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16章 唯一战尔!

第816章 唯一战尔!

  

  此地除了孟休一人,事先凭战火罗盘测出宁凡战火数量,再无第二人,知晓宁凡身怀六道战火的事实!

  便是罗石,罗枭,五名舍空,此刻也是纷纷大惊。

  他们只知宁凡修出了第一道战火,却不是宁凡如今已是六道战火!

  其余的人,甚至连宁凡修出战火这事都不知晓,此刻惊容自是更多。

  六道战火本身不值得惊讶,罗家之内,尚未修出第一变的修士,已经修出六道战火的大有其人。

  让人惊讶的,是宁凡修出六道战火,前后只花了不到十个月!

  这份修炼速度,甚至比罗家战王都要更快。

  这只说明了一件事,那便是宁凡纵然不是战体修士,修炼战诀的资质,也已超越了罗家所有人!

  “老六,你不是说此子资质一般,不过泛泛吗!简直是一派胡言!此人若是泛泛,我等岂不是连狗都不如了!你马上再找一个人,令他在十个月内修出六道战火给老子看看!你要是能找到一个,老子跟你姓!”

  五名舍空之中,一名脾气略微火暴的红袍老者,立刻朝着六祖大声嚷嚷道。

  此人是罗家二祖,修火行功法,向来直言直行。

  “二哥,你本来就和老六一个姓...我们可都姓罗...”

  五名舍空之中,一名老小孩般的绿袍老者,嘿嘿一笑道。

  话刚说完,立刻又板起脸,朝六祖斥责道,“老六,不是我说你,你的眼力。可还真不如一个罗枭!”

  此人,是罗家四祖。

  “看走眼了,老夫真是看走眼了!”

  罗家六祖此刻羞惭地无地自容。面对其他几名舍空的责备,也是苦笑以对。并不解释。

  当日宁凡来到极寒宫,是他亲自授予战诀功法,由他亲自把关。

  然而他却没有看出,宁凡拥有如此高的修诀资质,甚至连正眼都没给过宁凡一个...

  但凡他那日看出宁凡半点长处,也不会让宁凡如此人物加入罗家十个月,方才声名显露...

  “好小子,好眼力!比你六祖强!能为我罗家找来此人当客卿。记你一个首功!给,这是老子奖赏你的,拿去,如此你鬼玄后期的瓶颈,多半可以一举突破了!”

  二祖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六祖,反倒取出一个玉盒,堆出满脸笑容,大大方方递给罗枭。

  罗枭虽在罗家有一定地位,从前也并未得到过五名舍空老祖的任何赏赐。

  如今忽然得到二祖的赏赐。立刻受宠若惊。

  再一打开玉盒,立刻目露惊容,激动道。

  “‘道髓’!竟是道髓!有此物在,我必定能令肉身实力再进一步,借此契机,一举突破鬼玄后期!”

  “激动个屁!只是稀释后的一滴而已,未稀释的,可不是留给你的,怕都要留给此人了...”

  二祖拍拍罗枭的肩膀,以资鼓励,目光却望向宁凡。深藏一丝激动。

  罗家找了无数年客卿,想要找到的。便是宁凡这种战资绝世之人。

  唯有这种人,有望修成战诀第四变。

  唯有这种人。有望救醒战王罗睺...

  终于,终于...终于找到了!

  非只五名舍空激动,罗家所有修士,此刻皆是激动万分。

  看待宁凡的神情,分明好似看待等待无数年的救星一般。

  便是王猛的四名渡真引荐者,此刻也无人再对宁凡有任何不满。

  四人之中甚至有一人,悄然来到王猛身旁,拍拍王猛肩膀,对王猛含笑道,

  “认命吧,你虽是战体修士,但此人战资却非你可比...从此日起,怕是我战王罗家所有人,都要站在此子这一边了。”

  “认命是么...我能不认命么...呵呵...”王猛干笑一声,悄然移开脚步,与这名曾经的引荐者保持距离。

  此人果断放弃他的态度,让他不满。

  只是如今的他,已非罗家最为看重之人,再无从前嚣张跋扈的底气了。

  从今日开始,罗家最重视的客卿,毫无疑问,会是他的主人——宁凡...

