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罗石

  王猛被宁凡一拳轰退,吐血不止,好生容易稳住退势,却已负伤不轻。

  他踏立长空,按着胸口,望向下方山巅之上的宁凡,目光忌惮极深,更有些许畏惧。

  他本是来第一峰求战的,岂料才第一回合交锋,便在宁凡拳芒之下节节败退。

  纵然他生性狂傲无边,却也知晓眼前的宁凡,实力强他不少,若再战,怕是要吃更大的亏...

  “哼!阁下神通惊人,王某自愧弗如,告辞!”

  王猛面色一沉,身形一晃,转身便要离去,返回洞府疗伤。

  宁凡却是身形一纵,出现在长空之上,阻挡在王猛身前,冷冷道。

  “你战够了,宁某可还没有战够。此战由你而起,却由不得你说停止!给你一个机会,拿出全部神通,与我一战!”

  宁凡眼中魔念一闪,这句话的口气,似受到古魔魔念影响,带着一股睥睨苍生的气势,更有一股不容拒绝的霸道。

  王猛之前的出手,绝无任何留情之意,这一点,瞒不过宁凡的双眼。

  若宁凡真的只是普通鬼玄,多半会被王猛一拳重创,肉身半毁都是轻的。

  对方既然出手狠辣,宁凡自也不会留情。

  同样身为罗家客卿,宁凡还不至于斩杀王猛,但利用此人一战,稳固战火,却是再合适不过。

  对待此人,无需留情,只要不打死即可,毕竟是此人狠戾在先,宁凡只会比之狠戾百倍!

  且宁凡更要借着与王猛一战,在罗家立威。

  若罗家仅仅轻视于他。漠视于他,他还不至于多么在意。

  但他不喜的,是王猛此人借罗家规矩压他,强令他一战。

  以势压人,令他不喜。

  且今日是王猛前来。明日或许还会有别人。

  与其一日日被人找上门求战,不如一次性让所有人闭嘴!

  闻听此言,王猛面色一变,目光却是阴沉起来。冷笑道,

  “阁下好大的口气!你可知根据断戟峰的规矩,以你第一峰修士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拦住老夫求战...”

  王猛话未说完,忽然面色大变,二话不说,抬手祭起一道黑芒。

  却是宁凡根本没有理会王猛的言语,直接出手,又是一拳轰向王猛,来势千钧!

  对宁凡而言。区区断戟峰的规矩,束缚不住他!

  这一拳出,好似与整片天地产生的共鸣般,拳芒破空之声犹如惊雷,不断在王猛耳边炸响!

  王猛吃了宁凡一拳。知道此拳厉害,惊怒之余,却是不敢硬接拳芒,而是祭起了一宝,试图阻挡此拳来临。

  那黑芒乃是一尊黑火燃烧的铁盾,一经祭起,立刻挡在王猛身前。幻化成一座黑火巨墙。

  这是一件仙宝,其法宝品阶,已无限接近渡真初期惯用的一涅后天仙宝级别。

  此盾厉害无比,曾助王猛挡尽渡真之下一切攻击,保命多次。

  但在宁凡一拳之下,此盾所幻化的黑火铁墙。立刻狠狠一震之下,轰然爆裂成无数残片!

  这一拳拳芒的余波,更是立刻朝着王猛扑面而来!

  “大胆!你竟敢无视断戟峰的规矩,不经老夫同意,便对老夫同手!”

  王猛瞬间惊怒之极!

  他承认。宁凡实力强大,比他更胜一筹。

  但他乃是堂堂战体修士,是罗家贵客,深受罗家重视,一贯骄横惯了,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宁凡竟敢无视断戟峰的规矩,强行对他出手,并毁其盾宝,这一点,激怒了王猛。

  王猛爆喝一声,老眼怒瞪,眼中忽然燃烧起战火的光芒!

  他的满头白发,在一瞬间化作血色,并疯狂长长。

  他原本遒劲的肌肉,此刻变得更为粗壮,肉身也在瞬间拔高了一倍!

  他的额头青筋暴涨,他原本达到仙体第五斩的肉身,此刻竟散发着接近仙体第七斩的气势!

  这变化,只因这王猛施展了战诀第一变!

  施展秘法之后,王猛一身气势,几乎已堪比渡真强大。

  他抬手一拳,轰散了宁凡的拳芒余波,怒极反笑,朝宁凡正面冲去!

