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02章 万叶萧萧杀机现

第802章 万叶萧萧杀机现

  天人合一的状态,宁凡不是没有进入过,只是每一次进入,都有着太多太多的偶然因素。

  然而这一次的天人合一,却与以往皆不相同。

  虽然也有助于提升道悟,但对道悟的提升,却并无从前那么多。相对的,这一次天人合一,也有着从前无法企及的好处。

  宁凡并不知,自己这一次天人合一,惊到了东溟星域不少万古老怪。

  他再一次闭上双眼,任飞来峰上山风轻拂,将他黑发吹动。

  但在某一个瞬间,他的身上忽然气质一变,而此地山风忽地就在这一刻生生静止,四面梧桐树飘落的黄叶,也纷纷静止在半空之中!

  宁凡身如死寂,心亦沉入这奇异状态中,静如止水。

  渐渐的,他的耳边不再有风声,鼻中再嗅不到落叶的味道,脚下再察觉不到落叶的松软。

  渐渐的,他的身上传出一圈圈大道波纹,很轻,很淡,似水无痕。

  一缕缕青气从宁凡身上散出,化作淡雾,飘散在飞来峰之巅。

  好似有一扇大门,正在宁凡的面前,一点点打开。

  宁凡对外界的感知越来越敏锐,他清晰地感知到,长空之上正有千丝万缕的道之气息,从四面八方汇拢而来。

  那是从东溟星域成千上万凡人、修士身上流散出的一丝道气!

  好似海纳百川,这一刻,所有的道气朝着宁凡流动而来,却不露痕迹。

  “这一次的天人合一,与从前截然不同...从前的天人合一,会令我对道法的悟性提升至一个极其恐怖的境界。而这一次的天人合一,则重在提升感知...”

  “我的心,可感知一定范围内众生的道之气息,我的眼。可隐约看到天地间交织的规则。我的身,好似与这天地交融。成为一体...这种感知,不同于神念、药魂,也有别于五感。这是一种针对大道而存在的特殊感知...”

  这些道之气息有强有弱,来源各有不同。但却都有着洗涤道心的功效。

  宁凡的心越来越空明,身上的道之波纹则越来越淡,身上散出的青气也越来越淡。

  渐渐的,道之波纹全部淡若不存,道之青气也全都隐约不可见了。

  风恢复了流动,落叶纷纷飘落在地,四方的道气流动也纷纷停止。一切都恢复之前模样。

  宁凡仍未睁开双眼,他沉浸在心神之中,无法自拔!

  宁凡的心神世界,此刻是一片黑天白海的世界。这黑白。便是他的执之道。

  在那黑天之下,白海之上,渐渐出现一个青砖高台,高台之上,竖着三个巨门,皆是青光流动。

  宁凡伫立在高台上,看着三个巨门,目光空澄。

  第一个巨门,此刻已开启了一条缝,不断有青气从其中流出。

  第二、第三个巨门,则仍是严丝合缝,没有半点开启的可能。

  在这天人合一的时刻,宁凡望着着三座巨门,忽的有了一丝明悟。

  他尝试推了推后两个巨门,巨门皆是纹丝不动。

  他沉默少许之后,行至第一个巨门跟前,只一推,那巨门便一点点打开!

  越来越多的青气从巨门之内流出,充斥在这黑天白海的世界里。

  当第一个巨门完全打开的瞬间,宁凡只觉得自己对道的感知,比之前更敏锐了数倍不止!

  而他对道法的悟性,则又一次有了显著提高!

  “这三座巨门,似是因天人合一而生...每开启一座巨门,似乎都能使天人合一进入全新境界...”

  “天人合一,是修士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我虽屡屡机缘巧合,进入此境界,但对此境界的情报,却始终知之甚少。”

  忽然间,心神世界狠狠一颤,三个巨门及那高台,渐渐化作淡影,就这般消失了。

  同一时间,这心神世界之中,从巨门中流出的所有青气,纷纷涌入到宁凡体内。

  飞来峰之巅,宁凡忽然睁开双眼,眼中隐隐有青气一闪而逝。

  他抬起头,天地间交织着的无数规则,越来越清晰地展露在眼前。

  他静下心,他似能听到苍生万灵的呼吸之声,从极近处,至极远处。从凡人,到仙修...

