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13章 断戟峰的规矩

第813章 断戟峰的规矩

  散了古魔法相,宁凡降落于地,一点点敛去暴涨的气势.

  古魔修为的提升,于他而言,好处自然极大.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法,体已非泾渭分明的两种力量.

  他之前斩向袁狂的那一剑,便同时运用上了精气,法力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这种事情,并非每一个法体双修的修士都能办到.

  然而对已然开启天人之门的宁凡而言,想要做到此事,自然不会有多难.

  又在人墓之内闭关了数日,宁凡方才将古魔境界稍稍稳固.

  没有立刻离开墓宫,宁凡站起身,立在空荡的墓宫之内,闭着眼,心神全部沉入阴阳锁之内,静静感应着.

  没有人知道他在感应什么,没有人知晓,他借着阴阳锁的一丝感应,从神墓底层方向,感知到了一丝乱古气息!

  那气息,似在呼唤他,指引他,等待他.

  在这里,宁凡愈加强烈地感受到,阴阳锁之上的残缺感觉,渴望着补全.

  "这一丝气息,来自于下层神墓.他所指引的,便是乱古大帝另一半传承——《乱环诀》么."

  宁凡走出墓宫,远远望着通往第四层的椭圆光门,眼神一眯.

  第四层的椭圆光门,与前几层不同,寄有神空大帝一缕神念在此,非神虚修士,无法传送.

  "想得传承,必须先成为罗家守墓者."

  宁凡收回目光,终是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飞离神墓,在星空中一路疾驰.

  脚踏长空,纵行虚空,眼神却渐渐有了一丝决然之色.

  如今的他尚非守墓者,无法进入神墓底层.去寻乱古传承,此事唯有暂且搁下.

  只是无论如何,乱古大帝的另一半传承,他都会得到手.

  只因乱古二字.对他而言意义太过重大,一路伴他至今.

  那一年,他从纸鹤手中获得阴阳锁.

  那一年,他初遇老魔,没有任何畏惧,一锁砸向老魔天灵.

  曾经,乱古二字对宁凡而言,仅是采补双修.

  只是不知不觉间,这两个字的意义早已有了不同.

  他的心,也渐渐对乱古大帝有了一份感恩.一份追思.

  另一半乱古传承,他也是志在必得!

  一路飞回天海星,宁凡直奔紫罗城中的战晶殿.

  待离开时,又买回大量下品,中品战晶,连同之前剩余的战晶.一并堆放在断戟峰洞府之内.

  洞府之中,宁凡盘膝于蒲团上,双目紧闭,心神渐渐融入断戟峰的战意之中.

  他的心神,好似回到了无数年前,神妖界战的那片蛮荒战场.

  他好似听到了无数修士,妖族充斥无边战意的嘶吼声,由远.渐近!

  在他的周身,盘旋着三道赤色火焰.

  在他的体内,渐渐生出一个漩涡,漩涡旋转间,正一点点生成一丝战意火星.

  这一刻,宁凡心神几乎彻底与断戟第一峰融为一体.

  再无任何等待.宁凡二话不说召出鬼面,抬手抓来一块块战晶,吞服腹中,全力炼化.

  剥离战意,凝聚战火.这一修炼,便又是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后,宁凡再一次达到服晶上限.

  此时的他,周身盘绕着的战意之火,已增加至六道!

  细算起来,这才是他来罗家的第十个月.

  十个月,修出六道战火,这种修炼速度冠绝罗家,无人可比,除了曾经的战王罗瞭!

  "战火,还差三道!又需要一战了么."

  宁凡目光一闪,收了战火入体,略略沉吟.

  上一次他去神墓,闯过了石魔天墓,离去之时,第三层的四座天墓皆处于休寂状态,没有数十年,无法再次开启.

  一二层于他而言,有着修为限制,无法进入.

  四层之下,则有着身份限制,唯有他成为守墓者之后才可进入.

  "这一次再想求得一战,去神墓是没什么用了."

  "不知除了神墓外,东溟之地还有什么地方,能寻到合适对手,供我全力一战."

  宁凡收了剩余战晶,沉吟不语.

  正沉吟间,忽然眉头一皱,抬手朝身前抓去.

  在那个方向,有一道传音灵符,直接越过宁凡的洞府阵法,飞了进来.

  这传音灵符被宁凡摄入手中,立刻无火自燃,同时传出一道略带傲慢的老者之声.

  "小辈,速速中止修炼,滚出洞府,来断戟第二峰之巅,与老夫一战!"

  这一道声音,虽非真正渡真,却有着接近渡真初期的气势,中气十足.

  此人与宁凡同属于命仙境界,却直呼命仙为小辈,不称道友,显然是个自视极高之人.

  "求战么,倒是正合我意.只是此人之语气,未免太过傲慢!"

  宁凡眉头.微皱,走出洞府,纵身飞起,瞬息间已飞至第二峰之巅.

  在这第二峰之巅,此时正负手立着一个肌肉遒劲的白发老者.

  以宁凡眼力,一眼便看出,此人是一名鬼玄巅峰的修士.

  修为虽是鬼玄巅峰,炼体境界却也不弱,达到了仙体第五斩的境界.