  原本对宁凡的几分畏惧,也因施展了战神诀,而彻底消失!

  眼中,只余愤怒的战意!

  这一点,亦是战神诀带来的效果,舍生忘死!

  “便让老夫教教你,何谓规矩!”

  王猛魔吼一声,背后忽然生生长出六条粗壮手臂,一共八臂,好似魔神一般。

  他一步横冲向前,八拳齐出,拳如暴雨,天地间,更是立刻浮现一尊八臂魔神的魔影异象!

  “八极战体!”罗家之中,立刻有无数修士惊呼出声,道破了王猛神通名称。

  宁凡眼中魔芒一闪,手臂之上的祖符魔纹立刻再次蠕动,朝整个身体扩散,瞬间覆盖至全身!

  而后大手一挥,巨力好似擎住了整片天地,化作一只魔芒大手,朝着王猛一掌拍下。

  王猛的八臂拳雨,立刻被宁凡一掌拍散,拳芒碎灭的轰响不绝于长空!

  一股巨力再次轰至其胸口,一瞬间,王猛面色大惊,下一瞬,便觉剧痛袭来,身体不由自主,已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魔掌一掌轰飞。

  其身后的八臂魔神虚影,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但其身体,这一次却诡异地并未受到任何伤势!

  饶是如此,王猛也是心惊肉跳,宁凡这一掌,再次摧毁了他刚刚凝聚起的些许战意。

  “八极战体,战影不毁,肉身不损...倒是种玄妙的体质,可惜持有者太弱!”

  宁凡猛一抬手,朝王猛隔空抓下,魔芒立刻化作巨手,将王猛一抓一拽,立刻朝着极远处的血色连山砸落。

  这一砸之力,立刻将数座山岳夷为平地,轰为废墟。

  王猛被砸得七荤八素。虽未受伤,其身后的魔神虚影,裂痕又一次增多。

  还未从废墟之中爬起,宁凡又是五指抓下。立刻便又有一道魔芒巨爪,将王猛狠狠抓向长空,继而用尽全力砸向大地,如此反复撞击之下,山峰登时成片毁去。

  撞击的巨力,轰在王猛身上,虽未伤到他,却令其八臂战影不断出现裂痕。

  十来次撞击之后,那八臂魔神的虚影无力承受王猛的伤势,轰得一声。碎成无数残影消逝。

  宁凡仍是未停手,不断砸落王猛,此时每一次砸落,都会令王猛骨断筋折,吐血如涌。

  而他体内六道战火。则正一点点稳固着。

  大地不断震动,山岳不断崩塌,此地修士的心,也随着王猛一次次被砸向大地,而为之一紧。

  再看宁凡之时,纷纷面色变幻不定。

  此刻的王猛,几乎已变成一个血人。由于伤势太重,早已不得不退出第一变的状态。

  此刻的他,眼中哪还有半点狂妄,只有畏惧,不住开口求饶道,

  “别砸了!别砸了!道友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是老夫不好,不该擅自打扰道友闭关修炼,逼迫道友与我一战的!”

  “道晶要不要!我愿赔偿道友三十亿道晶!这已是老夫如今全部家当!道友皆可拿去!只求放老夫一马!”

  “我叫你爷爷,我叫你爷爷总行了吧!道友再这么砸下去,老夫便要殒命于此了!”

  “我愿给道友为奴百年。不,千年,不,一生!求道友住手!住手啊!”

  王猛此刻,是真的怕极了宁凡。

  为了求饶,几乎是什么话都说出口了。

  宁凡并未理会王猛的求饶,只是忽然目光微诧,若有所思地望向了紫罗城。

  片刻之后,宁凡目光微闪,终于不再攻击王猛。

  身形一落,降落在成片的碎石废墟中,淡淡扫了一眼烂泥一般的王猛,略微沉吟之后,散出神念,竟当真在王猛识海种下念禁,目光则仍是朝紫罗城方向微微瞟去,晦暗难明。

  这一刻,王猛真有抽自己嘴巴的冲动!

  他说当宁凡之奴,只不过是情急之下胡言乱语,哪晓得宁凡竟当了真,真要收他为奴。

  他修炼到如今境界,也算大有身份的名宿老怪了,不说名动东天,也算威震一方,如何甘愿给人为奴。

  只是宁凡神念业已侵入自己识海,意欲种下念禁,王猛此时才想要反悔,为时已晚...