  他抬起手,试图抓住天地间流动着的规则之力。

  可惜的是,那些规则之力看得到,却非他可以触碰,这一切,不是因为他悟性不够,而是因为他修为不足,还不到可以从天地间抽取规则之力的时候。

  “看到的,却摸不到么...”宁凡沉吟道。

  道法规则,存在于世间各个角落,却了无痕迹,非普通人可以看到。

  一般而言,能看到道法规则存在的,除了一些万古之上的修士而已,便只有极少数先天法目的修炼者可办到这种事情。

  他能看到规则,却触摸不到,饶是如此,却也算是办到了无数真仙无法办到的事情,足以自傲。

  “我见灵台星群修杀戮,有感于道;我见落叶归根,有感于天...想不到,这种感触,竟也会成为我进入天人合一境界的契机...”

  “好不容易进入一次天人合一境界,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将这段时间的道悟细细梳理一番,倒是浪费了。”

  宁凡静下心,回忆着进入流沙星域之后一路走来的种种道悟。

  他抬起手,身上渐渐涌现出一股玄妙之极的力量。

  在这力量散开的瞬间,此地所有草木,齐齐开始腐朽;此地耸立的几块巨石,则开始飞速风化!

  这力量,正是宁凡自流沙星域感悟而来的些许光**力。

  此次天人合一,对悟性的提升虽说不如以往,却也不容忽视。

  宁凡心念一动,紫金色的风沙立刻在手中流转。

  他之前救下两个小奶娃。灭杀那碎八老者,用的便是这风烟之术。

  宁凡最初领悟此术之时,是以微不足道的轮回感悟催动此术,限于宁凡对轮回的感悟太浅。此术无法发挥太大功用。

  但如今。宁凡已换用光阴之力催使此术。

  光阴之力是时间之力,是轮回之力的一部分。

  以光阴之力。仍可催动此术,且换成光阴之力后,宁凡对此术的掌控彻底收发于心,此术威能自然也是今非昔比。

  一指灭杀碎八老者。令其瞬间风化成灰,便是此术威能的体现。

  此术仍有许多瑕疵,这瑕疵,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宁凡对光阴之道的感悟,自然远高于对轮回的理解。然而从根本上来讲,他对光阴之道却也说不上太过精通。使得此术威能仍有局限。

  其二,这风烟之术的精髓,是令一切过往尘归尘、土归土,这是紫斗仙皇的道。与宁凡说不上完全契合。

  世间没有最强大的神通,只有最适合自己的神通,这是宁凡许久之前便明白的一件事情。

  从前他的尚是化神修为,偶然窥探到虚之大道,借此机会,改良了风烟之术,融入回忆意境的力量,创出风雪之术。

  风烟、风雪,一字之差,蕴含的道念却是迥然不同。

  一个是舍弃过往,放弃一切,令尘归尘,土归土,让一切随风而散。

  另一个则是不舍过往,宁可冰封轮回,也要守住旧梦不散。

  风烟之术,并非最适合宁凡的神通。

  风雪之术,也并非完全契合宁凡,否则他也不会将此术弃之不用多年。

  宁凡不是一个拘泥过去的人,他虽不会放弃过往,却也不会终日沉浸在回忆里,不可自拔。

  回忆意境,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力量,却并非他真正的道。

  他的道,是执,过于偏执,亦过于执着。

  他早已不是当年为了复仇苦苦修行的少年,他的心情,有别于当年。

  “此刻我处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这正是一个绝佳时机。以我如今光**悟,重新改良风烟、风雪之术,应可创出新的神通,承载着风烟、风雪二术的精髓,却有别于这两种神通...”

  宁凡一面沉吟,一面看着山风中不断飘落的黄叶。

  落叶飘至肩头,很轻。

  秋风拂面,则又有着说不出的萧索,孤独。

  同样的风,在春夏秋冬这样不同季节,却可带给人不同感受。

  同样是风,但若融入的道念不同,则会演化出千千万万的神通...

  宁凡目光微动,似捕捉到什么,却又无法捅破那层窗纸。

  他没有多言,任日升月风,望着落叶,在飞来峰上一站便是三日。

  他在尝试,尝试将自己此刻道念融入到风声中,创出新的神通。

  这过程,自然不是轻易可以办到的,欲速则不达。

  而令宁凡不解的是,整整三日过去,他天人合一的状态,竟还未消失。

  须知从前他的,进入天人合一状态的时间都是极其短暂的...