  法体双修之下,气势倒是与那石魔天墓内的石魔不相上下了.

  供宁凡一战,稳固战火,倒也堪堪足够.

  "你,就是罗枭引荐的客卿你可知我断戟峰的规矩"老者颇为傲慢地言道.

  感受着宁凡若有所悟的鬼玄中期气息,老者微微有些不悦.

  鬼玄中期,会不会太弱了些.

  此子真的打败过罗枭么他可是冲着这一点,才来找此子一战,寻求突破的.

  "断戟峰的规矩不知在这断戟峰,有什么规矩"宁凡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成为罗家客卿尚不足十个月,不知断戟峰的规矩,倒也不奇怪.我等罗家客卿居于断戟三峰,在这里.彼此间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第三峰的修士,若修炼至服晶上限,可寻第二峰,第一峰修士求战,借以稳固战火.对方不得拒绝!无论对方是否处在修炼紧要关头,都须无条件接下战约!自然,第二峰修士,也有向第一峰修士求战的权利!至于第一峰修士,则狗屁权利也没有.老夫王猛,正是第二峰修士,而你,则只是第一峰修士!"

  言及于此,名为王猛的老者,脸上顿时流露出傲然之色.望向宁凡的神情,则略有蔑视.

  断戟三峰,所居皆罗家客卿.

  在第一峰闭关修炼的,皆是未能修成第一变的罗家客卿,以人玄居多.鬼玄只有数人.

  在第二峰闭关的,皆是已经修成第一变的客卿,以鬼玄居多.

  在第三峰闭关的,则皆是修成第二变的客卿,只有三人.

  这三人,皆是渡真初期修士!

  在此地客卿之中,有着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高变战决的修炼者,有让低变修士陪练对战的权利.

  这规矩,罗家也是默许了的.

  前次宁凡询问罗枭何处可求战,罗枭考虑到宁凡如今尚未修成第一变,故而没有告诉他这个规矩,只说了神墓.

  "第一峰之上.本只有四名鬼玄,加上你,是五人.另外四名鬼玄,早已陪老夫战过无数次,倒是你.还是第一次!不必怕,老夫与你交手,自会手下留情!"

  王猛拳骨握得咯直响,望向宁凡的神情,带着一缕轻视之色.

  这轻视,宁凡已在罗家感受过多次.

  忽然间,王猛目光一变,变得战意滔天,嘴角,则勾起一道森然冷笑!

  对他而言,只要不把对方击杀,便是打得对方肉身毁灭,只剩元神,也算是手下留情的一种!

  一股接近渡真的气势,再一次从王猛的体内散出,朝着断戟三峰乃至整个紫罗城,疯狂传开!

  "哦又是王猛么他又在找第一峰修士陪战了么.不知这一次,他寻的是哪个倒霉鬼.记得上一次,还是十五年前,他寻的是第一峰的孟休.同是鬼玄巅峰,他竟力压孟休,将孟休肉身毁了一半."

  第二峰洞府中,不少修士纷纷探出神念,朝山巅扫来.

  待发现王猛的对面站的是宁凡时,纷纷一怔.

  "此人,不是罗枭举荐的那人么且不说此人修炼战诀的资质是高是低,单论修为,便已差了王猛不止一筹.此人多半不是王猛一合之敌,一个不慎,怕是会被王猛毁去全部."

  不止第二峰修士,便是第一峰修士,也纷纷散出神念,朝第二峰之巅扫来.

  不少第一峰修士,都曾在王猛手中吃过苦头,故而最初察觉到王猛气势之时,都是微微有些心有余悸,生怕这一次又被王猛找去对战.

  但当发觉王猛已寻到宁凡对战,第一峰群修纷纷大松了一口气,不少人都有些幸灾乐祸道,

  "有此人挡在前面,我等倒是可高枕无忧了."

  第一峰之上,唯有鬼玄巅峰的孟休,目光凝重.

  此刻的他,手持自制的战火罗盘,催动法诀,感应着什么.

  在那罗盘之上,隐隐已有六道火痕闪烁.

  "六道战火!!!上一次此人还只拥有三道战火,这一次,竟已修至六道战火!"

  震撼之后,孟休却是收了罗盘,微微叹道,

  "这宁凡修炼战神诀的资质,绝对足以冠绝罗家.但其修为,终究只是鬼玄中期,恐怕是难敌王猛的.王猛的体质,正是五种战体的其中一种,仗着战神第一变,鬼玄之中几乎无敌,且极受罗家一些老怪重视."

  一想起当年被王猛毁去半个肉身的过往,孟休眼中立刻有怒火闪动.

  只是一想到王猛的强大,再想到王猛背后的数名罗家渡真,孟休立刻颓然一叹,闭上了双眼.

  他没有继续关注宁凡与王猛的一战,在.他看来,此战结果几乎毫无悬念.

  紫罗城中,不少罗家修士皆是散出神念,关注着王猛的一举一动.

  更有数名罗家渡真.本在闭关,但在察觉到此战的瞬间,齐齐出关,对王猛投以莫大关注.