  “不必想了,那罗家家主之所以压制全城,也要偏帮宁凡,定是看出了此人绝佳战资,舍弃了我...”王猛长叹一声。

  罗萱柔荑藏于袖中,紧紧握着那片白衣碎布。

  宁凡的战资之高,远超她的预料。

  另一个稍显荒谬的念头,则在她的心中悄然滋生。

  “或许那一人,也是他...他能在战资一事上,超越战王,未必不能在遁速之上,超越万古...”

  “或许,真是他...”

  这密殿之中,几乎所有修士都因宁凡展露六道战火而有了动容。

  对这一切,宁凡全然不顾。

  此刻的他,眼中闪烁着战火的光芒,在他的周身,则盘旋着六道战火。

  他的目光,死死锁定着眼前的逆星巨石。

  他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轰碎此石!

  无论如何,都要夺得名额!

  无论如何,都要在墓比之中取得第一!

  无论如何,都要还祭品之身的小妖女,一个自由身!

  这一刻,他的心中没有任何犹豫之念,畏惧之念。

  攻击太古逆星,必定会被反震重创。

  这一幕,就好似凡人拿肉掌去拍刀锋,无论再勇敢之人,都会有一丝迟疑,一丝畏惧。

  然而这一刻,宁凡便是那手掌按在刀锋上的凡人,心中却无畏惧。

  无畏,并非因为勇敢。

  真正的战意,亦不是嗜战如渴,而是为了一个信念,百战不退。百死不怯!

  就如同罗石点拨的那样...战神诀的真正精髓,便是心存一念,不可后退!

  “只要打碎这逆星巨石。我,便是罗家守墓者!”

  宁凡忽然一步踏前。周身盘旋的六道战火,猛然间火芒大现,并在一闪之后,齐齐飞逝回到他的体内。

  他的眼中,战意在疯狂滋生!

  他的墨发,忽然化作了血红,并隐隐变长!

  他瘦弱的身躯,忽然拔高。并变得高壮起来!

  他的白袍,更是流动点点血光,好似成了一个血袍!

  这一切,都是唯有真正修成第一变的修士,才可引发的变化!

  他尚未修成第一变,但却在这一刻,借罗石的一句话,借心中一念,领悟了第一变的精髓所在。

  那便是‘不能退,只能一战’的战心!

  他的肉身境界。本是司辰五重天。

  司辰五重天的古魔,肉身堪比仙体五斩巅峰的修士!

  在这一刻,宁凡仅借着体内六道战火。便施展出了第一变的血身变化。

  他的古魔境界,在一瞬间暴涨到了司辰六重天的顶峰,肉身境界,则堪比仙体第七斩的修士!

  仙体七斩,等同于鬼玄后期!

  “给我,碎!”

  宁凡猛然抬拳,悍不畏死地朝那太古逆星一拳轰下,一股凶煞的气势立刻化作狂风,从其身体之内猛然散开!

  他的血袍在狂风中簌簌响动。他的红发在狂风中乱舞!

  这一拳轰下,立刻激起一震爆响。逆星巨石之上,更是出现丝丝缕缕的裂痕。但,仍未碎!

  一股数倍强于其拳芒的反震之力,立刻朝宁凡反震而回,轰在他的胸腹,他的全身。

  巨力难承,宁凡连退十步,每退后一步,都会在坚硬无比的密殿地板上,留下一个一寸深的血脚印...

  这一刻,宁凡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被无数长针刺穿身体,剧痛无比。

  他的周身已被反震之力重创,千疮百孔,鲜血直流!

  “他竟当真轰了太古逆星一拳!且他这一拳,竟是全无任何畏惧与犹豫!”

  密殿之中,无数修士被宁凡这一拳给震撼到了。

  罗家五名舍空,几乎行动一致,全部意欲出手,赶赴宁凡身边,助宁凡疗伤!

  他们的眼中,皆有着难以掩饰的紧张,好似宁凡受伤,比他们自己受伤更为严重。

  就在五人踏出脚步的一瞬,一股浩瀚的道念立刻压下,阻下了五人脚步。

  “且慢!让他自己抉择!”罗石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传入了五人耳中。

  五人面色一变,却是深深望向宁凡,终是没有出手相帮。

  这一块逆星巨石,只能由他来击碎!