  “三天了,天人合一仍未散去...”

  宁凡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精芒,转而消散,仍是在飞来峰上参悟神通。

  日月更迭,转眼已过去整整一个月。

  飞来峰之巅的树木,几乎都已是光秃秃的模样,黄叶飘尽。

  天人合一的状态,仍未散去!

  宁凡此刻已深深意识到,他此次所进入的天人合一境界,竟仿佛一经进入,再也不会退去一般!

  “天人合一,没有消失!这一切,莫非与我之前开启的第803章,心中自是震撼不已。

  天人合一是修士可遇而不可求的大机缘,能开启第803章天人合一的一切情报,彻底了解其所有讯息。

  此刻的他,在确认天人状态不会消失之后,领悟神通的心情,少了最初的一丝急切,多了几份平静。

  之前他还担心天人状态不知何时消失,不确定能否在这状态加持下,创出新的神通。

  此刻的他,心中却已没有这一层担心。

  他不再关心时间流逝,他在飞来峰上一站又是一个月!

  西风吹过,卷起宁凡脚下的枯叶,在地上微微打了个半旋。

  便在这一刻,宁凡忽然目露精光,周身忽的现出紫金色的微微光芒。

  而飞来峰之巅,则忽然间卷起紫金色的猎猎风沙。

  这风沙只吹了数息,便悄然消逝。

  而宁凡周身的微光,变成了乌金色。

  飞来峰之巅,忽然降下鹅毛黑雪,这黑雪,有这冰封轮回的决绝。

  风雪只飘了数息,又一次消失。

  此时的宁凡,身上再不见任何微光流动,却透露出一股沧桑如道的气息。

  那气息之中有孤独,孤独如秋。亦有萧索,萧瑟如风。

  这一刻,晴空万里忽然出现数以百万的黑色落叶,遮天蔽日。

  忽然之间,秋风起,这秋风之中,带着淡淡白光,只一个瞬间,吹遍整个斜月山内围。

  而后,万叶萧萧,临天而落!

  这一刻,斜月山内围的天地之间,一切走兽生灵,都露出的惊惧之色。

  无论草木,还是生灵,都在这一刻,肉身死寂,容颜变老,生机消散,如同秋风中败亡的落叶一般,无力回天!

  此时此刻,刘周、柯龙二人,正并肩立在飞来峰山下。

  在这漫天秋风、无边落叶的神通之中,他二人亦是面色大变,心惊肉跳!

  他们之所以会一同来此地,是因为在宁凡领悟神通的两个月中,二人经过数次商议,对灵台星玄修、魔族的未来有了决定。

  宁凡的命令是绝对的,他不容许灵台星群修自相残杀,任柯龙、刘周胆子再大,也不敢带着双方强者继续厮杀争斗。

  一番商议之后,灵台魔族、玄修,终于有了决定。

  双方同意抛下往昔宿怨,休战万年。

  若万年之后,宁凡不再是灵台星星主,则双方是否继续为仇,便是后话。

  若万年之后,宁凡仍是灵台星星主,则双方无论如何也不敢彼此屠戮,激怒宁凡的。

  他们本想将这个决定告知宁凡,却正逢宁凡领悟神通。

  二人来到飞来峰之下,却不敢上山打扰宁凡参悟,只敢在山下等候。

  未曾料想,这一等,二人竟也被宁凡新创神通所波及!

  此时此刻,刘周、柯龙二人齐齐抬头,望着整个斜月山内围秋风扫落叶的奇景,面色大变。

  这一刻,他们有了一种错觉,好似化作了漫天落叶其中之一,将要在秋风吹过之时,零落成灰!

  好似整个斜月山内围,都被宁凡的道念所掌控。

  在这斜月山内围,宁凡仿若成为了大道的主人!

  他让人生,人便可生。他让人死。人便会死。他让人化作落叶消散,人便会随着漫天落叶一并消亡!

  “这究竟是什么级别的神通?!在这等神通之下,莫说是我等碎虚修士,便是第二步命仙。怕也是要顷刻陨落的。速走!”