  "又是王猛么.此人是我罗家目前寻到的唯一一名战体拥有者.虽是五种战体最差的一种,却也极为难得了.此人距离修成战诀第二变,已然不远.百年之内,此人修成第四变的希望,虽也渺茫,却比其他客卿要大得多.与此相比,与他交战的那名客卿,生死倒并不显得那么重要."几名渡真如是想道.

  整个紫罗城中,对此战报以关注的修士,几乎没有几人认为宁凡可战胜王猛的.

  唯有引荐宁凡的罗枭.对宁凡报有莫大信心.

  还有一人,亦对宁凡怀有莫大信心,她便是罗家少主——罗萱!

  此刻的罗萱,正倚在紫罗城中一棵绿萝树下,散出神念.关注着第二峰的情形.

  她本只是想关注王猛,但当看清王猛对面白衣修士的容貌之时,立刻美目一震.

  "是他!天目星商阁的那人!他竟然就是罗枭引荐的客卿!"

  从前的罗萱,在听说罗枭引荐之人并非战体拥有者后,便从未关注过此人.

  她自是怎么也想不到,当日在天目星遇到的,竟然会与罗枭引荐之人是同一人!

  "这一次.王猛怕是要吃瘪了."罗萱如是想道,鬼使神差地,忽然取出了当日捡到了那片白布,蹙了蹙眉,继而又纾解开来.

  "不,不会是他.此人先后出现在天目星,天海星.巨坑也相继出现,这应该只一个巧合.他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施展出万古级别的遁光的."

  .

  断戟第二峰之上,无数道神念扫过宁凡,继而移开.

  宁凡眉头紧皱.这还是他第一次受到如此之多的罗家修士关注,然而这些关注,并非来源于对他的重视.

  对面的王猛,气势越来越强.

  其目光,也是越来越凌厉!

  "小辈,老夫要出手了!你可千万小心,莫要殒命于老夫的拳芒之下!要怪,就怪这断戟峰的规矩,由不得你第一峰修士对我等第二峰修士说半个不字!"

  王猛哈哈一笑,浑浊的老眼之中满是自信,身上的遒劲肌肉更是传出爆炸般能量.

  他一抬手,手臂立刻有伪魔符的符纹游动,继而整个右臂立刻石化,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石肤.

  这王猛,赫然亦是一名伪古魔修士!

  王猛足尖在地面一点,一股巨力立刻在整个第二峰散开,山石立刻疯狂滚落,整座第二峰,立刻变得尘土飞扬!

  借着足尖一点,王猛身体立刻化作一道残影,朝宁凡爆冲而来.

  一拳,轰落!

  无数修士的呼吸,立刻在这一拳之下一滞!

  王猛的这一拳,竟有一丝精气,法力的细致交融,一拳之力,已无限接近与渡真一击之力!

  无人认为宁凡能正面接下这一拳,尤其是王猛,更是对自己这一拳怀有无穷信心!

  宁凡却是目光平静,面对王猛的攻势,不退反进.

  他的手臂之上,同样有魔符符纹一点点覆上整个手臂,那符纹,是祖符!

  他目光一凝,周身在一瞬间,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古魔气势,一拳迎向王猛的拳芒.

  他的口中,似不屑,似自语,淡淡言道,"断戟峰的规矩,束缚不住宁某!你,亦非宁某对手!"

  这一拳轰出,宁凡精气狂散,好似要覆压此地整片天地.

  他的眼中,有魔念一闪而逝,魔气继而朝着整片天地散开,好似这整片天地,都难敌真正古魔的双拳!

  他,才是真正的古魔!可惜这一点,无人能够看出!在世人的认知中,他,也只是一个伪古魔而已.

  但这一拳,注定要打翻罗家对他的所有轻视与认知!

  这一刻,所有认定王猛会轻易取胜的修士,全部目光大变.

  在宁凡古魔拳芒一击之下,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巨力,好似天地,重重砸在王猛全身.

  王猛业已石化的手臂,在这一刻石屑疯狂剥落.其上的伪魔符符纹,更是被宁凡一拳击散,隐隐流露出畏惧情绪.

  王猛根本来不及展开任何防御,已如同一颗倒飞的流星,被宁凡重重击飞,周身剧痛难忍,四肢百骸疯狂出现伤势,每倒飞一段距离,他便要狂喷无数鲜血!

  他的神情,此刻哪还有半点狂妄,完全化作了惊容!

  在这股崩溃巨力之下,整片天空都在颤抖,天地间,好似只剩下宁凡的一拳拳芒回荡!

  这拳芒之凌厉,非真正的渡真修士不可抵挡!

  "此子明明只是鬼玄中期,竟能强到这一步!!!"

  极寒宫内,从未对宁凡睁开过一次眼的罗家六祖,第一次,骇然睁开了双目.

  .那目光之内,有着无法掩饰的动容!

  他倾其一生,都未见过有宁凡这般强大的鬼玄中期,可一拳发出如此伟力!

  尤其让他震撼的,是宁凡身上的精气气势!

  罗家六祖亦是伪古魔修士,足以傲视普通炼体修士,但在宁凡的魔威之下,他体内的伪魔符,竟出现了一丝不稳的征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