  只因此刻的宁凡,已然倾尽一身战意,誓要轰碎逆星巨石。

  若有任何人相助,则他的战意便会无从宣泄,便会因而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刻的宁凡,听不到任何声音,唯一能听到的,便是耳孔内不断涌出鲜血的声音。

  他被太古逆星反震成伤,这伤势绝对不轻,但他眼中的战意,却并未因此受到任何动摇。

  无数年前,他是一只蝶,一只以平凡之身冲向仙帝的蝶!

  只为心中一点执着,他便不会畏惧眼前任何凶险!

  “给我,碎!”

  宁凡又是一步上前,抬手一拳,天地摇动,重重砸落在逆星巨石之上。

  这一击之下,巨石之上的裂痕变得更多,反震之力再一次袭回,将他伤势再一次加重。

  但这一次,宁凡只退了七步!

  他的伤势越重,越濒临死亡,他便越能感受到心中一腔不甘的战意,在沸腾!

  好似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叩问他的内心...

  ‘敌强我弱,该当如何!’

  ‘国破家亡,该当如何!’

  ‘四面楚歌,该当如何!’

  ‘举世皆敌,该当如何!’

  该当如何!

  若无法后退,则答案,只有一个!

  “唯一战尔!”

  宁凡眼中战火之芒更盛,他冷喝一声,再次踏步向前,毫无畏惧。一拳轰落!

  鲜血洒落,这一次,宁凡后退五步。没有任何迟疑,复又上前!

  四步。三步,两步...

  他后退的距离越来越少,逆星巨石上的裂痕,则越来越多。

  最后一拳,宁凡几乎没有任何保留,以他此拳之力,此时之伤,若再受到反噬。则必定危机性命!

  但这一拳,他仍无迟疑,亦无半分犹豫,在想法可能达到之前,身体本能已动!

  这一拳,含有他修道以来的无穷信念。

  这一拳,但凡有半分迟疑,半点迷茫,半点瞻前顾后,他。也就不再是宁凡!

  这一拳轰出,立刻化作犹如暴雨般的血色拳芒,数以百计落在逆星巨石之上。

  在所有轰响传出之前。宁凡的冷喝之声,已然传入所有人的心头。

  但凡修有战火之人,体内战火皆是一颤,竟是与宁凡体内的战火有了共鸣,有了呼应!

  好似这天地法则,都与宁凡有了一丝呼应!

  好似整片天地的战意,都融入了宁凡这一拳之中!

  “给我,碎!!!”

  拳芒在密殿之中骤然爆散开来,罗石目光一变。立刻猛一拂袖,带着密殿所有人撤离。

  下一瞬。以密殿为中心,大地开始崩溃、塌陷。那崩溃,更是开始朝着整个紫罗城疯狂散开!

  无数修士惊呼一声,被这崩溃之力卷入其中,整个紫罗城中都是惊恐之极的呼喊声。

  长空之上,罗石才刚刚带着密殿中人离开密殿,踏立长空,一见崩溃还有扩大化的趋势,立刻苦笑道,

  “此子一拳,竟引动了道则...这个玩笑,似乎有些开大了...老夫最初之时,可只是想此子拿逆星巨石练练手,可没想过让他一拳毁掉整个紫罗城...”

  一面苦笑,罗石却是在一瞬间散开道念,下一瞬,整个紫罗城的所有生灵,皆被他一念挪移至长空之上避难。

  便在天地轰鸣之中,便在遮天烟尘之下,忽然升起一道狂风。

  那狂风的中心,正是站在废墟之上的宁凡,此刻的他,身前脚下,只有一地逆星碎石而已。

  他已成了一个血人,他身上的战意,也随血色一并退去。

  一股空前虚弱之感,伴着无数痛处,立刻涌向心头。

  然而宁凡的神情,仍是平静如水。

  只是抬起了手掌,继而紧紧握紧,嘴角勾起一道满意的笑容。

  “名额,到手!”

  “只是这一拳,怕是很难再复制一次了...”