  二人面色一变,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要逃离斜月山内围。

  便在此时,万叶萧萧的长空之上,忽然有了变化!

  秋风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呼啸如龙。长空万叶则在这一瞬间。齐齐化作飞灰消散!

  宁凡低声自语的声音,很小很轻,却在一瞬间,传遍整个斜月山内围,甚至传遍整个灵台星!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我看众生如叶,风起。叶灭!”

  在这声音生出的瞬间,一股萧瑟、肃杀的秋风骤然吹过整个灵台星!

  整个灵台星的修士、凡人,肉身全部开始出现生机消逝的征兆。

  好似下一个瞬间,他们便会生机尽丧。便会枯萎腐朽,便会如秋叶一般,殒命在这肃杀秋风之中,化作尘埃风化消散!

  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在这一神通的影响下,肉身也是消亡的越快,连同仙脉、金丹、元婴、元神,都仿佛要风化在这一神通之中。

  一股震惊、绝望之感,立刻浮现在刘周、柯龙二人心头。

  这整个灵台星都是宁凡新术的攻击范围,他二人根本无路可逃,避不开吹袭一星的秋风...

  “难道我二人连同灵台星众生,竟要因为宁前辈一式神通波及而无端丧命么!”

  还有一名隐匿在灵台星的黑衣老者,原本魔气滔天的双目,此刻亦是一副震惊之极的模样。

  他是此星修为最高之人,是东溟陈家派出暗杀宁凡的一名渡真初期修士!

  他潜伏在斜月山内围,已有数日。

  因为宁凡领悟神通之时,始终保持了一定警戒,而不敢妄动。

  原本想在宁凡最为松懈之时,对宁凡一击必杀,却不曾想,无端受到了宁凡最新神通的波及!

  他是此星修为最高之人,故而在此术威能彻底展开的瞬间,便已出现肉身风化的征兆,一条手臂直接干硬腐朽,出现裂痕,并一点点风化成泥...

  “这是什么神通?怎会有如此威能!此术绝非我能挡!此子真的只是鬼玄中期么!”

  “此星不可久留,老夫杀不死这宁凡,必须立刻离开此星!”

  那黑衣老者目光一变,身形一晃,便要逃离此地。

  正在飞来峰之巅施展神通的宁凡,目光一冷,杀机暗生。

  这蛰伏于此地数日的渡真老者,他早已察觉。

  在天人合一之后,宁凡能够清晰感觉到此地有一股极强的气息存在,纵然此人始终隐匿,半点杀气不露...

  “阁下此刻才想离去,不觉得有些太迟了么!”

  “给宁某滚下来!!!”

  宁凡猛然一喝,周身立刻有数之不尽的道法波纹散开。

  席卷至整个灵台星的秋风忽然一收,撇开众生不攻,只朝着那名黑衣老者一人狠狠扫去!

  黑衣老者面色大惊,显然没料到宁凡早就识破了他的隐匿。

  长空之中不断浮现出万叶萧萧,也不断有落叶化作飞灰飘散。

  若此地还有另一个人能看到规则,便会发现,在宁凡一喝之后,此地密密交织的规则之线竟略略出现了偏移!

  这种变化,一般唯有碎念中期老怪才可催动的!

  被宁凡一喝,那黑衣老者周身没由来一痛,好似被天地挤压一般,骤然咳血,脱离隐身状态,跌下长空,面色震撼之极。

  “言...言出法随!这是唯有碎念中期才可明悟的神通,此人区区鬼玄,为何能施展!”

  他话语刚出,便愈加骇然起来。

  因为万叶萧萧的残影,已遍布长空,将他所有去路封锁。

  而肃杀的秋意,在这一刻,滚滚杀来,排山倒海!

  在这杀伐之意下,几乎没有几个渡真初期修士能稳稳自保的!

  “这一击,老夫必须挡下,否则...必死!”

  黑衣老者狠狠咬牙,面露肉疼之色,自怀中掏出一个玉简,骤然转身,直面宁凡,一把按碎。

  这是陈家家主赐予他的保命玉简,想不到竟会为了对付一个鬼玄中期小儿动用...

  “既然连保命玉简也动用了,老夫今日绝无空手而还之理,无论如何,都要将你斩杀!”