  他对上宁凡冰冷的目光,忽然打了个冷战。

  他有一种直觉,若自己反抗宁凡的念禁,下场想必会很惨...

  “该死...如此紧要关头,罗家为何不出面助我?老夫不是罗家尊为上宾的战体修士吗!老夫不是有四名渡真引荐者吗!这四人,为何直到此刻,仍不出手!”

  王猛一咬牙,散出神念,扫向紫罗城。

  这一扫,却是令他最后希望全部化为乌有...

  他的引荐者共四人,这四人,正是他往日里横行断戟峰的靠山。

  但此刻,他的四名靠山,全都好似定住一般,无法动弹,神情苦涩,无法对他施展援手。

  四人皆被一股极为浩瀚的道念死死压住,如负重岳,被压制在紫罗城中,根本无法擅自出手...

  非只这四人被道念压住,此时此刻,整个紫罗城都被一股无形道念所镇住,舍空之下,无人可迈出半步,更无人有办法抵挡道念镇压,出手帮助王猛...

  所有罗家修士,唯一能做的,便是眼睁睁看着宁凡一面倒的修理王猛,无人能够相助。

  散出道念的,是一个青衫老者,在老者的身旁,伏着一只仙鹤坐骑。

  一旁,则还恭候着五名舍空,俱是匆匆出关相迎的五名罗家老祖!

  若非这名青衫老者出手,压制住了整个紫罗城,罗家不定会有人出手帮助王猛的。

  这青衫老者头戴墨绿纶巾,白发及地,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立在一株三人合抱的老松之下,手掌抚摸着仙鹤的丹顶,眼中蕴着慈悲笑意。

  那笑意,是对宁凡一人流露。

  “罗枭的眼光不错,寻来的竟是此人...”青衫老者含笑自语道。

  青衫老者有着碎念初期修为。距离突破中期,也只差一步而已。

  在整个东天范围,此人都算得上威名远播的人物。他名为罗石,正是罗家家主。亦是神虚阁九长老!

  以他修为,压制罗家修士只需一念。

  见是罗石出手,镇住整个罗家,偏帮宁凡对付自己,王猛立刻神情颓丧,大感无助。

  关注此战的修士无数,但这一刻,王猛却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天地茫茫,只剩自己。孤独无力!

  他不是宁凡对手,若罗家也不帮他,则只有认命,任宁凡种下念禁!

  只是明显的,罗石并无撤去道念的打算。罗家也不会有任何人来助他...

  “老夫这嘴啊,为何要说出为奴的话语,真是自找苦吃啊!”

  长叹一声,王猛追悔莫及,却只得任由宁凡种下念禁。

  这念禁一种,他从此便是宁凡奴仆了...

  他心中的悔意,犹如江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而令王猛怎么也无法想明白的是,罗石竟会压制住整个罗家,不容任何人援救自己。

  自己可是罗家唯一一个战体修士啊,为何会被罗石弃之不顾!

  这一点,宁凡同样不明白,甚至于。整个罗家都不明白。

  “家主为何要阻止我等出手,任由此子对王猛种下念禁。那王猛,可是我罗家唯一一个战体修士啊!”

  罗家五名舍空,此刻全部大感困惑地看着家主罗石。

  “那王猛屡次对第一峰的客卿出手,如今也算遭到了报应。算是咎由自取。于他而言,被种下念禁,已算是十分轻的惩罚了。”罗石目光一厉,回答道。

  “但那王猛可是八极战体的拥有者,他,或许会是救醒战王的希望!”

  “希望么...比起那王猛,老夫倒更加觉得,罗枭此次推荐的客卿,修成战诀第四变的希望更高...”罗石收了话语,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宁凡并非战体,家主似乎过于看重此人了!”一名罗家舍空不满道。

  罗石笑而不答,只是取出一个玉简,交给五名舍空观看。

  “这是罗枭禀给老夫的情报,若非收到了这个玉简,老夫也不会在百忙之中,抽空赶回罗家。”

  五名舍空目露狐疑之色,神念扫过玉简内容。

  方一看罢,五人目光俱是大惊,满满都是无法置信的神情!