  无数道目光从长空洒下,落在宁凡身上,更落在紫罗城的废墟之上。

  这些目光,皆含着震撼与敬畏,便是渡真老怪,也纷纷在望向宁凡之时,有了些许不寒而栗的感觉。

  宁凡的那最后一拳,绝对已经触摸到了战之道则!

  否则那一拳,断然不足以引动他人体内战火,断然不足以发挥如此恐怖的威力。

  “乖乖!这就是主人的实力么!若他之前与我交战之时,使出这么一拳,恐怕我早就灰飞烟灭了!”

  王猛不自己地打了一个冷颤,并未发现,被宁凡这么一惊,他这主人是叫的越发顺口的。

  不知不觉间,他对宁凡是他主人一事,已多了一份敬畏,少了几分排斥...

  罗家五名舍空,则皆是悻悻看着家主罗石,神情既有无奈,亦有舒缓。

  他们本还担心,宁凡可能被太古逆星反噬,有性命之危。

  如今看来,他们是多虑了。

  只不过,这罗家赖以生活的紫罗城,怕是必须得重建了...

  ...

  整整三日,宁凡都在断戟第一峰上闭关疗伤。

  有着罗家给予的诸多疗伤至宝,他的伤势却是好转得极快。

  以罗石近乎通天的碎念修为,重建紫罗城,也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

  他只一念,这废墟之上,便立刻重起了无数亭台楼阁,废墟顿时消失无影...

  三日过去,宁凡的伤势已初步稳固。

  没有继续疗伤,宁凡走出洞府,朝紫罗城飞去。

  是罗石要见他,说是要给予他守墓者令信,并带他去罗家‘道髓秘境’之中,助他疗伤。

  道髓秘境是罗家最高禁地,传说其中的道髓,有着令修士肉身治愈、精进的玄妙能力。

  行走在新建的紫罗城中,一个个罗家修士望向宁凡的眼神,皆是畏惧如虎。

  无他,只怪宁凡那引动道则的毁城一拳,真是太可怕了...

  唯有宁凡知晓,他当日的那一拳,很难复制,亦极难再施展一次...

  那一日,宁凡被罗石一句话激起战意,悍不畏死地一拳拳轰击逆星巨石。

  在那一拳拳的触碰中,竟有些许触碰到了战之道则...

  那是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只是碰到了道则的边缘,但想要掌控,想要再一次运用,却是无计可施...

  只因宁凡的修为,仍不足以施展道则之力,那一拳,只是意外,是一颗颗坠入深海的巨石,最终激起的千层浪...

  回想起那一日的心境,宁凡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想不到修道修了这么多年,我心中热血,仍会被一些人和事轻易勾起...”

  “不过,这才是我。若少了这些,我便是无翼之蝶,再非本貌...”

  “守墓者的名额已经拿到,若在获得令信,则如今的我,便有资格进入神墓底层,去寻乱古传承...”

  “如今距离墓比还有十年,十年之后的墓比,这第一,我是非取不可...取得第一,以一个请求,解去阿慈祭品身份,令她仍可平静生活在东天,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宁凡一路行至罗石的闭关之地——守石宫。

  守石宫外,恰好走出一个红袍老者,有着舍空中期的修为。

  一见宁凡到来,老者收走脚步,立刻展露笑容,朝宁凡微一拱手。

  宁凡则立刻走近跟前,一抱拳,朝老者行礼道,“客卿宁凡,见过罗家二祖。”

  “呵呵,小友不必多礼,家主已在殿中久候了,小友还是快进去吧!对了,小友伤势恢复得如何了?伤没伤到根基?需不需要借助鼎炉疗伤?据老夫所知,东溟陈家之中,可是藏着好几名千娇百媚的渡真鼎炉,啧啧啧,那可是渡真鼎炉啊,一个个皮娇肉嫩的,捏一捏,都能滴出水...嘿嘿...小友若有需要,老夫可帮你出面,从陈家抢来这些鼎炉,供你疗伤!那滋味,嘿嘿...”

  言罢,罗家二祖立刻用一种‘你懂的’的表情,望向宁凡。

  男人嘛,你懂的...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