着九尊玄黑巨鼎,每一尊巨鼎之中,都有灵气盘旋。

  这些灵气经过数十万年的盘旋,会渐渐化作一滴滴血红粘液,积在巨鼎之内。

  那些血红粘液,名为道髓,是一种提升肉身境界的至宝,疗伤更是不在话下!

  在九尊巨鼎的中央,有一个海上祭坛,四方形。

  祭坛四角,各自点燃着一个铜灯,燃着紫火。

  那紫火,是一种极其恐怖的阵法,会攻击一切试图靠近祭坛中心的修士。

  在祭坛的中心,则摆放着一尊铜棺,铜棺之内,封存着一名沉睡不醒的黑面大汉。

  “战王罗睺!原来战王的沉睡之地,竟是在此地!”宁凡目光一闪。

  罗石的神情,在看到这铜棺的瞬间,立刻闪过一丝悲色。

  他一拂袖,带着宁凡降落在祭坛外围,隔着紫火阵法,朝着沉睡的战王猛然一跪,长叩于地,苍老的眼角,更是瞬间润湿...

  “石奴,参见主人!”

  沉睡的战王,听不到罗石的声音,但罗石的语气,仍是如当年恭敬。

  那一年,他只是一块魔石,是战王罗睺,许了他生命。

  无论过去多少年,罗石都无法忘记他由一块灵石化为人形之时,罗睺所说的每一个字。

  “四世灵石么,倒是极为少见的灵物...既然相遇,也是有缘,本王便赐你一段新生,又有何不可!从今日起,你便是本王之奴,赐名为石!你,可愿随本王征战一世!”

  “石奴愿随主人征战天地!”那一年,犹是少年之身的罗石,朝着罗睺一拜。

  这一拜,便是此生不弃...

  这一拜,便是倾尽一生,等待的主人的苏醒...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