  令众人最为无法相信的,是玉简内的一句话。

  ‘罗家客卿宁凡,成为客卿仅三个月,便已修出第一道本命战火。’

  “不可能!我罗家历史上,修炼战神诀的修士不少,却从无任何修士能有如此恐怖的修炼速度!须知即便是战王当年,为了修出第一道战火,也整整苦修了一年!”立刻,便有一名舍空老祖否决道。

  “此子有没有这种修炼速度,稍后验证一下便知...”

  罗石不欲再言,心念一动,解开了镇压紫罗城的全部道念,随后对全城修士令道,

  “老夫今日归来,只是暂时,不日还会离去,继续辅助修复镇天钟的事宜。”

  “在此之前,所有罗家第二步修士及客卿,速来密殿,老夫有事要宣布!”

  言罢,罗石朝着大战废墟方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看的,仍是宁凡。

  一听家主有事宣布,所有罗家第二步修士立刻朝罗家密殿赶去。

  便是闭关于洞府内的各个罗家客卿,也纷纷出关,朝密殿赶去。

  “想不到这罗家家主,竟会出手偏帮于我...”宁凡自语道。

  在罗石驾临紫罗城、以道念镇压全城的一刻,宁凡便已察觉到罗石的到来。

  此人一出手,便镇住了整个罗家,不容任何修士出手援助王猛,一举一动,好似默许宁凡对王猛的出手一般,对宁凡示好之意,亦是毫不掩饰。

  宁凡本没有对王猛种下念禁的打算,之所以突然这么做,只是为了试探罗石的底线。

  令宁凡意外的是,直到他对王猛种完念禁,罗石也没露出半点不豫之色,更未阻止。

  此刻罗家之内,绝大多数的第二步修士都已遵从罗石之令,赶往罗家密殿。

  宁凡沉默少许,一把从地上抓起伤痕累累的王猛,漠然令道,

  “带路,去密殿!”

  对王猛,宁凡口气没有半点客气,从种下念禁的一刻开始,这王猛已是他的奴仆。

  王猛的修为,入不了宁凡的眼,此人对他而言可有可无,可杀可纵。

  王猛此刻神情苦涩之极,识海中的念禁不断提醒着他,对宁凡的命令,不能有任何违抗。

  他服下一颗丹药,暂时压制住了伤势,长叹一声,带着宁凡朝紫罗城飞去。

  一路之上的罗家修士及罗家客卿,望向宁凡的眼神,或带着敬畏,或带着忌惮。

  再非从前的轻视!

  宁凡此战表露出的实力,实在有些可怕,恐怕便是真正的渡真修士,也不过如此。

  尤其让人不解的,是罗家家主罗石,竟会悄然镇住所有罗家修士,默许宁凡对王猛出手,充当宁凡的靠山...

  这一点,更让众人猜测纷纷,对宁凡的忌惮,亦是更深。

  罗家密殿便在紫罗城禁地之中,守御极严,是罗家修士议事之地。

  当宁凡到来之时,密殿之中数百名第二步修士,齐刷刷将目光对准了宁凡。

  亦有不少罗家客卿,望着王猛的凄惨模样,大感幸灾乐祸。

  这些幸灾乐祸的修士,大都是第一峰的客卿,其中,自也包括孟休。

  孟休看着伤势极重、尾随宁凡身后的王猛,几乎有一种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

  十五年前,这王猛找上他,以断戟峰的规矩为由,令他一战。

  那一战,毁了他半个肉身,之后他苦修多年,损耗无数天材地宝,方才将肉身修回...

  昔日恶霸般的人物,如今终有有了报应,孟休自然心情大好。

  再看宁凡的神情,不禁好感大增。

  宁凡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只朝着罗枭所站之处走去。

  罗枭见宁凡走来,立刻微一抱拳,露出笑容。

  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殿中一名老者轻咳一声,正是罗家家主罗石。

  立刻,所有修士都安静下来,朝老者望去,便是罗枭,也不得不无奈一笑,将所有话语咽回肚子。

  “呵呵,人似乎到的差不多了,那么接下来,老夫便可以从诸位之中,选出我战王罗家此届墓比的八名守墓者了。”

  罗石此言一出,不少罗家修士都露出激动之色。

  宁凡却在听到此言的瞬间,眉头紧皱。

  罗家竟会在此时选定守墓者,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的战诀第一变,可尚未修炼成功啊...如此,便没有资格,参与守墓者名额的争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